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生杀生现报录 破戒果报故事 因果故事 五福的意义 种善因得善果
主页/ 其他因果故事/ 文章正文

瞋怒的火山

导读:瞋怒的火山今生今世有着瞋怒习气的人,前世(业力),也有着瞋怒的习气。瞋怒,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无明情绪;有瞋怒习性的人,就象胸中有一股无明怒火,随时都准备要发泄。而导致这瞋怒脾气的,是由“业力”(前世)和“习气”或“个性”相互招感所致,当“因”“缘”具足,由瞋怒造成的恶报,就加速形成...

  瞋怒的火山

  今生今世有着瞋怒习气的人,前世(业力),也有着瞋怒的习气。瞋怒,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无明情绪;有瞋怒习性的人,就象胸中有一股无明怒火,随时都准备要发泄。而导致这瞋怒脾气的,是由“业力”(前世)和“习气”或“个性”相互招感所致,当“因”“缘”具足,由瞋怒造成的恶报,就加速形成了。

  难移的习性

  瞋怒,是一种极为强烈的情绪,有瞋怒习性的人,就象胸中有一股怒火,随时都准备要爆发。

  有一个中年男子,耳朵重听,且有严重的耳鸣,他深受耳疾的痛苦,已经有十五年之久了,也就是大概刚三十出头,他就深受耳疾的困扰。可以想象,重听和耳鸣,虽然不是一种多么严重的病症,但重听会严重的阻碍他和别人的沟通,让他无法轻易的随时听闻他想听的;耳鸣,会严重的干扰他自己的情绪,让他随时都无法躲避他不想听闻的声音!

  对一个正逢青壮年,事业刚待起步,美好人生正展现在前的人来说,罹患这么一种不大不小,却足以令他颓丧与沮丧的病,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而巧合的是,两种不同性质的病症,一种是想听听不到,一种是不想听却又不得不听,两种性质迥异的病象,却巧合的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出现。

  这位中年男子,是一个脾气甚大的人,他的胸中好象有一座瞋怒的火山,随时都准备要爆发,而导致这种瞋怒脾气的,不是由于疾病的困扰,而是“习气”!

  “这个今世有着瞋怒习气的人,前世,同样也有着瞋怒的习气。”水莲斋主说。

  在前世,他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但脾气极大,颇难侍候,动不动就打人耳光。不止家里的佣人动则遭殃,在外,也仗着财粗势大,动不动就打人耳光,因此,在一生中,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耳光。但除此打人耳光的“嗜好”外,心地并不坏,也颇孝顺。

  这样一个前世喜打人耳光,今生罹患耳疾的病症,颇符合因果律的回向性和同质性。

  但这个例子有一点要注意的是,这个中年男子之所以罹患不算轻的耳疾,与其说完全是由“业力”的作用,不如说是由“业力”和“习气”或“个性”相互招感所致。因为这个男子,前世由于瞋怒的习气,常打人耳光,当造下这样的业“因”后,今世由于瞋怒习气未改这个“缘”,当“因”“缘”具足,耳疾的“果报”,就加速成形了。

  因此,可以说,如果这个男子,今生能够稍改瞋怒的脾气,那么,耳疾的程度当可减轻,或做某种程度的转化。

\

  但如果以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男子在前世因有那么强烈的瞋怒习气,当这么强烈的习气“遗传”到今世来时,也就不是那么轻易的就可改善了。因此,以这个角度来看,今生之所以会得这么严重的耳疾,也是有着某种的“必然”性!

  一个人的“命运”也是这样,因为命运的形成,是由于过去的“业力”和今世的“个性”,交织而成。

  很多命运(或业力)上“注定”要发生的事,常常是藉着个性里的一些特质而显现。好的命运,常藉着良好的个性特质而显现。不好的命运,常藉着不良的个性特质而显现。

  因此,与其说,个性造就一个人的命运,不如说,命运藉着个性的特质,而显现出它欲显现的面貌。

  业力也是一样,业力要显现出来,往往需要“缘”的桥梁。而我们个性里的某些特质,往往是业力显现的最好桥梁和媒介。也就是说,我们的个性特质,提供了业力成熟最好的环境和条件,是业力最好的“助缘”!

  所以说,我们的个性,不只在宿世以来,制造了不同的业力因缘,也为业力的成熟(或命运的形成)提供了理想的环境!

  就象前述的中年男子,因为在前世有着那样瞋怒的习气,以致造了打人耳光的“业力”。又因为他今世依然强烈的瞋怒习气,所以这样强烈的瞋怒习气,就为他前世所造的“业力”,提供了最佳的成熟条件和“助缘”,所以自然有了得严重耳疾的“命运”!

  当然,不止我们的个性和习气,会从今生“遗传”到来生去。就是我们今生的兴趣嗜好、才华、人格特质等,也会随着今生发展培养的程度而带到来生去!

  而这种兴趣嗜好、才华、人格特质等等不同的显现,在小孩子身上尤其明显。但传统的主流派学者却认为,在一个人身上所显现的一切,不管是人格特质,兴趣嗜好等,都完全的可以用“基因”和“环境”的影响来解释。

  “基因理论”对习性的解释

  基因学者告诉我们,一个人所显现的某种独特的特质,纵使在家庭中没有其他人有相同的性质或倾向,但仍可把这种独特的特质,解释为是我们极远的、或甚至“想都想不出来”的祖先的“基因”所遗传的!

  因此,以这种基因理论来看,我们每个人所显现的某种独特的特质,都决定于孕育我们的受精卵,而受精卵却是由精子和卵子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成的,由此类推,我们的父母所具有的染色体,也是由他们各自的父母在受孕时(或受孕前),其精子和卵子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来的!

  所以,依照此种理论,一个人所具有的“独特性”,是由父母的染色体的“随机配对”所造成的。而父母的独特性和染色体,也是由他们各自的父母的染色体“随机配对”而成的,以此可以类推至无穷远的世代。

  所以,一个人之所以有“独特性”,按照基因理论,那完全是一种“机运”(Chance),一种“基因重新洗牌的机运”(Thechanceshufflingofgenes),就好象牌局上,重新洗牌后,我们手上所分配到的一组牌!

  基因理论,确实精密有条理,但当任何一个“被洗牌洗出来”且有着“独特性”的个人,当在思索这个问题时,恐怕在理解中还会带点“惘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