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煮云法师/ 文章正文

和尚与国家的关系

导读:各位同志!我来贵院与诸位讲佛法已有几个月了。从诸位日常中谈话知道诸位对佛教还没有认识清楚,甚至还有人对我们出家人抱着轻视心理,以为和尚对社会国家毫无利益;没有什么需要,这都是一些无聊的文人,常常写小说拿和尚开心,描写坏和尚做不规矩的事,极尽侮辱之能事。因此有很多对佛教毫无认识的人,受了小说的影响,也同声附和的说和尚的坏话;其实他连“和尚”两个字也不知道怎样解释。所以我今...

和尚与国家的关系

  各位同志!我来贵院与诸位讲佛法已有几个月了。从诸位日常中谈话知道诸位对佛教还没有认识清楚,甚至还有人对我们出家人抱着轻视心理,以为和尚对社会国家毫无利益;没有什么需要,这都是一些无聊的文人,常常写小说拿和尚开心,描写坏和尚做不规矩的事,极尽侮辱之能事。因此有很多对佛教毫无认识的人,受了小说的影响,也同声附和的说和尚的坏话;其实他连“和尚”两个字也不知道怎样解释。所以我今天对诸位专题来谈和尚与我们社会国家发生些什么关系。

  和尚的解释

  “和尚”这个名词,我们中国人是习见习闻的,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人物?古今来却没有定评,本来大寺院里只有方丈一人可称“和尚”,其余的出家人,只能名之以职,不得妄称和尚。如此看来则“和尚”二字,何等尊贵?(按“和尚”二字梵语中含有轨范师亲教师和法身父之意)但是社会上却把它当作卑贱之称。譬如我们见了出家人,若尊重他时就称曰“师傅”,若鄙视他时,便直呼曰“和尚”。还有习俗中恐怕小孩子长不大,便取名“和尚”相同于狗娃子、牛娃子等之贱名。(原意为舍之于佛,求佛保佑)

  “和尚”真是不着边际的人物,他在社会中没有阶级,人们尊之他则贵,人们辱之他就贱,他贵时贵为天子之师,(历代帝王都有拜和尚为国师)他贱时等同于叫化(衲衣褴褛,沿门托钵),此所谓:“上与君王同坐,下与乞丐同行。”他的地位有“君王不得以为臣,臣子不得以为友” 之慨!

  和尚之中也有许多不平凡的人物,他在中国历史文化上,放过一些异彩!也在社会激起不少的波澜。如唐朝的怀素大师善草书,自言得草书三昧,因穷无纸可书,乃种芭蕉万株,以供挥毫,其大草千字文、心经等犹为今日碑帖中所重。又如守温大师所传的36字母,(见溪群疑为牙音,端透豆泥为舌音等)为中国音韵学中一大贡献。中国能与外国文化发生关系,最早的留学生都是和尚,以法显、玄奘、义净等,成就最大,翻译最多。中国文化,因之大受影响,起大变化,乃至药、物、菜、果之种,都因之而有所传播。

  如像西游记唐僧取经之类小说戏剧,还有像济颠之类神奇怪诞的和尚。更是深入民间,总之,都能影响社会。

  弘一大师与曼殊和尚

\

  有两个和尚值得提一提的,那就是人所周知的弘一大师与曼殊和尚。弘一大师的俗名是李叔同先生,以一代艺人出家为僧,(漫画家丰子恺,音乐家刘质平,在台湾的名作家王平陵先生,即其门人。)他和曼殊和尚,当时称为南社二奇友。至于曼殊和尚,恐怕不要我来介绍,你们大家都是闻他的名,一定对他不会生疏的,因为他的小说,成为文学研究的作品,他的坟墓是在杭州西湖小孤山,一般崇仰的骚人墨客,男女学生们都不断的前去凭吊这位天才诗人——曼殊和尚。

  再来说两个与革命有关的革命和尚,那就是宗仰法师与太虚和尚,关于宗仰法师革命事迹,限于时间,不能详谈,举要言之。宗仰法师又名黄宗仰,外号乌目禅师,学过三藏,博通古今,参加总理革命,推翻满清,将平日所蓄之金钱,尽捐总理,并受总理命,暗与各地革命志士和合,互通消息,苏报案发,身遭缉捕,逃亡日本,革命成功后,并未与闻政治,宗仰法师与国父往来书信,都陈列在国史馆。

  名震寰球的太虚和尚

  太虚和尚,名震寰球,学贯中西,早年参加革命,与党人往来甚密,关系甚钜,并且参与他们的秘密集会。

  当年广州之役,党人殉难者,葬于黄花岗,大师作诗哀之,其中有4句云:

  “南粤城里起战争,隆隆炮声惊天地;

  为复民权死亦生,大书特书一烈字。”

  清政府于云栖处得获大师凭吊“黄花岗”的诗,侦知大师与党人往来的关系,发兵围困白云山捉拿太虚,索之不得。太虚大师因见广州起义失败,急退去双溪寺住持,匿居于潘达微之平民报馆,未遭其害。那时大师很悲感的曾有“杂感”诗云:

  “书剑聚成千古恨,英雄都化两间尘;

  从今删却闲愁恨,卧看荒荒大陆沉。”

  “孤吟断送春三月,万事都归梦一场;

  护取壁间双宝剑,休教黑夜露光茫。”

  1928年,大师放洋欧美,寰球布教,发扬东方文化,平生着作有七百万余言,为中外学界所重。抗战期间,日人在南洋各佛教国,歪曲宣传,有不利我国之举;太虚和尚组织佛教国际访问团,奔走各国,打通国际路线协助政府,完成最后胜利。大师回国,六十几个机关,在重庆开会欢迎这位劳苦功高的太虚和尚,1948 年,太虚和尚,在上海玉佛寺圆寂,总统二次悼唁!

  结论

  从前的南海普陀山,是和尚的世界,数以万计,杭州宁波各大丛林,更是和尚的大本营。我想诸位听过以后,再不会对和尚有什么异议吧!我想中国社会上如果没有佛教,没有佛寺,没有和尚,无论在那一方面讲,都会逊色的。

  (此文乃煮云法师于1951年在台湾陆军五十四医院的演讲,虽己时隔甚远,但仍有其时代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