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微型小说/ 文章正文

三颗骷髅头和玉兰儿

导读:三颗骷髅头和玉兰儿刘队大步流星地走进办公室,匆匆打开电脑,眼睛死死盯着显示器上的三颗骷髅头。  刘队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计算机网络监管中队的中队长。中队成立时间短,人员少,但战功赫赫,上个月连续端掉三个黄色网站,名声大振,警员们欢欣鼓舞,正准备向上级部门请功时,突然今夜星辰网吧老板来报案,说是电脑突然全部莫名其妙地死机,重新启动后,显示器上弹出三颗骷髅头,十分恐怖,网管员检查了半天也找不出毛病。刘队...

  三颗骷髅头和玉兰儿

  刘队大步流星地走进办公室,匆匆打开电脑,眼睛死死盯着显示器上的三颗骷髅头。

  刘队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计算机网络监管中队的中队长。中队成立时间短,人员少,但战功赫赫,上个月连续端掉三个黄色网站,名声大振,警员们欢欣鼓舞,正准备向上级部门请功时,突然今夜星辰网吧老板来报案,说是电脑突然全部莫名其妙地死机,重新启动后,显示器上弹出三颗骷髅头,十分恐怖,网管员检查了半天也找不出毛病。刘队和副手李凡马上赶到了现场。

  这是一家大型网吧,150多台电脑井然有序,几个人在给电脑开膛破肚找原因。刘队随手打开电脑,果然如同老板所述。老板哭丧着脸说,硬盘、主板和软件全被破坏了,损失一百多万元,说着大声恸哭起来。刘队见了解不到啥情况,就搬了一台电脑和李凡回来研究。

  刘队看了好长时间也看不出所以然,眼睛倒是涩辣辣地疼,他让李凡继续观察。不一会儿,李凡就兴奋地大喊:“刘队,快来看,这是三个字。”

  刘队一边擦脸一边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

  “这是篆体字。”李凡指着骷髅头说,“玉——兰——儿,好像是一个女孩的名字。设计得真巧妙呀,像一件艺术品。”

  无可置疑,这是一个有计划、有预谋的案件,而且犯罪嫌疑人是个超级电脑高手。刘队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他知道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决非一件易事。但更加棘手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件案子还没有捋出头绪,又有几家网吧报案,案情竟出奇地相似。刘队急得满嘴是水泡,和李凡再次来到今夜星辰了解情况。半天,老板才吞吞吐吐地说:“以前有个小伙子每天晚上都来上网,雷打不动,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来了。案发前一天晚上突然又来了,一会儿又匆匆地走了。”

  “他叫啥名字?”刘队问。

  老板涨红着脸说:“因为是老顾客,没有问过,也没有登记。”

  “这是严重违反规定的,怎么明知故犯?”刘队说完,让老板详细描述这个小伙子的相貌特征。

  刘队和李凡又来到另外几家网吧,没想到他们都如梦初醒地说,案发当天或前一天确实有这么一个小伙子来过,上网时间都很短。

  刘队回去后立即对警员进行了分工:一组摸清小伙子的真实身份,二组请专家摸拟画像,三组通知全市170多家网吧,发现此人后立即报告。

  第二天早上,刘队刚坐下,李凡瞪着红通通的眼睛跑过来,兴奋地说:“刘队,我把硬盘上的碎片整理了一夜,基本上可以认定是有人输入带有病毒的程序所致。这种病毒破坏力十分强大,不仅能把计算机里的软件全部破坏掉,硬盘也能在短时间内完全瘫痪,永远不可修复。”

  “太好了。”刘队拍拍李凡的肩膀说,“不亏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呀。”

  李凡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说:“还没有确定病毒和‘玉兰儿’倒底有啥关系。”

  这时,一名警员送来那个小伙子的电脑模拟画像和个人简历。李凡看了一眼,感觉有些眼熟,又一看简历,大吃一惊。刘队让那名警员火速把画像复印200份发放到网吧。

  下午,有家网吧发现了画像上的小伙子。刘队和李凡立即赶过去。在网吧老板的暗示下,李凡装着无所事事的样子在小伙子的旁边坐下,打开电脑玩起了游戏。突然,小伙子的显示器左下方弹出一个小窗口,他速度极快输入几行英文字母后,敲下回车键,窗口瞬间消失,又接着玩传奇游戏,前后不过几钞钟。这个轻微的举动跟游戏配合得天衣无缝,不是十分专业的人根本看不出异样。李凡激动得心都快蹦出来了,用眼角的余光紧紧盯着。小伙子又玩了一会儿,关机走了。李凡目送他出门后,马上把那台电脑的网络线拨掉,打开搜寻病毒,但一无所获。李凡吩附老板一有情况马上报告。几个小时后,网吧老板在电话里面战战兢兢地说发现了骷髅头,所幸的是只有这一台电脑。

  在另一家网吧里,一名警员身着便衣携带着高分辨率袖珍数码摄像机,暗中将小伙子的操作过程拍了下来。刘队感到证据确切,制定了抓捕方案,警员们一个个磨拳擦掌,跃跃欲试。李凡不厌其烦地重放着录像,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那双灵巧的手上,神情严肃地说:“刘队,他肯定有不在现场的证据。”刘队不解地问:“难道有人做伪证?”“不,是他家的电脑。”李凡语气坚定地说。

  傍晚时分,两名维修工打扮的人走进碧水云天小区。这个小区全部是高层建筑,住户大都是事业有成者。他们径直来到E座18层1802室。

  敲开门后,“你是王亮吗?”刘队翻着一个登记本说,“我们是检查煤气管道的。”

  叫王亮的小伙子把他们让进了屋。

  房间宽敞明亮,简约大方,尤其是客厅里的欧式落地大飘窗,更是增添几分气派,唯一显得不协调的是淡蓝色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女孩的遗像。

  刘队像跟老朋友聊天似地和王亮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李凡在有煤气管道的地方忙着敲敲打打,趁王亮不注意闪进电脑室。少稍,李凡出来后一边走一边说,十分正常,如果有异常情况请拨打服务电话。

  晚上,王亮又来到一家网吧,像往常一样,一个小时后离开了,但这一切都被录了下来。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刘队带着李凡和另一名警员来到王亮家。

  王亮揉着惺忪的眼,吃了一惊:“你们倒底是什么人?”

\

  刘队掏出工作证说:“我们是市公安局计算机网络中队的。我们怀疑你有作案嫌疑,请你配合调查。请问你咋天晚上七点四十分至九点你在哪里?”

  “我一直在家呀。”王亮漫不经心地说。

  刘队打开摄像机。王亮瞥了一眼说:“天下相貌一样的人多着呢。”

  刘队不动声色地说:“你再仔细看看。”说完,图像慢慢放大,王亮输入的英文字母也隐约可见。

  王亮的脸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几小时后,显示器上就出现了骷髅头,叫玉兰儿。”刘队盯着他不紧不慢地说。

  “这又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这个时候我正在和网友聊天呢,不信你可以查聊天记录,也可以给我的网友打电话嘛。”

  这时,李凡从电脑室走了出来,语气沉重地说:“师兄,你就实说了吧。”

  王亮一下子愣住了。

  “咱俩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系的师兄弟。我上大一时你读大四,在学校举办的计算机应用软件新技术开发表彰大会上,你编写的自动识别应答程序荣获特等奖。你领奖时意气风华的神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对我的震动也很大,我暗下决心向你学习。两年后,在老师的帮助下,我发明了自动跟踪系统。”李凡说着,拿出一个手机卡大小的金属片,“这种跟踪系统就像飞机上面的黑匣子,忠实地记录着你的电脑从开机到关机时的所有运行过程。”说着,他将卡插进自己的手提电脑里,马上显示出一系列数据。“昨天晚上七点四十分到九点之间,你的电脑确实在和别人聊天。但键盘没有输出一个字,它又不具备语音录入功能,可为什么还能继续聊天呢?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李凡顿了顿说,“你将大量的常用语和所要聊的内容输入电脑,进入QQ聊天室,找到网友后启动你的自动识别应答程序。这个程序能够按照对方的意图代替你或问或答,然后你就利用这段时间去网吧作案。作案前,你将透明胶布贴在手指肚上,防止在键盘上留下指纹,警察万一来调查,你还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以逃避法律的惩罚。我说的没说错吧,师兄?”

  王亮脸色煞白,低下了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刘队不解地问。

  谁知王亮竟悲从中来,号啕大哭。好一阵子,抽噎着说出一件令人痛心的事。

  原来,王亮毕业后和女朋友一起来到了这座城市,并很快找到了工作。王亮的女朋友也是个电脑发烧友,人长得漂亮,天真浪漫,心肠极好。他们为了早日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省吃俭用了三年,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望,同时还抱回家一台电脑。一天晚上,王亮有急事需要用电脑,他女朋友就来到附近的今夜星辰上网,没想到在卫生间里竟被两个流氓轮奸了。网吧老板看到后既不制止也不报警,听之任之。他女朋友回来后精神恍惚,两眼发呆,一坐就是大半天。王亮辞职后专门照料女朋友,怕出意外,但她还是趁王亮买菜时跳楼自杀了。

  王亮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停了一会儿,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没有找到那两个流氓,就把仇恨转移到了今夜星辰网吧,我要复仇。这些天我苦思冥想出一套程序,起名为玉兰儿,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把这套程序输入到对方计算机后,它会自动运行到别的程序里面,再通过互联网进入指定区域内的其它计算机,24小时内可以任意设定发作时间,破坏力极为强大,能穿透现在任何一级的防火墙和反黑客软件,置对方的计算机于死地,而且绝不会留下记录,也没有任何补救措施。当我看到今夜星辰网吧的老板倾家荡产、痛哭流涕的样子,真是痛快极了。”

  “别的网吧和你有仇吗?”李凡一边做记录一边问。

  “社会上的网吧大部分是藏污纳垢的地方,我原计划一天消灭一家,半年内让它们在这座城市里彻底消失,这样才解我心头之恨,我女朋友也能在九泉之下安息。但这个愿望恐怕永远也无法实现了!”王亮仰天长叹一声,泪流满面。

  王亮颤抖着手拉开落地窗帘,一缕阳光照了进来。他深情地看了一眼女朋友的遗像,凄然地说:“阿兰,不要走得太快,我来了!”说完,纵身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