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圣开法师/ 文章正文

冤亲一念间

导读:冤亲一念间冤是冤仇,因冤情而产生的仇恨、受屈叫「冤家」。有许多冤家虽然是恨一个人,而本来确是爱这一个人。故世上有指情人或夫妻间有感情深厚关系者叫冤家。在冤家之间,许许多多都是曾经相亲相爱过的人,有夫妻、父子、兄弟姊妹、家人眷属、至亲好友,所以叫「冤亲眷属」。又因为互有亏欠,故又叫「冤亲债主」。我们这个忍苦世间,真是苦海无边,每一个人若不学佛修行求解脱,生生世世的冤亲眷属、冤亲债主,实在太多太多了,...

  冤亲一念间

  冤是冤仇,因冤情而产生的仇恨、受屈叫「冤家」。有许多冤家虽然是恨一个人,而本来确是爱这一个人。故世上有指情人或夫妻间有感情深厚关系者叫冤家。在冤家之间,许许多多都是曾经相亲相爱过的人,有夫妻、父子、兄弟姊妹、家人眷属、至亲好友,所以叫「冤亲眷属」。又因为互有亏欠,故又叫「冤亲债主」。我们这个忍苦世间,真是苦海无边,每一个人若不学佛修行求解脱,生生世世的冤亲眷属、冤亲债主,实在太多太多了,说起来实在令人心生恐惧。

  人在亲密的时候,跟他讲佛教的道理,当作马耳东风,也许听不进去。互相之间,一旦反目成仇、杀伤、使毒、分尸灭迹,种种罪大恶极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读者仔细想想看,可怕不可怕!如果不信,可举出最近的事例,证明于后:

  公元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美国国际日报,第七版有一则新闻,大字标题:「檀郎备毒药,药入妻肚肠」;「念头一转,不上奈何桥,闺房勃溪,惹恼枕边人」;「死前指夫逼她服毒,乃母报请警方调查」,其报导说:

  〔土城讯〕台北县土城乡发生老夫少妻悲剧,廿四岁少妇王淑华离家出走期间,大她卅一岁的陈姓丈夫曾经买回农药有意自杀,嗣又作罢。不料王妇返家与乃夫吵架后,竟服下该瓶农药,经送医延至十一日晨不治,其母怀疑乃女被迫服毒,案由树林警分局报验处理中。

  警方调查:死者王淑华(住土城乡青云路),生前和其五十五岁的陈姓丈夫感情不睦,于八月间分别携带房屋所有权状、农会存款簿、户口名簿以及身分证等离家出走,其夫说是她在外和别的男人同居。

  陈某于十月十日眼看乃妻一去不回,心情恶劣,乃到三峡镇买回一瓶农药企图自杀,但又作罢。

  王妇倦鸟知返,前些日子自行回家后,八日上午夫妻间为了她离家出走之事发生激烈争吵,不料王妇一时想不开,竟服下其夫买回的农药自杀。陈某发觉,迅速将其妻护送板桥市亚东医院急救,但延至十一日凌晨三时,不治死亡。

  死者之母王金英(四十八岁,住中和市忠孝街)于警讯中说:她于八日下午六时许赶往亚东医院探望时,乃女告知是其夫迫她服下农药自杀,要求警方将陈某绳之于法。

  当办案人员反问死者之母,王淑华于服毒送医急救之际,警员曾经赶往医院制作笔录,她当时何以没有说出被迫服毒之事?王女表示乃女当时可能深恐其夫一旦被抓去坐牢后,两名稚龄的儿子将无人照顾,故才没有向警方说出实情。全案正由警方深入调查了解中。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廿日美国的国际日报,第七版有一则标题为:「有了新人打旧人,檀郎别恋不念夫妻情,怨妇忍无可忍控伤害」的新闻,其报导说:

  〔大雅讯〕二十八岁许姓男子,婚后在外另有女友。经妻发现后,许不但未及时回心转意,还将妻殴打成伤,而被控伤害,丰原分局十八日依法送办。

  警方调查,已婚男子许×发,于七十五年间在外另交女子,事为妻查觉后,夫妇二人即经常吵架。

  但许妻为了给许一个回心转意的机会,并没有吵着要离婚。可是,许却动不动就挥拳殴打太太。

  日前,许妻在又被殴打成伤后,心想自己一年来的努力已是白费了,而且实在也无法忍受如此长期挨打,只好向警方报案,指控许伤害。

  全案经警方讯问后,丰原分局十八日依伤害罪嫌移送侦办。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廿一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五页有一则标题为:「温素卿‧女工‧卅岁,龟山乡分尸案,死者身分查出」的新闻,其报导为:

  【本报台北讯】警方已查出桃园县龟山乡裸体分尸案被害人的身分。死者是温素卿,三十岁,新竹市人,原是一名女工。

  由桃园县警察局桃园分局、刑警队组成的警方「一一一八」专案小组,正全力调查死者生前交友的关系,找寻凶手。

  目前警方已掌握两名与案情有关的男子,其中已有家室的一名周姓男子,他因与温素卿同在新竹工业区的一家公司工作,发生畸恋多年,温素卿要这位周姓男子与太太离婚,再和她结婚,但遭到对方拒绝,两人曾发生过争执。

  刑事警察局法医杨日松博士二十日上午前往桃园,勘验温素卿尸体后认为,温素卿是遭凶手勒死后再用菜刀分尸,死亡时间在这个月十七日下午五时到十八日凌晨。死前有挣扎的情形。

  被警方列为查寻的周姓男子,二十日向警方说明他与分尸案无关。

  又同月廿三日美国的国际日报,第七页有同样的一则新闻,其标题为:「龟山裸体女尸,证实是温素卿」;「案情拨云见日,密友涉有重嫌;先勒毙再操刀,生前行踪成谜」,其报导说:

  〔桃园〕龟山乡枫树村九至十邻交界处发现的无名女裸尸分尸案,廿日案情急转直下,有重大突破。死者经查系生前在新竹科学工业园区某公司技术员温素卿,专案小组循线在内湖找到了温女生前亲昵男友周姓男子,留置分局深入调查。

  龟山乡枫树村无名女裸尸分尸案,十九日经其家人指认,确定是失踪近两天的温素卿(卅岁,住新竹市),名法医杨日松廿日上午十时卅分前

  往市立殡仪馆复验,温女系是先遭勒毙,死前有挣扎痕迹,再遭分尸。死亡时间约在十七日下午五时至翌日凌晨时分。

  专案小组查出死者温女的身分后,立即循线查出温女生前有一交往六、七年之久的同事周姓男子,并查出周某住在内湖山区其妹的家中,专案小组立即赶往找到了周某及其五七六-○二二九金祥瑞一千西西浅灰色的车子,并在车子内驾驶座踏板垫下,寻获周某与温女的数封通信信件。专案小组并在座车内发现一只灰色皮包,皮包内有数十枚十元硬币及一把黑色雨伞。

  专案小组并在车后座下方的行李箱内,寻获不少体毛,一一拾取,将携往有关单位化验。

  专案小组表示:温素卿生前系在新竹科学园区某公司工作,与已婚并有子女的周姓男友交往六、七年之久,后来事发,温女即于上月底离职,而周某不堪温女吵闹,也于本月初离职,两人最后见面的日期是上月底在新竹一家牙科。

  专案小组调查:温女在离职后,即赋闲在家,平日生活单纯。十六日自家中骑机车离家后,下落不明,她的机车被专案小组于廿日清晨在新竹火车站一家寄车处寻获,寄车日期为十六日下午时分。

  专案小组调查,被留置的周姓男子否认作案,他于上月底与温女见面,本月初离职后,就未与温女碰面。十六日温女自家中骑机车出去的当天,他开着车子载着妻小至杨梅味全埔心牧场及阳光山林一带游玩。

  专案小组日前对于温女案发后的行踪,作全面的查访,温女机车寄放在新竹火车站前的寄车行后,是否有人与之同行?搭什么车子离开?专案小组呼吁目击者提供线索,以利侦办。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一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十一页有一则标题为:「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失恋痴女数度自杀,终因跳楼爆头惨死」的新闻,其报导说:

  【本报香港讯】一名曾多次自杀女子,上月廿九日下午在荃湾大窝口?富荣楼高处堕下,头颅爆裂,由救护车送往荃湾戴麟趾夫人健康院急救后证实不治。

  死者黄丽玉,廿七岁,业车衣女工,未婚,与父及三名妹妹同住葵涌葵涌?第卅座;廿九日下午一时零五分被发现由富荣楼高处堕下楼下空地,头颅爆裂,肝脑涂地,街坊报警,由救护车将她送院急救后证实不治。

  据其父亲在医院表示,黄在一年多前认识一名男子,后来因感情受骗与男友分手,此后性情大变,经常与工厂友人出外吃喝玩乐,约在半年前得悉男友结了婚,精神再受打击,曾先后多次服食药物及割颈自杀,家人曾屡加劝导,但亦无效,继后曾入南葵涌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于三个多月前出院,最近重做车衣女工,但上星期六曾因工作问题与人发生争执及大发脾气。黄女今年初曾失常在住所梯间赤裸上身乱跑。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五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十二页有一则新闻,其标题为:「不满女友要分手,纵火泄愤,铸成两死三伤惨剧,刘章明判刑十八年」,报导说:

  【本报香港讯】在最高法院被裁定于今年二月六日,在沙田美林?一单位纵火,误杀一对夫妇及严重伤害另外三人罪名成立的男子刘章明,三日被按察司何建新判处入狱十八年。

  按察司在判案时指出,这是一宗可怕的误杀案,以前未看到这样恐怖的案例,遇害两夫妇身体分别被烧伤九成及八成,饱受折磨三星期才去世,被告女友身体亦烧伤三成,从照片可看见受严重毁容,目前在美国治疗,且有自杀倾向,而两夫妇的九岁女儿,不但已成为孤儿,现时仍需接受治疗,幸她勇敢坚强,目前正在康复中。

  按察司说,被告在门口纵火,是明知屋内各人无路可逃,被告本身没有精神问题,故须重判。被告刘章明,卅一岁,装修工人,二日被裁定误杀男子陈驹(卅六岁)及其妻张桂萍(卅四岁)罪名成立,以及蓄意伤害女子陈妙韵(卅岁)、男子陈志权(廿五岁)及女童陈蔼然(九岁)罪名成立。

  被告系不满女友陈妙韵提出要分手而纵火泄愤。其代表律师二日在判案前对法庭说,由于被告表示无话可说,故没有替被告求情。

  受按察司称赞勇敢坚强的女童陈蔼然,事发后在医院留医达五个月,接受多次手术,今年七月已出院,目前正过着正常学校生活。事发后,各界捐助共达四十一万余元,全部拨入社会福利署署长立案法团-陈蔼然专户内,作为陈蔼然的教育及医疗费用。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六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二十页有一则标题为:「打死襁褓儿,丢进垃圾桶;狠心老爹,被判无期徒刑」,其报导说:

  【本报休士顿讯】虐待儿童的累犯乔‧柯克斯因为谋杀四个月大的儿子,并把尸体丢进大垃圾筒内,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今年二十九岁的柯克斯未发一言地听着陪审团的宣判,州地区法官麦斯潘登宣布其徒刑,并表示,他不能了解何以有人会把一个婴儿打死。

  麦斯潘登告诉柯克斯说,「在未来的岁月中,你给我们带来恶梦。」

  柯克斯承认用他的拳头或者不知名的东西敲击儿子史蒂芬‧柯克斯的脑袋而杀害了他。哈瑞斯县助理地区检察官罗森沙说,那个婴儿的头部有挫伤,但检方未查出受伤的原因。

  柯克斯于八月十六日带领治安人员找到婴儿尸体。刚开始时,他告诉警方那个婴儿被人绑架,然后,他才承认他的小孩死了,指点警方在堆放空啤酒罐、汽水饮料罐子中,找到用塑胶袋装着的尸体。

  罗森沙还指出,乔‧柯克斯曾因虐待不到一岁的女儿凯拉,而被判刑一年。凯拉也是肋骨与头部受伤。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六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三页有一则新闻,其标题为:「女友移情,选捡高枝另谱鸳曲;痴郎欲狂,杀人自杀两未如愿」;「王建梁收容所中接受博士论文口试,留美提前结束,七日遣返中国大陆」,报导说:

  【本报记者陈康巴尔的摩四日电】因爱情纠纷而持刀欲行凶,事后自杀未遂的中国大陆留学生王建梁,将于本月七日被遣送回大陆。他就读于马里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电机学博士班。

  据与王建梁极为接近的人士透露,他因同校同系的前女友吴旭丰于去年底移情别恋,并于今年初与另一同学孙小力结婚,一直郁郁不乐。在无法忍受内心痛苦之际,终于失去理智,作出了杀人及自杀均未遂的犯法行为。

  王建梁出身工人家庭,吴旭丰为大陆知名作家吴强的女儿。在去年九月以前,两人因同系同学,交往非常接近,王对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渐至不可自拔的地步。

  不料去年九月以后,吴旭丰开始渐与王建梁疏远,而与另一同系男同学孙小力过往密切,两人不久即定情,于年初结为夫妻。孙小力是高干子弟,他的父亲是孙平化,现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兼「中日民间人会议中国委员会」副主任。

\

  吴女结婚后,王建梁尝到了失恋的痛苦,终日情绪低落。今年十月三十一日晚间,忍无可忍,将吴旭丰及孙小力约了出去,坐在一辆汽车中谈判。他突然拔出暗藏的一把小刀欲行刺两人,经两人合力将小刀夺下,孙小力仅被刀尖划了一道伤口,吴旭丰未受伤。

  翌日(十一月一日)将近午夜时分,王建梁心犹未甘,又持一根长棍去找孙小力算帐。孙小力夫妇不敢开门,遂打电话报警,数分钟内有七八部警车赶到,立即将王架走。

  警方于第二日中午将他放回,他因为个性内向,心理上受到了严重打击,认为是平生最大耻辱,当天下午即到处打电话给来自大陆的中国同学,在电话中均泣不成声,每说到一半即挂断。

  下午六七点钟的时候,他独自坐在四楼寝室的窗口,似有想自杀之嫌,有几名大陆同学发现后即向警局报案。消防队闻讯后悄悄赶到楼下,布妥了安全网,另由警员上楼,在室外劝阻他自杀,在要求他开门的时候,他一时冲动,竟由窗口跳了下去,所幸消防队早已有备,安全将他接住,他仅受了轻伤。事后他向警方表示,他当时并不知道下面有安全网。

  警方将他送入巴城市区的马里兰大学医院精神科,但他无医疗保险,又转送至郊外的一个收容所,迄今仍在该收容所中。

  案发之后,中共大使馆不断与马州检察官室交涉,日前交涉成功,检方对王建梁不起诉,条件是尽速将其遣返。据悉,王建梁于四日上午接受博士论文口试,已订七日搭机返回中国大陆。

  据王建梁的论文指导教授及同学说,他在校成绩优良,两星期前在收容所中完成了博士论文。在此之前,校方原已答应在他取得博士学位后,留校作博士后研究。他的同学一致认为,他为人不错,平日待人很和气。

  孙小力及吴旭丰已于两周前前往日本,因孙小力的父亲孙平化当时正在日本访问,他们赶往相会,并藉此散散心。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六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三页有一则新闻,其标题为:「旧金山又传枪响,华裔男子连扣扳机,李觉文欲杀白人下堂妻击毙继女」;「一场离婚官司,打得一败涂地,气愤难以自抑。嫌犯在法庭外行凶,被监守官射伤,紧急送医」,报导说:

  【本报记者李秀兰旧金山四日电】五十一岁的华裔男子李觉文(译音)因不满法官裁决提出离婚的第三任白人太太胜诉,自己还要负担下堂妻的律师费,四日早上在旧金山湾区玛蒂尼兹市(Martinez)法庭外走廊,开发多枪,将第三任太太的一名卅九岁女儿击毙,法庭内一名监守官马上开一枪将他射伤制伏。

  这宗法院开枪案件,已是近二十个月来,在旧金山湾区发生的第三宗类似案件。嫌犯李觉文遭法庭监守官射中腹部,经过急救后,情况已趋稳定,而在法院内中枪的嫌犯卅九岁继女,胸部及右手臂各中一枪,事发一小时后在医院内死亡。

  据东湾玛蒂尼兹市警方指出,开枪事件发生于四日早上九时二十分,地点在该市法院一楼一个专门处理家庭及婚姻案件的法庭外,李觉文突然取出一支手枪,向着走廊开了五至八枪,一名白人女子在与嫌犯距离三至五呎的范围内被射中倒地,一名法庭监守官目睹情况,立即开一枪将嫌犯击中。

  事件发生后,警方将两名伤者送到邻近医院急救,并马上将法院一楼全部封锁及疏散人群,以便进行调查,约于早上十时十三分,被枪击中的女子在医院内死亡,经过详细调查后,警方证实死者为嫌犯的继女,而嫌犯的六十七岁第三任白人太太,事发时坐在其女儿的身旁。

  为李觉文办理离婚案件的律师韩德森(Hendrickson)当日有陪伴他出庭。韩德森事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事发时,李觉文的个案仍未上庭,但李觉文当时的情绪已显得低落及不满,其后他本人需要到走廊另一个角落与其他律师谈话,不久便听到枪声,法院内一片混乱,当他看见李觉文受伤被抬走时,才知道已经出事。

  韩德森指出:他为李觉文处理个案已历三年,他的第三任太太于去年二月向法院提出离婚要求,指控他与第二任太太分居后,没有正式办妥离婚手续,犯重婚罪,今年四月,法官判他与第三任太太名下所有的物业,归女方拥有,李觉文以为四月的判决,离婚案件已经结束,但较早前他再接到法庭通知,表示需要他于四日到法庭签署文件及为其第三任太太缴付二万六千元的律师费用,李觉文对此感到非常气愤,他推测李觉文这次开枪是与法庭的裁决有关。

  根据韩德森的资料,李觉文出生于香港,十五岁时由香港移民来美,目前在西夫委超级市场(Safeway)担任屠夫,去年初他与第三任太太的婚姻出现问题后,由玛蒂尼兹市搬回旧金山市日落区与母亲同住,他在日落区的房子,是他于七五年购入。

  五十一岁的李觉文于六年前与现年六十七岁的白人女子雷恩维(Laneve)结合,两人均属于第三次结婚,在此之前,李觉文曾先后与两名华裔女子结婚,两名华裔前妻共与他生育了四名子女,包括两男两女,年龄由十九至廿六岁,各子女均与母亲同住,居于旧金山市,李觉文其中一名儿子多月前自杀身亡。

  李觉文律师韩德森又表示:李觉文有为上两次的婚姻办理离婚,但第二次离婚时,因为文件及日期的出错,使他在第三次结婚前,未赶及正式办妥手续,而事后他没有告诉第三任太太,她以此为理由,认为李觉文对她不忠实及犯重婚罪,提出离婚。

  记者曾访问李觉文的母亲,她说:她对儿子的婚姻及一切行动均不清楚,其儿子并不是经常回家,只是偶然回去,她是收到警方通知才知道儿子开枪杀人。

  李觉文现时仍在医院留医,由警方严密看守,他将被控谋杀罪名,据调查警官表示,警方可能要求安排精神科及心理医生检验嫌犯的精神状况是否出现问题。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九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二十八页有一则新闻,其标题为:「妇科医生杀子分尸案,雷纳要求处以死刑」;「嫌犯曾购锯斧,检方征求人证」,报导说:

  【洛杉矶讯】洛杉矶县首席检察官雷纳七日说,他将要求住在哈仙达冈的妇科医师卡里德.巴威兹处以死刑。巴威兹被控杀害自己十一岁的儿子,并加以分尸。巴威兹的弟弟沙塔‧阿米德涉嫌参与杀害工作,现在逃。

  雷纳在波莫那举行记者会时说:如果天下还有值得判死刑的案子,那就是这一件了。卅八岁的巴威兹稍早被控在特别状况下的第一级谋杀罪,检察官可要求判处死刑或不得假释的无期徒刑。

  雷纳说,这件谋杀案特别凶残,暴虐,必将引起加州重新加强死刑的呼吁。

  巴威兹的律师则称,他知道他的客户不在现场,雷纳是藉这件案子来宣传死刑。

  雷纳拒绝透露证据详情,但他说,他有巴威兹医生直接涉嫌的具体证据。

  雷纳说,男孩拉希尔.巴尔兹的尸体受到仔细分割,骨肉分离,切成两百块,装在塑胶袋里,投在哈仙达冈松林公寓群的垃圾箱中,十一月十七日为垃圾工人发现。男孩的叔叔阿米德案发前两天在公寓内租了一个单位,涉有重大嫌疑,他们是巴基斯坦移民,廿七岁的阿米德可能已逃回本国。

  雷纳说,案发前五天,哈仙达冈建筑者商场(Builders Emporium)出售了分尸用的锯子和斧头,他要求十一月十一日那天看到有人买这些工具的两名顾客向县警局调查员连系,这将对调查工作有莫大助益。

  巴威兹和他的太太已离婚,正在为争取男孩的抚养权打官司。据悉男孩比较喜欢母亲,不愿和父亲同住。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廿一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六页有一则标题为:「暗恋女同事『白搭』,多情种子闹自杀,利刃割脉直嚷芳名」的新闻,其报导说:

  【本报香港讯】一名多情种子,疑因误会其女同事对他有好感而暗恋对方不遂,十九日竟返写字楼,在众旧同事面前用*刀割脉自杀,情绪表现得极为激动,警方一度要找其暗恋对象到医院安抚其激动情绪。

  多情种姓石,十八岁,前为*鱼涌糖厂街某英文报社广告部文员,但在上址做了八个月后,已于上月自动离职。据悉,石在该处工作时,对一名女同事有好感,她虽已结婚,但在公司内人缘甚佳,对每位同事均甚友好,可能因工作上经常接触,而她待人接物又和蔼可亲,令石产生幻想。但上月石却不知何故突向公司呈辞,同事们对其辞职原因均感意外。

  十九日上午十一时许,石突返抵写字楼,在众旧同事前大吵大嚷,情绪表现得异常激动,而且胡言乱语,一时说「家人看不起他!」一时又叫着其前女同事的名字,未几,并随手在一张台面取起一把锋利*刀,割左手腕大动脉企图自杀,当场鲜血直冒,其他职员见状马上拨电报警。

  警方人员到场时,石仍然在写字楼内叫嚷,警方于是派出警员随同救护车将他送往邓肇坚医院救治。在送院途中,石仍不时叫着某人名字,情绪一直未能受控制,警方曾欲找其前女同事到医院急症室安抚,一时未能寻获。

  警方事后了解石今次是因为感情问题受困扰而企图自杀,事件无可疑之处,已列为「企图自杀」案处理。石留医后现伤势欠佳。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廿七日美国的世界日报,第十二页有一则新闻,其标题为:「怪妻买了太多圣诞礼物,杀夫.老公活活被枪毙」,报导说:

  【本报休士顿讯】警方表示,一名据说认为妻子花太多钱买圣诞节礼物的男子,于二十四日下午为这问题与妻子发生争执而被枪杀死亡。

  这名死者是今年五十八岁,住在休士顿东南区的哈洛德.奇普曼。

  警方说,奇普曼的妻子,海伦‧奇普曼,因涉及这次枪击案而被监管,不过,到二十四日晚间,警方还未对她提出控诉。

  休士顿警察局调查凶杀案的布洛德警官说,奇普曼夫妇于二十三日为海伦‧奇普曼花了多少钱买圣诞节礼物而吵架,哈洛德‧奇普曼威胁他的妻子,然后离家去饮酒。

  奇普曼于二十四日凌晨十二时二十分回家,但是无法进入二层楼的房子,因为门已经被锁上。

  布洛德说,当哈洛德‧奇普曼按门铃、敲门还咒骂人时,他的妻子从楼上卧室取下点三八口径的手枪,放在近前门的一个茶几上面。

  警方人员指出,当海伦‧奇普曼打开门,哈洛德‧奇普曼扼住妻子的喉咙,她取来手枪,指向丈夫,当哈洛德‧奇普曼向前门走廊退了几步时,海伦‧奇普曼朝他射了一枪。

  警方表示,奇普曼就因为这一枪伤而当场死亡。奇普曼夫妇已结婚二十八年。

  以上剪报所举的事例,只是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一两份报纸上所报导的。其实,每天在全世界类似的事情,不知有多少?真是苦海无边!而苦海是从何而有呢?是由人类的情爱欲、贪瞋痴慢疑,以及无明妄惑而来。

  世人要如何才能离苦海呢?唯有大家都来学佛修行开智慧,求解脱,改造人心,净化世间。只有如此,填苦海而成净土,人类才能离苦得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