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罗汉菜 隽永故事 禅是一枝花 小和尚的白粥馆 少林故事
主页/ 隽永故事/ 文章正文

毁容求道

导读:毁容求道文/噶玛天津仁波切  十八世纪日本有位比丘尼了然,未出家前,原是知名武士信原的孙女,容貌艳丽,能诗善乐。十七岁被选入宫,为皇后贴身侍女。风华冠于一时,备受皇室恩宠,名声非常响亮。  不料,皇后早逝,聪慧的了然顿时对人生无常有相当深刻的体会,于是萌起出家之念。然而却不为家人同意,还强迫她结婚,了然誓死不从。最后家人提出三个条件,第一结婚、第二生子、第三夫婿同意,才准许她出家。尽管历经千回百折...

  毁容求道

  文/噶玛天津仁波切

  十八世纪日本有位比丘尼了然,未出家前,原是知名武士信原的孙女,容貌艳丽,能诗善乐。十七岁被选入宫,为皇后贴身侍女。风华冠于一时,备受皇室恩宠,名声非常响亮。

  不料,皇后早逝,聪慧的了然顿时对人生无常有相当深刻的体会,于是萌起出家之念。然而却不为家人同意,还强迫她结婚,了然誓死不从。最后家人提出三个条件,第一结婚、第二生子、第三夫婿同意,才准许她出家。尽管历经千回百折,了然始终志节坚定。二十五岁那年,终于了却这些俗缘,削发为尼。

  了然前往江户,请求铁牛禅师摄受为徒。可这位大师当下断然拒绝,理由是她长得太美了。了然仍不放弃,转而拜见白翁禅师,白翁禅师不但以相同理由婉谢,还说她的美貌只会带来麻烦和修行障碍。

\

  坚贞向道却被谢绝门外,了然非常难过,为了表明己志和决心,她以烧红的热铁,烧灼自己的面容。顷刻之间,一缕青烟销毁往昔令人称羡仰慕的美艳,白翁禅师大受感动,这才收她为徒。

  为了记述毁容心路,她在一面小镜后写下这首诗:

  昔游宫里烧兰麝,今入禅林燎面皮;

  四序流行亦如此,不知谁是个中移。

  晚年圆寂前,了然留下一偈:

  六十六年秋已久,漂然月色向人明。

  莫言那里工夫事,耳熟松衫风外声。

  自古有「红颜祸水」之说。其实祸端不在女子的倾城倾国,而是男人的迷恋与掠夺。美丽并不是一种罪过,即使在修行路上,也不需要毁之而后快。因为引起障碍的根源,是人心的贪欲和执着。需要治的病在此啊!而不是叫一位无辜的女子以毁容的惨烈,来换取道场其他男众一时的无欲——这不过是假相。其所谓「舍得了假,换不了真」,才是值得玩味!

  另一方面,了然比丘尼不惜毁容求道,与禅宗二祖慧可跪于雪地,断臂求法的精神,同样令人感佩!一般人,尤其是女子,最大的执着莫过于面皮的美丑;而了然勇于毁弃,以最大的割舍,换取修行的权利,多么高贵!

  而从年轻到老,六十六年春秋弹指而过,美的、丑的,宫廷里的、山寺中的,那个才是我?若能从中了悟幻化与真实,也不枉费烧灼面目之痛了。

  剥去面皮换佛衣,美丑井里还是你。

  白翁一言吃差错,原来如此松能语。

  舍得了假,换不了真;舍不了死,换不了真。

  注:容貌改变不了自性。白翁自心有障,而说美貌是祸;如此,松树也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