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慧能大师 莲池大师 达摩祖师 虚云法师 弘一法师
主页/ 观清法师/ 文章正文

五爪鸡

导读:五爪鸡白云寺里有三只公鸡,阿花、阿黄、阿白。很奇怪寺院为何养几只四处扑腾的鸡,于是到处抓人问,于是拷来两个版本。  版本一:附近有养鸡场,鸡场老板“们”怕鸡“们”得瘟,所以送只鸡来放生,也就是让鸡帮着寺院报报时(这种闹钟很不准,晚上2点半就“闹”开了,吵……),给寺院出点“功德”,好保佑它的同类别得传染病(禽流感啥的)——可免不了那刀。阿弥陀佛!  版本二:民间以五爪鸡为“异”(异么?),说是要成...

  五爪鸡

  白云寺里有三只公鸡,阿花、阿黄、阿白。很奇怪寺院为何养几只四处扑腾的鸡,于是到处抓人问,于是拷来两个版本。

  版本一:附近有养鸡场,鸡场老板“们”怕鸡“们”得瘟,所以送只鸡来放生,也就是让鸡帮着寺院报报时(这种闹钟很不准,晚上2点半就“闹”开了,吵……),给寺院出点“功德”,好保佑它的同类别得传染病(禽流感啥的)——可免不了那刀。阿弥陀佛!

  版本二:民间以五爪鸡为“异”(异么?),说是要成龙成凤的,于是送到庙里来,让它们提早到庙里修着,好早成正果。另外呢,也免得得罪了将来的龙凤。

  我“小心”地“取证”了一下,果然,这仨公鸡都是五爪的——仨爪往前,一爪在后,“小腿肚子”那边还有一爪。嗬嗬,基因变异!

  写到这里,想起了庄子的鹅[1]。这几只多了脚趾的鸡颐养着天年,那只不会叫的鹅却先送了命。庄子说的“材与不材”,又“胡可得而必乎”?佛家说:业力使然。

  --------------------------------------------------------------------------------

\

  [1] 《庄子·山木》: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夫子出于山,舍于故人之家。故人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能鸣,请奚杀?”主人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主人之雁,以不材死。先生将何处?”庄子笑曰:“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皆,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此神农、黄帝之法则也。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不然。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道德之乡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