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情感世界/ 文章正文

事物的实相

导读:事物的实相我们处事接物,要以禅的定力、智的慧眼,不眩不惑,来照破假相的虚妄迷离,才能明明白白洞见诸法(现象)的实相。  过去在印度,有一对信仰婆罗门教的夫妇,新婚燕尔,两情缱绻。丈夫于是建议妻子,到地窖里把陈年的好酒拿来,两人饮酒作乐一番。...

  事物的实相

  我们处事接物,要以禅的定力、智的慧眼,不眩不惑,来照破假相的虚妄迷离,才能明明白白洞见诸法(现象)的实相。

  过去在印度,有一对信仰婆罗门教的夫妇,新婚燕尔,两情缱绻。丈夫于是建议妻子,到地窖里把陈年的好酒拿来,两人饮酒作乐一番。

\

  妻子听从丈夫的嘱咐,掌着一盏灯,到漆黑一片的地窖取酒。走入地窖,浓郁的酒香迎面扑来。嗯!好香!醉人的香气!妻子一脸的陶醉忘我。靠着微弱的灯光,妻子在满室的好酒中,找到一坛年度最久、香味最醇的陈年老酒,打开封得紧紧的坛栓,一股扑鼻的酒香,顿时弥漫于空气之中。

  妻子一手掌灯,一手拿杓,俯身正待汲酒,低头一瞧坛中侧影,惊得花容失色,手中的木杓早已掉落地上。赶忙定睛细瞧,坛里有一个面貌佼好的女子,正斜着眼睛睥睨着自己。妻子不觉妒火中烧,心想:

  「哼!好个没良心的东西,把狐狸精藏在酒坛里,却对我满口的虚情假意,今日一定要讨回公道。」

  妻子气愤地走到客厅,指着丈夫的鼻子,大声骂道:

  「你背着我把女人偷藏在酒坛中,是什么居心?今天你一定要对我交代明白,否则夫妻恩断情绝。」

  一心等待醇酒享受的丈夫,莫名其妙地被妻子一阵狮吼,心中懊恼极了,什么偷藏女人?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倒要去地窖里瞧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丈夫小心翼翼下了地窖,打开可疑的那坛酒,仔细一看,顿时盛怒难抑:

  「哼!不要脸的贱女人,自己偷了汉子,还恶人先告状,反过来倒咬我一口。」

  丈夫气急败坏地冲出地窖,指着妻子大吼:

  「你自己做的好事,把男人偷养在酒坛里,反而栽赃我藏女人,分明是作贼心虚。」

  夫妻两人一个说对方藏女人,一个咬定对方养男人,互相叫骂,彼此各执一方,谁也不让谁。火爆的叫骂声,终于惊动了两人的婆罗门师父,请师父为自己评评理。婆罗门师父拗不过徒弟俩的争执,无奈地说:

  「你们两位不要吵了!我自己亲自到地窖里去瞧噍,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三人一同来到地窖,婆罗门打开坛口一看,咦!坛底有一个鬓发如霜的婆罗门,正对着自己吹胡子瞪眼睛,转身指着夫妻俩大骂:

  「哼!你们两个不肖的徒弟,什么时候偷偷去拜其它的人当师父,咱们师徒从此断绝关系。」

  婆罗门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留下惊慌失措的小夫妻。错愣间,恰巧来了一位出家沙门,问明了原由,带着小夫妻来到祸因的酒坛之前,拿起一块大石头,奋力朝坛中掷去,一声「碰」的巨响,漆黑发亮的酒坛裂成碎片,甘冽甜美的琼浆玉液溢了满地。剎那间,女人、男人、婆罗门的影相都不复存在。

  《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常常无端制造一些假相,然后执迷于自作的幻相,引起无谓的烦恼,就像故事中的男相、女相、人相、我相,都是自己愚痴造作出来的。我们常听别人说:「我亲眼看见的。」 「我亲耳听见的。」亲眼看见的,把弓弦看成蛇,而有杯弓蛇影之惊;亲耳听见的,把飒飒风声当做千军万马,而有草木皆兵之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