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卡塔仁波切/ 文章正文

忏悔净障

导读:忏悔净障  有时,我们也把恶或不善的行为称做罪行或业障。我们要思考的重点是:哪些是这样的行为?如何产生的?一旦产生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害处?最后,我们要如何消除这些不善的行为呢?  首先,不善之行为的意思是什么?大体而言,是指身、语、意所犯的错误,将导致今生和来世的痛苦。业行的一个法则是,造业也只是刹那间的事,其痛苦却是无穷的;就像树是从一粒小种子长出来的一样,它虽是种子的果实,却可活很久。至於恶行...

忏悔净障  有时,我们也把恶或不善的行为称做罪行或业障。我们要思考的重点是:哪些是这样的行为?如何产生的?一旦产生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害处?最后,我们要如何消除这些不善的行为呢?  首先,不善之行为的意思是什么?大体而言,是指身、语、意所犯的错误,将导致今生和来世的痛苦。业行的一个法则是,造业也只是刹那间的事,其痛苦却是无穷的;就像树是从一粒小种子长出来的一样,它虽是种子的果实,却可活很久。至於恶行,不仅造恶的人受苦,别人也会深受其害。怎么会这样呢?  据说,在我们所住的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不同的本尊,他们都随喜善行,并且保护帮助行善的人;但同时,也有成千上万的恶神邪灵都随喜恶行。因此,有人行恶时,较恶的力量就会增加,而随喜善行的本尊力量就会减弱,导致传染病、饥荒、战争和冲突如雨般降临世上。  从小范围来看,我们如果做恶,很容易就把家人和亲友一起拖下水。如果有一个人开始吸毒,就会影响到他的朋友们做相同的事,别人看到了也会参与,吸毒便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身上。任何恶行都可能像这样传染开来。另外再举个例子:爱钓鱼的人,他们的亲朋好友参与这种杀鱼的活动,因此,恶的行为就此加倍扩大。

  业障  业障特别是指:无法回想过去、透视未来,不能用视听的能力去感觉出远方的事情,或无法了解别人的想法;业障也指对自己的佛性一无所悉――所有这些情形都被归类在一般性的业障中。  我们不能说有人造恶,也有人没有。或是说,有人有业障,而有人没有。事实上,所有世上的人都有同样的恶业和障碍,这是由於我们还未觉悟成佛、我们不是佛的缘故。「我们不是佛」本身这个事实,就代表非善和业障。我们今生以及过去无数生,都造作了不少恶业,并形成障碍。虽然最后我们受尽苦难,把过去恶行的苦果都消了,但是一转身,我们又再次造了业,形成障碍,产生更多的痛苦。从无始以来,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的。

  净业  一般来说,业障和恶行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只除了一项特点——那就是它们可经由忏悔来清净。如果我们想要洗净木炭,是没有用的――它永远是黑色的。如果障碍和恶行像木炭一样,就无法经由忏悔来清净了;但是它们比较像块布,可以把它们洗净,可以由忏悔来清净,这是唯一的好处。  大部分的众生都生在六道里,而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清净恶行。一般来说,只有修行佛法的人道众生才知道怎么去做。但我们要不要应用现有的净业方法,则要看个人了。无论如何,我们可以说我们是有很好的条件,可以实际去这样做。

  苦因  恶行便是引起自己和他人受苦的原因,我们也许不知道它是从何而来。它是国王或什么大人物弄来的?抑或是什么神降下来的?答案是否定的。各种痛苦的产生,乃是由於我们的心识有善与非善的两种特质,而那些是来自心识里非善的力量。  痛苦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无明愚痴。这意思是说,我们不明了自心所具之特质,也不知道恶行将导致受苦,而善行则会带来快乐。由於如此愚昧,痛苦才会产生。因此,痛苦的根本就是愚痴。  由於愚痴,我们便造作身、语、意的恶业。之所以会有这些错误的行为,是因为我们不了解自心的善性,没能好好地培养它们;我们没有好好培养,而且由於无明,我们有害的缺失继续增加,导致更多的错误的行为。

  三毒  可以说,每一个人都由身、口、意三种特质组成的。除此外,我们还执著於一个「我」或「自我」的观念。但事实上,「我」并不存在。因为执「我」,便生起了「他」,在人、我之间起分别,其实这些都是自心所造作的。  另外,苦乐、爱欲和贪著的觉受,都和「自我」有关,而嗔恨则是对「他人」的。在这一点上,经由无明愚痴的作用,贪、嗔、痴就此生起  贪著和嗔恨依序产生别人比我好的想法,接著嫉妒心便生起。有时候,我们认为别人比自己差,而产生了骄傲自大的心态。自己唯恐所拥有的金钱财物会失去或被偷,便产生了贪著。基本上,经由根本之因的愚痴作用,贪、嗔、痴、慢、疑五毒就这样产生了。

  六道与六苦  我们有六种基本的心灵痛苦状态,也有六道。事实上,这两组都属「六」的东西,关系十分密切。  一、 地狱道  在六种痛苦的心灵状态中,如果一个人的嗔恨心最强,便会投生到地狱道里。地狱道不是外在人为所造的,而是由根植於我们心识中的嗔业所感召的果报。由于嗔恨的力量,便产生了在地狱的痛苦。在六道之中,地狱道的痛苦最强烈、也最持久。  二、饿鬼道  我们由于愚痴而生起了自、他的分别。执著於有「他」(众生相)时,就会产生嗔恨;执著於有「我」(我相)时,就会产生贪婪。基本上来说,贪的涵义,就是自己不想分亨或布施好的东西给他人,也害怕会失去或有耗尽的一天。这是一种吝啬的行为,也包括不愿将佛法傅授给别人。由於贪力的趋使,便会投生到饿鬼道。饿鬼的数目非常庞大,都是由不同的悭贪习气所化现的。  三、畜生道  一般来说,所有的众生多少都有些迷惑和愚痴,不过,当愚痴变成一个凌越一切的特点时,就会造成投生到畜生道的主要原因。动物们没有伦理道德,也没有什麽不该做的观念。  到现在为止,已经谈论了三种投生的类别――地狱道、饿鬼道和畜生道――此即为下三道。在此三道的苦是最剧烈的。  四、人道  上三道在藏语称为三「乐道」,能投生到此三道,主要是修行善业缘故。如果善业带著强烈的我执,便会投生到人道。  在人道是有二种生活方式。其一是修持佛法,从轮回中解脱,并且利益他人;另一是处於贪嗔等痛苦的心灵状态中,结果做了很多不善之行。畜生由於极端愚痴而这样做,但人是具有聪明才智的,如果他们致力於行善,便会是非常善良的;但如果造恶,便会变得极端邪恶。  世界上有很多的人口,但是真正善用人身的人很少。大多数人只会为自己打算,却一点也不关心众生的利益。举例来说,大部分人都像商人一样,只对谋利一事感到兴趣,但是谋利这事通常是建筑在他人的损失之上的。在这个例子里,商人只要能营利,根本不在乎别人如何?他们也只关切自己的福利,仅仅是为了自己利益,便杀了其他成千上百的众生。狮子为了充饥,通常只杀一只动物来吃;人类却非绝对必要地杀了成千上百的鱼,还有数不清的昆虫,都在耕种时被扑灭了。因此,人类的恶行是非常巨大的。如果我们来看看那些善用人身学习和修持佛法的,便知道其数目是非常、非常少的。我们要牢牢记住,人类所造的恶业是远远超过其所积聚的善业。  五、阿修罗道  会生为阿修罗(或半神)的主要因素,是由于其善业和强烈嫉妒心混合的结果。为何嫉妒会和善业成双呢?举个例来说,为了修完一个法,我们必须完成固定数目的大礼拜,有一个人做了几个大礼拜後,看到别人做得比他快,而且远远超前,结果就产生了嫉妒心。因此,这种嫉妒的心灵痛苦状态,就和顶礼佛、法、僧的善业混合在一起。  阿修罗有二种嫉妒的心理。第一:他们嫉妒天神。即便他们自己所拥有的很多,也不会丧失,但还是觉得天神比他们享乐,财富和资源比他们多。第二:有一种很特别的树木,根生于阿修罗道;虽然此树长在阿修罗道这边,但是花和果都结在天道那边.阿修罗对此感到非常嫉妒,因为他们必须照料树木,却无法从中得到任何好处.就是这两种嫉妒心理,使他们困於轮回之中。  六、天道  最後,我们谈到天道(或神道)投生天道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累积了很多的善业,但却伴随著骄慢之心。由於其善行掺杂了自大,所以不能从轮回中解脱。嫉妒、骄慢和善行,可以用许多方式混合。再以做大礼拜为例,有人做完了一千遍大礼拜的时间,别的人只做了五百遍,这个人便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这样的想法便生出骄傲自大的心理,和大礼拜的善行掺混在一起。  天道的生活是非常快乐的,直到死前才会感到痛苦。他们的享受和财富都这么大,以致完全分了心;就像儿童一样,玩得太高兴了,把时间都忘了,直到将死的七天以前,天神一直都耽於享乐之中。他们死前的征兆是:衣服和身体开始变臭,庄严的花冠也开始凋萎腐烂。以前和他们一起玩乐的天神和女神,看到这种情况,便远远走避。这将死的天神(或女神)有天眼,可以看到他们未来要投生的地方。比起天道的享乐,通常他们会投生到较低的其他道中。由于可以预见自己未来将受的苦,因此心中倍感难受。六道轮回之中,肉体受最剧烈痛苦的地方,是在地狱最底层的阿鼻地狱。然而,心灵上感受最大痛苦的,是在天神将死,要再投生的七天中。

  六苦的对治  六道众生所受的痛苦和苦难,是由六种基本的心垢所引起的,它们是在此六种状态下产生的。我们要如何消除这种痛苦的情境呢?主要是以忏悔一切不善来清净它们,并以不断的善行代之。  一、慈悲  嗔恨的对治方法是慈悲。慈心是希望众生能幸福快乐,而悲心则是愿众生能免於苦痛。慈悲心一生起,嗔恨便会自动消失。当我们以慈悲心来对待众生时,便无法容下愤怒和嗔恨了。  二、布施  导致投生于饿鬼道的贪吝,其对治的方法是布施,在修持布施度时,我们专注在两种接受的对象上:三宝(佛、法、僧)和比我们情况差的众生。经由布施的修持,我们关闭了投生於饿鬼道之门。  三、智慧  我们要以智慧,来对治使我们投生於畜生道的愚痴。智慧来自听闻法教并依教奉行,它让我们了知投生六道乃由心垢而起。智慧意指清楚的了解并辨知善与不善、以及其果报。  四、发展对身体的觉观以及培养知足的心理  对治执著的方法,依所提到的执著而施。如前所述,在人道有两种主要不同生活之道的人:修持佛法,朝向解脱,以及被贪执和爱欲控制的人。执著的焦点在哪里呢?主要在于我们的身体和财富。  对治身体执著的方法,在于发展对它的觉观和禅修――尤指身体的本质之不净。再则,由于身体会死亡,因此它是无常的。第三,身体的状况会改变,所以,也不是很稳固的。经由这样的觉观,我们对身体的执著就会减少。  从学习佛法中,我们也可以培养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知足,并想:「好了,现在我有这样和那样东西,够了!我觉得很满意了!」  简而言之,对治执著的两种方式,就是发展对身体的专注与觉观,减少对它的攀执和爱欲。还有,就是培养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量与质都感到满足。  五、随喜  嫉妒是投生在阿修罗道的主要原因,我们要以随喜他人的善行来对治它。随喜他人,嫉妒心自然而然就会平息下来。随喜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很简单地说明:如果我们看到有人修习佛法、行布施或做其它善事,因而生起随喜心,这种随喜和原本的善行是具同等价值的,所累积的善业也是相同的。同样地,如果我们随喜他人做恶,那麽所累积的恶业也是一样的。一旦我们的心已习於做恶,要生出善心就很困难了。  经由修行,我们持续地培养善心、慈悲和随喜的胸怀,结果便会变得习於行善,恶业也会慢慢减少。我们必须要去感受了解善行的好处是什麽,以及做恶会带来什麽样的痛苦和损害。  六、对治骄慢的一般方法以及究竟方法  我们已讨论过,生在天道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善行中掺混著骄慢的结果。事实上,有两种方法可以对治骄慢,一种是一般方法,另一种是究竟的方法。如果有人称赞我们,我们因而觉得自傲,此时就应该想想其他比我们行的人,这样做,我们的傲慢就会减少――这是对治骄慢的一般方法。再举个例子来说,如果别人恭维我们的身材长得很高,而使自己觉得骄傲时,就要去看看身材比我们长得更高的人,这样一来,我们便会知道自己一点也不怎样,骄慢就会减少;如果有人说「你很富有。」我们就必须想想比自己更富裕的人,然後便会明了,我们对于自己以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根本没有值得骄傲的地方――这也是一个一般的对治方法。  从一开始就要了解,所有的现象都不是真实存在的。我们要尽力以了悟无我的智慧,探知空性。当这样的般若智慧生起时,我们就会明白,在那里根本没有一个「我」可以骄傲的――这是一个对治骄慢的究竟方法。

  四门与忏悔  有四种行恶的可能,传统上称为「四门」。首先是一个人的愚痴非常重,以致没有善恶的观念,因此,也没有机会忏悔、清净恶行;第二是一个人虽然知道什麽是善恶,但并不相信真有这回事,由于对善恶的意义没有真信,因此忏悔也非常不可能的,第三是一个人虽然相信善恶的重要性,但并未将它牢记在心――总是忘掉;第四是一个人能够分辨善恶,相信它们,虽也没忘记,但因为心中的染污太重,以致依然行恶。  在第三和第四状况的人,可以藉由忏悔来清净,因为了解恶行会导致痛苦的人,才能决心藉著净业的方法来消除痛苦。

  一、忏悔四力  忏悔净障的过程需要四种不同的力量。首先,我们需要一个神圣的忏悔对象。他必须远离一切恶行与障碍,具真正能清净罪障的力量,并且富于慈悲与智慧,我们可在这位上师或精神上的法友面前忏悔恶行。如果没有上师可当为忏悔的对象,我们可以用佛菩萨的相来代替,也可以在佛塔或寺庙,或具加持力的圣物前忏悔。开始时,我们先对这些忏悔的对象或上师做或多或少的供养。第二,基于了解所造恶行的不当,我们需要忏悔力。第三,要大声认错,念出忏悔的内容。我们可以说:「从无始以来的多生中,无论我造过什麽恶业,我祈求您,请您平息净除它。」此时,如果你记得自己犯过哪些错误,便一一举出来,否则就如此想:「虽然我记不得了,但任何经由我的身、口、意所做的恶行,由于您的本觉智慧都能了知。我祈求您,请您清净我这些罪障。」最後,我们需要第四种力量――发誓不再重犯。这是四项中最难做到的。  举例来说,如果有人昨天突然中毒,还未死,他便会去寻找能够解毒的医生,同时,也会因自己无知吃下毒药而深感後悔――恶业的苦果就像毒药一样,当我们在圣洁的上师或佛像前忏悔时,心中也应充满悔意「我真的非常後悔自己造了恶业。」  忏悔罪障须及时是很重要的,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而恶业的力量与时俱增。如果我们死了,罪障还未被净除,就再也没机会了,我们会因此在未来世中受苦。所以,我们不能这样想:「哦,我再等一个月,或明年再忏悔吧!.」  噶玛噶举傅承持有者之一的冈波巴大师,回家乡後,曾以一例说明净业的急要性。他说,这就像有人掉下悬崖,但手抓到一条藤而悬在那里一样。藤的一边有只白老鼠在啃它,藤的另一边有只黑老鼠在嚼著它:悬崖下面,则有熊熊烈火、毒蛇以及各种剧烈的苦痛在等著他:而在悬崖上,则是他的同伴和朋友们;他住上看著他们,热切哀求著:「拜托!请帮助我吧!」  在这个比喻中,悬崖下的火和蛇代表下三道的痛苦;挂在悬崖边将死的人,代表他没有力量把自己往上推,随时都有可能坠下;葛藤象征他的寿长,而二只老鼠啮啃著藤,正表示此人的生命一天天、一夜夜地减少;悬崖上的友伴,就是能够帮助他的佛菩萨们;而他向友伴们真切地哀哀求助,代表的就是忏悔和悔过。

忏悔净障

  二、其它的净业方法  我们也可以用其它的方法来清净罪障。我们可以念诵佛号,例如:药师琉璃光如来、毗卢遮那佛、不动佛、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或是念诵他们的心咒。我们还可以念经,例如:《大解脱经》和《心经》等。如果我们受持菩萨戒,没有损坏戒条,便能清净恶业。修持如大手印或大圆满的法,也有相同的作用。因为藉由这些修行,我们才可以成佛,而在那同时,业障也会自动净除。

忏悔净障

  三、戒律的堕毁  由于我们可能破戒,所以须以还净来补救。谈到出家人的戒律,别解脱戒总共有二百五十一条,其中四条是根本戒,只要破了其中之一,便破了一切戒。例如:有个和尚看到了一个人,心里想:「我不喜欢他,我要杀了他。」这时,戒还未破。接著,和尚猛击他的头,并真打死了他,戒仍然没破。和尚一看到自己做的事,说:「我犯了多可怕的错误!.我居然杀了人,真可怕!」他深觉後悔,戒还是没破。但如果和尚随喜自己的作为,心想:「他翘掉了!太好了!」那时戒就破了。破戒必须由身、口、意三者始能完成――想法、实际的行动、以及对自己所为、所表现出的高兴。  至于菩萨戒,只要有「我想杀那个人」的想法,就算已经违戒或毁戒了,因为菩萨戒主要是心戒,而出家的别解脱戒则是与行为有关。  金刚乘的戒律又称三昧耶戒。如果我们看见一个人,只要在心里想:「原来就是这样嘛,没什麽了不起!」就损减或破毁了三昧耶戒。为什麽这样?因为在金刚乘中,行者必须视一切众生为勇父与空行的圣众,并应视五大元素为五方佛与五方佛母。而只要一有俗世不净的念头,就自动损减了三昧耶戒,不过,还未破及根本戒。  虽然金刚乘的根本戒律有十四条,但实际上的三昧耶戒条则多得数不清――有几百万条,这是由于与心念有关之故。因此,禅观金刚萨埵以及念诵他的咒语,便成为相当重要的事.经典上说,我们应该在二十四小时中,忆念金刚萨埵并念诵百字明咒六次,即每四小时一次,白天夜晚各三次。如果我们记得所犯的过错,在四小时内忏悔,就能立即把业清净。这就是我们要以此方式来忆念金刚萨埵和念诵其咒的原因。

  四、正确的发心  忏悔业障时,正确的发心很重要。如果我们想:「我只忏悔自己的业障。」便属声闻缘觉之道。此道较低,因为他们只关注自己个人的解脱。不过,如果我们这样想:「我要为自己和一切六道众生的罪业而忏悔。」这样的发心就广大多了。我们应为无明愚痴、以及本身无法净业的人来忏悔消业。这种方法非常具大力,可以积聚很大的功德,兼具了大乘与金刚乘的特质。

忏悔净障

  五、无疑无惑的忏悔  我们要了解:最佳的忏悔方式,就是完全不带一丝怀疑的忏悔,这点很重要。  举例来说,缝纫时,我们可以挑选利针或钝针来用。利针很好用,但若需要钝针,也勉强可用,因此针的锐利相当于心的敏锐度。就算这样说,如果我们用叉子来缝,则不管它多利,也不能使用――叉子就代表怀疑。忏悔时,如果我们能以毫无疑惑的心,确信忏悔定能净业消障,则它就一定能清除我们的罪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