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体方法师/ 文章正文

正觉与解脱

导读:我们现在看《佛法概论》,翻开第七十页,看第三段,“正觉与解脱”。我们先看导师的论著,然后回过头来看经典,就更明白。“正觉与解脱”:“声闻的解脱” 这里把解脱的境界,分别阐述。声闻的部分:“次第证果,贤愚万别的佛弟子,经善知识的教诲,僧团的陶练 ,如依法修行,谁也能得正觉的解脱”。我们佛弟子,当然有的比较...

  我们现在看《佛法概论》,翻开第七十页,看第三段,“正觉与解脱”。我们先看导师的论著,然后回过头来看经典,就更明白。

  “正觉与解脱”:“声闻的解脱” 这里把解脱的境界,分别阐述。声闻的部分:“次第证果,贤愚万别的佛弟子,经善知识的教诲,僧团的陶练 ,如依法修行,谁也能得正觉的解脱”。我们佛弟子,当然有的比较聪明啦,有的就智慧比较不足啦,可以讲是千差万别,但是如果你能够经过善知识的教导教诲,经过团体僧团的历练,又能依法奉行,只要能这样的条件具足,每一个人都能得正觉解脱,不管你是聪明还是愚痴,只要你亲近善士,又能够真正接受指导,跟僧团的历练,具备这些条件的人,解脱都有份都有希望。

  “正觉──三菩提与解脱,是佛与声闻弟子所共同的,”佛是解脱的,声闻弟子也是解脱的,这个都是一样的。“不过声闻重於解脱, 佛陀重於正觉”。那麽从这句我们就知道,解脱的部分是共同的部分。 佛陀是重於正觉,那麽这里就有一个味道了,就知道正觉跟解脱可能还有稍稍的不同,我们再看下面:“在家出家的声闻众,”声闻众不一定只有出家的比丘,听法熏习的弟子,不管在家出家都叫声闻。“为了无限生死的苦迫,觉了生死的根源,是无明跟贪爱,依中道行去修持, 即能向於正觉,到达生死解脱。”我们听闻佛法都知道:生死的根本是什麽?就是无明跟爱!我们在《阿含经》里讲得很清楚,无始生死以来,众生在那里流转。无明盖爱结系,就是这两个主题,所以知道了明白了,原来生死的根头在那里,是无明跟贪爱,那麽这无明跟贪爱,只要依照佛陀开示的八正道,以离两边的中道法去实践的话,那麽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向於正觉,到达生死解脱。 这个是必然的,但是必须要“坚毅恳到的精进,”可有可无的、泛泛的、懈怠的那是不可能达成的。一定要精进要猛勇,“经过非常的努力,才能豁然大悟, 超凡成圣,转迷情的生活, 为正觉的生活。”

  “学者的进修实证, 略分四级,”这个就是四果。我们依法奉行,随着我们的体验,随着我们的体证一步一步的迈向究竟解脱,有四个层次的过程,

  “一、须陀洹──预流果,这是内心初得从来未有的体验知法入法。” 初见法性,我们从凡夫, 由於听闻佛法了解到,修行的次第依法奉行,当初证法性的时候,这个叫知法入法。 “虽没有究竟,但生死已可说解脱了,” 见了法的初果罗汉,当然不是究竟。他还不是圆满的,但是一旦入了预流果、初果,其实跟解脱了是一样。为什麽呢? 因为他必定迈向解脱,最多人间七次往返,还是要证阿罗汉。所以虽然还没有圆满, 其实已经入流了,所以叫入流。“那个时候断了生死根本,”为什麽说断了生死根本?初果是要破我见,身见就是我执。我见我执就是生死根本,我见我执破了, 虽然贪瞋习性还在,这个生死根本破了,一定迈向解脱,所以说他断了生死根,就是破我执的意思。三结的身见是我见。“彻见寂灭法性,” 见法的人, 也就是见到寂灭法性,我们在上课的时候,常常提醒大家:我们见到的都是有,很少见到的是灭。所以见法很重要,也是见寂灭法性。 这个要注意,要记得。

  “如说:于此法(灭),如实正慧等见,三结尽断知,谓身见、戒取、疑,是名须陀洹果。”这里重点就是三结:第一是身见, 其实就是我见,我们讲的生死根本,其实就是这个身见,断了生死根本,就是身见破了、我见破了。那麽我们从阿含经来看,佛陀都是从无常无我,从五蕴六处, 直接让你明白‘我\’的不存在。很快就可以知道, 那个‘我\’是非实的,五蕴非实、无我。很快就体证根本没有一个我的存在。要破身见我见其实不难,从无常无我入手,从五蕴六处去观察,很快的很容易相应,所以重点都是在这里。只要证了须陀洹果, 就“不堕恶道,必定正趣三菩提,七有天人往生, 然後究竟苦边。”为什麽不堕恶道? 因为我见破了,三恶道的因缘也断了,所以他七次的人天往返,就是跟三恶道刚好相反, 是往天上,就是这里不同。为什麽证初果那麽重要?只要你见法,三恶道绝对不下去,只要三恶道不下去, 那我们人天往返,还可以有时间,用功修行还是可以解脱。各位要知道, 见法不难,注意听啊, 要用功要用心,先见法,见了法,我们三恶道不去,将来一定有因缘,这个很重要。

  “三结是系缚,生死烦恼中最重要的,身见即是我见,由於智慧的证见无我性,不再於自身生神我想了,”我们讲三结尽,身见就是我见的意思。我们学了法有了正见,以智慧去观察,了解五蕴六处的非实、无我性。从这个地方就知道,从自身上面就不会起实我性的神我想。“如阐陀说,不复见我,唯见正法”,我们如实的观照中,找不到一个实在的我--我不可得,只有五蕴,五蕴就是法,所以旦见於法,不见於我。

\

  “戒取,即执种种邪戒──苦行、祭祀、咒术等为能得解脱的。”因为外道有这样的观念:以为我吃苦、修苦行,或是祭祀拜天神,求一切的他力的庇佑。我向你拜拜你就庇佑我。或者是用咒术咒语来控制鬼神,以为自己有能耐。这些都是邪见的戒禁取,明白了正见正法,知道是一切法缘起,缘起的必不是他力的作祟,也不是他力能控制主宰,就不会去祈求他力的加被,一切法有因有缘,是我们自身的造作所带来的结果,不是他力的控制跟主宰,所以就不会落在祭祀、不会以为祭祀能得一切好处,就不会落入戒禁取。“圣者不会再生戒取,去作不合理的宗敎邪行。”包括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在拜拜杀生,把那些动物、有生命的杀了来祭祀,这种杀生的行为本身就是不道德。造业啊,怎麽能得到好处呢?所以这种行为本身就是邪见引起的。圣弟子明见法性,怎麽会再落入这样的邪见的行为中?所以这个戒禁取一定会破除的。

  “疑,是对于佛法僧的犹豫。”对佛不了解,对佛所体证的法也不清楚。佛是觉悟真理的觉者,他所体见的就是正法——宇宙的真理法则,佛陀所开导的、所说的法,都是由僧(清净和合的僧团)来体证力行,所以有了这些圣者的弟子。如果对佛法僧都不了解、不清楚就没有办法产生正确的信仰,内心会怀疑:佛真的解脱吗?法真的是究竟吗?这些出家的圣众真的能得阿罗汉?能够出世而解脱吗?都会怀疑——由於不了解而怀疑,一旦你了解了,这个疑就破了。证到初果的须陀洹,对佛法僧就不再疑惑、不会再怀疑。为什麽呢?因为他依法奉行,已经体见真理了,身心已经证明、如实得知,所以不再疑惑。其实我们人间,没有到见法初果以前,那个信心坦白讲,都还不是净信——清净的信仰,也不是证信——证明的信仰,都不是,还在一般的信仰里面。到见法了,才能达到不疑,不疑就是不再有疑惑,肯定了。

  比如说,虽然我们还没有证果,但是我个人来讲,我对佛法僧不会再怀疑,打死我都可以就是不能不信佛法僧,为什麽?我们知道了佛的伟大法的重要,僧清净僧团的重要,对佛法僧不会再疑惑了,所以一个人修行不到见法,心灵还不能肯定、还会疑惑、还会退转,碰到利害关系的时候,碰到生死关头的时候,没有建立到不疑的境界都会退转,所以见法非常重要,一旦见了法就不再疑惑,生死如幻,还要执着这个生死吗?生死如幻身体都如幻了,我的财产、我的名利、我的眷属是实在的吗?但是没有到见法以前,我们的执取——对一切万法、实有感的那个执取,是没有办法消失的。在有利害关系的时候,随名转随利转,随恩爱转,很难能真正自在,所以要到达不疑,其实也不容易,不见法就不能离开疑惑,所以这里就讲,“圣者初得法身,与佛及僧心心相应,还疑惑个什麽,”也就是说当你见法了,你的体会,你的心灵抉择跟佛啊,跟这些圣贤僧都能明白沟通了,心心相应,怎麽还会有疑惑呢?当然就不再有疑惑了。

  “依此进修,经二、斯陀含── 一来,三、阿那含──不还,到究竟解脱的四、阿罗汉”当然要先见法,你才有可能证二果、三果到四果。没有见法的,不可能会一直往上增进的。“阿罗汉,是生死的解脱者──无生;烦恼贼的净尽者──杀贼;”一切的烦恼都消灭了,一切漏尽所以叫杀贼,贼就是烦恼,所有的烦恼都被消尽了。“值得供养尊敬的圣者──应供。”阿罗汉是人间福田,我们就是稍稍的、一点点的供养,都有无边的福报,所以是人天的福田,我们供养这些圣者啊,可以得到非常大的福报,所以才叫应供。

  “如经中说:须陀洹虽破除烦恼,还有余慢未尽(杂含卷五\' 一0五经)。此慢,或称为慢类。这是虽因无我智力,不再起分别的我我所见,但无始来习以成性的‘内自恃我\’,还不能净尽,所以还剩有有限──七生或一生的生死。”虽然我们体会到无我无我所,但是里面的我执我慢、过去留下来的习性还在。这里讲的是生死的根本的问题,所以说‘内自恃我\’,潜在意识里面我执的感觉啊,习性还没有净尽、还没有清净,所以他剩下的是要把这个习性荡尽。那个习性还深,所以初果说七往人天。

  二果的话,他的贪瞋痴习性就比较薄,也就是去掉大部分贪瞋就比较薄,剩下的这个习性,一次往返就可以荡尽,所以说二果,还要来人天来往一次。

  三果就不还,不必再还,但是他必须往生天界,在那边再继续的用功而成就,在天界一次一次的增进,那麽三果就不还。

  四果就一切的漏尽,所有烦恼结都断啦,贪瞋痴也都降服了。也就是五下分结啦,到五上分结都断啦.

  在初果到三果的过程,“还需要再精进,不断的努力,才能彻底的根绝,到达究竟解脱的境地,”所以我们要谈的解脱,初果也是解脱,四果也是解脱,只是有的究竟、有的还不到究竟,就是这样子讲。

  “声闻的证得初果与四果,是极不一致的。大智慧的如舍利弗,最愚笨的如周梨盘陀伽。年龄极老的如须跋陀罗,一百二十岁;顶年轻的,如七岁沙弥均头。”他们都是有成就,但是年纪不一样,聪明跟愚痴也不一样,差别是很大的。“阿难从佛极久,还没有证罗汉;而舍利弗、憍陈如们,不过几天就成了罗汉。而且,证得须陀洹以后,有现身进修即得阿罗汉的,也有证得初果或二果、三果后,停顿不前的。但生死已有限量,究竟解脱是不成问题了。”这个中间我们就要明白,人的过去因缘是不一样的,根性、种性还有差别,像舍利弗他只听到缘起偈就证初果,出家半个月就证阿罗汉;那周梨盘陀伽他是很笨的,但是他也证阿罗汉;须跋陀罗一百二十岁,佛陀入灭前,请法就证阿罗汉。我们就知道,这与我们过去的因缘有关系。

  有人证了初果,他就停在那边不再精进,有的人证了初果,继续精进又很快证阿罗汉。有人在初果二果入灭後还要往生,未来再来都有,每一个人的因缘条件,跟用功不同,带来的结果就有差别。但是不管你是初果或二果,‘生死已有限量\’,即使没有证阿罗汉,初果二果三果虽然还要人天往返,还有生死,但是已经有限了,不是无限的生死,像我们现在遥遥无期,不知道什麽时候止。但是你证了初果,最多人天七次往返;证了二果,最多人天一次来回;三果就不还。

  那麽我们就知道了,只要你见法,即使在生死中你也安心了,为什麽?因为人天往返七次,又不会入下三恶道,所以叫作‘生死已有限量\’,不是在永恒无尽的轮回里,所以只要你见了法、证了初果,究竟解脱不会成问题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从这里我们就知道,见法有多重要,我一直在跟各位上课,一直在讲法,为什麽一直要强调,为什么收集这麽多资料来跟大家上课?其实我只有一个目的,让每一个人知道见法的重要,!後我们的下手处,我们的用功,才能恰到其份的把握到重点,我们用功就不会盲目的,没有目标不知道在修什麽,不知道从那里下手。我们就知道要在那里下功夫,我们的目标先设定在那里,每天该怎麽用心,我们该研究什麽法,我们该如何修行,用什麽方法来用功,我们才能有所把握,不会浪费生命跟时间,这个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