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说吉话祥/ 文章正文

瞻仰诸沙门 Samanananca dassanam

导读:「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俗语,让人感觉往寺庙走的人都是问题人物。由於寺庙高挂「佛门净地」之故,造成闲人莫近,随接著就人被视为「禁地」。...

  瞻仰诸沙门 Samanananca dassanam

  「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俗语,让人感觉往寺庙走的人都是问题人物。由於寺庙高挂「佛门净地」之故,造成闲人莫近,随接著就人被视为「禁地」。於是乎,寺庙变得冷清,僧人变得冷酷,也就给人感觉佛教是个避世宗教,僧人是不吃人间烟火的遁迹者。再不然,就 是将寺庙当成「万灵宫」的场地。人人皆抱著一种有求而来、有事待求的心态往寺庙跑。不是求佛保佑,就是向僧人来纳福求寿,求看相批命,治病解危,驱魔抓妖等低劣的妄求。由於市场之需,造成抓鬼驱妖的法师大行其道,也就把和尚僧侣塑立成可怕、邪恶的形相,让人见了敬而远之,视为生人勿近的怪物。

  遇僧不祥,此种心态在华人社会为最常见,尤其在香港,人见著僧侣就会深锁眉头,心极不悦地骂出家人为克星、倒霉鬼。此种邪见恶思令得僧侣畏惧,鲜少踏出寺庙,街市固然难见僧侣的踪迹。

  佛世时的印度同样有著这种遇僧不悦的痴人。一天早上,一位名枯卡的猎人,牵领著一群猎狗到森林去打猎。当他走出村口时,遇见一位托钵的比丘僧人,看见这比丘,枯卡心中马上生起了一个不善的念头,嘀咕念到:「大清早就碰上这秃头家伙,真倒霉。我看今天是没有斩 获的了!」怀著不祥预兆的枯卡在森林兜了整个早上寻找猎物,最后真是空手而出,非常沮丧地走回家。在归途上,他又再碰上那托钵比丘。此刻相遇,枯卡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无明火,生气地破口大骂:「都是您这秃头,害我空手而归!」骂完后,他即刻放开群猎狗,唆使群狗去追咬比丘。

  托钵比丘眼见群狗向自己冲来,马上掉头就跑,群狗在后猛向他追来。比丘心想此次是无法脱身,忽见前面有棵大树,即刻爬上树去,群猎狗无法得逞,唯有在树下盘旋地吠著。枯卡见比丘抱著树干模样,也就走到树下,用弓箭头去刺比丘的脚底,比丘感到异常的疼痛,痛苦 地在挣扎,脚底被箭刺破后,鲜血滴流。比丘身上的袈裟也占上了血液,在挣扎中,比丘无法护持袈裟,袈裟也就从他身上滑落,站在树下的枯卡正好被滑落下来的袈裟罩个正著。

  群猎狗见黄色的袈裟在颤动著,并且嗅到袈裟上的汗味及血腥味,就以为是比丘在里面,便飞快地扑上去,狂肆乱咬。经过良久,群狗才罢休止咬,在树上的比丘见状,就折了一截干树枝,向猎狗抛去,群猎狗不见了主人,又见外有攻击,就四处窜逃。见猎狗散去,比丘就爬 下树来,走到枯卡身边把袈裟揭了开来,发现枯卡已被群狗咬死。他心中一阵难过,同时也感到很迷惑,不知道是否要负起任何责任。

  回到树林,比丘就去拜见佛陀要澄清心中的疑惑。佛陀安慰他道:「你不须为猎人枯卡的死负责,你并没有破戒。事实上,这是猎人自食其果,他不该恣意伤害一个没有恶意的人。」

  僧人不是妖怪,也不是夜叉,更不是克星,人若带著有色的眼睛来看待僧人,可真是一大憾事!殊不知,得遇僧人还需具备因缘条件,为幸运也。为破俗人所持之邪见故,佛陀就叙述「瞻养诸沙门」是吉祥法。

  沙门之义

  古时印度,在婆罗门教盛行时期,出现了一类以自由立场思索,非信仰婆罗门教,遁世入林、好於宁静、专意於灵修的修行者。此类修行者皆被称为沙门,他们的存在早於佛陀之前。

  沙门又名桑门,巴利语称「沙马那」(Samana),华译有四个意义:一勤行,谓精勤修行。二功劳,谓修 道上有功成。三息心,谓止息妄心。四勤息,谓勤修戒定慧三学,达於息灭贪嗔痴三毒。一般上又称为遁世者。这种沙门团契,於佛教僧团创立后,被称为外道。为了识别出佛教僧人异於外道沙门,故佛教僧人惯於自称为「沙门比丘」,北传僧众则於「沙门释子」为冠称。

\

  昔日的沙门,在印度社会扮演著多个角色,即是一位宗教师,也是一位哲学家,亦是出色的社会义工,民众心灵的辅导专家。由此,瞻仰沙门为提升个人灵性,道德意识及启发心智的最佳人选。故佛陀强调瞻仰沙门为人生吉祥之道。

  沙门比丘的生活与俗人有异,其最大的不同点是僧人为无家庭负累,无子嗣之忧的合格佛法继承人,他们荷负佛陀家业,为佛教的命脉。以三宝论,僧人即是其中一宝,故僧人是维持教法,主持圣教的中枢。俗人是维持家庭,组织社会的主要成员,有著世俗生活,负责传宗接 代,从事经商的活动。前者是於红尘欲海中翻滚的追逐者,后者是红尘欲海中找寻解脱的出离者。故有僧俗之别。

  佛陀在马邑大经《中部阿含》里有说二种沙门。

  1. 习行沙门:即是在行住坐卧、视瞻、容貌、著衣、持钵,如法无误,远离贪嗔痴,守身自爱,持戒清净,无犯罪过,学好守戒之德行。

  2. 誓愿沙门。是具足比丘威仪、戒行清净、一切仪表皆如法。且是一位烦恼漏尽,於现法中得证果入道的圣者。

  瞻仰之义

  瞻仰是一份出自内心的仰慕与敬意,因敬仰故,就有瞻视的必要。佛陀教诫信徒们要常瞻仰修行者,因为这是亲近善知识的首要之法。在瞻仰中,佛陀还强调要履行的四件事。

  1. 如法亲近善士 (Sappurisasamsevo)

  瞻仰务须亲近沙门,佛说当於六事亲近善士:

  应奉事 (bhajitabbo)

  应近侍 (payirupasitabbo)

  应供养 (pujjo)

  应称扬 (pasamso)

  应尊敬 (agaravo)

  应尊重 (sapatisso)

  2. 闻 善 法 (Saddhamma-savanam)

  瞻仰沙门之第二项事是询问佛法大意,借以充实自己学佛基础,并讲沙门开示的法义深深记取。

  3. 善 思 维 (Yonisomanasikaro)

  将沙门开示过的法义反覆思惟, 以求清澈与明了。一旦有所不明之处,即再向沙门求个详细。

  4. 法 次 法 向 (Dhammanudhamma-patipatti)

  凡是听闻过的法,经省察思惟后就得付以行动,拿来实践,并且是按步就班地由浅至深,渐次渐次地修学,以趋向正当的解脱之道。遇到修行上的问题即向沙门求证,免堕邪途。

  乐见贤圣

  「诸比丘!往见如来或弟子, 种植信、种植爱、一向笃信; 诸比丘!此诸见中无上;能净有情、能越忧悲、能灭愁苦、能证得正理、能作证涅槃…如是名见无上。」

  上述一节经文为佛陀强调瞻仰沙门的益处。佛陀在世时,游化之处有东自瞻波,西至乔赏弥、摩偷罗,南至摩揭陀、北至迦毗罗卫国,皆是佛陀教化的区域,可说圣迹遍於恒诃两岸。受到法益群众,真是无法估计。在众信徒中,有王者如波斯匿王就是一位好往瞻仰佛陀的忠实 信徒。波斯匿王和佛陀的缘份是由一场辩论而结成法情,以后他就成了教团的支持者,佛陀成为他精神上的导师,他有任何问题或疑惑都会去找佛陀解答。记载在相应阿含里,就有许多有关波斯匿王的小故事,阅读起来甚有趣味而又发人深省。

  话说波斯匿王在晚年的一段事。有一天,大王在宫苑中散步,走到一棵浓荫树下,心中忽然想到世尊,悠然神往地自言自语:「我曾经在这棵树下,会见过佛陀。」想到这里,回顾侍者问道:「世尊现下何处?」

  侍者回称,世尊今在离此不远的释迦族之冥陀伦巴村。波斯匿王立刻驱车出门,赶到佛陀居住的林园里,到了佛陀住处,敲门求见,佛陀开了门,迎大王进内。佛陀安座后,波斯匿王跪下曲身亲吻佛足,然后在佛陀旁就坐。佛陀问国王,何以匆忙赶到此处,又向如来行是恭敬礼?

  波斯匿王答:「世尊呀!您知道我宫中的那两个木匠吧!我给他们生业,他们因我而博得名望,可是他们对我的尊敬,远不如对世尊的尊敬。有一次,在军旅之中,我们三人共在一个寨营里住宿,入夜时分,他俩人讨论世尊的教法,谈到半夜。我在旁倾听他们的论法,直到安 寝时,他俩人肯定世尊居住的方向后,就躺下体,头向世尊住的方向,将脚朝向我而睡。他们的举动使我既惊讶,又感动。他俩人是我的仆人,但他们对我的尊敬,远比不上对世尊来得崇高,这可能是他们在世尊的教法里,获得了无上的法益。因此之故,我由衷地恭敬世尊为真正的大觉者。」

  瞻仰是以目睹耳染去接触对方之心得与德行,以求对真理取得心开意解之境域。非止於膜拜朝礼、加持灌顶的形式仪态。佛徒当意识到瞻仰沙门的益处「勤行之、善护之。」

  「真观清净观

  广大智慧观

  悲观及慈观

  常愿常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