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犟牛居士:一声佛号统摄一切法(四)

导读:犟牛居士:一声佛号统摄一切法(四)在没讲之前,我跟同修说一件事情。我不是法师,我是居士,居士没有大小。同修你见到我不要给我顶礼,折煞我的寿命啊!你要愿意让我早点走,早点死,你就给我顶礼,你既然是爱...
犟牛居士:一声佛号统摄一切法(四) 在没讲之前,我跟同修说一件事情。我不是法师,我是居士,居士没有大小。同修你见到我不要给我顶礼,折煞我的寿命啊!你要愿意让我早点走,早点死,你就给我顶礼,你既然是爱护我,让老犟牛多住世几年,你别给我下跪顶礼。要顶礼我们给师父顶礼,他代表佛、法、僧。我们是居士,居士绝没有大小,我们都是平等的。另一点,我不是法师,既然不是法师,我不收供养,我从来没收过任何人一分钱的供养。
在吉林有位老和尚,听我讲法后硬往我兜里塞钱,怎么说他也不听。后来我告诉他,我说师父,您要想让我进到地狱里去,您就给我塞……给老和尚吓得赶快转身走了。不能收供养,居士收供养绝对是错!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在这里我表示感谢!阿弥陀佛!
我进佛门六年,在六年当中走遍了大江南北,我没花过居士的一分钱。因为国家给我工资,我退休金一个月七百多块。拿这些钱干什么呢?我正好开工资,你来电话了,我有钱出门,那好,咱们俩有缘,我上你那去。赶到月末了,放生把钱放没了,你来电话,我这里没钱了,没钱就去不了,咱俩就没缘。做事情要一切随缘。所以同修们对我的关怀、爱护,我老犟牛确确实实感激!你能听我的话,能相信纯印老人示现的修行方法,能够老老实实念佛,念佛往生成佛,这样去做我就表示感谢了!
下面讲讲我念佛的第三点体会。第三点体会是,“都摄六根,一心念佛”。
念佛法门就是要以一句佛号对治烦恼,如果烦恼减少,佛号必然是增加了。只有佛号不断,烦恼才会慢慢地减少,到最后使烦恼消失,转烦恼成为智慧的觉性。佛号入于乱心,乱心即成佛心。佛号入心,才能往生。你去体会这句话对不对?佛号入于乱心以后,渐渐把烦恼压制住,到心清净时,就是佛心、净心。烦恼来的时候,要以至诚、恳切的心念佛,才能破除烦恼,就是用佛号去压制烦恼,制服烦恼。反之呢?就是被烦恼所转,被烦恼所左右。当我们至诚念佛的时候,我们的心是空空的,没有烦恼,没有妄想,虽然心是空空的,但是佛号始终没有离开我们的心。
心空叫做空心,此为无念;佛号又从未离开我们的心,这就叫做不空,不空即为有念。此即“有念无念,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心空我们可以转凡情,不搞贪、嗔、痴。而法并没有空,可成镜智,镜智也叫妙有。因为没有分别而念的佛号,叫做妙观察智。念佛就是要转八识为四智。有些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口念心不念,搞是非人我,贪恋财色名食睡,不空心。将我们平常所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尝味的这些幻有境界当做真实,这样必然产生我见。有的同修讲不用学佛和念佛,“心就是佛,佛就是心”,既然心和佛都是一体,我还念佛、学佛干什么?这种说法从事相上来讲完全是错误的。
众生都具佛性,但为什么众生不能成佛而轮转六道呢?“我不用念佛,心就是佛”,如果按照这种观点来套用,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不论饿鬼,心就是饿鬼;我不论畜生,心就是畜生;我不论地狱,心就是地狱;乃至不论人天,心就是人天”。这种说法绝对是悖逆因果律的,三世因果如果依照这个公式,都要被这个公式所断灭。所以心若不空,必增长我见。我见不起,则不见于空,也不见于不空。念佛人的心要像镜子一样,镜子空不空?镜子的本体是光洁的,但是你站到镜子面前,镜子就会显现你的影像,它又不空。你在的时候它不空,你离开的时候,镜子又恢复本体。在五浊恶世之中,我们修行人的心就要像镜子一样,事来则应,事过则净。事情来了,就去应付、去做,并不是学佛人不去干工作。事情完了以后,心还是清净的,依然保持本体的清净。这就是“来者即应,走者空空”,对日常尘世当中的一切毫不留影像,始终保持清清净净的本体。真正的修行人,心要和太虚空一样,万事万物都能包容,就像弥勒菩萨,肚大体宽,笑口常开,清凉自在。
祖师讲过,念佛要念到风吹不透,雨打不湿,绵绵密密,始终不断,这才叫真正会念佛。念佛时佛号必须入心,心生法生,心灭法灭。因为往生有三种缘:第一是随业力往生,第二是随习性往生,第三是随念头往生。我们天天念佛、想佛、拜佛,心里面总有佛,哪能不成佛?“念佛念自心,自心在念佛”。我们的心如果不去念佛,必然时时产生杀、盗、淫、妄、酒等等这些妄念,我们身体所造之恶,都是由心所想所生。因为心起主导和支配的作用,所以真正的学佛人必须从起心动念上修。起什么心?起念佛的心。动什么念?一心想念阿弥陀佛!只有净心念佛,才能与佛感应道交。我们凡夫见佛,就是以成所作智来引导大圆镜智的转化。念佛决定要力争达到一心不乱,事一心不乱生方便有余土,理一心不乱生实报庄严土,最后成佛,就是常寂光土。
但是讲句真话,我们能达到凡圣同居士就非常不错了,方便有余土往上恐怕和我们大多数的同修没有缘分。你看昨天纯印老人家的那个法船不就是吗?第一层,底舱里装的人最多,我们都是上第一层舱的。到第二层舱装的人就不是很多了,最上面第三层里面的人就更少了。这法船已经给我们讲明了这一点。虽然是这样,但是法船下面是莲花所托,船的底下是一朵莲花,莲花所托。所以极乐世界的四土就是一土,都是在一个大家庭里嘛。
我们所说的念佛,要念到什么程度才能保证往生呢?就是大势至菩萨所讲的,“都摄六根,净念相继”。这两方面非常重要。相继就是不断,我们念佛念得再好,睡觉的时候你还念不念?睡觉不念了,那佛号“相继”了没有呢?没有相继佛号不就断线了吗?那怎么办呢?下面我就讲一下呼吸念佛方法。
呼吸念佛方法是好多大德高僧都赞叹和使用的方法,但是古大德不说废话,不像我净说废话,他们就讲四个字:出息入息。这一“出息入息”,我们好多同修读了以后就没往心里去,就把这四个字丢掉了。出息入息就是呼吸念佛,就是在不改变呼吸正常频率的情况下,把佛号融入到呼吸当中去。
有的同修说呼吸念佛的时候感到胸闷,或者头发胀,什么原因呢?就是没能掌握它的规律,你改变了呼吸的频律。所谓呼吸念佛,并不是改变呼吸的频律,该怎么喘气还怎么喘气,不要改变自然的呼吸频率。但在一呼一吸当中,用第六识意识加进去两个字:“阿弥(呼)—陀佛(吸)”、“阿弥(呼)—陀佛(吸)”……或者是这样也可以:“阿弥(吸)—陀佛(呼)”、“阿弥(吸)—陀佛(呼)”……当然念的时候不出声,我示范得出声,我们呼吸念佛的时候不出声。在什么情况下练习呼吸念佛呢?一是在打坐的时候,一是在睡觉还没入睡、醒了还没起床之前用这个方法。
练习时最好给个手印。纯印老人就用手印,她老人家睡觉的时候这样睡,往右边躺,双手合十放头右边(枕边腮侧);往左边躺,双手合十又挪到左边。现在我睡觉就这样睡,两手一合,通过给手印,提醒自己念佛。随着呼吸,“阿弥(吸)—陀佛(呼)”……或者这样,“阿弥(呼)—陀佛(吸)”……但法无定法,有的同修喘气急促,那你就念一个字:“阿(吸)—弥(呼)—陀(吸)—佛(呼)”,这样也行,只要能够在呼吸当中把佛号带进去就很好。有的同修愿意四个字一念,那也行:“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但我这两样都不会,我就是两个字,“阿弥(呼)—陀佛(吸)”,我现在所运用的就是这个。
现在我们不讲究躺的姿势了,我是小孩那阵,稍微睡不规范,纯印老人就给我纠正。仰躺着不行,趴躺着也不行,在她跟前我算遭了不少罪,不自由。现在有时我就仰躺着,可这样就不能给这个手印了,仰躺着你这样双手合十就感觉到别扭。怎么办呢?在小腹部给个弥陀印。但一定要记住,我给呼吸念佛下一个定义——佛号随着呼吸,不要呼吸随着佛号。如果呼吸去顺从所念的佛号,必然产生胸闷的感觉,因为你违背了自然的规律,我们要“心与道和,行于自然”。万万不可这样:“阿弥(用力吸)—陀佛(用力呼)”,“阿弥(用力吸)—陀佛(用力呼)”……这样念来念去,必然感觉胸闷,身体也就不畅通了。
在吉林还有的同修把这个方法给传错了,说什么要把“阿弥—陀佛”这口气引到下丹田,然后“再通过会阴到达百会”。

我跟同修讲,我们是修行,不是练武术,也不是练气功,不需要加意念,这些东西不要搞。你就顺其自然地呼吸,呼吸当中加两个字,“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照这样练习,念上三个月,三个月以后就不用去想“我要呼吸念佛”了,喘气就是佛号!一呼一吸自自然然就是“阿弥陀佛”。你说快不快?呼吸念佛是培养我们什么呢?培养我们的第七识末那识。而我们现在所念的佛号用的是哪一识呢?用的是第六识——意。第六识是管分别的。
佛讲转八识为四智,我们要把第六识转变成妙观察智。第七识是末那识,末那识的作用就是执著。那我们现在培养末那识执著什么呢?执著于一呼一吸当中就是阿弥陀佛这句名号。这个第七识好比是个搬运工,是专门往阿赖耶识里面搬运的一个苦工。这个苦工非常执著,它不会分别,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念头,它都一心一意地给你搬到阿赖耶识里面去,根本不管好坏,好坏一起搬。我们这个时候培养它,通过一呼一吸加进“阿弥陀佛”这句佛号来培养它,一喘气就让它往阿赖耶识里搬进一个“阿弥陀佛”,一喘气就让它往阿赖耶识里搬进一个“阿弥陀佛”。等到把呼吸念佛练成了,到我们走的时候,还得喘气吧,这就能使我们在没停止呼吸之前,保证我们念佛。在停止呼吸之前还能念佛,那还能不成佛吗?我们最怕的就是学了一辈子佛,到最后弥留之际不会念佛,最怕的就是这个!而呼吸念佛就是培养我们的第七识,执著识。培养它,让我们在一呼一吸中始终能够保有这一声佛号,只要这口气不断,它就会往阿赖耶识里头搬入“阿弥陀佛”。
阿赖耶识就是我们的神识,它还不是我们纯净的自性,它是个混杂的大仓库,一生所做的善、恶都存储在这里面。阿赖耶识就管我们的转世。你做恶多,自私自利多,就转生到三恶道;你积德行善,就转生三善道。它是管这个事的,是根据业力决定我们转世的情况。会了呼吸念佛方法,往生就有些把握了。我们随着呼吸的频率一出一入,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将佛号储存在阿赖耶识里。这样一是佛号可以伏住妄念,二是佛号在行、住、坐、卧、醒、睡,二六时中不间断。因为连睡觉的一呼一吸都是佛号,所以当命终的时候,即可随此“阿弥陀佛”的念头往生极乐世界。但是还有一条,随缘做善。会了呼吸念佛,还到处造恶业,那也不能往生。
这个方法学会以后,在我们打坐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什么呢(躺着不会出现)?先亡四肢,后亡身体。也就是在呼吸念佛念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跟同修讲,在这个时候千万千万不要惊恐,“哎呀,我的腿怎么没有了?我的手怎么没有了?我的身体怎么没有了……”没有了你也不要害怕,这不是往生。一惊一炸的以后再想出现这样的境界就很难了。所以同修一定要明白,顺其自然,一切顺其自然。不管它有也好,没有也好,都无所谓,都不要害怕。但如果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每次打坐的时间挺长的,你可以提前告诉家里人,要想召唤你,可以用三弹指的方法。就是用食指和中指在你耳旁叩打三下,你就回来了。如果你根性特殊,呼吸念佛方法修成以后,一打坐,三弹指弹不回来。这时候怎么办?用引謦或者清脆带响的东西轻轻在耳边“当”地敲一下,肯定回来。如果还不回来怎么办?念一遍《心经》,指定回来。但是我们用不着念《心经》,我们同修达不到那个境界,所以用不着。就用三弹指,恐怕在我们这里都是极少数的人。
那得到什么程度呢?像纯印老人那样,她一打坐那是绝对回不来,弹指弹不回,敲也敲不回。叫都叫不醒,推都推不醒,你这边推她这边晃荡,那边推她那边晃荡,就来回晃荡,醒不了。我那时候还没有进佛门,也不懂,要懂的话拿引謦一敲她也得回来。所以我们同修出现这种情况以后千万不要害怕,不要一惊一炸,这是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一惊一炸的以后就再也不会出现了。其实这是一种很正常的情况,妄念没有了,色身也就感觉不到了,我们的色身就是一个妄念的大本营。总之不要求,也不要害怕恐惧,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就是打坐时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躺着的时候不会出现。
至于我们说的打坐,并不是像禅宗讲的那样盘腿“面壁”,净土法门修的是清净心,我们修的是心,而不是修腿。上次我在外地就遇到一位同修,“犟牛居士,我听了你讲的带子,呼吸念佛我现在已经学会了,真好啊!已经达到很高的层次了。”我说怎么高?高在哪了?“我连双盘都已经学会了!”我说:“你跟我想要说的正好相反,我说的是修心,你修的是两条腿。这两条腿到任何时候你也带不走,这个心你能带走,腿带不走。”这就是错解了净土法门的真实含义。
为什么要打坐?因为打坐的时候身体平稳,外力去掉了,能够静下来一心念佛。有的人腿脚不好,腿脚不好坐在沙发上,端正身心,也叫打坐;有的人单盘习惯了,感觉挺好、挺舒服,那也叫打坐;有的人愿意双盘,双盘就双盘。有好多人一看见人家双盘了,自己也硬强着盘,盘完以后腿伸不开了,疼得不得了,骨头遭罪,何苦来的呢?打坐主要是修心,不是盘腿面壁就叫修行,一定要明白。
尤其净土法门,不要着坐的相,它和其他法门的不一样处,就是非常随意,怎么自在怎么修。但是不念佛不行,心不净不行,这两条必须要做到。这就叫修净土。有人说你这样讲对不对?对不对你看我这七十岁的小老头儿,现在像不像个小老头儿样吧,说明这样做就对。我就是这么修的,我不会双盘,我都是单盘,每天三点就起来打坐,打坐就是单盘。他们常在我身边的都知道,三点指定起来,两点钟睡觉,三点也指定起来。苦修行苦修行嘛,不苦行吗?贪睡能行吗?这就叫呼吸念佛,打坐的时候随着呼吸念这句佛号。我们有好多同修就是这样,早晨起来绕佛半个小时,然后止静念佛,止静念佛就是呼吸念佛。半个小时止静,然后再转,再经行念佛,就是始终让我们的佛号相继不断。我们要把呼吸念佛方法学会了,确确实实往生是比较有把握的。我入佛门虽然晚,但我经历的事情很多。
第一位就是四平的张振远老居士。他三天前预知时至,提早买了二百斤大米,几百斤大白菜(后来才知道是为招待送往生的同修),然后自己坐到佛堂,告诉大女儿说别去干扰他,他今天多打坐一些时间。结果坐在那里就往生了。穿上海青以后坐到九点,他女儿一看怎么还不动弹呢?到那一看,老居士已经走了。你看这是多自在呀。
第二位就是和我们有特殊缘分的公主岭的法圆师,二僧。她十六岁出家,一个大字不认识,五堂功课就更不用说了,就会念阿弥陀佛。她跟我讲:“我字不认识,也不敢写,一写字人家就笑话我。”我说笑话你啥了?她说:“我写一个山啊,把耳朵写反了,山的耳朵冲这边,我把人家的右耳朵安到左耳朵上去了。”她就会念佛。怎么走的呢?这是去年的事,她跟她的徒弟说:“唉,我已经九十二岁了,我不愿意再守着它了。”就是指的身见,这个色身。她的徒弟说:“师父,您不愿意守着它,那您就走吧。”她说:“那行,那咱就走吧。”她搬过一只小枕头往炕头一放,躺下后吉祥而卧,口水当时就下来了。真是了不起,老法师会什么?会呼吸念佛,佛号成片。
还有一位,就是《佛法飘香尘世》里面记述的邹桂英老居士,我们一起到通榆县香海寺去参加奠基,往回走的时候她就不愿意,老闪后。我说你怎么不走啊?“我愿意在这往生。”我说你想得可美,想往生就往生啊?那天非常冷,我穿的衣裳又少,检完票以后,我就找个墙根背风。站台上有师父还有很多的同修送我们,她看见我就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到我面前仰起脑袋冲着我一笑,随后就低下头,在我面前一跪。我说你怎么在这随便乱跪!我伸手一扶,她的口水已经流下来了。当时我就明白了,“唉呀!老居士,你的智慧可真是超过我太多太多!”她给你下跪是什么意思呢?“行了,我要走了,我的后事就交给你了,我给你下个跪算是拜托了,对不起麻烦你了。”她就这么往生了。记得在梅河上车的时候,我问过她念佛念得怎么样?她说:“还行吧,你讲的呼吸念佛方法我已经会了一年多了。”我说恭喜你,你往生有把握了。你看,她走得就是这么自在。
梅河的唐秋玉老居士也是我们送的,她一年多以前就会呼吸念佛,后来突然患大面积脑出血,大夫说没救了,回家去吧。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就问她的神识是否清楚?“她大面积脑出血,哪还有神识啊?”我赶过去一看,我说这个人能往生。他们说她现在不会念佛怎么能往生呢?我说她现在正在念佛。因为她是左脑大面积脑出血,身体的右边不好使了,但她的左手随着她的捯气儿,就是在很困难地喘一口气时候,她的左手就这么动弹一下,再喘气的时候又动弹一下。我就把她平常用的念珠放到她手里了。结果,她一捯气儿,手就把这个大念珠扒拉一个;再一捯气儿,又扒拉一个……我说她会呼吸念佛,她绝对往生!结果一咽气,她们那里是四层楼,从楼下到楼上,楼道里到处香气扑鼻。她呢,身体柔软,白中透亮,面相变得非常非常好看。她没有中阴身,穿衣裳的时候就像睡着了似的,脑袋瓜儿“提拉当啷”的,就像是没睡醒时的样子。真是好啊,老居士这一走,当时就感动了许多的人。这老太太也是,就会呼吸念佛。
所以呼吸念佛方法会了,往生就真有把握了。虚云老和尚讲:“修净土法门的同修掌握出息入息方法,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能往生。”什么叫出息入息?就是呼吸念佛方法。这个呼吸念佛方法,同修们自己去体验,一定要记住它的规律——佛号随着你的呼吸,不要呼吸随着佛号。呼吸随着佛号就违背了自然的规律,佛法就是顺其自然,不要违背自然的规律。一定要明白,佛法就是生活,生活搞明白了就是佛法,哪一样都是佛法。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有位师父说我们都有病,真是这样啊。他提到吃饭,咱们就多说两句。确确实实,要是把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真正彻悟了,所有的生活规律都是佛法。就拿吃饭来讲,吃饭就是佛法,每当我们端起饭碗的时候要知道,这个身体不是我,因为真的我是没有病的,真的我不生不灭,它怎么会有病呢?这个“我”有病,什么病呢?从生下来那天就有饿病,饿的病是天生带来的。小孩刚一降生,哇哇一哭,你就得喂奶,因为他犯病了,饿病。是不是这样?每天我们的肚子咕咕一叫唤,我们就得吃饭,为什么?犯病了。
这就是纯印老人说的:“早晨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这就是我们人啊。”我们刚生下来就在炕头上爬,在床上爬,早晨四条腿嘛;到晚上呢?三条腿。晚上两条腿不够用了,还得拄拐杖,哆哆嗦嗦地这么走,三条腿。但纯印老人一百零九岁从来没有“接过腿”,可见她老人家是觉悟的人,所以没有“三条腿”。
这呼吸念佛方法同修们回去以后好好试验试验,一定要把这个方法学会。另外,一定要记住,呼吸念佛时不要添加任何的意念。这口气转到哪去?送到哪里?从哪发出?这些都不要。无心即是佛。你有念头就有心了,有心就是凡夫,就不是佛法了,佛法是圆融法。有四句话同修们回去悟一悟,它违悖常理,“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过,桥流水不流”。还有四句,“石牛吐春月,灵鸟栖虚空,竹密不阻水,山高无碍云”。同修回去悟一悟,因为悟得、修得、证得,说不得、想不得、念不得。不要去想,越想越错。
下边我讲讲送往生的情况。
同修们其他的事情什么都可以不去干,但念佛人在临终要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去助念相送。因为送往生是因,将来我们走的时候,别人来相送是果。有这个因,才会有别人送你的果。你懒得送别人,那么到你走的时候,同修们不是有事就是有病,谁也来不了。因为你没种下这个因,你也得不到被送的果。你说自己修得好,修得好你能不能达到没有中阴身呢?上次我在车上表演的那一回,就是现在我想起来还担惊受怕,怕走不了,怕有中阴身。有中阴身再有我们身旁的子女这些恶道的缘,你看他们平常不孝顺,到时候就给你来“孝顺心”了,绝对够你呛,这是真的!所以念佛耽误一点没关系,况且你去送往生并不耽误念佛。
现在我北京的小师弟张居士、于居士,他们就做得非常令人满意,令人放心。他们山南海北地跑,送往生啊!而且真是送一个走一个,即使是往生不了,也给你送到善道去,这就很不简单。现在有好多居士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送往生,我和同修讲,我不去外地送往生,本地送往生我都很少去了。不是我不愿意去,我多大年纪了?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次回去以后我就不再乱跑了,没有时间了,要自己准备资粮了。如果你打来电话,正好我接到,你把被送人的名字告诉我,我给他跪念一炷香。用引謦把亡者敲过来,给他作开示,开示以后再把他打发到你的道场去,用不着送这个人就一定要亲自到他的身边去。
送往生首先是要把握几个关键问题。第一点,亡者必须是念佛人。如果平常不念佛,到了临终还想去个好地方,哪有这种好事?你种的是红果,非要让这棵树结大苹果,那能行吗?没有这个因,得不到这个果。必须是念佛人,哪怕他临终前发起善心,忏悔自己的业障,要想到西方极乐世界去,这也可以,这都可以送。另一点,请你送往生的人必须能主宰他的家庭。他主宰不了,同修们不要去,去了也是惹烦恼。第三条,必须按照我们佛门的仪规办,不按照我们佛门的仪规,同修们不要去。为什么?我们这边送往生,那边又杀猪、又宰鸡、又刮鱼的,你说我们干什么去。你不去他还不这么折腾,你这一去,他高兴了,伤害许许多多的众生,这种情况不要去。这就是送往生的先决条件。
再一点同修们要注意,送往生不准许收红包,不准许收纪念品。像张师弟他们那样做法就对了,三四天、五六天地给人家点灯熬油地念佛,最后吃人家饭还给人家饭钱。他们这样做我非常赞叹!所以他们送往生,按照出家师父们说的“灵”。他们送的确实灵,灵在哪呢?灵在他们的心至诚,没有贪心。没有贪心的人就灵,不管他是出家、在家,有贪心的人就不灵。
要说现在做的法会,我看收钱越多越不灵,你们自己合计去吧。有好多人就是,哪个道场收钱多上哪个道场,给钱多好灵验嘛。其实收钱越多越不灵,绝对不灵。为什么?佛菩萨能加持他吗?哪位佛菩萨张口向我们要过钱呢?佛菩萨是为不请之友,没有一位会收我们费的。不但不收你费,连一口水都没喝过你的。佛堂上的供果他没有吃过,水也没有喝过,要喝早就把你吓跑了。真是这样,绝对不要有贪心,有贪心绝对不灵。
送往生时,必须要注意几件事情。第一,对亡者要作临终前的开示。在亡者的弥留之际,一定要给他树立决定的信心,使他坚定信念,老实念佛,求生净土。就这样对他讲:“某某某,你这一生做了许多善事,你这个时候要老实念佛,西方三圣、阿弥陀佛就能来接你去,你一定会往生的!”就讲这个。如果这个人生前净做恶事,在这个时候也不要讲。“你现在好好忏悔吧!也好让佛来接你啊。”他一听就灰心了,“完喽,佛没有可能接我去的……”这个时候就是让他生起决定的信心,“你要老实念佛,不要想家亲眷属这些事情,你一定会往生!”一定要说他好,让他树立信心,老实念佛,业障忏悔完也就完事了。这是临终前的开示。
最主要的,当这个人咽气以后,一定要掌握住。第一条,在十二小时到十六小时之内,不准许触摸亡者的身体,碰动床铺都不准许!为了这件事,在送唐秋玉的时候,我差点被她的孙子打了。因为她的孙子不信佛,老想往奶奶的身边凑,我一下子扑到前面,用身子在床头一挡。他过来我就给他扒拉过去,过来我就给他扒拉过去,像虎似的挡在他的前面。后来他瞪起眼睛掳起胳膊来要揍我。我说你就是揍我我也不让你碰,就是不许你碰!那是你的奶奶,她不是我妈,但是为了老居士的往生大事,你打我也不让你碰!这时候千万千万要注意,咽气以后绝对不准许触摸亡者的身体,不准许碰动床铺,床铺动弹都不行,这个一定要看住。不准许换衣服、擦身上,不准许!世间人啊,他们是用孝顺心办了极大的错误事,说什么衣裳穿不去就怎么怎么的,哪有这么回事?
第二条,不准许哭泣。忍不住想哭,走远点哭去。第三条,不准许烧纸,不要扎纸马、纸人、纸牛,不要搞这些东西,更不要上小庙那里去报庙。农村好搞这事,先找土地爷报到,弄个大扫帚点上水,再点些香什么的,不要搞。再一个,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为死者而杀生。最好是素食,实在解决不了素食的,要吃三净肉,用三净肉做荤食招待亲朋好友。送往生时这几条必须要掌握住。
然后就是一声佛号,在念佛当中要找一个胆子大的人,给亡者做中阴身的开示,半个小时一次,间隔不要超过一个小时。怎么开示呢?就趴在他的耳边,避开他的嘴,召唤他:“某某某、某某某……”最好召唤三次,然后对他说:“你阳寿已尽,现在已经进入中阴身,你要跟大家一起念阿弥陀佛,求西方三圣来接引你,除了西方三圣以外,任何人来接你都不要走……”为什么要这样讲呢?因为中阴身没出来之前,亡者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他看到亲人在旁边又哭又叫的,他就跟你说话。但是阴阳相隔,他和我们的频道已经不一样了,他接收不了我们,我们也接收不了他。其实我们说话他能听见,但他说话我们就不知道了。他对我们讲话,但我们听不到,他就生气,这一生气嗔恚心就起来了,就很容易进地狱道。所以我们同修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做这样的开示。开示的时候,佛号不能停,要始终念阿弥陀佛。另外,在没有确定亡者已经往生的情况下,不要做法会,所有的佛事活动都不要做,也不要念《无量寿经》。不是《无量寿经》不好,因为念《无量寿经》太耽误时间,连《阿弥陀经》都不要念,就是佛号。
如果亡者在生前弥留之际,出现狂躁的现象,这说明他的冤亲债主前来讨债,这个时候要分出一部分人到佛堂去念《地藏经》,诵地藏圣号,念完给冤亲债主回向、开示就可以了。但是在人断气以后就是念佛号,这个行为就不要有了。十二个小时以后,要探视亡者的身体,怎么探视呢?下边就不用摸了,因为下边没一个好地方。先摸胸部,胸部热走人道;额头热走天道;头顶热走佛道。如果十二个小时以后摸亡者的胸部热,走人道了,这个时候大家不要松气。因为人死几乎没有走人道的,我们众生的所作所行原本是不会再得人身的,怎么上的人道呢?是亡者本人的愿力,佛的加持力,以及我们这些同修真诚地助念,再加上家亲眷属至诚心相求、积极配合,这样使得亡者走上了人道,人道是这么来的。既然能走上人道,这个时候只要加大念佛力度,一定可以往生!要把他的家亲眷属组织起来,跪在佛像前真诚地念佛,我们助念的同修也要加大力度,这样佛号一起来,两个小时到三个小时就能往生了!
往生有三个条件,三个条件具备一个就是往生,三个条件一个都没有,他虽然走得非常殊胜,面相非常好,也不是往生,只是走了善道。第一点,身体必须放香。如果这个人白发转黑发,白眉变黑眉,或是身体非常柔软,嘴唇也好像被化了妆……但是身体不放香,这不是往生,他只是走了善道。这个善道是大伙助念的结果。这不是往生,往生者身体一定放香。
第二点,空中有乐曲。真有乐曲,我听见过两次空中有乐曲。一次是纯印老人,空中是古筝声,“噔——噔——”的乐曲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古筝的声音。再一次就是纯印老人的大儿媳,我的大嫂潘庆芬老人,她走的时候,这边一咽气,空中就有乐曲“嗡嗡”地传过来了。中医院和计量局两个单位值夜班的,半夜听到了,都出来看,都感到很奇怪,“这空中哪里来的乐曲啊,怎么空中还有人会弹奏乐曲呢?”就这样,乐曲来了之后渐渐又远去。空中有乐曲我就遇见过这么两次。
第三点就是方才我们介绍的那些人,预知时至。这三点占上一点就是往生,一点都没有那不是往生。不是往生可不可以让他再往生呢?就是身体火化了以后,还可不可以让他往生呢?还可以让他往生。下面我就讲一讲。
因为中阴身的智慧是我们人的九倍,不管他生前是痴呆症、精神病还是狂躁症,离体以后的中阴身,智慧肯定是正常人智慧的九倍。但有一点,智慧有余,定力不足,他喜欢乱跑,没有定力。而且跑的速度非常之快,刹那之间,中阴身就可以游遍四大洲,因为中阴身没有色身,没有阻碍了。他可以穿透喜马拉雅山,也可以穿透须弥山,但有两样东西中阴身穿不透。第一,佛的金刚座他穿不透;第二,雌性的子宫他穿不透,进去就别想再出来。所以我们千万要记住对中阴身开示,因为他这一出去乱跑,因缘巧合就会钻到雌性昆虫的子宫,钻到大长虫、蟒蛇、狼虫虎豹这些东西那里去,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就经历过一件事情。我们曾经在梅河送一位老居士往生,我正在那里念开示呢,师父进来了。师父进来咱们就得听师父的吩咐,两位师父也不开示,一边一个坐在座上就开始念佛,念佛送往生嘛,就这么念佛。我一看这个情况,我想别过去讨人嫌了,送不走了,撤吧,我就领着张居士和几位同来的同修赶快离去了。到第二天清晨,已经念了十二个小时了,师父告诉李老居士:“摸摸她的头顶,看看是不是往生了?”老居士一摸,晃晃脑袋,“冰冰凉。”一扒拉脑袋腿都动。“那摸摸额头。”一摸额头,老居士还晃脑袋,“冰冰凉。”“那再看看走没走人道,摸摸胸部。”“师父,不行,还是冰冰凉。”师父一看没能送走,就起身离开了。所以我有一个体会,有的师父决不是修得不好,而是他们不太清楚送往生的道理,他们往往把五堂功课搞得很熟,但在送往生方面可能还不太熟悉。
师父走了,这位李老居士受不了了,因为家属不干哪,送往生的人是你请来的。早晨五点就跑到我家敲门去了,“犟牛!快走快走!跑了!”我说:“什么跑了?尸倒跑了?”“尸倒跑得了吗?中阴身跑了!”我说中阴身跑了,她要投胎可就坏了!快去找,快去拽中阴身。到了那赶紧用引謦敲,喊她:“某某某,你赶快回来!”用引謦敲,敲完了以后给她做开示,还重新念佛。过了有四个小时吧,面相就变了,而且身体放香……她不信佛的儿子当时就“扑通”一声跪到地下了,“阿弥陀佛!我皈入佛门……”
刚开始我们给老居士助念的时候,他过来拽我的脖领子,“我说犟牛!这大三伏天的你们这么鼓捣,要是给我妈鼓捣臭了你负责呀?!”我说:“你可不要加这个意念,别说三伏天,老人家要是往生了,放三天三夜她也不会臭的。”他说:“好!到时候再找你算帐!”等我们把中阴身找回来,重新再念四个小时佛,老人家的面相、身体起变化了。他的妹妹是医院的护士长,她看到后非常感动,也很惊讶,“我当了一辈子护士长,从没见过死人的身体这么柔软,面相会比活着的时候还好看,而且身体还放香啊!”
那次助念是在三伏天,搭的席棚被炎热的太阳晒着,当他扑通跪下时,看见他母亲身体下面的地面正在往上冒凉气,呼呼地冒凉气。他说怪不得老犟牛说放三天也不会臭,原来在下面有凉气给冰镇着。现在这个人修得比我好,真修得好,并且成了佛门的护法。就在他的老母亲往生之后,他们全家二十多人全部皈依到佛门,真是不容易呀。
如果这个人业力非常重,三天没有送走怎么办?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呢?还有办法,这个办法就不是我们净土宗的办法了。因为中阴身七天醒过来一次,掌握住这个规律,在亡者的身体火化以后,用黄纸或用白纸叠个小牌位,写上亡者的名字,供在你家的佛堂。从他咽气走的那天开始计算,密宗以亡者停止呼吸三日半至四日起算为第一天,民间则以停止呼吸为第一天。如何算无大的妨碍。一般的人死后三日半,亡者由昏迷状态渐渐苏醒,并且有一个完整的意生身(中阴身)。所以最好在前四天里佛号不断,开示不断,亡者一定会有感应。如果在这三天没有送走,从第四日算起为第一天,以此类推,每七天找佛友来给他助念。也是照样用引磬敲他:“某某某,你快来吧,你现在阳寿已尽,不要到处去乱跑,要回来和我们一起念佛,求佛来接引你。”半个小时对着小牌位说一下。这个时候我们要加几句话,一定记着告诉他:“你要看到耀眼的光、恐怖的光马上投入!”因为佛来接引都是先放光,佛光非常非常刺眼,所以一般的中阴众生,这时候一见到佛光会非常恐怖,一恐怖他就躲避。这边一躲避,那边六亲眷属和恶道的光又非常柔和,他一看这边的光适合自己的心性,结果往里一投就投到三恶道去了。所以这个时候要加句话告诉他,“看到恐怖的光、耀眼的光马上投入!”就是五色光,不一定是什么颜色的光。只要你真正这样去做,一般情况下“五七”左右家亲眷属就会有所感应。这个方法如果能坚持,百分之八十左右的人还可以往生。
由于怕中阴身每七醒来的时间我们掌握不准,所以最好是在每七的第六、第七两天作一个念佛的法会,还是念佛,和送往生时一样,开示的时候敲引謦。送中阴身和送往生时我们同修要注意,不要敲木鱼,要敲引謦。因为敲木鱼容易昏沉,我们打佛七的时候木鱼一敲,都把我们敲迷糊了,而拿引謦“当”的一敲,就能把我们吓一跳,因为引謦清脆,能提神,起这个作用。不是法器不好,是它们的作用不同。一般情况,亡者的中阴身要弥留四十九天以后才能转世,儒家讲的游魂就是这个阶段。所以我们民间所谓的“烧七”是有一定道理的,但世间人把这个道理用偏了,不是去努力帮助他念佛往生,而是想让他到饿鬼道里有钱花,给他多送点“钱”。
什么叫中阴身呢?所谓中阴身就是从此身体出去到达另一个身体,在还没投入的时候,这段期间就叫中阴身。中阴身就像三、四岁的小孩那么大,一米多高,白色的透明体。中阴身的形状不一,人就是这个状况,像小兔什么的,它的中阴身就是小兔的形状。中阴身的形体不一样,它是随着生前的业力而变现出不同的中阴身。但是我们要记住一条,中阴身非常聪明,所以我们趁这个机会一定要给他作开示。如果送往生不开示,被送的人走不了。如果按照这个方法送,按照这个方法走,十个能送走九个,真有这样的把握。如果不按这个方法做,肯定走不了。
在检查完头顶,确认亡者往生以后,这个时候可以做个佛事活动。念一遍《阿弥陀经》,七遍或二十一遍往生咒,接下来念赞佛偈,最后回向。做一个这样的佛事活动。到这个时候才能真正地松一口气啊,为什么送往生的时候不可以诵经?在打交手仗的时候哪有喘气的时间!经没念完呢,中阴身跑了。
在这里我顺便说一下,净空老法师曾经讲“佛光是柔和的光”,有的人就来问我,说我在给中阴身开示的时候说“人身要在耀眼的、强烈的、恐怖的光中投入”,他问:“你讲的对不对?净空法师讲的对不对?”净空法师讲的对,他是对我们活着的人讲的,在上一次我们送往生的时候,纯印老人打出来的那个粉红色大印,光色非常柔和,一点不刺眼睛。对我们来讲,如果佛光是刺眼的光,那我们都能看到太阳光可并没有看到佛的光,“佛光普照”又怎么来解释呢?所以我们活着的人看佛光,确实是柔和的光。
我们这次在九华山看到的那位肉身菩萨,他在启缸的时候拍了照片,照片上有两道很明显的光环。他的徒弟告诉我,这两个柔和的光圈是佛光,而在他胸部非常明亮强烈的那道光,是照相时反射出来的灯光。所以在我们世间人看来,佛光是柔和的光,但是对中阴身来讲,他看到的就和我们相反了。如果对中阴身开示时讲说“柔和的光是佛光,让他马上投入”,我们同修就不会到现在还是个凡夫了,我们早就成佛了。因为我们走后马上就能看见柔和的光,而且所看到的种种柔和光非常合乎我们的心性,会很高兴地往里投入,结果呢?是直到现在我们还轮回在六道之中出不来。就是因为佛光在那个时候显现的是刺眼、恐怖的光,所以我们一看见就感到害怕,一害怕就会往柔和的光里躲闪。柔和的光就是业力光,结果我们每一次都错过机会,就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我们能够在生前在阿赖耶识里面种下“恐怖、耀眼的光是佛光,见到恐怖、耀眼的光时立即投入”这个概念,我们早就成佛了。以上就是中阴身和送往生的情况。
“在修行当中,障道的因缘是什么?”这位同修提出的问题是一件大事情,平常我们在修行当中为什么总是不能精进,总有障碍?障碍我们修行的缘是什么呢?
我们同修,尤其是修净土法门的同修,你有往生成佛的愿望,有这个愿心就是发了菩提心。发菩提心就是“上求下化”——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在这个期间,必须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地熏修学习,来觉悟体证佛法的真实义,只有这样才能够成就。但是由于我们大部分同修不明白佛理,所以在这段期间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像赶道场,我们有些同修就是在寺院中,感受到道场的庄严、肃穆,感受到师父们的善良与真诚而加入到信佛的队伍。但是我们不太了解修行的门道,不太了解修行之路,没有足够的修证、体会的经验,而且在修行过程当中,又很难遇到真正的善知识,善知识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现在净空法师他老人家讲经的碟带流通很广,但我们想一想,世上学佛的人有多少?听净空法师的磁带的人又有多少?有多少人和他老人家有缘呢?还是微不足道。这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因为没有善知识的指导,我们总是难以迈入修行之门,停滞在相对境界上,没有办法去体证、启用自己的真实智慧。这其中必然存在许多障道的因缘。
下面我们就从四个方面,来探讨、分析一下修行不得证悟的障道缘。
第一点,我们同修,尤其是老同修、老修行,大部分都执有任务观。修行就是为完成任务,把修习的佛法列为早晚功课,每天只为了完成这些功课而用心,早晚课完成以后,这一天的修行也就算是圆满了。所谓的修行就是每天做早晚课,有的还订的是初一、十五做课,而做完这些,也就是完成了任务,结束了修行。就这样一天天的“修学”,不知道在功课当中如何去亲身体证佛法的真实受用,功课结束以后又提不起观照的法门,不知道如何念佛。
我们现代人在日常的人事物交往中都很紧张,社会应酬也非常频繁,闲暇的时间总是很少。这种情况在我们年轻的同修当中比较严重,因为我们的事情很多,早上匆匆忙忙起来,洗漱之后就紧赶着跑到佛堂去做功课,做完功课又急急忙忙赶去上班……在这种时间紧迫的情况下,有些时候就会贻误了功课,而为了要赶着完成功课,每天下了班总是要急冲冲地往家跑,跑到家里又忙不迭地上佛堂,好去完成今天的任务。任务完成即为交差,高高兴兴上床睡觉,“老佛爷,今天的功课作完了,今天没有欠您的哟。”把完成任务这种形式当作修行,必然会把修习佛法变成一种负担,被法所捆,为法所缚。而在这种任务观的压力下,也就完全抹杀了学佛应有的轻松和自在,内心应得的真实受用也就无从感受得到。
我现在感到学佛非常地受用、非常地快乐,比起没学佛之前,我的感觉要自在多了。而我能感受到的最大快乐,就是不必再为这个身体去跑医院,去挤着排队挂号了,你说这是多么轻松自在!
这样执任务观就把我们虔诚、自愿、心安、愉悦、受用的佛法变成了苦恼、被动的束缚。忘记了佛法就是生活之法,忘记了修行就是修心,不知道学佛就是使人人本具的清净、平等、慈悲的佛性,在契理契机的功课中显现出真心的妙用。主要原因,就是我们离开了“学佛根本在修心”这个宗旨,而把学佛的根本用在了整日忙碌自己的身体上,不是修心,是在修“身”。我们学佛,主要是使心灵世界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不断升华、不断提高、不断完善,使其渐渐趋向于清净、明朗,最后达到深入生活而不染六尘之目的。“穿越万花丛,身不沾一叶”。在此五浊恶世、人事繁忙的种种染污中,事情照样去做,但心不沾染六尘。况且我们佛门所谓的功课,同修们应该很清楚,它分为定课和散课,定课因时间紧没有完成,用散课去完成也是一样,用不着每天那么忙忙碌碌的。我所到之处,同修们有时都到念佛堂去念佛,就是去做早晚功课。我不去,因为我整天都在念佛,还有什么早课、晚课?我的课程从来没有间断啊。在家里我做早晚课,出来以后没有时间,没有时间我就抓紧在心里面老老实实念佛,在散课当中就把定课弥补上了,一样的嘛。
定课和散课,两个是一课。定课做得差,散课抓紧补上;事情多散课做得不够,回家以后到佛堂里稳住心神,晚一点睡觉,老老实实地比平时加长些时间念佛,这样在定课当中,也就把丢下的散课补上了。定课主要是修定力,散课念佛主要是修清净心,两者可以相辅相承。这样日久天长,必能“心合于道,行顺其自然”。修学佛法如能这样修,则越修越自在,越修越愉快。若掺杂任务的观点,心怎么会清净?完成任务的观点是执著心,执著于自己“没有完成任务,赶快完成任务,早课还没有上,晚课还没有上”。这是执著心在起用,这样的做法和清净心不能相应,法和心不相应,我们的心又怎么能和佛的心感应道交呢?执著心是凡心,清净心是佛性,这是两码事、两个频道,不能感应道交。这样的修行方法,要想达到净土念佛的一心不乱,真可谓是望尘莫及。所以我们学佛人,不可以执有任务观。
当然,我说不可以有任务观,不是让你不去做定课,一定要搞清楚,不能废除功课!而是要明白在如何用心的前提下,怎样活泼地应用。要心无挂碍,使内心永远处于一种无为、清净、舒适、愉悦的最佳状态,毫无负担之感。要老实念佛,用日常不间断地老实念佛来取代完成任务之心。这样长时熏修,自然而然,我们的心就与道相应了。这是第一点障道的缘,一定要去除任务观,任务观障碍我们的修行。
第二点障碍我们修行的是执功德观。
我们好多的同修、学佛人认为念佛可以积功累德,为了积功累德,有的同修就把自己念佛的数目全部记下来,就是在一张功德纸上,念够一万声就涂上一个圆满的小黑点,以此来“积功累德”。这个方法确实是古人传下来的,但古人有其良苦的用心,是专门对治那些懒散、不肯用功的念佛人的,它起的作用就是督促你念佛。我们念佛的同修都想当生成就,而想要当生成就可不是画几个圆圈就能成就的。想当生成就佛号必须入心!并且佛号必须要保证在二六时中不间断才能往生。你每天念上三万声,涂满三个圈,完事把那小纸儿往旁边一扔,接着干你的麻将牌去,到了明天再涂再画,这样的“功德”有什么用呢?这是专门针对那些心神散乱的人使用的。起不起作用呢?也起作用。
我刚入佛门两年,有一次结法缘,有位居士给我送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大声念佛见大佛,小声念佛见小佛,无声念佛不见佛。请问此种说法对不对?”实际这个人是在考我,他知道我刚入佛门,肯定不知道这话是谁讲的。这话是谁讲的呢?是印光大师讲的。印光大师这么说对不对呢?对,对他那个道场来说就对。因为大师那个道场二六时中总要有五、六个人高声念佛,如果你不大声念佛,他也不大声念佛,念来念去这个道场就没有佛号声了。所以印光大师就说“高声念佛见大佛”,你就去高声念佛吧,准不会困。
但是对我们来说就不太适用了。你逛市场时也那么高声地念佛,你不成精神病了吗?这就不对了。哪里有绝对的对和绝对的不对。在那个道场对,换一个道场就不对;在那个环境对,换一个环境就不对。我曾经去过莲华寺,到那去了之后大伙都赞叹,连师父都赞叹,说:“某某某这位大居士真是大菩萨!念佛念得一心不乱了。”我天天起得很早,正好那天我起个大早,在大山里我好逛山,我就一边念佛一边上山。过桥的时候,正好碰见人们赞叹的这位居士,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众。她一路捧着手从小桥上走过,头也不抬眼也不睁,“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路阿弥陀佛。我们过桥以后,他们告诉我,“就是这位居士,一心不乱了!”
我瞅瞅她,我说这是精神病啊,这绝对是精神病。怎么呢?逛百货她也这么捧着双手念阿弥陀佛,上市场她也这样头眼不抬地念阿弥陀佛……你这样念阿弥陀佛,你把阿弥陀佛念到哪去了?上哪去找阿弥陀佛去了?佛号入心就是这样入心啊?那不成了精神病了吗?
所以这些功德观、功德格,对我们真正求往生的人不起作用。为了要功德,你这一万声佛号画出来的那个小黑圈,是不是都是瘪子呢?不好说呀。你想多积累这些“功德”去换西方极乐世界,我看西方极乐世界也不是这么好去的吧。
还有一些人,把布施、弘法等等这些好事常常记在心中念念不忘;印经典不小心漏了自己的名字,就认为把自己的功德漏掉了;放生款到年终时也要算一算,怕自己的功德算不准会丢掉一些……所有这些功德观的思想,无不障碍我们修道的精进,而真正的功德并不在事相上。我这句话不知道同修能不能理解,功德不在事相上。我们有好多同修不明白什么是功德,什么是福德。可以这样讲,你所做的事,所出现的这个相(建寺、修塔都是相),这里面没有功德。
凡是在事相上修的,绝不是功德,是福德。功德也不在修法上,比如诵多少经、持多少咒。有好多同修说:“犟牛居士的功德可大了,度了好多的人。”我跟同修讲,我所作所为的这些事情没有功德,也不是功德,是福报。福德绝不是功德。因为度人有计量、有数量,所有这些东西都有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事与相都不是功德。
什么是功德?功德必须与清净心相应。功德是内心世界脱离了烦恼的一种清净无为的状态,无念就是功德。功德是无知无见,是自我性德显现的一种证悟。功德本身有两个含义。一是念念无智,顿见本性的妙用为功德。就是见性是功,平等是德。还有,我们念佛是功德。古大德有这样的话,这一句佛号,它是“万德之本,全德立名,以名召德,名外无德”。“万德之本”,万德并不是一万个功德,无量功德的根本就是一句佛号。“全德立名”,所有的功德都立在“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句佛号上。“以名召德”,以这个阿弥陀佛的名号感召了所有的功德。“名外无德”,除了念这一句阿弥陀佛以外,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没有功德。所以除了佛号是功德以外,其他的绝对没有功德。
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学佛人内心谦谦,没有我慢之心,越学越低矮,山在下、地在上的态度是功,身口意与心性相合是德;心生万法是功,法入心而离念是德;念佛能够以佛号修净心与自心相应是功,在日常生活中不染六尘是德;念佛时佛号念念无念的清净心是功,心地平等、慈悲、正直是德;没有我相是功,常行布施,普济一切众生是德。通过念佛法门的方法达到一念不生,了了分明,能够一心不乱是功德。功是精纯的功夫,德是身、口、意三业的德行;功是功夫,德是与性相应的行为叫做德。
在日常生活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有的领导干部我们大家非常尊敬他,尊敬他什么呢?不是尊敬他的权力,也不是尊敬他的财富,而是尊敬他的德行。德行受人尊敬,财富、权力并不叫人羡慕。像我们经历过五、六十年代的这些人,哪一位对周总理不尊敬呢?为什么?总理有德行。就像纯印老人家讲的:“总理走的是中道,是儒家之道,是佛家之道。”这就是德,他有德行感召我们。所以德是指身、口、意三业的德行。
如果在修法或者弘法中,执有功德相,产生我慢心(就是妄心、分别心在起作用),这样必然产生人我的知见,蒙蔽清净的自性,根本没有功德可言。功德在福德当中生。修福德而不执著于福报,就是我们所说修阴德,做了好事别人不知道,如此修阴德可成功德。修了福德而念念不忘,甚或有意让人人都知道,如此不过是积了阳善,这个善再大也是小善。对善恶的关系,纯印老人这样说:“有心做善,其善不赞;无心做恶,其恶无过。”凡是有心做善的,都有所取,不是取名就是取利。有心,有什么心?有利可图的心,有名可攀的心,“其善不赞”。对这样的行为,我们不应该赞叹他。“无心做恶,其恶无过”。比如我们学佛以后严持不杀生戒,可是我们同修每天都在杀生,又有哪位同修不杀生呢?
就拿煮开水来说,水里有没有生命?煮饭,饭里面有没有生命?走路,又会踩死多少生命?我们时刻都离不开呼吸,空气当中有没有生命?但纯印老人说了,“无心做恶,其恶无过”。因为我们从未想过要伤害这些众生,起心动念时也没有要伤害这些众生的意思。没有心造恶,其恶无过。为什么无过?因为转世的时候就是阿赖耶识起作用,我们并没有用第六识往阿赖耶识里面搬入杀害众生的念头,从来没有,这就没有过失,“其恶无过”。如果是起心动念要去伤害这些众生,那就有过失了,但我们没有这个意思,我们是正常的生活。
功德和福德,福德抹杀不了,今世没来得及享用,来世总能够享受到。功德不可以,功德在福德里生,福德永远存在,功德可随时就了,一个嗔恨心起来,功德就没有了。这就是功德和福德的关系。想修功德,必须修福德,功德、福德具足,才能往生。如果说念佛是功德,我就只去念佛,不管有什么大事小情,火上房或者众生有难我全不管,这样不能往生。为什么我们礼佛的时候两手要翻掌去托佛足?因为佛是福、慧两足尊。福就是福德,慧就是功德,佛的福德、功德圆满具足。功德从福德里生,光是口念佛号,不做善事,不能往生。因为你所念的那个心没变,不改变自己的心性,不能往生。必须随缘做善,老实念佛,才能往生。随缘就是清净心做善事,做完了不要再去想。所以功德绝不是求来的,也不是做来的,而是在修法中不走心,念念无住,放下有念不住无念,使身心世界与佛果菩提融入一体。这样无求功德之心,而真的功德自然显露出来,如此完成、体证道业,功德就能在不知不觉之中完善。
这是第二点,功德观。有功德观的人,别看他往寺院施舍很多的钱,那叫福报,不是功德。功德就是清净心,与清净心相应的是功德。与清净心不相应,在事相上所做的都是福德,是福报。但功德必须在福德中成就,修福德能够做到三轮体空就是功德,念念不忘就是福德。如果再把所修的福德逢人便讲,福德很快也报没了,都讲出去,也就没有了。要修阴德,不要修阳善。
第三点障碍我们修行的是执名相观。
佛门的经典浩如烟海,诸宗著作名相繁多,如果佛门弟子不能彻底了解这些名相的真实含义和作用,专门钻字句、学文艺,最终得到的是佛学,非是佛法。我就遇到过这种事情。有位同修手里有一本《佛语大辞典》,她用心参研之后就来跟我探讨佛法,“犟牛居士,您看这个怎么解释?”我说解释什么?“念佛三昧,您能否说一说是什么意思?”你说你这样拦住我有什么用?我真不明白。我说:“我哪知道?念佛‘三姐’我都不认识,何况它‘三妹’呢?”真的,我解释不了。研究这些名相有什么用呢?有这些功夫你把它用在念佛上,一声佛号、一声佛号地老老实实念有多好,这就叫做佛学,而不叫学佛。专门研究佛学,你去讲课行,在黑板上写上名词解释,什么叫“念佛三昧”解释去吧。可我们研究这些有什么用啊?
这就叫执名相观。好多好多的名相,现在就搞这些东西。我每到一处都是先问我,“你学了几部经?你的师承是谁?”我哪有这些东西?“我师承老太太,学的是阿弥陀佛的经。”因为我就会念阿弥陀佛。这样执名相观,最终只能是得到了佛学而非是佛法,更不是学佛。如何证入佛道?如何入佛知见?佛陀所讲,无不是以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佛所讲的法都是心法,佛陀所言无不是指引大众进入佛知佛见的种种方便,经典律论中的诸多名相,不过是如指引月,若专注于手指而不论明月,死在名相上,并不是参悟了佛理,也必然会背离佛理。应该借用佛陀言及的佛法名相契入佛的正见,联系自身修道的实际,顺藤摸瓜,将名相的真义彻底解悟,找到契入自性的修行方法,称性起修,“全佛是心,全心是佛”。念佛念自性,声声不离自性觉。如此修行,再借助佛法名相广宣教法,普利有情。如果我们单纯地去执著于名相,忘失佛法真义,虽然学记下大量的佛学常识和名词,甚至讲起来还滔滔不绝,实在讲,并没有明了佛法的究竟,也决不是悟入佛的智慧。纯印老人于走后第五天,梦中嘱托我要弘扬纯印老人的修行方法,我说:“要弘法,你得先给我治好眼睛看经典呐,要不我怎么讲呢?”她老人家对我说:“入不思维境界,无心说法为真法……”可见佛法是没有思维的法。
有人让我讲一讲弥陀经,把大经本给我展开了,那还用我讲吗?我们都去看净空老和尚《阿弥陀经》的讲解多好!你也看我也看,还用我来讲吗?
执著于经典名相就不是真正的佛法,真正的佛法是入不思维境界。没有思维讲出来的法是真法,有思维即是我知我见,怎么能是佛法呢?智慧是从清净心里生,知道越多烦恼越多。经典看的很多,知道的很多,你的所知障必然很重,心中这些垃圾就会越积越多,一层连一层,如何去破?念佛是修清净心,通过佛号的不断擦拭,使染污我们本体镜智上的灰尘一点一点地去除,而不是把更多的垃圾再往上涂抹,越涂抹本体的镜智就越发显露不出来了。世间作学问要广学多闻,修学佛法要往外扔,不要广学,要专精专念,这是修行。所知障重的人,决不能契入佛的智慧,也决定得不到佛法的真实受用。最真实的受用——当生成就,这样的人绝对得不到,别看他读了好多经典,绝对成就不了。
佛门经典是众生开启智慧的敲门砖,入道以后,必须远离文字相、言说相、心缘相,此即古德所讲,“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真实的智慧决不会从外边得到,经典和古大德的论著都是外面,真实的智慧要从内心掏,“自心有宝自心做,自心有宝自心修”。要把自己内心的真实宝藏挖掘出来,不要死抱着人家的宝藏不放,人家的宝藏是人家的,不是你自己的。佛法非从外得,只要不思、不想、不忆、无念、无求、无得,当下即是。如此,必然得到无比的清净、自在和受用。
第四点障碍我们修行的是执仪规观。
佛教为了接引修道的信众,设有许多的仪规。像寺院的早晚课诵,禅宗的禅堂,密宗的坛场,净土宗打的佛七、念佛会,都有一定的仪规。还有绕佛、止静念佛、跑香、坐禅、灌顶、礼佛等等,也都有一定的仪规。但有许多同修不明了这些仪规的真实作用,在这方面起分别心和执著心。像寺院里上香,一般都上三支,有的同修在自己家里也上三支香,上一支香就认为不对。还有同修说要上四支香,其中一支是护法香,上三支香又不对。这些都是执仪规观。要明白一支香供万尊佛,我从入佛门那天开始,就是上一支香。
那么,上一支香对不对呢?上一支香对。上三支香对不对呢?上三支香也对。如果加上护法香,上四支香对不对呢?上四支香也对。就是都对,都没有错,就不叫执仪规观了。这也不对那也不对的就是仪规观,哪个都对,没有绝对的不对和对。有位老同修念了五、六年的《阿弥陀经》,经里有一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他把“耨”字念成褥子的“褥”了,念了五、六年“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有人让他改正,他就过来问我他念得对不对?我说你念得对!他回去一讲,说:“犟牛说了,我念得对!”有一位念“阿‘耦’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同修也来找我,“犟牛居士,念‘褥’怎么对呢?应该念‘耦’啊,我们都念阿‘耦’多罗三藐三菩提。”我说你念“耦”念得对!他说怎么我们也对?你念什么?我说我念“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他说那咱们三个到底哪个对呢?我说咱们三个念得都对!没有谁不对。
佛经典或者咒语中的字念错了音,已经念习惯了,你就不要改,千万不要改。已经顺其自然了,就顺其自然。错就错了,错里面也就没有错,因为你心清净就没有错。没错呢,还就错了,因为你执著于对错不就错了吗?为了改错起执著心,这么一加注意即生起妄念,就不是清净心了。要明白仪规的真实含义,它就好比是我们刚上学时,经常要练习齐步走似的,步子别走乱了,主要起这个作用,别的作用不起。不要执著于这些,哪个对,哪个不对,吵起来没完没了。怎么都对,但不念佛不对。这一点必须要清楚,不念佛不对,你只要老老实实念佛就对。真正地会修真得自在,不要执著。我们不会咒语的老同修,没有文化的老同修不要再持什么咒语了,就老老实实地念佛吧。
像我们拿在手里的念珠,有好多同修就是执仪规观,明明就这么十八声佛号,还得搞一下分别,念到第十八声还得用心分别一下调个头再接着念,“人家说了,这是佛头,不能越过!”你说这麻烦不麻烦?你就念吧,“弥陀弥陀直念去”,哪有什么佛头不佛头啊?说经典上就这么讲的,我说那个经典不是佛说的,佛在世的时候没有这个说法。因为佛在世的时候是戒律成就,不是念佛成就,念佛成就是佛对末法众生讲的,“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念珠只是借以修清净心的工具,会使用就可以了,为什么反要让这个工具使我们的心不清净,非要让它搞一下分别呢?当然了,一百零八的念珠还有情可原,咱们不讲对和不对,一百零八的念珠念到头调过来,不管怎么的念了一百零八声佛号了。可你这十八声就搞一下分别,十八声就搞一下分别……“那是佛头!”佛的脑袋就这样啊?佛的脑袋要是这样,我看咱们都应该供起来,不应该串起来拎在手里。
如果我们捡一块石头,怎么看怎么是佛像,那我们立刻就应该供起来,因为万法心想生,看是佛像它就是佛像。这次去蓟县,我清晨一走路就踢到一块石头,我马上捡起来,因为眼睛不好,一看是个佛像,我说:“赶快回去吧,咱们起这么早就是来取这佛像的。”那真是一尊佛,石头里真是活灵活现地显现出一尊佛。我就递给山东一位同修,“给你,你拿走供着去吧。”他眼睛好,说这是石头。我说对,这石头比那人工造的佛像还好!你看到是佛像那就是佛,你把他供上就不会有错。
不要执著仪规观,执著仪规观,我们的心永远不会清净。插香怎么样个顺序,点什么样的蜡烛,进大殿如何迈腿……丝毫不可改变哪。佛门的仪规是修行中起摄心作用的,是一种礼节。像我们礼佛磕头,磕头的真实义我们要明白,我们的头是最高贵的,足是最低下的,我们五体投地,用我们高贵的头去托佛的足,以此来消除我们的贡高我慢心。这是礼佛的真实作用。
我刚进佛门的时候,已经皈依两个多月了还不好意思磕头。看到老伴出去了,我赶快把佛堂的门锁上,急着忙着像鸡啄米似的,咣当咣当磕完三个头,再赶快跑过去把门打开,怕被老伴看见。这是什么行为呢?贡高我慢。这么大个人给这么个小铜像磕头,这多丢人哪……贡高我慢啊。现在倒好,我求过好几个人念佛,他们善根很好,就是不念佛。求到最后我把念珠递给他,我说:“您老人家念念佛行不行?就念一百圈,我求你了,你要答应我给你磕头。”他接过念珠一念佛,我马上给他磕头。结果他回家睡不着觉了,他说哪有人家求我念佛,还给我磕头的道理。就对他的女儿说:“我明天还得还犟牛那个头去,要不我总是睡不着觉,这犟牛看着长得年轻,实际比我岁数都大,他给我磕头哪行,我明天一定得去还他。”她女儿对他说:“人家是为了度你,你要能老实念佛,比给人家还头可重要的多。”后来他没办法了,“那好吧,我皈依,我念佛。”
我给磕头的这三个人现在都是修行非常好的人。所以我们礼佛五体投地,就是为了消除贡高我慢心,是表恭敬、真诚的意思。这些礼节可以使人感到道场肃穆庄严,使参与者从内心对佛像、对出家师、对经典油然起敬。仪规的严肃性和道场的庄严气氛感染你妄念不生,这样全身心地投入,使心清净,久之“心净体亦净”,身体自然好。它不仅是精神的疗法,也是心灵的熏陶,能够使你万缘放下,一心向佛、一心向道,使尘劳烦恼不生,身心必然轻松自在。如果我们执著仪规神圣不可侵犯,稍有不慎或者稍有差误,心里就难免产生恐慌,害怕佛菩萨责怪。因为万法心想生,你这一想,结果就必然出毛病。毛病不是佛菩萨怪你,而是你心想想出来的毛病。主要是在差别事相上起了分别心,千斤压力在心头。若死在仪规上,又如何体证妙明、空灵之境呢?
曾经有位居士就是这样,他是做生意的,夏天出去办货之前,在佛堂供上了苹果,等回家时这些苹果已经全烂了。因为不明白佛门仪规的真实义,他就产生了恐怖心理,他想自己用烂苹果供佛,佛吃了肯定要怪罪。结果,当天晚上高烧四十多度,吊瓶打了七天,好了以后找我去了。“犟牛啊,可了不得呀!我这个人叫佛怪罪了。”我说:“佛怎么怪罪你了?佛没有心,他怎么能怪罪你呢?”他就讲这件事,“我们家供那佛可真是灵啊,给点坏苹果他都不干!”我告诉他:“你家那佛要是这么灵,下回你把他扔出去吧,你不要供他了!”他说:“那哪行啊?那不更找我毛病了。”我说:“真的,你真把他扔出去吧。”“为什么?”“他老吊小脸子,老找你毛病,你受得了吗?”他一听我这话里有话,就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说:“万法心想生,你心里想毛病,结果就出毛病,那苹果不小心烂了根本没有毛病。”
前年,有一位老居士刚入佛门,在过年的三十儿晚上,稀里糊涂就把红焖肉给佛就供上了。居士们一看,“这还了得,佛都是素食,你怎么给他供红焖肉呢?造多大罪业呀!”这位居士一听吓坏了,哭丧着脸找我去了,“犟牛,你看这可怎么办啊?我把红焖肉给佛供上了。”我说:“供得好,供得好,佛爱吃,佛欢喜!没有毛病。”“佛真的爱吃啊?为什么呢?”“你们家最爱吃的是红焖肉,你把你最爱吃的红焖肉给了佛,佛哪能不高兴呢?”一切一切都在我们这个心,而不在这些相上,可我们现在就着这个相,老在相上求,在相上走。
你说我说的不对,那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听听,“屎壳郎供佛”。有一只屎壳郎,在一百里地外推着一个驴粪蛋,就这么拱啊拱啊,拱了一百里地,拱到佛跟前去供养佛。韦驮菩萨手持金刚杵在旁边一看,这还了得!抬手就要杵掉。佛马上说:“对对对对,这个东西是最好的东西,屎壳郎把最爱吃的东西都给送来了。”你看佛有多慈悲。屎壳郎就认为这是最好的东西,所以它就把最好的东西,辛辛苦苦地推了一百里地来供养佛,结果这只屎壳郎变成一条独角金龙,就这么一个一百里地,屎壳郎最后化身成为独角金龙。
所谓的毛病都是出在仪规观上,这个也不对,那个也不对,动不动就佛怪罪了,哪有这样的事?佛什么时候怪罪过我们?是仪规观害得我们不能够精进。再有一个就是戒律观,死在戒律上也是害得我们不能精进。我们一定要清楚,仪规是提供修道人的一种方便,但修行人的真实功德,并不在仪规的本身,它是借境修心的仪式。若执著仪规,被仪规所缚,便不能圆融入道。应不住仪规相,要明白仪规理,即相离相,以仪规束尘劳,修净心。当然决不是不执行仪规,没有规矩毕竟不成方圆,只是不要被仪规所缚。
障道的缘说之不尽,但主要的障道缘就在这四个方面:任务观,功德观,名相观,仪规和戒律观。主要是这四方面障碍我们的道心。同修们若想修行真有成就,一定要心与道合,行于自然,一切都不要执著。稍有执著,必处处成障,修得再好,也不是修行。记得我们上次来北京,回去的时候就遇见一件事情。一位居士买了盒饭,饭盒里是肉末炒豆角,这位居士吃素好多年了,他一看就把窗户打开要倒掉。我一把就抢了过来,说:“我自入佛门还从没见到一点荤腥呢,我吃。”你说我们俩谁对?是吃掉对还是倒掉对?显然是吃掉对。如果倒掉那就叫暴殄天物,是绝对错误的。所以我们持戒要持得圆融。
望同修们能够老实念佛,用心体悟我们今天所讲的内容,虽然大部分同修悟到了一些,但好多人在许多方面还不太明白。不明白怎么办?老实念佛,一心念佛,将来会自己去体悟。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