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卢志丹/ 文章正文

运水搬柴是神通

导读:运水搬柴是神通摘自 卢志丹居士 新书《日常生活中的佛心》  日常生活中,时时是佛心,处处有禅机,所谓“神通及妙用,运水与搬柴”。可惜,多数人由于内心无明覆蔽,意识不到自身本来具有的佛性和体验禅的潜能,这就叫做“百姓用而不知”。  晚唐时期有一位龙潭和尚,他的师父是天皇道悟禅师。他在师身边呆了很长时间,天天侍侯师父。他觉得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师父并没有给...

  运水搬柴是神通

  摘自 卢志丹居士 新书《日常生活中的佛心》

  日常生活中,时时是佛心,处处有禅机,所谓“神通及妙用,运水与搬柴”。可惜,多数人由于内心无明覆蔽,意识不到自身本来具有的佛性和体验禅的潜能,这就叫做“百姓用而不知”。

  晚唐时期有一位龙潭和尚,他的师父是天皇道悟禅师。他在师身边呆了很长时间,天天侍侯师父。他觉得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师父并没有给他指示佛禅心要。

  有一天,龙潭和尚向师父发问道:“某自到来,不蒙指示心要。”

  天皇道悟禅师却说:“自汝到来,吾未尝不指示心要。”

  龙潭问:“何处指示?”

  师父说:“汝擎茶来,吾为汝接;汝行食来,吾为汝受;汝和南时,吾便低首。何处不指示心要?”

  意思是:你端茶来,我就接了;你端饭来,我就受了;你礼拜我时,我就低头。哪一处不是指示你修心的法要呢?

  龙潭听了师父的开导,低头良久不语。

  天皇道悟禅师说:“见则直下便见,拟思即差。”

  龙潭在师父逼拶的这一瞬间,不容思量卜度,当下心开意解、悟道见性了!

  于是,他又进一步请教师父:“如何保任?”

  师父说:“任性逍遥,随缘放旷。但尽凡心,无别胜解。”

  这则公案明白告诉人们:修行者的生活,处处都流露着佛心禅机,修行者只要全身心地投入进去,处处都可以领悟佛心,参透禅机,事事都可以实证佛的境界。

  更重要的是,这则公案还告诉人们悟道后的保任功夫是“但尽凡心,无别胜解”。凡心,即一颗平常心。

  日常生活中修行的关键所在,是要保持一颗平常的心,所谓“平常心是道”。

  唐代著名禅师、洪州禅的开山祖师马祖道一,曾提出了一个影响极其深远的命题——“平常心是道”。他说:

  “道不用修,但莫污染。何为污染?但有生死心,造作趋向,皆是污染。若欲直会其道,平常心是道。何谓平常心?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经云:‘非凡夫行、非圣贤行,是菩萨行。’只如今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

  佛经三藏十二部,多少大乘教法,摄要言之亦不过是上面这几句话而已!无奈多少后来修行人总是不敢相信,亦不敢认可,于是乎舍近求远,于自家宝藏不顾,行脚天下,遍参高僧,最后方才明白“平常心”如此而已,“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正所谓:

  近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马祖道一的会下,有一位庞居士,他最早是亲近南岳的石头和尚。

  见到石头和尚以后,庞居士就提出一个问题:“不与万物为侣者是什么人?”石头和尚用手掩住庞居士的口。庞居士当下就明白了,然后就在石头会下住下来,保任此心。

  一日,石头和尚见到庞居士,就问:“子见老僧以来,日用事作么生?”你庞居士见到我以后,得到了一个东西;得到这个东西以后,在日用当中是怎样保任的呢?

  庞居士回答说:“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为什么没有开口处呢?时时未离这个东西,所以才没有开口处,才用不着来描述那东西的状相。不过,庞居士最后还是旁通一线,写了一首偈子上呈石头和尚,其中有一句说:

  “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

  意思是,在日常生活当中,处处都在显神通。谁在显神通呢?自己见到的那个东西,即自己本具的佛性,自己的本来面目,昼夜六时中,都在六根门头,放光动地,大显神通。显神通做什么呢?做平常的事。

  古代没有自来水,没有煤气。饮用水是用一个水缸将水储存起来,水没有了,就要搬运,要去担水;没有煤气管道,要煮饭怎么办呢?住在山上,可以到山上去拾柴火。运水及搬柴,就是生活中的平常事,以平常的心,来做平常的事。以运水搬柴作一个代表,来说明佛心的神通妙用在什么地方来发挥。神通妙用就是在平常事当中来起作用。也就是说,我们修行做功夫,得到了受用以后,不是把这种受用来显异惑众,而是用来做平常的事,做日常中那些微不足道的事,做人们生活中一件也不能少的事。

  庞居士把这首偈子呈给石头和尚,石头和尚淡然一笑。这一笑是什么意思呢?是啊,就是这个样。悟了还同未悟时,只是不在旧时行履处。

  “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两句几乎成了祖师禅随缘任运宗风的典型表述。这与马祖道一所谓“平常心是道”完全同一。这样将人的自然、现实的生活要求与玄妙的佛理统一起来,中国佛教被人性化了。

\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说:“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修行不一定要出家;在家入世,只要保任一颗佛心,在尘劳中不染尘,在尘劳中来度脱尘劳,生活中的日用事,都是自己显示神通妙用的地方。

  宋朝有一位大慧宗杲禅师,他是一位大解脱、大修行的人,是禅宗的中兴祖师。他一生接引无数达官贵人信仰佛法,修习禅宗,明彻佛心。大慧宗杲禅师说:修行这件事,没有离开日用事;就是要在日常事务中来勘验此心,考验此心,训练此心。他说:“修行这件事,茶里饭里,喜时怒时,与朋友相酬酢时,侍奉尊长时,与妻儿聚会时,行时、住时、坐时、卧时,触境遇缘、或好或恶时,独居暗室时,不得须臾间断。”

  大慧宗杲禅师说的是古代的生活情景。今天的生活内容更加丰富,在挤地铁时,在搭公交时,在超市买东西时,电脑前,电视机前,电梯上,在街上看到人来人往,在海边听到涛声,在林中听到鸟叫……事事物物缘生缘灭,处处都在演圆音,时时都可修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