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明奘法师/ 文章正文

我想办一所佛教大学

导读:明奘法师:我想办一所佛教大学  太守问药山:如何是道?药山以手指上下,曰:会么?太守曰:不会。药山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2008年4月26日,明奘法师在北京大学做了一个主题为“云在青天水在瓶——禅的生命意境”的讲座,引起当代大学生对禅修的兴趣和思索。而在2010年8月14日昆明翠竹园善地禅修云南周年庆上,明奘法师始终微笑地答惑解疑,和上百位禅修学员探讨佛教的禅修观。在8月15日的“无我茶会”上...

  明奘法师:

  我想办一所佛教大学

  太守问药山:如何是道?药山以手指上下,曰:会么?太守曰:不会。药山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2008年4月26日,明奘法师在北京大学做了一个主题为“云在青天水在瓶——禅的生命意境”的讲座,引起当代大学生对禅修的兴趣和思索。而在2010年8月14日昆明翠竹园善地禅修云南周年庆上,明奘法师始终微笑地答惑解疑,和上百位禅修学员探讨佛教的禅修观。在8月15日的“无我茶会”上,明奘法师不拘形式、轻松自如地主持茶会,引领众人领悟“禅茶本一味,天下原一家”的禅意,同时以茶敬人,平等互爱,结一份善缘。

  明奘法师说:“我想保有自己单纯的做一个和尚的梦想,热爱着这身僧衣,注定的行走,注定的跌宕,注定的古道新人……”

  想办一所佛教大学

  明奘法师的出家,与遁入空门或者看破红尘不同,他说自己有很多的不甘和想法,都想在出家的日子中实现,因此出家后过的生活,不像一些传统的和尚生活。2008年正月十六,明奘法师在北京朝阳寺写下《我的做和尚的梦想》一文,说到:“我想办一所真正意义上的佛教大学,学术、学问、学知、学修、学养。我的佛教大学,应该有精确的学术研究标准,具备格物致知的治学态度,知行合一的行为操守,学修一体的佛门子弟风范,温文儒雅的山林气质,外加顶天立地的禅者气概,处惊不变的中流砥柱风骨,狂放旷达的隐士行列,豁达通便的精神内韵,这样的大学,培养出几个乃至几十个这样的佛门学者,是我的夙愿也”。

  明奘法师还想办一个佛教的电视台和电台以及杂志,他想打开一扇窗,或者一道门,让耽着物欲的以物为本的一颗颗人心尝试着走出钢筋水泥浇筑的生命丛林,学习微风下的醉茶与醉酒,学会草丛中阳光下的慵懒与从容,学懂涓淌的流澈与汹涌的波涛的共处与和平,学明生存中发生的一切无非为了生命而不是相反。明奘法师说,走进历史或者走回怆然,回归自然或者回归平淡。让生命就是本来的样子,走着,走着。

  “我想把所有的、美好的、智慧的唯美的慈悲的经典和少部分的书籍刻印在石头上,分发到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或者美术馆,当然还要散放在各地的宗教圣地去。”明奘法师对于日新月异的新科技所带来的方便赞叹的同时,也有担忧。他总是觉得,断壁残垣的碣石,散乱委地的古碑,一块石头承载一段风花雪月的凄婉故事,一捧丘土掩埋的千古公案,总能在人的生命底层,最深处,带人回家。

  行走在山路上

  2007年的那个夏天,明奘法师在山麓上奔波和行走。4月,他走在斯里兰卡的最高山上,遇到暴雨,住宿半山小店里,在雨中摇曳的烛光里,明奘法师与巴基斯坦、以色列、日本、斯里兰卡等一群人聚首茶会,心里流淌着无法忘怀的温馨。明奘法师又走过印度的灵山、七叶窟;5月,明奘法师走过云南的崎岖山路,从安宁八街的三和寺,到玉溪释迦文化静享园,一路风尘赴赴,传授禅修;6月,明奘法师来到北京怀柔,在五个小寺院的山路间行走,思忖建设一个自然的、人心的、文化的、国际的、现代的寺院,给那里的众生内心的清凉。让明奘法师心生感触的还有,这个夏天,从山上走下来,一杯俨俨的红茶或者普洱,足已让自己这个知足的人感觉什么是神仙了。三个月的行走,仅仅是明奘法师多年来传播佛教文化的一个缩影。

\

  明奘法师出家的缘由很简单,在上中山大学时被一本《六祖坛经》深深感动,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去做和尚。1995年他辞去了北京一家出版社的工作,在赵州祖庭柏林禅寺剃度出家,开始一个和尚的修行生活。他第一个在国内推广南传内观禅修,他参与创建河北佛学院、策划主持的生活禅夏令营,受到中国很多寺庙的欢迎。在与国际佛教界的交流中,他兼任新加坡《佛陀教育》杂志主编及马来西亚等国报刊的专栏作家。

  明奘法师还有自己的博客“云水明奘”,他经常发帖流露心声。时下,社会人士对像明奘法师这样现代社会背景下的僧人的看法是:“他们不是躲在寺院中进行独自禅修,而借助现代社会的多种手段发扬佛教文化,进行社会精神层面的建设,这本身就构成了对当下民众求得精神解放的援助。”

  倡导“心灵环保”

  明奘法师在2009年举办的首届“企业家的心灵环保论坛”上,面对成功人士提出“心灵环保”,他认为,心灵环保不是企业家的专利,心灵环保是每个活着的人的专利。尤其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物质世界已经过速膨胀发展的状态下,心灵跟不上,那我们就要超速。

  近年来,一些企业家,心灵负荷过大,导致自杀或抑郁症。如果心灵超速,谁来给自己设置一个刹车器或减速器?明奘法师认为,要让我们的心灵纯净下来、安静下来、安住下来,唯有自己。这是佛法的亘古不变的力量和魅力所在。他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景下,给我们的心灵减速。

  对于企业创造的价值如何评价,明奘法师认为,如果我们的生命过于奔波于物质利益的追求,过于奔波于企业价值,而这个企业价值又仅仅局限在收益上,虽然在短时间内创造了GDP的增长,但是GDP的增长仅仅是一个支点,这个支点不能以伤害另外的支点为代价。明奘法师打了一个比方:我们生存的环境越来越紧张,人与人相处的那份信任缺失,猜疑和恐惧、防范越来越多。这样,我们创造了多少的价值,都不能和心灵的受伤划等号,心灵的受伤是无可弥补的、永久的伤害,所以心灵的环保是我们佛教永恒的主题。

  明奘法师带领弟子和学员,从自己做起,注重环保、提倡绿色到注重自己的心灵环保,表里如一,“心灵环保”也是他毕生追寻的理想。

  弘扬善地禅修

  “让自己无他求、无旁求、无多求、无异求、好象蓝天一样,就那么单纯,慢慢地去体会,心就在这种状态下安住。保持放松和开放,身体要放松,心要足够开放,同时有一种平静的欢喜,放松、开放……” 在昆明翠竹园善地禅修云南周年庆活动上,我有幸参加禅修,深入体会“禅修是解决烦恼的有效修行方法”,当然禅修对于我来说很困难,尤其长时间的打坐,更是很难坚持。

  明奘法师言传身教:“开始的时候,借着观察自然的呼吸来提升专注力;等到觉知渐渐变得敏锐之后,接着就观察身和心不断在变化的特性,体验无常、苦、以及无我的普遍性的实相。”明奘法师说,禅修就是通过观察自身来净化身心的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一次身心的实践。

  部分学员是带着问题来的,希望立马解决问题。明奘法师注意到这点,他清楚地告知大家:“如果你是来解决具体的问题,我不能给你答案,禅修的目的就是在对内心的观照中感受生命的实相,从困顿中解脱,享受清凉和自在。”

  明奘法师提及,2004年第一次来云南的时候,还没有禅修的寺庙或道场,时至现在,昆明、大理鸡足山,玉溪,都相继有了禅修课程,特别是明奘法师创办的云南善地禅修在各方人士的坚持和努力下,生根开花结果。如淦法师作为明奘法师的弟子,在云南具体操持相关活动,得到众多弟子和学员的拥戴。

  禅修活动结束后,每个学员都得到明奘法师所著的《心如晴空——佛教禅修观》一书,记住明奘法师的话:“我们的烦恼具有普遍性、共通性,它随时、随地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修行就是要解决这些烦恼。一切禅修的基础在我们自己,特别是在我们的心。禅修是对治我们身心的药,是一场身和心的对话。禅修是一个持久的功课,持久的禅修练习会有很多的收获和乐趣。”

  我的领悟是:禅修作为平静内心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之一,可以和宗教无关,值得我们拿出生命中的一段时间去实验它。于是从那次禅修后,我开始每天安排一点时间禅修……

  明奘奘师简介

  河北承德隆化人,1967年生,曾就读于广州中山大学。1995年在柏林禅寺净慧老和尚座下出家,1996年在新加坡从净空老法师学习讲经。1999年冬从净慧老和尚座下接法,传承中国临济宗第四十五代法脉。1998年参与创办河北省佛学院并担任首任教务长。

  作为内观禅在中国内地的最早引进者与推广者之一,明奘法师于1998年开始推广并组织南传内观禅禅修活动,自1999年到2010年在全国安排了近上百次内观禅修活动,在社会各界取得良好的效果,目前内观禅法已经在各地弘扬。

  《禅修小贴士》

  第一:你想要禅修:生理层面的难受,必然引发心理层面的问题,接着烦恼不安,抵触等心理上恶的情绪都引发出来了,本来就不愿意的话,没有办法来真正进行禅修。

  第二:环境很重要:禅修的环境光线不要太强烈,光线强烈容易使心散乱;但也不要太昏暗,昏暗的光线又令人昏沉。

  第三:正确的方法:数息是天台止观方法的第一基本功,也有听息、观息、随息、观心等等不同方法。还应该注意对自我身体的保护,防风、防寒、防湿。还要有一颗保持不变的心。在禅修中经历困难是很自然的,相信选择的正确方法,坚持下去。禅修是一个需要时间的慢工夫。

  第四:相信自己是禅修的根器,层层递进地学习。刚开始学习的时候,适合的方法是“少食多餐”,在我们最渴望坐的时候结束,保持下一次禅修的乐趣。

  第五:禅修应该调五事:调饮食、调睡眠、调身、调息、调心 ,饮食要以身安为主,吃饱以后一小时内,不要去禅坐。

  第六:睡眠要适当,在体力饱满,精神清明的状态下禅修,情绪不能过分高昂,也不能在瞌睡的状态下禅坐。可以选择在行走中禅修,一边走,一边来观察呼吸,甚至在奔跑中,公交汽车上全可以。很瞌睡的时候,选择去拜佛、诵经、甚至去做体力活,也不要来打坐(同样也不适合念佛)。

  第七:宁可脑子里打妄想,即使一个念头跟着一个念头,也不要任自己在打坐中瞌睡。因为禅修是要高度的注意力在里面,然后在高度注意力奠定的基础上,定力产生智慧,来洞见,观察,那样子在做功夫。保持身体不宽不紧,体会头、颈、肩到膝盖的放松,但不能松懈。

  ——刊载于《白金风尚》杂志2010.09B 总第8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