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单独中的洞见 哲理故事300篇 谈佛说禅悟人生 淡定的人生从舍得开始 佛心禅语中的人生智慧

第六十四、只能依附身心生存的识

导读: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教导比丘们说:...

第六十四只能依附身心生存的识

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教导比丘们说:

「比丘们!植物利用五种方式繁殖,哪五种呢?有从根部繁殖的,称为根种子;有从茎部繁殖的,称为茎种子;有从节处繁殖的,称为节种子;有从落叶直接生根的,称为自落种子,有从种子发芽繁殖的,称为实种子。

这五种种子如果不坏、不腐,足够成熟,一遇到有土壤与水分的环境,就能发芽成长而繁殖开来。

比丘们!那些种子,就如同纠取诸蕴聚集的识。

土壤就如同四个识所安住处。

水分呢?就像识的贪喜攀缘。

识在哪四个地方贪喜攀缘安住呢?就在色、受、想、行等四个地方贪喜攀缘安住;在那里经由喜贪润泽,而生长增广。

比丘们!如果说,离开色、受、想、行而有识的安住处,那是无法理解,也无法经验的,只有徒增大家的困惑而已。

比丘们!如果能于色处断贪爱,一旦离贪爱后,色的安住处就被封锁,识与色的系缚就断了。系缚一断,攀缘就断了,识就失去了安住处。一旦失去安住处,识就不能生长增广。同样的道理,受、想、行等其它三个识的安住处也一样,只要断了贪爱,识与四个安住处就失去了联系,就没有安住处。没有安住处的识,因不能生长增广而解脱了。解脱了以后,于世间的一切都无所取着。无所取着的缘故,所以自知已证得涅槃而说:我的生死已到了尽头,清净的修行已经确立,该作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会再有下一生了。

不再攀缘执取下一生的识,我说不会再到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到处攀缘,只会看到缘起正法,而想要趣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时分,禅修告一段落后,去见尊者摩诃拘絺罗。两人见面,问讯寒暄后,尊者舍利弗问尊者摩诃拘絺罗说:

「拘絺罗学友!老会发生吗?」

「舍利弗学友!会啊!」

「拘絺罗学友!死会发生吗?」

「舍利弗学友!会啊!」

「拘絺罗学友!老与死的发生,是由于自作?还是他作、自他共作,或是无因无缘的偶然呢?」

「舍利弗学友!老与死的发生,不是由于自作,也不是他作、自他共作或无因缘,而是因为诞生了的缘故。」

「拘絺罗学友!那诞生,是由于自作?还是他作、自他共作,或是无因无缘的偶然呢?」

「舍利弗学友!诞生是因为『有』的业力蓄积成熟缘故。」

就这样,尊者舍利弗一路追问,尊者拘絺罗一路解答:「有」的形成,是因为「取」;取的形成,是因为「爱」;爱的生成,是因为「受」;受的生成,是因为「触」;触的形成,是因为有「六入处」;六入处的生成,是因为「名色」;名色的生成,是因为「识」。

\

「拘絺罗学友!那识的生成,是由于自作?还是他作、自他共作,或是无因无缘的偶然呢?」

「舍利弗学友!识的生成,是因为名色的身心和合缘故。」

「拘絺罗学友!前面你说名色的生成,是因为识的缘故,后面又说识的生成,是因为名色的缘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应当怎么来理解呢?」

「舍利弗学友!我来打个比方,这样比较好理解。譬如,如果要将三根芦苇在空地上竖立,则三根芦苇必须辗转相依,才能鼎立起来。如果拿掉一根,其它两根就会立不住,而拿掉的那一根,也同样立不起来。识依于名、色的情形,就像这样,三者必须辗转相依,才能生长。」

听了尊者摩诃拘絺罗的这番解说,尊者舍利弗心中十分佩服,就以种种的赞叹来称扬他,并且说:

「拘絺罗学友,如果比丘能依于对老死、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识等的厌患、离欲、灭尽而说法,可以称他为法师比丘了。如果依着对老死等厌患、离欲、灭尽而修,则可以称他为依法次第修行比丘了。如果对老死等厌患、离欲、灭尽,不取着而解脱,则可以称他为现法涅槃比丘了。」

按语:

一、本则故事前段取材自《杂阿含第三九经》、《相应部第二二相应第五四经》,后段取材自《杂阿含第二八八经》、《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六七经》。

二、故事的前段,说明「识」、「色受想行」、「贪爱」等三支,在生死轮回中的相互关系,后段则以三支芦苇的竖立为譬喻,说明「识」、「名」、「色」辗转相依的情况,两者有许多共同处,而其中之一,就是「识只能依附于名色、四识住的身心中」,即不能单独生存的观念。这个观念,值得提供给「中阴身」即是「识」,或者说人死后的「识」会「漂流」多少天后,才去往生「投胎」的信仰者,一个重要的思惟参考。

三、什么是「名色」?「色」是指物质类的,应无疑义。而「名」呢?若依《杂阿含第二九八经》说,「受、想、行、识」等「四无色阴」,亦即五蕴中的四个非物质类组合,称为「名」。若依《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二经》说,「受、想、思(行)、触、作意」称为名。比对本则故事「识缘名色,名色亦缘识」的对称用法,「名」应不包含「识」比较妥当。

四、解脱者的识,「不会再到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到处攀缘,只会看到缘起正法,而想要趣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杂阿含第二八八经》原经文作:「我说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与故事第六三〈遍寻不着瞿低迦的识〉,以及故事第九八〈阐陀的证入〉中,尊者阐陀长老的名言:「不复见我,唯见正法」相当一致,可以参考。

五、贪爱止息了,经中以油灯不加油(《杂阿含第二八五经》、《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五三经》),大火不加薪材(《杂阿含第二八六经》、《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五二经》),大树断了根(《杂阿含第二八三经》、《相应部第一二相应第五五经》)来形容,相当值得未解脱的我们略作揣摩。

六、故事的后段,说的都是深彻的佛法,又为佛法不限于佛说的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