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雪谦冉江仁波切/ 文章正文

大药 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

导读:初善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这个本论摘自《雪谦•嘉察作品集》(Collected Writings of Shechen Gyaltsap),虽然简短,却非常深奥完整。作者 雪谦•嘉察•局美•贝玛•南贾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师,他住世于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撰写了《大药:战胜视一切为真的处方》这本书。他是十九世纪最伟大上师的弟子。这些伟大的人物...
初善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这个本论摘自《雪谦•嘉察作品集》(Collected Writings of Shechen Gyaltsap),虽然简短,却非常深奥完整。作者 雪谦•嘉察•局美•贝玛•南贾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师,他住世于十九世

大药 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

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撰写了《大药:战胜视一切为真的处方》这本书。他是十九世纪最伟大上师的弟子。这些伟大的人物包括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蒋贡•康楚•罗卓•泰耶(Jamgon Kongtrul Lodro Thaye)和喇嘛•米滂仁波切(Lama Mipham Rinpoche)。在他身处的时代,雪谦•嘉察无疑是最博学多闻、最有成就的上师之一。他的十三函巨作包含许多明晰而甚深的论释。这些论释阐述了佛教哲理和修行的各种面向。 雪谦•嘉察也是一位具有成就的修行者。在他的一生当中,大多数的时间都在位于西藏东部雪谦寺上方的关房闭关,证得许多成就的征兆。有一次,他展开一个为期三年、以普巴金刚(Vajrakilaya,或金刚橛)的修行法门为基础的闭关,但是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仅仅三个月之后,雪谦•嘉察就出关了。他说他已经圆满了这次想做的闭关。隔天早晨,他的侍者注意到,在关房的石质门槛上有他的足印。后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雪谦•嘉察的弟子把这个石块移走,隐藏起来。今日在西藏的雪谦寺,人们仍可见到这个有雪谦•嘉察足印的石块。这个足印是雪谦•嘉察修持普巴金刚的内在证量之外显征相。雪谦•嘉察是顶果•钦哲仁波切的第一位根本上师,也是宗萨•钦哲•却吉•罗卓(Dzongzar Khyentse Chokyi Lodro)的第一位根本上师。雪谦•嘉察在他的关房教导了顶果•钦哲仁波切和宗萨•钦哲•却吉•罗卓。他认证顶果•钦哲仁波切为蒋扬•钦哲•旺波的化身。顶果•钦哲仁波切在自传中如此描写雪谦•嘉察: “当他给予灌顶的时候,

大药 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

我常常被他庄严的表情和双眼所震慑。他以手指向我,对我引介心的自性。我觉得,尽管由于我的虔敬心微弱不定,因此我才把他视为凡人;但事实上,他根本就是那给予二十五位弟子灌顶的伟大莲师。我的信心愈来愈强烈。当他再度注视我,指着我问:“心的自性是什么?”,我怀着强烈的虔敬心想着:“他真的是一位伟大的瑜伽士,可以看清实相的究竟自性!”我也开始了解如何从事禅修④。”④ 引自《西藏精神》(Spirit of Tibet)。 如同许多传统的教法,这个教法也分为三个部分:初善、中善和后善。初善是前行(导言),中善是正行(主要的教法),后善是结行(跋)和回向。前行本身包含四个部分:本论的名称、作者的礼敬文、作者撰写本论的原因,以及对这种教法的需求。这个教法的完整名称是:“战胜视一切为真的大药:观修菩提心的次第”(The Great Medicine that Conquers Clinging to the Notion of Reality: Steps in Meditation on the Enlightened Mind)。根据读者的学识、证量和根器,一本书的书名能发挥各种不同的功能。对于一个学识丰富、具有上等根器和领悟的修行者而言,光是听到书名,就会明白书的内容。这种修行者如同医术精湛的医师,只要阅读药物的标签,就立刻知道使用该药物的时间和方法。具有中等根器的修行者会了解,这本书属于佛教教法的哪一个面向。就这个例子而书,这个本论属于大乘佛教的教法。最后,对于我们这些具有下等根器的人而言,书名只会让我们更容易找到这本书!礼敬文南无上师、佛陀、菩提萨埵,礼敬上师、诸佛、菩萨众! 礼敬文以梵文和藏文写成,两者都翻译为“礼敬上师、诸佛、菩萨众!”作者把梵文的礼敬文(Namo Guru Buddha Bodhisattva)包含在内,是为了提醒读者,大多数的经典教法都译自梵文,而源自印度的佛教基本教法则是这个本论的基础。礼敬文也带来佛陀传承的加持,并创造一个习惯,让人们

大药 第一章 关于本论之导言

去学习佛教教法的原始语言。在梵文的礼敬文之后是长篇的礼敬文。长篇的礼敬文通常用来礼敬与教法关系最密切的人物或教法的源头,例如佛、菩萨或上师。我向证得无上本初解脱的一切上师顶礼。这些上师出于慈悲而住于世间,浚断轮回的深渊。 这篇礼敬文是献给上师。“上师”的意义随着你修行的深度和见观的清净度( purity of your vision)而改变。寻求个人解脱的声闻乘(Hinayana,或小乘)仅仅把上师视为善知识。大乘视上师为菩萨。金刚乘或密咒乘则视上师为佛。由于这个本论属于金刚乘的教法,因此我们礼敬上师为佛。我们此处提到“佛”,指的不仅是从一个平凡人逐渐证悟成佛的历史人物释迦牟尼佛。反而是,我们从金刚乘的观点,把佛视为已经证得佛果,认清本初圆满(primordial perfection),也就是认清万事万物之究竟自性的人。他化现在我们的世界,为有情众生显示究竟通往证悟成佛的福慧资粮道。对一切有情众生的慈悲,是佛在娑婆轮回中化现为上师的唯一理由,藉以“浚断轮回的深渊”,让一切有情众生从痛苦中解脱。作者的旨意在接下来的偈颂中,作者宣示他撰写这个教法的目的,并针对教法的主题做了介绍。他如此宣说他的教法:我将浅谈如何用菩提心这个甘露来摧毁人们以一切为实的执着。大乘修道是诸佛菩萨行走过的道路,而菩提心则是大乘修道的精髓。菩提心,也就是为了一切有情众生而证悟成佛的利他愿望,乃是大乘证悟道不可或缺的生命力。月称菩萨(Chandrakirti)在其所著的《入中论》⑤,中说道:“阿罗汉、声闻和缘觉佛(或辟支佛)藉由听闻佛陀的教法,把佛陀的教法付诸实修而证得各自的果位。”但是佛陀则主要是透过菩提心和慈悲而成佛。菩提心和慈悲是成佛的根本。⑤ 参见由莲师翻译小组(Pakmakara Translation Group)翻译、香巴拉出版社出版的《入中论》(Introduction to the Middle Way),译自月称菩萨所著之《入中论》(Madhyamakavatara),由蒋贡•米庞加以论释。诸佛菩萨无一例外地藉由修持菩提心而获致证悟。菩提心这个甘露疗愈了我们。自我和他人的概念、个人本体的见解,以及视现象(诸法)为真实的信念,即是我们的疾病。这种执着是一切痛苦之因,也是获致证悟的主要障碍。慈悲和立志解除一切众生痛苦的利他菩提心甘露,即是治疗这种执着的药物。对教法的需求这篇导言的最后一部分,则解释需要这个教法的原因。你要记住,当你处于极度的困境中,在那执着人生显象的广大平原上,被你的敌人——障蔽性的情绪——包围时,你那无上的财富——善德——就快被夺走了。 行走在轮回旅途上的旅人,时时刻刻都受到盗匪和敌人的威胁。这些盗匪是谁?他们是我们自己的烦恼情绪和负面状态;他们夺走我们随身携带的珍宝。他们取走所有心的正面面向;这些面向让我们能够在证悟道上行走。在西藏的许多地区,骑在马上的盗匪会伺机而动,掠夺旅人。今天在整个世界,有另外一种盗匪试图抢夺我们的心。最近我曾经身处纽约市的时代广场。在每个刹那,明亮闪耀、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广告试图偷取我的心,并且把它带往求取、想望、渴求和执着的方向。这种执着创造了一片广大的迷妄平原,在这片平原上,我们执着于一切显现的事物,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些事物确实存在。这些烦恼盗贼不必然是骑乘在马匹上。我们不断陷入嫌恶与憎恨的机制之中。我们紧抓着自己的财物、亲人和我们认为属于自己的所有事物。当我们试图摧毁敌人,或抛弃那些看来会威胁这个自我的事物时,总是陷入迷妄的不变模式之中。我们执着今生的显象(appearances),受到利(得)、衰(失)、毁(卑微)、誉(名声)、苦、乐、称(赞美)、讥(怪罪)等世间八法的束缚。这些希望和恐惧将夺走我们的菩提心珍宝。我们要如何击败这些盗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