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雪漠/ 文章正文

事物本身没有永恒不变的意义

导读:事物本身没有永恒不变的意义有些人行善带有一种目的,有些人行善只是一种手段。当它仅仅是一种手段时,就有可能被人称为伪善。  不过,笔者认为,只要这个善的手段所引起的行为、结果具有善的效果,那就不应该被称为伪善。  不同的是,我认为善的行为本身就是目的,至于它的结果怎样,那是次要的事。  这一点,很像人生。死亡是结果,生命是过程,可是并不能说人每天的活着,就是为了达到最终死亡的目的。“活着”就是目的,...

  事物本身没有永恒不变的意义

  有些人行善带有一种目的,有些人行善只是一种手段。当它仅仅是一种手段时,就有可能被人称为伪善。

  不过,笔者认为,只要这个善的手段所引起的行为、结果具有善的效果,那就不应该被称为伪善。

  不同的是,我认为善的行为本身就是目的,至于它的结果怎样,那是次要的事。

  这一点,很像人生。死亡是结果,生命是过程,可是并不能说人每天的活着,就是为了达到最终死亡的目的。“活着”就是目的,“活得更好”也是目的,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现在在讲的所有内容,无一不是为了让众生活得更好。

  善的行为也一样,它的过程重于它的结果。当我们不能改变某些结果时,我们就首先改变自己的人生态度。因为这态度是一种精神的体现。

  时下,追求美好前途、功名利禄和安乐享受,仿佛是默认的法则,不好此道者往往被认为是胸无大志。

  但是,这些很多人用了一辈子来追求的东西,往往很快就消逝了,连同它们带来的快乐,也是转瞬即逝的,很像炎阳下的露珠,虽然晶莹,但很快就被蒸发了。

  因为所有人,都会因为不同的原因,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时间走向死亡。唯一相同的是,有生就有死,有始就有终。好多人追求的前途,其实是虚幻即逝的,不是真正的前途。当我们明白,每个人最终的前途其实是那个骨灰盒时,你也许不再去追求一些其他的前途了。这时候,你应该追求的是,如何在生命接近骨灰盒之前,让你的人生发挥最大的价值。这个最大的价值就是奉献。我们永远要追问:我对这个世界奉献了什么?

  面对死亡时的这种追问,是能够让我们超脱物欲束缚而活得相当有意义的方法之一。

  为这个世界奉献了思想的人,是思想家;奉献了慈善事业的人,是伟大的慈善家;奉献了一种人格力量和智慧的人,是圣者;奉献了好的文学作品的人,就是伟大的文学家。

  事物本身没有永恒不变的意义,那所谓的意义往往是通过它所产生的价值来体现的,就像纸币、食物,甚至爱情。

  我们用一吨铜来做许多物件,当我们用铜来做尿壶时,它便是尿壶,只能用来盛尿,壶中臭气熏天,让人屏息皱眉;当我们用铜铸佛像时,它便又成了佛像,它就会得到万人敬仰,甚至价值连城。我们每个人都是铜,我们能成为啥物件,其实是我们选择的结果。

  在人们意识到纸币可以交换到更多的东西之前,它不过是一张纸,跟你用来写字的其他纸没有多大区别,所以婴儿拿到纸币的时候,他也许会非常高兴地把它撕烂;当你不贪恋三文鱼的美味,就会把它快乐的洄游当成一种艺术来欣赏;如果你不知道爱情能让人幸福快乐,也不需要有人温暖你孤独的心灵与臂弯,你就不需要去追求一个美丽的女人。

\

  我在樟木头有个大手印精舍,专门讲授大手印文化。一天,我碰到一个非常精美的木塑,厂家虽然是按衣架出售的,但在我眼中,它却是一件无与伦比的艺术品,它有着毕加索绘画的神韵,会令人产生无数的联想。我将它摆在了我讲座的旁边,有人说,你咋把衣架摆那儿呀?我说,在我眼中,它是最美的艺术品,根本不是衣架。后来,在我的启发下,许多朋友真的发现它非常美。可见,不同的心灵,会赋予事物不同的价值。

  你看,我们每个人需要的,只是这些东西带给你的附加值,而不是它本身。而很凑巧的是,我们人类也跟这些东西有相似性。你被这个世界所需要,往往是因为你所带来的附加值。

  相反,如果不断索取,而不给予任何东西的话,你的价值就会渐渐消失。假如比尔-盖茨没有把自己的财富回馈给社会,那么在人们眼中,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超级富翁。人们关心的,将是他如何赚到了这笔钱,而不是他本身。财富的回馈让他升华成了一个伟大的人物。巴菲特也很伟大,他把自己很大一部分财产捐了出去,他也在回报社会。可惜,有很多人,他们执著于保护账户上庞大的数字,而不让它们发挥价值。当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那就真的只是一串天文数字了——而且这串天文数字还会转移到别人的名下去。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时常惦记着死亡太不吉利或者太消极,但是事实恰好相反,很多人之所以到死都过得不快乐,就是因为他们总以为还有时间,等他们“忙完了”再来陪陪妻儿、找点乐子。可惜命运之手不像电视遥控器,你永远无法遥控人生,也不会知道哪一天就是生命的尽头。

  明白并且接受生命的无常和万物的无常,才是开启快乐宝库的钥匙。

  你也根本不用去问别人自己有没有前途。不要问这些。因为任何前途,都是自己奋斗努力而来的。当你有了智慧和慈悲之后,哪怕你只是山洞里一个赤身裸体的人,也会变成密勒日巴。密勒日巴在山洞里苦修时,是绝不会去追问什么是他的前途的。

  所以说,不要追问这些东西,没有意义。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在目前的生存状态下,尽量多做一些事情,让我们的人生价值产生一种质的升华;如何让自己变得更清净、更快乐、更清凉、更无私、更博爱、更有善心。如果做到了这些,你就成功了。

  在我们的生存环境平稳安定、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尽量多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包括读一些书,升华自己。至于别的,不要考虑太多。好多人出于各种不同的原因追求所谓的前途,比如“要让家人过得好一点”、“要让父母以我为傲”等等,但最后都被欲望吞噬了。其实所谓的前途本身,有时也是一种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