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小和尚的白粥馆/ 文章正文

智缘师父的佛缘

导读:智缘师父的佛缘智缘师父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经历,甚至坐过牢,他来寺里的时候比戒嗔现在的年龄还要大。戒嗔曾经听过智缘师父讲一些往事,那还是他出家以前的事情。  智缘师父年轻的时候很聪明,十六岁就考上了大学,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他上大学的那一年离现在已经有四十年了。  大概是六八或者六九年,那时候的中国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要求每个学校,每个单位都抓一些坏分子出来,坏分子是按比例分配,比例是百分之五。很...

  智缘师父的佛缘

  智缘师父年轻的时候有很多经历,甚至坐过牢,他来寺里的时候比戒嗔现在的年龄还要大。戒嗔曾经听过智缘师父讲一些往事,那还是他出家以前的事情。

  智缘师父年轻的时候很聪明,十六岁就考上了大学,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学生,他上大学的那一年离现在已经有四十年了。

  大概是六八或者六九年,那时候的中国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要求每个学校,每个单位都抓一些坏分子出来,坏分子是按比例分配,比例是百分之五。很多听起来可笑,甚至不可思议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智缘师父的班上有30个人,按比例分配需要抓一到两名坏分子出来,人与人之间相差其实并不明显,所以坏分子也不是那么好找。

  几位学生会的干部决定用抓阄的形式确定坏分子,智缘师父第一个上前去抓,就抓中了坏人的标签。智缘师父一直怀疑那次抓阄有作弊,可能每个纸团都是坏分子,倒霉的只是第一个上去抓阄的人,倒霉的只是涉世不深的人。

  智缘师父因此去劳动改造。在犯人中间,他的年纪也算小的,身体也单薄,刚去的时候即使挑一桶粪也步履蹒跚,不过时间长了挑上两桶粪依然健步如飞。

  有次意外的事故,当然也许是人为,智缘师父的手落下了残疾。

\

  智缘师父从劳改农场里面出来的已经二十四五岁,因为算是错案,所以有关部门还特意给他安排了工作,家里有了很多变故,亲人们离离散散。那时候智缘师父已经不太会与人沟通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有时候去上一天班,有时候连续几天待在家里不出门。单位里的人大部分都知道智缘师父的事情,所以也没有给他太多的纪律管束。

  智缘师父还是按时拿了工资。有一天,他忽然想出去走走,那是漫无目的旅程,从一辆车上下来,又从另一辆车上去。

  有多少事情,我们并不知道终点在何方?因为你心中没有终点。

  智缘师父乘坐的那辆旅行车在半路上抛了锚,车上的司机在路边求援,乘客们有人漫骂,有人焦急,只有智缘师父静静地等着。他从车窗上远远地看到有座翠绿的小山,不由自主地从车上下来,一步步向山上踱过去。

  山景很美,吸引着智缘师父一步步地走下去,终于还是有些累的,便坐在半山腰的小寺门前的青石上休息,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寺前的大树。偶有落叶一片片落下,智缘师父只是坐着,等待下一片树叶下落。

  寺门有时候会打开,有个年轻的胖和尚在师父旁边走来走去,有时候好奇地看着智缘师父。智缘师父坐了很久,吃饭的时候,胖和尚便从寺里出来,拿着几个馒头和一碗水放在智缘师父面前,智缘师父抓起来就吃,一边继续等着落叶。

  天色渐渐黑了,智缘师父靠在寺门上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条小薄被子,可能也是胖和尚给盖上的吧。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寺门又开了,出来一个老和尚,他问智缘师父:“你要不要进来?”

  智缘师父点点头。那一句问话,成就一生佛缘,所以有了智缘的法号

  老和尚是智缘师父的师父,胖和尚是智恒师父。

  智缘师父进寺门的第一句话便问老师父,胖和尚哪里去了。老师父回答智缘师父,胖和尚在睡觉,山上有野兽,你在寺门前睡的这两晚,他一直在你身后的木门内守着你。

  没有人会在一瞬间改变,踏入寺门的智缘师父依然不会与人交流,老师父也没有勉强过他。那些年,来寺里的人很少,偶尔有几个有心事的施主上门,老师父便让智缘师父接待。

  老师父说,他们的苦难,你去帮帮他们。

  智缘师父说,我不懂佛法如何说?

  老师父说,不用说高深的佛法,只要把你的故事,告诉他们就可以了。

  不知为何,智缘师父一天天地变了,变得擅长与人交流,很多施主都被他开导过。

  世间万物都是相互的,把手心的温暖传递给别人的同时,难道感受不到他人的温度吗?

  说故事的人也好,听故事的人也好,都在故事中有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