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单独中的洞见 哲理故事300篇 谈佛说禅悟人生 淡定的人生从舍得开始 佛心禅语中的人生智慧
主页/ 为人处世/ 文章正文

高峰原妙

导读:高峰原妙是南宋时的一位伟大禅师。当他老师第一次要他参「赵州之无」时,他便尽力参证这个问题。有一天,他老师雪岩钦和尚突然问他∶「谁替你拖个死尸来?」这个可怜的家伙不知怎样回答。  他的老师很严厉...

  高峰原妙是南宋时的一位伟大禅师。当他老师第一次要他参「赵州之无」时,他便尽力参证这个问题。有一天,他老师雪岩钦和尚突然问他∶「谁替你拖个死尸来?」

  这个可怜的家伙不知怎样回答。  他的老师很严厉,常常打人。  後来有一天,他在梦中想起他的另一位老师。老师曾要求他参悟「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的公案,这使他三天三夜没有合上眼。在这种内心极度紧张状态下,有一天他看到五祖法演给自画像的题词,其中有两句是∶  百年三万六千朝,  反覆原来是这汉!  这使他突然打破了「拖死尸者是谁」的永久疑团。他整个改变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高峰在语录中告诉了世人在那些日子里他的内心倾向∶  「当我回到参堂一个月之後,有一天夜里,睡梦中突然间注意到『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的问题。我的注意力非常集中,我失眠了,忘记吃东西,也不辨东西,不分昼夜。当我摆餐巾摆饭碗甚至上厕所时,不管走动或停下,不管说话或默不作声,我整个生命都充满著『一归何处』的公案。我的心不曾想到别的事情,即使稍微想到一些与这问题无关的东西,也不能够。我像是被钉住了或是被胶住了,不论我怎样想摆脱也无法动一下。虽然我置身於许多人或集会中,总觉得好像一个独处似的。从早到晚,从晚到早,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楚,如此的平静,如此的超越一切事物之上!绝对地净纯而一尘不染!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心思。外界是如此的宁静,我是如此地忘记他人的存在。  「六天六夜就像白痢一样过去了。最後当我跟著大家到来三塔讲经时,偶然擡头看到五祖演师的诗句。这使我突然间从恍惚迷离状态中醒悟过来,而从前老师所问的问题『谁能替你拖个死尸来』的意义,也在刹那间领悟了。我感到这个无边的空间似乎破为碎片,而大地也完全毁灭了。我忘了自己,也忘记了这个世界。它好像是一面反映另一世界的镜子。我试验过我所知道的几个公案,发现它们是非常的明白清楚!我不再迷惑於般若的妙用。

」  後来,高峰见到了他的老师。老师一见他就问∶「谁替你拖个死尸来?」  高峰大笑。  老师想用棒子打他,高峰便握住棒子说∶「今日你打不得我!」  老师问∶「怎麽不能打你?」  高峰便拂袖而出。  第二天,老师又问他∶「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高峰回答说∶「狗舔热油锅。」  老师问∶「你从哪里学这些无聊话来搪塞老夫?」  高峰说∶「正要你疑著呢。」  老师便高高兴兴地走了。  大凡公案,都像一把生了锈的锁,或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初学者未知深浅,便用钥匙一个劲地桶,一股气的解,结果自然是出了一声冷汗,气喘吁吁地累趴在地上。坐在地上凝神静气地想上几年,锁也烂了,绳子也断了,上前一摸,正要惊喜地进去,却又发现房子里空空如也,於是连呼上当。而当他蓦然回转身来时,竟意外地发现,自己原来所处的世界却是皓月当空,群花烂漫,百鸟啼鸣,好一片美丽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