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微型小说/ 文章正文

黑色“奥迪”擒“火钳”

导读:黑色“奥迪”擒“火钳”他戴着一副大框架深茶色眼镜,在秋天的阳光下,眼神显得深不可测。他左手夹着一支烟,倚在路边一棵法国梧桐树旁,眼珠子却一眨不眨地紧盯着路对面停放的小车。十九岁那年,他跟同道打赌,从一锅沸水中用两根手指钳起即将溶尽的肥皂条。他赢得一大笔钱,右手却就此呈暗红色,同时赢来一个绰号:“火钳”。...

  黑色“奥迪”擒“火钳”

  他戴着一副大框架深茶色眼镜,在秋天的阳光下,眼神显得深不可测。他左手夹着一支烟,倚在路边一棵法国梧桐树旁,眼珠子却一眨不眨地紧盯着路对面停放的小车。十九岁那年,他跟同道打赌,从一锅沸水中用两根手指钳起即将溶尽的肥皂条。他赢得一大笔钱,右手却就此呈暗红色,同时赢来一个绰号:“火钳”。

\

  “火钳”一年至多作两次案,专偷高级轿车,得手后去外地销赃。

  一位留着瀑布般长发、身材窈窕披风衣的姑娘进入了他的视线。她驾驶的是一辆黑色“奥迪”。停罢车,她往一家大商厦走去。那模特儿似的走步,婀娜多姿的体形,让他看得想入非非。须臾,他见姑娘随手把车钥匙放在低浅的风衣袋里,于是琢磨:这位小姐仪态万方却又大大咧咧,是“款姐”吗,不像!大概是大款私养的“金丝鸟”,来钱太容易,平时万般娇宠,什么都不在乎,这正是自己最易得手的猎物。他瞅着姑娘的背影道:“小姐,我来啦。”扔掉烟蒂,尾随而去。

  姑娘在“手机廊”停足留连。店堂里顾客寥寥。“火钳”背对着她,装着对某款式的手机颇感兴趣的样子。只听到姑娘用磁性十足的嗓音发问:“这手机真像广告上说的世界一流吗?”女营业员笑容可掬地解释。“火钳”抓住时机仿佛也饶有兴味地靠上去听,“可以用信用卡付款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她就满意地笑道:“那好,明天见!”就在她转身离开柜台的一刹那,车钥匙已捏在“火钳”手里了。

  姑娘像是浑然不觉,迈开方步,与擦肩而过的“火钳”对视一眼,便出了商厦大门。“火钳”再次跟上,接近她时摸出一元硬币两枚往她脚边掷去,“小姐,你的钱掉了。”她惊愕地回头,流露出少女的天真样,“那……是我掉的吗?”他不容置辩地点头,“我亲眼看见的!”她露出甜甜的笑靥:“哦,谢谢。那不会是我的,我从没有带零钱的习惯。”他听了一怔,嗬,好大的口气!他微耸着肩:“我看你最好再想一想,我大概不会看错。”她见他坚持,就随意地摸了摸风衣袋,蓦地惊叫失声:“哟,糟了,钥匙丢了!”他马上接口:“那倒不要紧,快给家里打个电话,把门锁换掉用不了几个钱。”说完,他捡起硬币递到她手上,“前面不远有个投币电话亭,马上告诉家里。”她谢过后说:“我先生真要怪我了。”随即踩着碎步跑向电话亭。

  “火钳”不敢耽搁,快步走到“奥迪”前,他背靠车门,若无其事似地打开车门,急忙往车里钻。可是,尚未来得及将车门带上,只听见后座有人冷冷地发话:“‘火钳’,恭候已久了!”

  “啊!”他此时魂飞魄散,说时迟那时快,几把铁钳似的大手将他按倒在驾驶座上。这时,那位穿风衣的姑娘翩然闪现在他眼前,容貌端庄秀丽而不失威严。“火钳”如梦初醒,心犹不甘:“我从没有失过手,你怎么盯上我的?”她的回答字字声脆:“还是问你自己吧!”已装上警灯的黑色“奥迪”一路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