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情感世界/ 文章正文

有关毒箭的故事

导读:有关毒箭的故事本则有名的毒箭譬喻,记载在佛教的《中阿含经》,原来是婆罗门教的学者鬘童子,问了释迦牟尼佛有关:世间是恒常还是无常?世间有没有边际?如来涅槃以后究竟还有没有?生命与身体是相同的一,还是不同的二?等等形而上的哲学问题。佛陀认为这一问题是纯知识的论辩,文字上的无益戏论,和烦恼的清净、生命的解脱,没有直接切要的关系,因此舍置而不予作答,佛教称之为十四无记。  佛陀所关心的是赶快把烦恼的毒箭拔...

  有关毒箭的故事

  本则有名的毒箭譬喻,记载在佛教的《中阿含经》,原来是婆罗门教的学者鬘童子,问了释迦牟尼佛有关:世间是恒常还是无常?世间有没有边际?如来涅槃以后究竟还有没有?生命与身体是相同的一,还是不同的二?等等形而上的哲学问题。佛陀认为这一问题是纯知识的论辩,文字上的无益戏论,和烦恼的清净、生命的解脱,没有直接切要的关系,因此舍置而不予作答,佛教称之为十四无记。

  佛陀所关心的是赶快把烦恼的毒箭拔除,疗伤活命的根本解脱问题,而不是弓、箭、射手的十四无记知解。放眼我们的社会国家,议堂内的衮衮诸公处理事情不能切入核心,只在语言程序上打转,意识型态上计较,攸关民生福利的大事却搁置一旁,比之毒箭喻中的愚痴人,更为荒谬可怕,不仅自绝生机,更是草菅人命,能不慎哉?

  印度有一个愚痴人做事喜欢钻牛角尖,不能把握当务之急,反而在校末细节上大作文章。有一次,他跟随军队去打仗,两军激烈交锋之中,他不幸中了敌人的毒箭,同袍赶快把他救到帐下,并且延请医生来救他的命。医生剪开血渍斑斑的衣服,只见病患的一只手臂肿胀得如同一根大木棍,透着暗紫的颜色。医生正要迅速地拔出毒箭,为病人敷上药物,但是病人却紧抓住医生的手说:

  「且慢拔箭!等我知道这射箭的人姓甚名谁?长得什么模样,身材高矮胖瘦,肤色黑白红黄?士农工商从事什么行业?四种姓中属于婆罗门、剎帝利、吠舍、首陀罗的那一个阶级?住在东西南北那个方向?……把这些都调查清楚了,再来为我拔箭治疗。」

  医生赶快派人去敌方采访,终于把射箭手的身家背景调查得清清楚楚,救人如救火,二度要为愚痴人拔去毒箭时,愚痴人又按捺住医生的双手说:

  「慢来!慢来!我虽然知道射我的敌人的一切情形,但是这弓究竟是用桑木,还是槭木、樟木制成的?这弓弦又是什么材料做成的?是丝缕,还是纻麻?弓的颜色是褐色、黄色,还是原木的本色?这些知识我都知道了,我才要接受疗伤。」

  说完固执地端坐在地上,拒绝医生的诊断。眼看毒性迅速地蔓延病人的身体,医生无奈只好叫人把弓弩拿去仔细研究,满足了愚痴人的好奇,三度要拔去毒箭时,愚痴人又说了:

  「等一下!射箭人和弓弩的状况,我虽然都已经了如指掌了,但是关于箭的情形却一无所知。我要知道这箭柄究竟是树木,还是竹子做成的?箭羽是用什么种类的鸟毛做成的?是雉鸡的毛,还是白鹤的毛?箭镞是用什么金属打造成的?是铁器,还是铜器?绑住箭镞的箭缠,是用牛筋,还是鹿筋?另外,制造弓箭的工匠长得什么样子?如果这些事情我都完全明白了,我一定接受治疗。」

  为德不卒,终非行善,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医生只好好人做到底,急如星火地遣人把有关弓箭的资料都搜集来,告诉已经毒性攻心、奄奄一息的愚痴人。愚痴人最后虽然知道有关弓箭、射手的一切常识,但是因为延宕医治,纵然华陀再世,也救不了他的性命。愚痴人终于因为执着于常识的枝末追求,而丧失了宝贵的根本生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