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噶玛天津仁波切/ 文章正文

上师的真实语-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95-12-31)

导读:上师的真实语-95/12/31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 对医生的告诫  我有一句很沉重的话要告诫当医生的弟子:医生的天职是救人,但你们不是神,能够医好患者,是患者命不该绝,而不是你的医术有多高超。如果你真拥有高超的技术,那就可以医活死人,而这世上也不会有无常,但事实上这并不可能。  医生每天接触患者,久了,慈悲心容易麻木;死人见多了,怜悯心就会消失。应善用学医的热诚,不仅要医治病患,也要能安慰病...

上师的真实语-95/12/31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 对医生的告诫  我有一句很沉重的话要告诫当医生的弟子:医生的天职是救人,但你们不是神,能够医好患者,是患者命不该绝,而不是你的医术有多高超。如果你真拥有高超的技术,那就可以医活死人,而这世上也不会有无常,但事实上这并不可能。

  医生每天接触患者,久了,慈悲心容易麻木;死人见多了,怜悯心就会消失。应善用学医的热诚,不仅要医治病患,也要能安慰病患的家属,因为我们都只有一位父亲、一位母亲。也许你在医院太平间、急诊室见惯了死人,来不及哀伤,但家属内心的痛是你无法体会到的!你能够医好一百个人,却轻忽了一个病患而导致死亡,你无疑杀死了一个人。不杀生的戒律对医生来说责任更重。

修行当从严,马虎不得  诸位入关的那个晚上,是我强忍悲痛,亲自送我的大弟到火葬场火化、捡完骨回来,方才又得知慧陀师的母亲往生了,心有不舍。

  出家十几年,年年作斋戒,竟然屈右膝变成屈左膝!在我强忍悲痛的那天晚上,一再地告诫大家,隔天的甘露水用左手承接,最后才能喝下,仍然有人一接到甘露水,张嘴就喝。还有人好意思笑,一点都不惭愧吗?你们以为我喜欢生气吗?就算在座的各位都很幸运,无常到的时候有我亲自帮你们颇哇,但你们一念之差,就会堕入地狱,能够不警惕吗?

  既然想修行,修行当从严,马虎不得。如果你只是一位信众,随时可以开玩笑,因为你并不想超越轮回,所以我何须为你的解脱而紧张呢?大众化的佛教让每个人既可以保有欲望,还可以相互催眠,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净土,但这只会令人心更加堕落。在佛前,我真实的告诫各位,这是谎言。如果你们喜欢那样子的宗教就去吧,不必在这里受苦。

  尤其是在现代,对错已经模糊了,大众的意见似乎取代了真理。大家必须了解,大众的意见往往建立在大众共同的自私之上,大家共同的决定,经常无法超越世俗的染污,也是一种不合理的共同思想,这就是大众的意见。如果真有一天,大家都觉得我的方式过于严厉、霹雳,无法接受,那便是我归隐山林的最好时机,我无时不刻都在等待这一天的来临。

  八关斋戒是为在家而权设。在这个时代,在家人的权力是凌驾佛法、甚至超越良知的,一旦拥有了权力而泯灭良知,生命就会成为一种病态,并且无药可医,但当权者却沾沾自喜,生命存于呼吸之间啊!非常不幸的,佛法的弘扬,背后却经常需要这一群权力拥有者,美其名是相互利用,实质上却是拥有宗教地位者与世俗权力者的勾结,愚痴的信众成为被操弄的工具,其中不乏打着修行的光环;如是,修行的目的便消失于人性之中,而显现在邪恶之上。

上师的目的  我所说、所做、所教的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用尽各种方法千锤百炼,唤醒各位的自性。诸位何时醒悟?不在于自己,而在于上师。如果自己能够醒悟的话,在此人间就不需要佛法了。

  令自己觉悟的是上师,但决定接受与否是自己。如何让上师尽早施展令人觉悟的教法?那便是让想要觉悟的人绝望。只有在濒临绝望的时候,愿意放下一切,神圣的一刻才会如黎明般显现光明。

损失与浪费  然而诸位除了自陷于绝望之中之外,绝不允许任何人将自己逼到绝望的悬崖。大家是何等的保护自己?上师「令人绝望的加持」如何能进入想要醒悟者的心呢?这一掴掌,不是处罚弟子,而是加持弟子,但前来的每一个人全都成了缩头乌龟,因为他的心已经做好防备。上师的手伸上来,他的头就缩下去,其他人也看得心惊胆跳。或许你们心中正在想:这位上师怎么如此凶暴?那个人又是如何的无辜?你如果这样认为也可以,但这是你的损失,也是我的浪费。

  如果你只是企图此生的日子过得更好、平安无事、长寿、财富增广,在你这些愿求尚未圆满之时,你对佛法就已经失去了信心。更明白的说,你不用等到自己失去信心才后悔,现在就可以后悔,现在就可以离开。

总之,何时醒悟,要看自己什么时候做好准备。

过年的礼物  平时我不擅言词,也不懂得在你悲伤难过的时候,如何拍拍你的肩膀、抱着你痛哭流涕,或者讲些让你安慰的话,这些我都不会,也不想会,因为这是浪费我的时间。如果需要的是一种安慰,你们另请高明,在台湾懂得安慰他人的大德太多了。

上师的真实语-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95-12-31)

  我所相信的佛法不是安慰剂,所以我不懂得如何安慰你的悲伤,更不会在你选择放弃自己的时候,告诉你生命的可贵,而是唤醒你。我知道我的想法跟做法并不合乎潮流,也不时尚。我应当要舌灿莲花,讲些让人高兴的话,给人信心、给人安慰,甚至于告诉各位三世因果,你的前世是皇帝,你已经修九世了,让你们对我深信不疑。这种骗人的伎俩我不懂,也不会。在这跨年的一刻让大家重新认识我,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是过年我送给大家的礼物。

无常  今天未做完的事情,明天还可继续完成;但是今天未做完的功课,也许明天没有时间可以继续。我们的眼睛流过多少眼泪?目送多少亲人、朋友离我们远去?但我们眼皮底下看到的无常都是别人,却看不到自己。想过吗?想过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用来挥霍吗?切莫只看到他人的无常,而忽略了自己也活在无常阎王的口中,随时伺机闭上双唇。

妄念消融于虚幻  刚刚几位常住被我掴打而发出声响,他们头痛,而我手痛,心更痛。当你们看到刚刚的一幕,所有饥渴、妄念也都消融于虚幻之中,大家应该要向这几个被打的人顶礼。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还想到肚子饿、口渴的话,那真的无药可救!

  再苦,天亮修完第一座就圆满解戒,不要去想它,也不要去期待太阳赶快东升,将心安住在无念之中。如果真的饿得受不了,那就想想路边还有许多人捱饿,我不过几餐没吃,算得了什么?不要一直往饥饿去想,自然就不饿了。

兴建居士林、修行林  在此宣布几件事情,诸位姑且听听,也许与你无关。第三停车场,也就是目前各位摆放车辆的地方,预计要兴建挡土墙,停车场就不再当作停车之用,预计要兴建居士林,让大家以后回来不用睡在冰冷的地板上。

  第二件事,舍利塔前这块地是原地主杨老先生百年之后,他的子孙捐献出来的,这里是修行林的预订地。在此会有一个人工湖,湖中靠近山壁处会构筑一尊卧佛,浮于水面之上,湖水提供为噶居寺花木洒水之用,以节省自来水,而修行林将做为短、中、长期闭关之所。

认供与护持  有人在网站上提出疑问,不了解修行林将来的认供方式。我一再反复思考,原本有意让弟子认供修行林,作为此生安居之所,但看到弟子有能力花个几百万的,大概没有时间来长期闭关,如果将他所认供的关房空着,这也是一种浪费,况且未来容易产生使用权的纷争。有心想要修行的,大概身上也没有什么钱,所以我想来想去,比较折衷的办法就是将来规划好了之后,每间房间由功德主认供,以功德主的法名或是俗名来命名,将捐赠者的大名与关房长存;无论是短、中、长期的闭关者,则每个月护持适当的金额,我想这会是比较圆满的方式。

上师的真实语-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95-12-31)

  至于要供养多少金额,才能以个人的名字来命名关房呢?我初步决定与六大本尊金额相同即可。赞助关房者即使无法入关修持,所赞助的关房若有人修持,所修功德的一半必当要回向赞助者,这一点希望大家了解。

  我不希望明明是关房,却成为个人将来的养老之所,甚至于是招待所,招待自己的好朋友住进来。我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所以决定将第三停车场兴建成居士林,提供给一般信众、乃至于访客,做为短期安单之处,当然关房的功德主有优先使用权。

  佛行事业是生生世世的志业,绝不是多久可以完成。希望追随我的弟子、我所带领的弟子,想法跟我是一样的。至于想法不一样的,那就当作是粉丝好了,这些也是我们利益的对象。

令人感佩的寺院  最近我去了一趟印度,在新德里近郊参访了一座令我极为震撼的万佛寺,它不是佛教的寺庙,但尊敬佛教。该寺从伦敦、剑桥聘请了三百位建筑师共同策划,召集三千位工匠在六年的时间内日夜继工,以最好的大理石构筑出我这一生所见过最庄严、无瑕、圆满的建筑物。每根柱子、每座藻井都是以石材雕刻堆砌而成,无论是柱中的人物、墙壁上的雕刻,找不到雷同的,这令我感到敬佩与赞叹。

  当今世上,人可以与天争地,但却没有人愿意将佛教与艺术结合,用人的科技创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极品,然而我在万佛寺看到了。

  郑重的向大家推荐两个地方一定要去,一是菩提迦耶,二是新德里近郊的万佛寺。身为佛教徒,如果你这一生不去菩提迦耶朝圣,那就不配称为佛教徒。万佛寺的周围有大象,大约一百只以上,每只大象的神态都不一样。有人说吴哥窟很伟大、很了不起、很壮观,但我仍然觉得当年全盛的吴哥窟比不上当今万佛寺的一根柱子。

  特别令我感动的是,他们的内院有将近二百位功德主。那个宗教从第一代创始者传到现在是第六代,该寺院是现任第六代主教所建构的。追随第一代开山祖师的功德主有二百余人,他将这两百余人的形象、名字雕刻在柱子、墙壁上,作为永远的纪念,这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感叹与遗憾  「与佛同在」的石碑上也有名字,这些人或许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被我镌刻在法王殿之中,我也未曾通知他们。我把他们的芳名记录在噶居寺的法王殿,原以为这样做已经很好了,但当我看到该寺院不仅刻名字,也刻功德主的肖像时,我自叹不如,但有更深的感叹!

  那两百位功德主不仅仅是功德主,而且也是追随者,其中有律师、医生、法官、当官者、也有国王,他们倾其一生,不仅在金钱上予以赞助,同时也在教义上发扬。令我感叹的是,落款在「与佛同在」的这些功德主,曾经在某些因缘感召之下布施了大笔金额,但不乏有人只布施那么一次而已,未曾来过,未曾了解藏传佛教,更遑论修行,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或许是国情不同,印度人将宗教视为生命的一部份,但国人却只将宗教视为生活的一部份,需要的时候才想到,有事来求、来发愿,事成还愿、布施,而后银货两讫,这一直是我无法接受的。但生在这里,不能接受的也要接受,不是吗?

上师的真实语-跨年度八关斋戒纽涅法会开示(95-12-31)

希望与光明  晚上说的这些话,句句肺腑之言,我不期待各位听了之后有什么改变,能感动多少?但至少把它听进去,因为我没有骗大家。跨年夜,为来年、为国家、为百姓、为家人,更要为自己祈祷,好好将刻在七佛宝座之下的偈语恭恭敬敬的念一遍,而后养息,睡不着也躺平,迎接明天的曙光,它象征许多希望与光明。昨天踢桌子、今天打头,但愿不会让你们怀恨在心才好。各位晚安。

(沐恩弟子噶玛戒德祥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