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情感世界/ 文章正文

让我心酸的父亲

导读:让我心酸的父亲在我的坚持下,父亲也同意我提前归校了,我想尽快找份兼职的工作,业余打点工挣些钱,希望能给北漂的父亲减轻些压力。希望我的勤奋能给父亲带来一些欣慰带来一些幸福……  父亲在北京做水电工,跟着一个装修公司四处给人装修房子改水改电。我在北京读书。快放寒假的时候,我准备找父亲商量着买票的事情,我想和父亲一起回老家过春节。打父亲的手机,打不通,我心里有些慌,不知道怎么...

  让我心酸的父亲

  在我的坚持下,父亲也同意我提前归校了,我想尽快找份兼职的工作,业余打点工挣些钱,希望能给北漂的父亲减轻些压力。希望我的勤奋能给父亲带来一些欣慰带来一些幸福……

  父亲在北京做水电工,跟着一个装修公司四处给人装修房子改水改电。我在北京读书。快放寒假的时候,我准备找父亲商量着买票的事情,我想和父亲一起回老家过春节。打父亲的手机,打不通,我心里有些慌,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我就给包工头打电话,包工头说:“你爸在工地干活呢,他的手机是从衣袋里掉下来的,摔坏了,这两天忙,没有顾得修理呢,你放心吧,等你爸过来后,我让他用我的手机打个电话。”我很不放心,于是,当天,我坐了公交车去看望父亲。

  防盗门关着,屋里冲力钻的动静很响,我敲了半天的门,门才打开。父亲满头满脸的灰尘,拎着冲力钻站在那里,眼睫毛上都是灰尘,父亲见是我,非常尴尬地笑了笑:“你咋来了啊?”边说边扬起胳膊,用袖子擦拭脸上的灰尘,可是,袖子上的灰尘其实更多,把脸擦得更脏,父亲的这个可笑的举动让我看了很心酸。

  我进了屋后,父亲说:“这里没有开水,我下楼去附近的超市给你买饮料喝去。”我连忙阻止了父亲。既然没有开水,父亲平时干活休息的时候喝什么呢?我环顾四周,在客厅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塑料茶杯和一个热得快。那是个什么样的热得快啊,就是一根U形的细钢管,然后连着两截电线,电线明显漏电,被我父亲用黑胶布包扎了好几层。塑料茶杯里是浑浊的水。父亲看我眼睛盯着这个茶杯,他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新楼就是这样,因为水管里有杂质,开始的时候,水比较浑,但是,用过一阶段后,水管里的杂质都抽出来,水就干净了。”我无语:是啊,等装修好了,等这小区的水清澈了,但是,那个时候,我父亲也就走了,又转向了下一个新小区,开始喝又一轮的浑水了……

  和我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偷偷地用手轻轻地捶着背,并且装作很随意的样子,父亲的刻意掩饰让我猜想到他的腰部一定受了伤。

  我走过去掀开父亲的上衣,看到他的腰部有块活血止疼膏。父亲解释说:“前几天干活的时候,不小心从长凳子上掉下来了,扭伤了腰,手机也从衣袋里滑掉了,还没有来得及修呢。”我说道:“腰伤了,你就休息啊!”父亲叹息道:“休息?现在手头的活比较多,休息了,还挣啥钱?”

  说话的时候,业主进来了,问我父亲:“什么时候能完工啊,进度有些慢啊。”父亲说道:“放心吧,明天肯定能把水和电改完。”业主说道:“你的意思是今天晚上加班,是吧?不过,话得说到头里,你晚上不能住这啊,这是新房子,住这弄得乱七八糟的咋办?如果我发现了,扣你工钱。”父亲赔笑说:“放心吧,我有电动车,再晚我也会回家的,不会在这睡的。”业主点了点头,走了,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说:“不要忽悠我啊,我有车,半夜十二点过来检查也不是没有可能。”

\

  父亲赶忙点头,表示绝对不会。

  业主走后,我问父亲:“你晚上干得太晚了,真的要回去?”父亲说:“当然得回去,这房子的卫生间还没有安马桶呢,人家业主担心也很正常,怕屋子里弄得不卫生。不过,我干活从来都是回去住的,不想让人家业主担心这些。”我知道父亲租的房子离这里足有七十里路,在远郊区,骑电动自行车也得半个多小时,并且冬天天气还非常冷。

  吃过晚饭,父亲催促我赶紧走,要不然就赶不上末班的地铁了。父亲继续干活去了,我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个小电水壶,然后送到了楼上。父亲看着电水壶,心疼地说:“你说你花这钱干啥?得七八十块吧?有这钱你在学校里多吃几次荤菜多好?你学习费脑筋,可别亏了自己!”然后父亲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买了就买了,也没有办法退回去了!”父亲边说边从衣袋里掏出一百元钱:“你给我买这个电水壶后,你的生活费肯定不够了,这钱你拿着!”我正准备推辞,父亲生气地说:“如果你不拿这个钱,这壶你拿走去宿舍用去!”没有办法,我只得收下这一百元钱。

  我临走时,父亲依然站在长凳子上开线槽。

  我知道,为了弥补身体受伤而影响的工作进度,父亲一定会工作到深夜,然后在深夜的寒风中骑着电动自行车回到七十多里外的住处,在没有暖气的仅能放一张单人床的小平房里,父亲估计后半夜能被冻醒几次,然后清晨还得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父亲一直工作到腊月二十五,然后排队去买车票。清晨五点多钟就去售票点了,排了两天的队。票终于买到了,买的是站票,父亲既高兴又遗憾,高兴的是终于买到回家的票了,遗憾的是没有给我买到有座位的票。父亲说道:“十三四个小时呢,真是让你吃苦了。”

  父亲的腰是伤腰,没有位置坐,坚持不住了,就把报纸铺在了座位下,躺在座位下睡。父亲叹息说:“要把伤腰照顾好,要不然,过了春节就没有办法干活了。”

  春节期间,父亲只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初五就坐车返回北京了。按照风俗,出门打工一般是初六或者过完正月十五才出门的。但是,父亲说他年龄大了,不能和年轻人比,年轻人可以多休息几天,但是,他必须提前去,去早了,可以多干几家活。父亲自嘲道:“早起的伤员有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