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噶玛天津仁波切/ 文章正文

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导读: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开示日期:2007年8月25日地点:如来殿二楼*轮院前车之鉴   台南玛尔巴道场是我在各县市成立的第三个道场,过去有许多弟子拥护,也曾置购了百坪公寓当道场,但因为出入不便,所以将它出售,所得回寺兴建法王殿。虽然曾经有机会再承购土地,但因缘不具足。  之前玛尔巴道场的干部常为了体恤上师的辛苦,故有很多事隐匿不报,直到发生大条的事情了,才让我知道。就像这次华航,因为一根螺丝而爆掉了...
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开示日期:2007年8月25日地点:如来殿二楼*轮院

前车之鉴   台南玛尔巴道场是我在各县市成立的第三个道场,过去有许多弟子拥护,也曾置购了百坪公寓当道场,但因为出入不便,所以将它出售,所得回寺兴建法王殿。虽然曾经有机会再承购土地,但因缘不具足。

  之前玛尔巴道场的干部常为了体恤上师的辛苦,故有很多事隐匿不报,直到发生大条的事情了,才让我知道。就像这次华航,因为一根螺丝而爆掉了。

道场是聚众修行处  道场的成立是为了共修而设,有人以为共修是男女合修,因为共修的名词被假道学滥用了。有人跟我说好可怕喔,因为全省有那么多共修会。改称道场,应该就不会让人误会了。

  学密的风潮,台南是一个发源地,可惜很多人的观念不对,以为灌顶可以获得几甲子的功力,可以有神通,密宗的法力比较强,种种道听涂说的现象,以致弟子修法的意愿不强,后来大家聚众共修的机会逐渐丧失。

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为什么强调共修?譬如自己念一句唵玛尼贝美吽,就只有那么一次唵玛尼贝美吽的功德,但是如果聚集百人、千人同时念一句唵玛尼贝美吽,就聚集了百千唵玛尼贝美吽的功德。在西藏,七天要念诵一亿遍唵玛尼贝美吽,只有集众人之力才有可能,而且很容易就成办了。

金刚昆仲的凝聚力   在修行的道上,我们需要上师的保护和指导,也需要法友的护持和拥护。最近我接到五个讣闻,一个月五个,真的是很难适应。台北郭铸中的母亲往生,就我一句话,祖菩道场的弟子经由网路,四、五十个人会集起来。助念我只教过一次,但是他们按部就班的,不需要我再去催促,那种精神是让人感佩的,让我深深的感动。

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谁家的兄弟姐妹有我们家多?我们一聚集就是五、六十人,最少也有二、三十人,金刚护法的父母就是我们的父母。那些婆婆妈妈一去,年长者如同阿姨,年幼者如同妹妹,这般情景令人感动。我们不会去拍拍人家肩膀说:「节哀喔,不要难过喔,人都会死。」这一套我们都不会。

  大家去了之后,开始排班、问讯、修法,不管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八个小时,先来的就先做,再连络后来的。我开玩笑说,也许可以开个葬仪社。真是令人感动!这就是金刚昆仲的凝聚力。

珍惜时间好修行   要大家放下一切来修行,也许不可能,但是把要浪费的时间拿来修行,这是可以的。寂天菩萨讲:「做人很辛苦,你们辛苦的价值在哪里?就是继续轮回。如果你们可以用做人一半的辛苦来修行,就解脱了。」这是多么真实的一句话,大家听得进去,也听得懂,但就是做不到。

师徒之间  对弟子我没有惩罚,只有教导。我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或许呵责、相劝,或是来个相应不理,无非是希望你真正看到自己错误之处,把它调整过来。

  每个人都带着假面具活在社会之中,我们彼此之间实在不需要这么伪装。我是很简单、很真实的人,我敢骂你,是把你当自己人看。我对你笑,你也不要高兴,因为觉得你还是客人的时候会对你笑。当我不高兴的时候,你应该要想,为什么我对你不高兴?而不是到处去宣扬:仁波切好凶,看到他都会发抖。为什么要刻意这样中伤呢?

  许多人已经没有父母了,当你做错事时,谁会教导你?在职场上,人家会把你解雇,就这么简单。谁愿意呵责你,引起你的不悦?除了上师以外,已经没有任何的取代。

  有的弟子会因为上师一句责骂,就耍脾气不来了,若干年后自己想通了,再来的时候已经人事全非了,问说:「现在有很多人都不认识,以前的人呢?」我说:「有的成仙了,有的出师了(台语)。」

  弟子如潮水般。我愿意教你,也要你愿意遵守,不是吗?你说你牙齿痛,我是牙医,你不来看医生,我也没办法啊!

  什么是上师?上师的意思,即是众生的母亲,视众生如独子,这叫做上师。每个上师都有其行事风格。我是会把小孩宠上天,再抓下来,狠狠痛打一顿的。宠,并不是什么都包容。有人说:「仁波切为什么每次看到我们都现那种忿怒相,为什么不现慈悲相?」那你知道我为什么都现忿怒相吗?他说:「我知道,因为我做不好。」那为什么不做好,让我看到你生欢喜心呢?

  当上师不是那么好当的,但还是有很多人想当。

任命玛尔巴道场干部

实修   学佛法一定要实修,实修是有次第的,如果你只在上师公开开示时才来听闻,那我保证你什么都学不到,这种听闻跟听戏没什么不同。皈依上师之后,要找机会亲近上师,请求上师给你功课。上师一定会给你功课,你一定要定期或不定期的回来,报告你的进度,例如金刚萨埵十万遍已经念完了,接下来要做什么?四加行我已经教20年了,可是没有一个弟子做完四加行,好神奇喔,很不可思议!小儿麻痹患者来拜大礼拜,十万拜也应该拜完了。

四项嘱咐  这次委任七位金刚护法或弟子,协助我把台南玛尔巴道场的法务做好,对这七人,我有四句话想说:

一、行佛事业不退转   信心不退转,即使遇到有人恶意伤害也不退转。过去的一些干部我没有继续任用,是因为我没有看到他们真正忏悔,但不表示他们不是我的弟子。不要被原来的这些人左右了。

二、好施于人不居功   只要对他人有帮助,都要乐于去做,但是不要居功。尤其是修绿度母仪轨的时候,刚进来的人什么都不懂,唱呗、结手印他不懂,懂得人应该要帮助他,但是自己一定要学得如法。

  最近一次亥母荟供,我看到某人结手印的方式不如法,我并没有那样教,不晓得怎么会做成那样子,我觉得被打败了。

  对新进的人要做到善加帮助,但不居功,不要因为你帮助了他之后,就好像他变成你的弟子一样,这样我非常不喜欢。

三、乐善少言不诿过   快乐的去行善,话少说一些。同一件事,每个人的见解都不一样。尽量的,当上师交代事情时,你要把它化成文字,让我再确认一次。

  常常我在三楼说拿一根鹅毛或毛笔来时,传到一楼变成要去杀一只鹅,因为仁波切要取那个毛,让我觉得好可怕。为什么你们的理解能力是我没有办法了解的?有人说是因为我站在云端,所见不同,不然我降到云下,跟你们站在一起,可是这样你们要学什么?

  有错,就承认是什么地方错了。有人忏悔会说:「仁波切,我要忏悔。」我问:「忏悔什么?」他说:「你都知道。」甚至有人说:「我再回去想一想。」忏悔要有所本啊,而不是再去编一套理由来告诉我,而且常常问题会180度转变。

  曾经有弟子来问我:「可否投资某事业?」我很认真的帮他算了之后,说:「你可以投资这个事业。」可是他却跑告诉另一个人:「仁波切叫你投资这个事业。」那个人也呆呆的相信了,结果投资失败,跑来找我:「你不是叫我投资吗?」我说:「你怎么不来问我?」

  以前曾经有两个小偷,趁着中午休息时间来搬走文殊院的功德箱,路上遇到寺里的人,还好心的问:「要搬去哪里?要不要帮忙?」小偷回答:「搬去高雄,不用麻烦,两个人应该够了。」不晓得这样是笨呢,还是单纯、轻忽?后来发现功德箱在甘蔗田里,已经被撬开了。

  有时候我会耍一些小小的神通,譬如跟某人说,你去订某个开会地点,三周后要去开会。一周后,我跟他说我不去了,改在噶居寺开。他说:「可是订金已经付了,不能退。」我答:「那是你的事。」结果开会当天台风来,去不成。事后此人跑来忏悔:「仁波切,我在背后骂你,请原谅。」我说我又没听到。

  有时候我会叫你去做一些事情,测试你对我的相信。我要你做一些不合理的事,你相信了,而且甘之如饴,相信其中必然有做的道理,那么你是我的弟子。如果你怀疑、去修饰,表示你心目中没有上师,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有好多事委托弟子去做了,结果出槌,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是行菩萨道的,不想当坏人,或是认为仁波切社会经验不足,结果把事情搞砸了,那也是我的业障,没有办法。

四、坦白直言不隐瞒   有话要坦白说,不要因为小小的事情而不说,结果隐藏很多小事,导致最后变成大事。有太多人自以为聪明,认为事情好了再跟上师说,结果没处理好,被我知道了。

  该你负责的事,以你的社会经验来处理,中间的过程要老实回报。一些小事,例如卫生纸要买几包、打多少折,这种事就不需要回报了。

  我要照顾所有的弟子,但并非所有弟子都跟我说过话。有好多人不敢跟我说话,不然就是跟我说话时语无伦次。

勇于任事  希望这七位组长、副组长勇于任事,台北已经建立了很好的模式,高雄、台南也要尽快建立模式。例如台北文宣组的读书会,所有事情都会让会员知道,是公开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我们不是秘密组织,什么都是很坦荡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有人马上会指名道姓,因为对人也要对事。有人说「对事不对人」,那不对,因为事在人为。对事不对人是一种乡愿的作法。在家族网上就可以看到各道场发表的情形,台北是最多的。

臣服上师   有时候我明明已经知道一些事了,问某些人时,却回答:「不要问我,去问别人。」上师都已经开口问,结果还回绝,这样算是弟子吗?将来要是有一天,需要我帮你颇瓦的时候,你可能也会回绝我,因为那时候恶魔也会出现,要你跟从,那是很可怕的。

  现在我会对你做无理的要求,要你绝对服从,那是有道理的。特别是在中阴身时,所有你曾经做过,或内心最不想让人知道的事,全部会重新倒带一次,那时如果你对上师的指导没有绝对的相信,那么很快就会进入中阴,堕入轮回。绝对不要轻易尝试,一试就不能重来了,这无关乎你怕不怕死。

上师赐予卡达   行佛事业不退转,好施于人不居功,乐善少言不诿过,坦白直言不隐瞒,这四点是我对台南玛尔巴道场干部的嘱咐。

  献卡达,通常是弟子向上师献卡达,但在特殊的情况下,由上师给弟子卡达,譬如现在,他们愿意心悦诚服的接受这个荣誉职务,当他们披上时,代表乐意接受。

  任重道远,以心明志。希望台南玛尔巴道场尽快恢复以往的力量,接引更多新进,利益更多信众。

(沐恩弟子噶玛悟惠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