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雪漠/ 文章正文

从妄念的幻觉中醒来

导读:从妄念的幻觉中醒来...

  从妄念的幻觉中醒来

\

  很多人都活在妄念的蒙骗当中,但他们对此往往一无所知。他们总是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事实的真相,然后用那所谓的真相来挤压自己,自寻烦恼。所以古人们才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某个朋友告诉过我一件趣事:有一次,她跟别人到小酒吧里谈心,两人分别点了一支汽酒,她不怎么会喝酒,所以才喝到一半就开始发晕。谁知人家拿过她的酒瓶一看,却发现那“酒”的酒精含量竟是零。换句话说,我那朋友竟然被半支汽水给灌醉了。后来这件事被当成她不会喝酒的明证,逗乐了许多人。然而,灌醉她的确实是那瓶汽水吗?当然不是。灌醉她的,是一种能以假乱真的妄念。

  很多人都活在妄念的蒙骗当中,但他们对此往往一无所知。他们总是以为,自己的想法就是事实的真相,然后用那所谓的真相来挤压自己,自寻烦恼。所以古人们才说,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为什么人们总会庸人自扰呢?因为人们大多认假成真,不明白世界的真相。正如一个人在梦中被猛兽追杀,陷入极度恐惧,一觉睡醒,知道那只是一场梦,才能从虚幻的恐惧中解脱。所以说,我们只有认知无常的真理,不再执幻为实,才能真正摆脱妄念的蒙骗与左右。

  妄念的力量非常强大,我们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个态度,对世界的所有认知,统统沾染了它的痕迹,因为我们有太多的个人立场和偏见。当然,有时这也源于一种约定俗成的社会共识,但社会共识,便代表了世界的真相吗?显然不是。我们都知道,有一种现象叫做“集体无意识”。

  生活中有很多集体无意识的例子,比如,有的人宁可背负难以偿还的债务也要买房,有的人买了房才肯结婚,有的人觉得活着就是为了房子,在他们看来,自己的房子才是家,有自己的房子才有安全感。再举一个例子,许多人都觉得现在的医生只把救人当成一份工作,大多缺少一份悬壶救世者应有的慈悲,但是他们仍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成为医生,或者嫁给医生,因为医生的收入高、前景好,医生是一种地位的标志……

  现代社会最为普遍的一种“集体无意识”,便是价值体系的混乱。大部分人习惯于用很多标签——比如财富和社会地位——来解读和评价自己与他人。他们对创业致富之类话题的关注,远远超于对智慧感悟的关注,但他们不明白,假如人生大厦的地基不稳,一点点小小的挫折,就会引起整栋大厦的崩塌。许多社会名人、影视红星的自杀,就是这一观点的有力佐证。可见,妄念虽无形,却能消解理性,让人陷入痛苦的假象之中不可自拔,不能抽离。

  那么,怎样才能摆脱妄念的控制,还原清净的真心呢?首先应该明白什么是妄念。妄念是对境生起的念头,会随着外境的改变而不断改变。例如,你没吃过榴莲,但是觉得它很难闻,所以你很讨厌榴莲,甚至不愿跟吃过榴莲的人待在同一间屋子里面,但是有一次,你喜欢的女孩要求你陪她吃榴莲,于是你不得已而为之,谁知一试之下竟爱上了它,从此你不但不嫌它难闻,还爱上了与它有关的所有食物。所以说,我们的分别心,包括各种喜恶等等,都是妄念造成的。当你安住于真心,不纠结于妄念的时候,它就是一种真心的妙用,可以帮你感知这个世界。但是当你纠结于这些念头,任由它们像牛蛙一样不断“繁殖”的时候,它们就会扰乱你的心,让你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再举一个例子,你听说某个明星向慈善机构捐出了一笔巨款,于是你对她充满了好感,甚至爱上了她主演的所有影片,但是后来你又听说她的捐款只是一种炒作,于是你对她的好感便大打折扣,对她的电影也变得兴趣索然,直到你在新闻报道中看见她声泪俱下地表白自己,便不由自主地对她充满怜悯,因怜又生爱……这许许多多的改变,都是建立在你的所闻、所见、所想上面的,因此每一个现象的出现,都会影响你对她的看法。这些看法代表了她本身吗?当然不是,那不过是你的妄念。

  每个人心中的世界,都是他心灵的显现,这就是为什么功利的人无法理解他人的无私与博爱,贪婪的人为什么觉得世界处处与他为敌的原因。

  很多人觉得自己被外部世界控制了,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你之所以会感到自己受到控制,是因为你认假成真,把一切都看得非常实在,所以生起了许多欲望与贪念。只要你能随缘,知足,安住于真心,外界就不能动摇你的宁静与快乐。比如,你要是对一个人毫无所求,就不用看他的脸色做人,就是这样。可见,满足了基本的生存需要之后,真正束缚我们的,仅仅是自己的习气、情绪与偏见。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沙漠里有三个人,一个人很消极,一个人很积极,一个人积极但也随缘。当这三个人都只剩下半瓶水时,消极的人就会感到恐慌,积极的人就会为自己还有半瓶水而感到欣慰,积极但随缘的人会珍惜它,并悠然又警觉地寻找水源。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定能找到水源呢?其实,他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无法控制好多东西。所以,他宁可享受当下,也不愿意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在无穷无尽的妄念当中。他只管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然后就安住于坦然与宁静,不去想为啥自己不多带一些水,不去想啥时候才能找到水源,也不去想自己会不会渴死,更不会专注于身体的焦渴。他像我的小说《西夏咒》的女主角雪羽儿一样,任了心,叫漠风吹去他心中的尘渣,叫蓝天洗去他灵魂的俗意。这是一种多么美妙的诗意。

  人生就是这样。不要为过去追悔,也不要为未来担忧,你只管把握好当下,尽力做一些你应该去做的事情,为这个世界带来一点有益的东西。其他的,就由它去吧。这样一来,你自然会活出这样的一种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