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圣开法师/ 文章正文

为儿女也要为自己

导读:为儿女也要为自己一九八三年五月十五日,是星期天,天气晴朗,到山上来请问佛法的信徒,也比往常多。其中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礼佛之后,向香灯师说要见笔者,因此安排在一间小会客室,坐了下来。听她讲的是一口四川话,看来也是一位知识份子,还没有讲到几句,就哭泣起来。  说:「师傅啊!我好苦,一生都是苦,从前逃难流浪,是国家不幸多难,那不用说了;到台湾三十多年来,辛辛苦苦,帮助丈夫,建设家庭,创造事业,养育三...

  为儿女也要为自己

  一九八三年五月十五日,是星期天,天气晴朗,到山上来请问佛法的信徒,也比往常多。其中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礼佛之后,向香灯师说要见笔者,因此安排在一间小会客室,坐了下来。听她讲的是一口四川话,看来也是一位知识份子,还没有讲到几句,就哭泣起来。

  说:「师傅啊!我好苦,一生都是苦,从前逃难流浪,是国家不幸多难,那不用说了;到台湾三十多年来,辛辛苦苦,帮助丈夫,建设家庭,创造事业,养育三个儿子受了大学教育,也娶了三房媳妇。五年前我丈夫去世,就将三幢楼房及丈夫遗留下来的事业分给他们,安居乐业,养妻教子,生活无忧,而且三人都有私人轿车,听说媳妇们还闹着也要买车子。算来我对子媳不薄,分家时我没有考虑到自己,认为儿子是我生的,还有什么问题,所以当初一家住一个月。不到一年,竟发现他们好像踢皮球,我自己反省,恐怕是人老了,做不动,年轻人会讨厌。因此每到一家,除了给他们带孩子、擦地板、洗衣服,还替他们烧饭,这还不说,再来连吃东西也要看媳妇的脸色,渐渐胃病发作了,夜里失眠,身体衰弱,有时病倒,医药饮食都没有,这时儿子用钱雇用管家。

  当时我的内心,很羡慕管家,管家每月还有数千元的工资,而我这老婆子,全义务不说,还要被他们踢来踢去,不知道住那一家好,想来想去,倒不如出家好,自此萌想出家的幽闲生活。

  有一天到台中乡下的一间佛寺,要求那里的师傅,希望能够允许我出家。但见到一位尼师,对我虽然很客气,她说:『老太太!我老实的告诉你,出家要趁年纪轻,到寺里可以多学些弘法利生的道理,或多为常住做些事,以修来生福报。老年人来出家,不是不可以,但是没有年轻人照顾你,一旦生病或年龄更老的时候,靠自己是一个大问题。老太太你还是回家靠子孙吧!

  因你的财产都分给子孙了,在国法人情,他们都有义务要扶养你。』

  听尼师这么一说,只好改变主意回家。回家之后,又打听得有人说政府办有养老院,可以使孤苦无依的老年人生活。于是我以丈夫去世,无人扶养为理由,又到某某敬老院去请求住院。那里的管理人员告诉我:『老太太!你有家财,有儿有媳,不是孤老无依,不合收容规定,你还是回家享福吧!不要再跟儿子媳妇闹意气了。』

  唉!算了吧!从前有人赞叹我,羡慕我,说我丈夫好,又有钱,儿子又乖,到今天才知道我是一个最不幸的人。

  我每天深夜里失眠,睡不着觉就会想,有时检讨自己,我和丈夫一生没有一点布施心,有出家人来化缘,总是不理不睬,每次都使化缘的师傅遭到白眼而去。有贫穷困苦的人来求济,或是告贷,都是说一套大道理或诉苦经把人打发走;对我乞食的人,也要遭到我痛骂一顿。一心只望三个儿子长大成人,把财产分给他们,我就没事了,想不到儿子们不孝,使我这个孤老叫天不应,哭诉无门,走投无路,我总觉得老天不公平。我在别人的地方听说老和尚慈悲为怀,救苦救难,解决了很多人的问题,改变了许多人的家庭生活,使他们孝顺和乐;所以我特来请教老师傅,请求开导开导!」

  笔者听了老太太的诉说,心中十分同情,乃说:「老太太!世间的事,都是无常变易的,没有一定是好,也没有一定是坏,你是个受过教育的人,你看看这篇新闻报导。」说着我找出本(一九八三)年五月九日中国时报的一篇剪报,大字标题为「同样是痼疾缠身,境遇成强烈对比」,小字标题是「一个是儿孙忤逆,嫌她重病弃之不顾,伤透老母心」;「一个是子孝媳贤,侍奉汤药无微不至,闾里咸称颂」。

  「其内容请老太太自己看吧!」

  老太太说:「因我的眼睛被儿子气坏了,报纸上的字已经看不清楚,请老师傅念给我听吧!」

  笔者亦因时常写字,报纸字小,看起来也费力,随手交递给站在旁边的小沙弥,说:「你把这一张念给老太太听。」小沙弥接过报纸,看看老太太,念着:

  「北斗讯:两位缠绵病榻的老太太,都是只有一个儿子,但是境况却形成强烈对比,在母亲节这天使人感触很深。

  住在北斗镇五权里的张陈匏螺老太太,四十七年前丈夫去世,她茹苦含辛,替人洗衣做零工,赚取微薄的工资,把年幼的一子一女抚养长大成人,儿子成家立业,女儿也有了归宿。

  约廿年前,她的独子举家迁往高雄,留下她一人独守老家,依靠自己的劳力赚取工资养活自己。虽然儿子没有给过她生活费,但她仍把省吃俭用买下的卅余坪房地过继给儿子。孙子年幼身体衰弱,她不惜花钱买补药给他们服用。逢年过节,总不忘把年糕鸡鸭寄送给儿孙。

  近年来由于年老体衰,前年五月间又罹患贫血及恶性淋巴腺瘤,病情严重,经女婿及邻居护送到彰化基督教医院,依照医师指示应住院六星期医治。住院四星期后,病情略有起色,儿子竟嫌费用太高,表示要带她前往高雄以中药治疗,乘机不告而别,弃置不顾。在女婿、邻居协助下,代缴清三万元医药费才得出院。

  当亲戚以信函通知张老太太的儿子回来付医药费时,他以邮局存证信函覆说『妈高龄最好不需待在医院受罪又受苦,多花冤枉钱,治疗费用应由出主意之人负责』,不予理会。今年三月间,张老太太旧病复发,情况危急,亲友以电报通知她儿子,竟不肯返乡探望。

  八十二岁的张老太太在女儿、女婿及邻居延医救治及悉心照顾下,病情才稳定下来,但是对于独生子及媳妇、四名已成家立业的孙子在她病危时竟不肯返回探望她,尤其是在母亲节这天,独守在老旧的房子,更使她感到伤心。

  与张老太太的境况完全相反的是黄詹椪头老太太,虽然她也只有一个儿子,两年多以前,她因脑血管阻塞全身瘫痪,但是却受到家人无微不至的照顾。黄家经营生葱批发生意,黄老太太的先生及独子为了生意整天在外奔波,家务全由媳妇吴锦慧操持,除了煮饭洗衣及照顾三名年幼的子女外,还要侍奉长年卧病在床的婆婆,工作相当辛劳。

  卅三岁的吴锦慧每天黎明即起,要到深夜才休息。全身瘫痪的婆婆必须靠她喂食牛奶、清理大小便、擦洗身体,由于她悉心的照料,能保持整洁,病情未再恶化。

  邻里对吴锦慧的贤慧,任劳任怨,都赞不绝口,她的公公黄西辉对媳妇的辛劳更是感动不已,躺在床上的黄老太太虽然不能言语,但眼中泪光闪现,显示她对媳妇的感激。」

  老太太听完了以上的报导,又说:「老师傅呀!我说老天实在不公平,为什么有人对母亲那样孝顺,为什么有人如此不孝,我干脆气死算了。」

  笔者一听这个老太太的话,认为她虽受过高等教育,对很多事理还是不明白,认为既然有病求医,身为出家人,理宜对症下药,要使她明白回去才好。

  乃说:「老太太!我觉得你一生都是好人,是一个为自己好的标准好人,由你说话,知道前世与今生都是一个没有布施心的好人,没有布施行善的人,是没有福报的,就是遇到了困难,也得不到别人的同情和帮助,除非是别人发心行善救济你,是与你的因行无关。」

  老太太插嘴说:「我怎么没布施心呢?全部的财产都分给儿子去了,自己未留分文。」

  笔者说:「你对别的任何人没有一点布施心,是绝对没有福报的,只为儿女积财不积德,是一种最自私的行为,你认为他们是你的儿子,说不定他们是你前世的债权人,今世生在你的膝下,是来讨债的,你将财产给他们,正是偿还所欠的债务,他把债收去了,你还有什么说的呢?如果是为子不孝,依国法他们犯了遗弃罪,你不采法律途径,想出家,想住养老院,又不合出家或收容的条件,这就证明你不曾与佛法僧三宝结过缘,不曾与穷苦的人结过缘,这两条路是行不通的。这不能怪天,而要自责过去没有布施心。

  世间也有很多贤孝的子孙,在他们的生活中,默默的行孝,这是他们的父母,过去对上有孝心,对外也能布施行善,才能感应家庭和乐,子孝孙贤。福是自己栽培修来的,不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怪天也是不对。

  社会上有很多人到慈光山来,接受出家人的开导,他们都能发心皈依,看佛教的书刊,知道布施行善,改变自己,改变家庭,全家老幼都做了佛教徒,建设佛化家庭,自然上慈下孝,兄友弟恭,以佛陀的光明,作为苦海中的灯塔,一家同舟共济,还有什么不幸福的事发生呢!

  老太太!千万不可怨天尤人,学佛不一定出家,你不妨先行皈依,学佛修行,多多忏悔,然后在家中做到忍人之所不能忍,遇有苦难者,尽量广行布施,就是身上没有钱,以安慰语、勉励语、赞叹语待人,也是布施,你的言行只要能感应你家中一个比较与你有缘的人来皈依,然后影响家人都来皈依信佛学佛,要使你的子孙对你行孝,也是很快的事。

  当知人不可欠债不还,不可自私自利,福是自己修来的,有福要善自保持,福中正好再培福,好比有钱的人,好将本再生利钱,若是身为富人,不知修福,就好比懒惰的人,不事生产,坐吃山空,将来还是一个穷人。

\

  老太太!我看你还不是一个无可药救的人,只要学佛修行,还来得及,所以说同样是父母,为什么有两样的福报,就是自己修来的。」

  当老太太告辞下山时,连连合掌说:「老师傅,我知道要修福了!我知道要修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