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雪漠/ 文章正文

你是否冷落了你的灵魂?

导读:你是否冷落了你的灵魂?祈祷是几乎所有宗教修炼的重要内容。佛教中重要的百字明咒,内容其实是一段很长的祈祷文。离开了祈祷,便不可能有宗教。  祈祷的本质是向往。向往一种比人类更伟大的存在。在这种向往中,我们在渐渐远离了贪婪、仇恨和愚痴。  在密乘中,大多向其开派大师和上师祈请为主,格鲁派的“米遮玛”便是祈请宗喀巴大师;宁玛派祈请莲花生大师;噶玛噶举祈请噶mb。也有更多的行者祈请其根本上师,多有直接诵“...

  你是否冷落了你的灵魂?

  祈祷是几乎所有宗教修炼的重要内容。佛教中重要的百字明咒,内容其实是一段很长的祈祷文。离开了祈祷,便不可能有宗教。

  祈祷的本质是向往。向往一种比人类更伟大的存在。在这种向往中,我们在渐渐远离了贪婪、仇恨和愚痴。

  在密乘中,大多向其开派大师和上师祈请为主,格鲁派的“米遮玛”便是祈请宗喀巴大师;宁玛派祈请莲花生大师;噶玛噶举祈请噶mb。也有更多的行者祈请其根本上师,多有直接诵“喇嘛千诺”者。

  香巴噶举行者则以祈请奶格玛为主,多由持诵“奶格玛千诺”而入道者。这种祈请跟密法不一样,密法需要灌顶,而祈请则是只要有信心者,皆可以祈请做为重要的修道方式。

  笔者在主修香巴噶举五大金刚合修法等之前,便以持诵“奶格玛千诺”做为重要摄心内容。后来,每遇到有信心但无机缘灌顶的朋友,便教他们持诵“奶格玛千诺”,多有相应者。

  我曾无数次地向奶格玛上师祈求:请带我去秘境净土吧!我觉得我成功了,我时时能感受到秘境中吹来的风,轻拂我的灵魂,拂去我的热恼,牵来那份安祥和宁静。在静的极致里,我看到奶格玛上师微笑着,她告诉我生命的真相,告诉我灵魂的秘密,告诉我如何窥破虚幻、破除执著,如何沿着那菩提大道,去摘取永恒的佛果。

  在我的印象中,奶格玛的秘境净土神奇无比,你有什么样的灵魂,你就能看到什么样的净土,神奇如极乐世界,庄严如本尊坛城,美丽如仙境,灿若云霞,艳若彩虹,空行母鸟一样歌舞其间,甘露喷涌,空乐充盈,清凉如雨,沐浴身心,我是深深地被迷醉了。

  这是一块灵魂的净土。

  为了安抚灵魂,我曾丧家犬一样奔波,心如气泡为欲望所牵,浮游不定,时如长行于漫漫黑夜,看不到亮光,找不到依怙,得不到清凉,摆不脱热恼。我曾多方求索,百般呼叫:谁能安抚我的灵魂,谁能指导我证得觉悟,可回答我的只有冷寂。

  后来,像奶格玛遇到金刚持一样,我融入了香巴噶举。很快,我便看到了朝我微笑的奶格玛。她的秘境,就是要安放我灵魂的净土。

  在静的极致中,你祈求吧,用你全部的身心。当你消解了小我,破除了执著,抛弃了欲望,充满了大爱,当你的心灵洋溢着慈悲和智慧,当你的爱波及每一个众生,当你明白那蚊虫也是你的母亲,当你洗涤了灵魂中的尘埃,你就会进入那净土。

  那时,你就会惊喜地叫:“奶格玛,我看到你了,母亲。”

  写到这里,我泪流满面,我不知道会有多少读者,能读懂我的心。

  你明白一个沙漠旅人见到甘霖的心情吗?你理解一个流离多年的孩子见到母亲的惊喜吗?你懂得一个羁绊长夜的孤儿见到红日的激动吗?你知道一个饿极了的孩子见到面包的热泪吗?

  那么,别笑我。

  当然,你可以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飘然离我远去。但请相信,我流的,是真诚的泪。在这个真诚日渐稀缺的时代,你应该敬畏真诚。

  当我们明白,这个宇宙也会在日后的某个时辰命尽;当我们懂得,那光芒照射的红日也会在某一天里成为黑球;当我们发觉,自已贪爱无比的肉体终究会弃你而去;当我们相信,我们苦苦追求的外现很快会成为虚无;你是否应该问一句:我们的灵魂,该如何安置?

  我在《大手印实修心髓》(甘肃民族出版社)引用了一个故事,很有意义:

  一人有四妻,大妻持家,心劳神疲,丈夫却不爱她,对她的存在浑然不觉;二妻会体贴,丈夫视为知己,每有所欲,必先问询;三妻是丈夫骄傲之源,他动辄挂在口上,向人炫耀;四妻是丈夫至爱,每有欲求,丈夫无不尽心。一日,丈夫命尽,思虑死后孤单,欲求一妻相陪,问四妻,四妻不理,扬长而去;问三妻,三妻答:生活如此美好,你死后,我将再嫁;问二妻,二妻说我只能送你去墓地;最后,大妻说:“夫君,我愿陪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夫见其瘦骨嶙峋,心疼万分,懊悔当初,不曾善待过她。

\

  我们每人均有四妻:第四妻是肉体,主人虽百般呵护,终将离你而去;三妻是财富名位,主人死时,它将再嫁他人;二妻是家人朋友,至多送你到墓地;大妻是灵魂,虽时被人们冷落,却与你形影不离,生死与共。

  你是否冷落了你的灵魂?

  你是否理解了我对她的善待?

  你是否明白了我见到奶格玛的惊喜?

  你是否也向往我的灵魂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