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究给崔钦仁波切/ 文章正文

上师瑜珈 五

导读:具加持的传承佛教的传统,传承非常重要。没有传承,就无法得到加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开始就要检视这个传统是否有真正的传承。真正的传承透过经验来证明。许多人都是透过修持教法而获得开悟的。察巴传承源自萨迦昆族的达千洛卓嘉晨。达千洛卓嘉晨是位伟大的三种戒律的持有者,他激励了多铃巴的信心,多铃巴从达千洛卓嘉晨处领受这三种戒律并成为其主要的弟子。多铃巴的主要弟子为察千洛沙嘉措。察千传承的金刚瑜珈母诵本,描绘...

具加持的传承

佛教的传统,传承非常重要。没有传承,就无法得到加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开始就要检视这个传统是否有真正的传承。真正的传承透过经验来证明。许多人都是透过修持教法而获得开悟的。

察巴传承源自萨迦昆族的达千洛卓嘉晨。达千洛卓嘉晨是位伟大的三种戒律的持有者,他激励了多铃巴的信心,多铃巴从达千洛卓嘉晨处领受这三种戒律并成为其主要的弟子。多铃巴的主要弟子为察千洛沙嘉措。察千传承的金刚瑜珈母诵本,描绘禅修道上次第的言词都是来自察千所说,也就是他自己描述其修持道上的圆满经历。他亲身证得修行上的每个次第,其传承祈请文中即描绘自己见到了真正的金刚瑜珈母的情境。

钦拉秋杰则是我的家族─杰尊族─第一位究给企谦法座的持有者。从钦拉秋杰时代开始,我已是杰尊家族血脉传承的第十八世那澜陀寺的究给企谦。

钦拉秋杰曾在不同的场合亲见金刚瑜珈母的显现:有一次,他亲眼见到一红一白的金刚瑜珈母现于拉萨附近扎叶瓦的悬崖上,这一红一白的两尊金刚瑜珈母,赐予他时轮金刚灌顶。钦拉秋杰带回透明且上面满布闪闪虹光的库夏草,以证明金刚瑜珈母曾亲自给他灌顶。

究给企谦钦拉秋杰曾获知预言,如果他前往神圣的察历山区闭关修行,将成就虹光身。当时他因身负那澜陀及扎鲁两寺院的重任,无法前往。不过后来在金刚瑜珈母亲授时轮金刚灌顶、加持及教法后,钦拉秋杰的确成就了虹光身。

上师瑜珈 五

当钦拉秋杰告知侍者他的成就时,侍者问他什么是光明身,钦拉秋杰便说:「来,摸摸我的头。」侍者用手碰触上师的头顶,只觉他的手直入上师整个身体,看起来是上师的身,却是透明的光体。这就是钦拉秋杰透露成就虹光身的征兆。钦拉秋杰是察巴教派金刚瑜珈母传承最重要的上师之一。

这些教法的传承一直持续到我们现在的上师。金刚瑜珈母虹光身成就修持教法、以及体悟明觉时所有经验的一味教法(也是虹光身修持法的一部分),事实上都非常类似时轮金刚的圆满次第教法。两个传承修持的解说可以互补,这是察巴教派金刚瑜珈母传承很重要的一个特点。

这个传承─以亲见金刚瑜珈母并领受其教法的几位大师为代表─一直持续至今日。

在近代,接续这个传统的上师是蒋扬钦哲旺波。他不但真正见到金刚瑜珈母并获得短轨传承,也就是金刚瑜珈母直接口授的净见。

蒋扬钦哲旺波是极特别、极例外的上师,也是西藏最伟大的上师之一。蒋扬钦哲旺波地位崇高,西藏人称他为第二佛。

近代,萨迦传承金刚瑜珈母教法的根源来自蒋扬钦哲旺波,他与弟子洛碟旺波一起教授金刚瑜珈母修持法最长的开示。本开示的文字经洛碟旺波仔细督导,并由这两位上师的弟子东康赤巴撰写。我本人则是从丹巴仁波切上师巨细靡遗得获这些教法。由蒋扬钦哲旺波钦定的短轨传承教本一直传至我们现在的上师。

我们以上约略谈了金刚瑜珈母教法深具加持的传承,它是一个实修经验的传承,因为这是个透过经验证实未曾中断的传承。它是一个实证开悟的传承,因为达千洛卓嘉晨等上师由此教法开悟。它也是一个密语口授的如实觉知传承,因为札巴嘉晨以及之后的许多上师都亲见了金刚瑜珈母的尊胜容颜。

它是一个无上正见的传承,因为它同时具足加持力、修持指南、及口传教授,能为修行弟子直指法性,也因此是究竟正见的教法。

当虔诚弟子出现时,如果他能与上师的关系如同父子,并能持守三昧耶誓,这时上师即可传授究竟的法教,如直指法性的口传教授等。

我的上师

我的根本上师丹巴仁波切是蒋扬钦哲旺波、蒋贡空楚永腾嘉措、和蒋贡洛碟旺波的弟子以及传承的持有者。这三位上师传给他究竟的加持传承,也就是体悟且安住正见的教法。而我从丹巴仁波切领受到这些加持与教法,因此我说我们都极其幸运。

丹巴仁波切真是不可思议。人称他为丹巴,因为他是崇高无上的人物。他只要一获得教法,立刻诵念五十遍。不论那方面都很难拿任何人跟他比。这就是他被称为「丹巴」─即「崇高无上」,或者简单地说「最上」─的缘故。我觉得他和他的上师一样,与钦哲旺波、蒋贡空楚及洛碟旺波无二无别。从钦哲旺波到我们现在的上师丹巴仁波切,是一个非常贴近的传承。如同前面所说,如果我们问道:「什么是近世金刚瑜珈母传承的根源?」,答案当然是蒋扬钦哲旺波。

我的另外一位根本上师是基莫仁波切,他给予很多不同的人们许多的加持,而且通常在加持时,会简明地传示心性。然而他比较是一位潜藏不露的上师,而且不会公开地对许多人极清楚地解说正见。不过,私底下我从基莫仁波切领受很多的启蒙及教导。从丹巴仁波切,我则领受许多巨细靡遗的教法,教导我如何体悟觉性与安住正见。丹巴仁波切精通密语传承,也深入地教导我这些教法。

基莫仁波切通常不会给予详细的解说,而是赐与弟子加持,并且以祝福的语词加上眼神及手势来传示心性,在这同时他始终都安住于究竟正见。基莫仁波切特别喜欢引用萨迦班智达两句简短的开示─我也常在传示心性时引用─即:

念灭念起之间,明光持续展现。

基莫仁波切通常先赐与弟子加持,然后再解释说:「当前一念已经止歇,而下一个念头尚未生起之际,清净明光会持续不断地展现。在此无念之际,这个明光就是你的本觉智慧。这就是轮涅不二,这就是现在你必须自己来体悟验证的。」他的话语通常十分简短而明确,然而却非常完整,就像这样。这些话对弟子的传示心性非常有效。

我从基莫仁波切获得修法仪轨总集完整的传承。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传承,是他从一位女上师大成就者杰尊贝玛那里获得的此法教。杰尊贝玛则是从蒋贡洛碟旺波领受此成就法仪轨总集,这一套教法是蒋贡洛碟旺波的上师蒋扬钦哲旺波集结,而由他编纂而成。

蒋扬钦哲旺波是一位特别的大师,一位最不可思议的大师,也是西藏佛教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上师之一。他是近代钦哲这一脉的第一位,其后皆为钦哲旺波之化身。第一位直接转世的就是蒋扬钦哲秋吉洛卓。早期的几位钦哲的成就都不可思议。钦哲秋吉洛卓之后则有五位不同的钦哲仁波切的化身。

我也从蒋扬钦哲秋吉洛卓领受过究竟传承的教法,这个传承着重在真正心性的传示。我很幸运地两次从钦哲秋吉洛卓上师领受大圆满的教法;当时我还在西藏,钦哲秋吉洛卓来中藏传法,我两次都躬逢其盛,获得教法。

为了回应我的祈请,钦哲秋吉洛卓私下赐与我灌顶以及传授一个与我家族十分接近的传承,也就是伽尊森杰旺秋的教法─伽尊心髓。钦哲秋吉洛卓说,因为我是伽尊森杰旺秋血脉传承的持有者,他将给我特别的伽尊心髓教授。伽尊心髓是蒋扬钦哲旺波的心宝之一。钦哲秋吉洛卓来拉萨传法时,我也领受了蒋扬钦哲旺波的心宝以及雅希心髓(Nyingthig Yazhi)。此外,私底下我也领受了非常珍贵的金刚瑜珈母以及喜金刚教法的密语传承。

我也特别祈请伟大的女上师殊协杰尊玛传授心性教法。如同丹巴仁波切一样,她也是钦哲旺波、蒋贡空楚以及蒋贡洛碟旺波的弟子。从这些上师传到殊协杰尊玛,传到我,时程上都很短。这是一个直上溯蒋扬钦哲旺波及其同时代大成就者的传承,是非常晚近的传承。

当我向殊协杰尊玛祈请教法时,我觉得我已经从丹巴仁波切完全领受了究竟传承。不过我却发现从她的教法中,使我对正见的修持增益良多。殊协杰尊玛一定活了超过一百三十岁,其中二、三十年以上都在黑暗中闭关。虽然她在漆黑中闭关,她仍能看得很清楚,照样阅读,行住坐卧样样难不倒,同时更能亲见那清净明光。

上一世的楚西仁波切─楚西筑德仁波切,是殊协杰尊玛的老师,也是我的上师─那澜陀寺的喇嘛那罗仁波切─的老师。殊协杰尊玛和喇嘛那罗都是黑髓大圆满传承了不起的修行者,他们从楚西筑德仁波切领受此法教。黑髓是修持文武百尊的一种灵修法门,必须在闭黑关之中修持。

我年轻时,我的上师喇嘛那罗曾在那澜陀寺以这些密法训练我,把我安置于黑暗中闭关。有些老僧侣到那澜陀寺附近抱怨说:「噢!喇嘛那罗做错了,他把我们的上师关在暗室中,他怎么可以做这种事?」特别是一位管小寺院的老和尚,小寺院中放置大转经轮。他一直抱怨喇嘛那罗不该如此对待上师。然而,经过这种修持,我获益良多。

简而言之,黑髓传承侧重于在彻底黑暗之中作长期的闭关。在闭黑关之时,修持到较高的次第时,行者会开始对轮回与涅槃生起灵明的觉受,对三界轮回以及诸本尊的净土获得诸多如实觉知。最后行者会完全观到文武百尊坛城,就像死后在法性中阴的遭遇。

我确实在喇嘛那罗的指导下闭过几周的黑关。当时我对轮回与涅槃获致如实觉知,看到六道轮回,甚至直下下三道并至地狱道。即使是地狱道也全然为文武百尊坛城的净土所弥漫。你是否对这个修持证得真正经验,有个征兆可以验证:你只要把视线调整得宜,文武百尊的坛城自然会呈现在眼前。我也从那澜陀寺的喇嘛那罗仁波切获得许多传示本觉的教法。喇嘛那罗的父亲是塔隆噶举教派的转世活佛,他的母亲则是我家族─伽尊族─的尼师。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喇嘛那罗教我所有的佛法,包括显教和密教。

上师瑜珈 五

喇嘛那罗教导我如何修持萨迦传承的法门,他也授我其它修持传承的口传教法。喇嘛那罗非常精进地接受许多佛教传承的教法,同时他也将所有的教法供养给萨迦崔津法王。

我从丹巴仁波切获得同样的教导和训练,在几年内他赐予我完整的密续总集,容涵了全部的八大分支的实修传承。密续总集包含了在西藏开花结果的佛教八教派完整的灌顶,八教派即宁玛、卡当、萨迦、玛巴噶举、香巴噶举、时轮究竹、年竹、希杰及酬德。

我从丹巴仁波切处领受这些灌顶,加上口传教授和密语传承,这些口传及密语解释八大分支实修传承的修持要领,即正念、禅修和行止。我也将这些教法供养给萨迦崔津法王以及其它许多位传承持有者。

从丹巴仁波切获得的这些传承,我也在不同的法会上,完整地传授时轮金刚六支瑜珈的口传教授以及详尽的圆满次第。同时我这一生中,也持续不断地给予密续总集和修行仪轨总集的灌顶以及传授教法,这些密法总集包括八大分支实修传授的灌顶、仪轨、以及口传教授。

察巴传承遵行萨迦的喜金刚、金刚瑜珈母、大黑天等教法,修持生起与圆满两次第以及相关的口传教授。同时,透过八大分支实修传承的口传,察巴的瑜珈行者总能更了解并提升修持的层次。

这就是察巴传承的真谛,就是富含八大分支实修传承的口传教授。从最早的察巴传承祖师,一直到萨迦昆族的达千洛卓嘉晨及其主要弟子蒋杨钦哲旺秋,都是实修传承的例证。如果有人心持怀疑,不妨读读这些祖师的传记。

见地:一如,一味

密咒乘所有教派中所谓正觉的究竟果,我们或称之为轮涅不二,或大手印,或大圆满,其实都是相同的,因为都是万法一如。

如果不同,我们则必须说明萨迦派的证悟,噶举派的证悟等等;也就是说,假使我们接受萨迦的灌顶,便不得噶举的果,事实上并非如此。

见地的名相或许不同,背后的意义却无不同。因为密咒乘的究竟果就是体悟自己的心性。已证悟者用不同的方式展现,如大手印或大圆满等等。

唯一真正的不同处在于不同教派使用不同的方法,例如:传示心性的方法及修持正道的方法等等。一旦懂得见地真正的意涵,便知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也因如此,我可以根据宁玛派、萨迦派、或噶举派的解说来传授教法。从上师修持的经验中可知,一但了知真意,这些教法

其实没什么大不同。

我的确觉得萨迦班智达的话最是绝妙,当他说:「我的大手印就是,在灌顶时体验到本初智的降临。」萨迦班智达的意思是大手印并非是属于萨迦派或噶举派或格鲁派的教条或教义。大手印指的是体悟真正心性者。此一大手印则是透过体认证悟的传承力量以及胜义加持传承的力量来传示的。

不论我们是说轮涅不二、赤裸本觉,或是说大手印、体悟觉性,意义都是一样的,也就是一味,一如。有些传承可能只用几个字概略解说,有些传承则明白地多加解释,其用意都是一样的。所有的教法都是谈同样的要点─体悟真正的心性。用词遣字或有不同,如果你真的了解意涵,其实是相同的。

例如,丹巴仁波切有时会在轮涅不二的正见上禅修观想,有时则根据大圆满的觉受来禅修打坐。对他而言,这些禅修的结果都是同样的体悟正觉。

我从钦哲秋吉洛卓仁波切获得根据大圆满教法的心性传示和安住正觉见地,本质上和丹巴仁波切根据萨迦传承教法的解释是相同的。两者之间并无真正的差异。

不同的传承或许会着重不同禅修的次第,根据不同根器有些强调较早的次第,有些则着重随后的次第。教授和解释的方法或许有所不同,然而都是传示相同的根本佛性。

上师瑜珈 五

佛教哲学各门派经常辩论不同传承的见地。学哲学的学生尝试区分不同门派的观点。实修传承的各门派则都同归于一味,一如,而且用非常相近的方法来显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通常只学自己的传承教法而已。再者,详尽的精髓教授通常是极机密,只有传授予本身真正需要这种修持的人。在许多传承中,都没有详尽的文字记载这些教法,顶多仅在简略的指导手册发现一些。

萨迦班智达曾说他有一个特殊的方法来了解根、道、果。萨迦传承解说见地,认为根、道、果无二无别,也就是说三者一如。

然而,萨迦班智达所说的并非基于学理上的知识或文字的论述,其真谛只能经由己身的禅修经验来了悟,这是因为根、道、果只有对于已经体悟空性─及真正的心性─的人来说才都是相同的。

因此,通常我们说「道果」,意味着「道有果随」。但是对于已经体悟真正的心性者而言,我们也可以把它说成「果道,果即是道」。换句话说,果─真正的心性─被当成道来修持。我们在道上一再不断地禅修以体悟真正的心性,这就是以果为道。

金刚乘的教法称为果乘,就是因为行者把果─真正的心性─视为道来禅修。

轮涅不二的意思就是一切可以体验到的宇宙万象─轮回及涅槃─都是相同一味。轮回痛苦及涅槃寂静的各种经验在体悟觉性的究竟见地上是等味的。对证悟者而言轮回与涅槃无二无别,因为两者同样都是空性,也就是清净明光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