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世间百态/ 文章正文

父女奇缘

导读:奇缘柳芽上到高二时,因父亲生病,家里实在没钱,只好辍学回家。后来,她见村里的姐妹们出去打工,不光赚了钱,还见了世面,于是她的心也动了。因为她才刚刚十八岁,年龄太小,所以父母不放心,但柳芽铁了心,说不想像父母那样窝窝囊囊地在乡下将就一辈子,一定要和姐妹们一起出去闯闯。母亲没办法,只得答应了她,但反复叮嘱她,说外面是个花花世界,千万不要理睬那些讨好卖乖的男人,规定她每个月至少要给家里写一封信。爸妈一直...

  奇缘

  柳芽上到高二时,因父亲生病,家里实在没钱,只好辍学回家。后来,她见村里的姐妹们出去打工,不光赚了钱,还见了世面,于是她的心也动了。因为她才刚刚十八岁,年龄太小,所以父母不放心,但柳芽铁了心,说不想像父母那样窝窝囊囊地在乡下将就一辈子,一定要和姐妹们一起出去闯闯。母亲没办法,只得答应了她,但反复叮嘱她,说外面是个花花世界,千万不要理睬那些讨好卖乖的男人,规定她每个月至少要给家里写一封信。爸妈一直把她送上了开出大山的长途客车。

  柳芽到了省城,在一家成衣厂打工,虽然工作起来很辛苦,但每个月有六七百元的收入,比在乡下强多了,所以柳芽很快乐,工作起来也很有劲。一个月后的一天,车间主任忽然通知柳芽,说公司总经理助理叫她去一趟,还自言自语地小声说:“高助理怎么认识她的?”

  柳芽长这么大打过交道最大的官就是车间主任,听说那位高助理是老总的得力助手,有博士学位。博士是什么,柳芽不知道,但一定非常高,她不知道高助理找自己做什么,所以心里像揣着兔子一样来到总经办。没想到高助理非常平易近人,像拉家常一样问了一些工作上和车间里的事情,又问了柳芽的父母和家庭情况,谈恋爱了没有,然后就没事了。

  柳芽不知他要干什么,也没往心里去。谁知没过几天,柳芽就接到通知,公司要安排她到服装学院去全脱产进修两年。这怎么可能?柳芽以为通知错了,因为全脱产进修两年,各种费用加在一起要好几万元,自己只是个刚刚进厂才几个月的小小的打工妹,全公司几千名女工,这样的好事怎么偏偏会落到我的头上?一问,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柳芽想,也许是因为自己工作努力爱好学习吧。

  两年后,柳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回到公司,被安排在设计部工作,公司给她安排了单独的住处,工资当然也长了很多,一下子成了白领。几个月后,她设计了一系列新款服装,公司一下子就奖励她三万元。她觉得这都是公司重视人才的结果,心里想,自己一定要努力工作,来好好报答公司。

  可是,很多姐妹们却不知不觉间跟她拉开了距离,有人背后还悄悄说开了她的闲话。那天,她抓住了一个以前要好的姐妹,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女工们在风传着一个小道消息,说柳芽因为脸蛋漂亮,被公司的高助理看上了,有人甚至说柳芽已经被高助理给包养了。柳芽听了,气得脸都变了形,说:“你看我是那样的人吗?”

  朋友说:“我也不相信。可是,你最多只是个高级一点的打工妹而已,高助理为什么那么关心你?还有你的单独住房和工资标准,那可都是中层管理人员的待遇啊,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柳芽一想,可不是,自己进公司一个多月就上了纺织学院,以前根本就不认识的高助理却一直像亲哥哥一样关心着她,经常过问她的生活和学习,特别关注她的私生活,不让她跟社会上的人往来。有一次,有个男孩送给柳芽一束红玫瑰,被高助理知道后,马上炒了人家的鱿鱼。还有自己现在的工资和住房待遇,的确都是公司中层管理人员的水平,按说自己是完全不够格的,这一切都不能不让人产生各种各样的怀疑。

  难道真是高助理对自己有意思?不会啊,听说他的孩子都几岁了,而且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为什么不表白,甚至连一点过火的言行都没有过呢?

\

  柳芽决心把事情搞清楚。

  当天下午,高助理给柳芽送来几本最新出版的服装设计方面的书,柳芽一气之下把书全都扔了出去,说:“我不想要这些不明不白的东西!”

  高助理一问才知道她发火的原因,笑着说:“我正是为这事来的。你已经被公司破格提拔为设计部副经理,这样你的一切待遇不都合情合理了?”

  柳芽想了想,说:“设计部有那么多本科生、研究生,还有那么多获得过大奖的设计师,就算提拔也轮不到我这个刚刚毕业的成人大专生,再说,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是不是对我别有用心?要是你不把事情说清楚,我决不答应!”

  高助理平时的威风在柳芽的胡搅蛮缠下荡然无存,显出一脸无奈的样子,挠着头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也有我的难处,这个问题我过两天再回答你行吗?”

  两天后,趁着中午休息,柳芽把高助理堵在了办公室,向他讨说法。高助理叹了一口气,说:“你这小姑娘,有人照顾你,对你好,是好事,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原因?”柳芽仔细一问,高助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一切都是公司老总张总安排的,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张总为什么要这么照顾自己?柳芽从来没有跟张总打过交道,只是远远地看过他几次,只见他长得很高大,也很帅气,但已经是个快五十岁的人了。不过她曾听说张总好像在外面生活作风上不太严肃,他有好几个女人,曾经离过几次婚,但现在他是单身,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难道这个老家伙要打自己的主意?柳芽回去照照镜子,真是女大十八变,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两年长得越发漂亮了。

  柳芽想去找张总把事情问清楚,如果是这个原因让他趁早打消念头,柳芽情愿马上离开这里,因为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但张总在员工面前很威严,她根本不敢,有一次柳芽在路上遇到张总,刚想开口说话,张总一口就报出了她的名字,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她问:“柳芽,有什么事吗?”柳芽话到了嘴边,却再也说不出口。

  生在乡下长在山里的柳芽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为什么偏偏见了张总心里就慌得不行?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看不见的瓜葛?

  就这样,一晃几个月过去了,高助理还是一如继往地按着张总的安排关心着自己,张总呢,除了好像对柳芽的情况很熟、很关心外,也没有过任何不合情理的表示。柳芽不知自己该怎么办是好,她想起了一个民间传说,传说老虎是不吃洞门口的活食的,它甚至会把自己吃不完的食物丢给附近的野物吃,为的是把它们养肥养壮,到了需要时再吃。柳芽觉得自己好像就是老虎洞边的猎物一样,她在等着“老虎”需要时再来吃她。

  柳芽把这一切都写信告诉了妈妈,妈妈回信说让柳芽赶快离开这家公司,用妈妈的经验说,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张总这么做一定有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一是因为公司对自己真的不错,二是待遇也很好,三是张总并没有说过什么更没有做过什么,所以柳芽就是下不了决心离开公司。半个月后,妈妈又写信来,套用一部名著的开头说:“一个女孩子的一生看起来很漫长,但关键处往往只有几步,所以你必须马上离开那里,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好办的话,妈妈来帮你。”妈妈约好了月底亲自到省城来。

  妈妈来的时候,柳芽陪着妈妈在公司里转了转,她们正好迎面遇到张总,柳芽正要给妈妈介绍,回头一看,却见妈妈脸色煞白,摇摇晃晃一头栽倒在地。张总连忙和柳芽一起把她妈妈送往医院,到了医院,妈妈醒过来看到张总,马上怒火中烧地指着门外说:“你、你这个畜牲,连你的女儿都不放过,你给我滚出去!”医生也示意他们出去。

  来到外面,柳芽问:“对不起,张总,我妈妈态度不好。可是,你们过去认识?”

  张总盯着柳芽看了半天,才叹了一口气,说:“孩子,有些事情暂本不想告诉你,可……我们不光认识,我还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原来,二十年前,张总跟柳芽妈妈成家后,出来打工,不想正赶上当时的“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胆大的他以一块地皮起家,后来真的发了。他发了后,先是在外面养了个大学毕业的二奶,然后越看乡下的老婆越不顺眼,干脆离了婚,把刚刚一周多的女儿柳芽也丢给了妻子。当时柳芽太小,妈妈一个人实在没办法,只好改了嫁,但柳芽的身世一直没有告诉她。后来柳芽来公司打工,张总见了柳芽的照片,简直和她妈妈年轻时一模一样,再一看登记表,他知道她就是自己的女儿。虽然张总看不上乡下的“黄脸婆”,但对自己的女儿还是有感情的,那是他的亲骨肉啊!但是,如果把真相告诉柳芽,她愿意接受自己和给她的帮助吗?于是他想了个办法,自己并不出面,而是通过高助理在柳芽的身上尽一个做父亲的所有责任和义务。张总说,其实他已经开始后悔当初抛弃妻子和女儿了,不知道她们能不能原谅他。

  柳芽得知此事后,惊得目瞪口呆,小时候的事她一点也不记得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发达了的父亲。她默默地回到妈妈的房里,妈妈一把拉住柳芽的手,说:“孩子,快告诉我,那畜牲怎么你了?”柳芽把刚才张总的话一说,妈妈这才放下心来,说:“没错,他说的是实话。孩子,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还是你自己拿主意,他虽然有负我们,但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

  那天晚上,母女俩在病房里说了半夜的话。

  第二天早上,当张总捧着鲜花来看柳芽妈妈的时候,病房里已经空无一人了,他连忙赶到柳芽的住处,也早已人走屋空,全公司没有一人知道柳芽她们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