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王骧陆/ 文章正文

观微杂说

导读:观微杂说观人  观相不如观气,气清而厚者为上,清主贵,厚主寿。观气何如观心,心浑厚者虽愚必有后福,心伶俐者虽慧未必有寿。然有愚而诈,外薄而心地厚者,当察其行。  平时观其所好,贪虚荣者必是贱相,以贵者不必求贵,惟其贱是以求贵。贪富财者必是贫相,义亦如是。如功利者必喜侵轧而忌才,贪者必量小,量小者必福薄。凡自奉厚者必薄待于人,不足交也。豪富之家,且先观其穷苦戚族,能厚相结者,其家必昌,交友其次之。中...

  观微杂说

  观人

  观相不如观气,气清而厚者为上,清主贵,厚主寿。观气何如观心,心浑厚者虽愚必有后福,心伶俐者虽慧未必有寿。然有愚而诈,外薄而心地厚者,当察其行。

  平时观其所好,贪虚荣者必是贱相,以贵者不必求贵,惟其贱是以求贵。贪富财者必是贫相,义亦如是。如功利者必喜侵轧而忌才,贪者必量小,量小者必福薄。凡自奉厚者必薄待于人,不足交也。豪富之家,且先观其穷苦戚族,能厚相结者,其家必昌,交友其次之。中产之家,且先观其子弟有礼貌能读书者,其家必昌。贫苦之家,且先察其勤惰,能勤者其家必昌。

  富贵之家人无骄气,中等之家人无暮气,贫寒之家人无陋气,不得分贫富,皆是昌大之象,为国家之宝。

  入其室,先看其地下,往往打扫不净者,其人必懒,不久即堕落矣。

  贫寒之家,其子女衣服破旧无碍,若不洁净者,其家必懒。

  家庭不论贫富,最忌者有七事:一不早起,二无礼貌,三眠食无定时,四蓄赌具,五闲,六收支无预算,七借债而不还。但诸病皆从“闲”字起。

  一、不早起者,一切奸恶隐蔽等事自然而发生。

  二、无礼貌者,永不得向上与有道人相交接,自然堕落。

  三、眠食无定时者,有无形浪费,抑且多病。

  四、蓄赌具者,必招恶友,且伤感情,男女混杂,伤财、伤德、伤时、伤精神,为无形之盗贼。

  五、闲则精神颓惰,养成懒习性,做无聊事,是最丧志者。

\

  六、收支无预算,则于收入每存希望心,于支出漫无限止,自然贫苦,而前恶皆从贫而丧志起。

  七、借钱并非坏事,人有通财之义,本无所谓,惟不还成习是最危险,顶好不借,借则必时时警惕。

  百喻

  卧病

  古者入道,每由譬喻而得解,然无一事无一处不可悟道。余行年六十有八,不独心习未除,身习又复缠绵。余自十七、八岁起即患脱肛,每次必下坠,至今五十年,以年月日计之,当在一万八千次以上,其累可知。今年癸巳初六日辰,忽又大发,肛门痔肿如梨,经中医痔科专家潘淘非君医治,不用刀割,用药逐渐拔根,仅三七日完全治愈。闻诸割治者每因不净而重发,此则无后忧矣。因知积习非痛下决心不得除,而得医又在时节因缘也。卧病一月,起无病容,以心中常作乐观,不以为病也。夙业中或应得牢狱灾,则此病可喻如一月有期徒刑,为期至短,了脱许多债,宁非快事。又床席间种种秽臭,以及酸痛失眠不得自由等等,概要不去理它,并不望其速愈。盖一生难得的是“闲”字,今在病中、少却多少人事往还,与免去说法造口业,此又一快事也。愿普世间一切病人,以此法克服一切病苦,莫辜负了此一病,因此悟道,所谓转烦恼为菩提者,即此意耳。

  牛皮胶

  硬牛皮胶,以水化之,浸一日夜,不见软化,不免躁急,甚至以为不灵,不知时节因缘,到时自化,只要不断水。我人悟道,亦犹是也。牛皮胶,乃我之习气,使终日在风干处,日增其坚,虽亿万年不动也。水者,见性也,见性后,习气始有化除之望。但不可旦夕见功也,更不可以一时未见功而疑及根本。见异思迁,别谋道路也。故平时切不可斤斤于习气上自生疑怖,我只釜底抽薪,先从心地法门下手。见性后,时时照顾到本来,不可松动,不可性急,自有融化之日。牛皮胶者,无情物也,此无情说法也,其谁闻乎?

  理发员朱某

  余十数岁时,家乡有老理发员朱某,为我家理发,历至四代,其人无老态,久而不变,以荣辱得失不系于怀。我见之,经三十余年,几如一日也。因思人世升沉,原无定义,心愈高,贪愈炽,名愈重,苦愈深。若居于高处,倾跌必重。彼终岁在下,心不贪炽,从不虞有倾跌,即有,亦不过由地毯上跌至地板上耳,无伤也。我当学其恬退,然渠日日工作不辍也。

  花

  明日二月二,为百花生日,万紫千红,各有其性,而人好之者,亦可见其性也。雅俗各有不同,好芝兰者必不喜茉莉玫瑰,以薰莸之各异也。曲高者,和自寡耳。我人学佛,亦必从高处着眼,先入为主,取法乎上,方不易受惑。

  住

  石住碍路,水住成腐,气住则滞,血住为毒,心有所住而成见。见住而为执,此立我之根,遂成百病,一切业,由此丛生。彼此相因,而人事颠倒无穷矣。故以无住为贵,天下无过不去之事,所过不去者,皆各住所住而不通耳。

  逝

  孔子观水而叹,曰:“逝者如斯夫!”刹那间,皆去而不复返也。古人惜寸阴,惜其逝也。我人试观时计,刹那不停留,去而不返,即我之寿命,时刻见短促而不觉也。病中读《琵琶行》,至“秋月春风等闲度”,掩卷叹息,念我一逝六十八年矣。嗟乎,逝者如斯夫。

  发白非性白

  西天第三祖商那和尊者,问其侍者优波毬多曰:汝年几耶?答曰:十七。尊者曰:汝身十七耶,性十七耶?答曰:师发已白,为发白耶,为心白耶?尊者曰:我但发白,非心白耳。毬多曰:我身十七,非性十七也。尊者知是法器。后三载,乃授法为第四祖。

  烦恼是宝

  人无烦恼,即不自知其为烦恼而求其脱离也,遂永处沉沦,不知所拔。如人因在地上跌倒,还因地而爬起,离了地而求起,终无办法,解铃还是系铃人,烦恼实是至宝。

  杂谈苦恼

  “苦恼”二字当有别解,言苦从恼生,无恼即无苦,而恼自有心起,以未明心本来空,故认一切为实,有此即妄也,惑也,业苦随之矣。

  修道人最忌有争,争名争利,生死之最坚固者也。高于我者,莫与争名;下于我者,莫与争利;等于我者,莫与争能。争则意气生,是非起,世法尚不许,况出世法乎?

  参须实参,悟须真悟,不可徒托空言,以敌不得生死。故所言实者须亲见实相,真者须到真实不虚地。且事到其间自有个真实考验处,否则成为未得谓得之大妄,自欺之愚,亦已甚矣。

  名心未死,莫为人师,如星火未熄,随时可燃也。然而除法见为最难,《维摩经·法供养品》有句云:不复起见,是为最上法之供养。此世尊四十九年说无量法之总持也。

  学到老

  世界之大,宇宙之广,我所见闻者,尚不及恒沙一粒,岂可自大?越老越感觉学问之不够,力量之不足。今行年垂七十矣,虽有利众之心愿,苦无济世之善法。年老精力就衰,不能起而行者,或可坐言笔录,事不论巨细,苟有所得,即愿公诸同好。兹将老来见闻,逐段记录,亦不敢善小勿为之意也。

  插瓶花一事可为细矣,但不久即谢。闻诸花匠云:花瓶内水只可寸许,切勿多放,花上勿著水、亦不可靠著他物,以免吸收水分,每两日换一水。我试之极妙,经多日不萎。牡丹芍药插瓶前持剪处于火上烧焦再入水则易开发。有云水中放炭一块尤妙。

  院内四周墙角,欲其经久不倒,须每年墙脚草清除一次,以除根为妙。植树离墙宜远宜深。

  手足或被水火烫伤,急用碱水化敷之,水不可太多,立可止痛。

  人身百病,内喘外癣为最难治。喘病尤苦,近得一方:用北瓜六斤去子,饴糖四斤,老姜半斤取汁,三药同煮成膏,于立冬日起,每日服一汤匙,开水冲服,轻者一冬便愈,重者三冬见效。

  黑木耳功力较白木耳数倍,凡病后每日食二钱,要炖烂,服一斤得奇效。有郑老居士服十多年,今八十六矣仍健在。但青年有滑精病者不可多吃。

  凡恼怒不可制止时,急想自己脚心下,使火下降,即无中风之虞,以血不冲入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