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单独中的洞见 哲理故事300篇 谈佛说禅悟人生 淡定的人生从舍得开始 佛心禅语中的人生智慧
主页/ 为人处世/ 文章正文

香港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缘定香港度众生

导读:1983年,当中英双方正就香港的前途展开谈判时,一位19岁的蒙古族少年,告别自己远在辽西的家乡,南下香港展开了自己追寻佛法的人生里程。...

 

1983年,当中英双方正就香港的前途展开谈判时,一位19岁的蒙古族少年,告别自己远在辽西的家乡,南下香港展开了自己追寻佛法的人生里程。在香港回归祖国15周年之际,当初的少年已经成长为香港重要的净宗道场西方寺的住持——宽运法师。

  “我对佛法最初的认识来自小时候跟在母亲后面跪拜。”讲到自己的人生际遇,这位年近半百的法师脸上露出孩子般恬淡的笑容,自小跟随母亲日复一日地上香膜拜,让他与佛结缘,而他接下来的缘分则是来自西方寺的永惺长老。

  永惺长老祖籍辽宁,12岁出家,1948年来到香港。1970年,永惺长老在香港创建西方寺。1982年当永惺返乡时,遇到了这位小老乡,也就注定其人生就此与香港结缘。

  南下香港后,1986年,宽运法师剃度出家,他一直追随永惺上人研习佛法,同时协助建设西方寺,1993年起担任西方寺监院一职;2007年,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西方寺举办了新任方丈交接典礼,宽运法师被两序大众推举为西方寺第二任方丈,接过了师父的衣钵。虽然已身为方丈,宽运法师却告诉记者,自己还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研读佛经就是他自我修行的法门。

  “香港佛教和整个社会走得很近,尤其是1997年后。”回顾过去的岁月,宽运法师以自身的观察回顾着佛教在香港的变迁。

  回归祖国后的第二年,香港佛教界人士开始积极推动并成功争取到把佛诞日列为假期;自1999年开始,佛诞日(农历四月初八)开始成为香港公众假期。

  谈到回归以来佛教在香港的发展,宽运法师感受最深、讲得最多的是内地佛骨舍利3次赴港,和近期刚刚在香港举行的“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作为此次世界佛教论坛的筹备执行主席,宽运法师深深感受到香港佛教界齐心合力的一面。

  “三次佛骨舍利来港每次都有轰动效果。

”言及于此,宽运法师脸上现出满足的笑容。

  目前,700多万人口的香港号称有120万佛教徒。“香港是个商业社会,佛教已经融入香港社会。港人不缺财富,但心理压力大。”“要能生活得好,心安很重要。你可以不信佛,但佛教是安心之法,可以帮助你克服困境逆境,让人自调自度。”

  宽运法师说:“其实我一年里有一半时间是在内地出席各种活动。‘一国两制’下,两地佛教虽互不隶属却同根同源,15年越来越近,水乳交融。”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香港佛教界积极施以援手;2008年冰灾时,我们永惺老和尚慈善基金第一个捐款。”

  宽运法师坦言“出来后对家乡更加有感情”,浓浓的乡情让他格外关注家乡的发展,一方面在辽宁大学等地成立“永惺佛学研究中心”和“研修学苑”,培养佛教人才;另一方面,每年组织香港大学生深入内地学习考察。

  对于自己开设的博客访问人数超过千万,他感到相当平常,通过博客让世人了解佛教,在他看来就是“把道场设在了家里”。

  宽运法师强调,学佛之人首先是人格的完成,只有把人格做好了、完成了,才有资格成佛,正所谓“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