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晋美彭措法王 阿秋法王 贝诺法王 敦珠法王 萨迦法王
主页/ 噶玛天津仁波切/ 文章正文

2007禅修精进营开示 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导读: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第二法印是「死亡与无常」。诸位应当审慎的思惟,凡是有出生,必然就有死亡,可是什么时候死,没有人可以确定。生,大概只有两种:自然生产、剖腹生产,但是死的原因太多了,连吃一粒粽子也会噎死。  凡是人,或是在地球上显现生命现象的,必然有死亡。也许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别人的死亡,从来没有因为亲友的死亡,而难过的思惟到自己就是下一个。我们总是这样子想:「下一个不会轮到我,我没...
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2007禅修精进营开示 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第二法印是

2007禅修精进营开示 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死亡与无常」。诸位应当审慎的思惟,凡是有出生,必然就有死亡,可是什么时候死,没有人可以确定。生,大概只有两种:自然生产、剖腹生产,但是死的原因太多了,连吃一粒粽子也会噎死。  凡是人,或是在地球上显现生命现象的,必然有死亡。也许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别人的死亡,从来没有因为亲友的死亡,而难过的思惟到自己就是下一个。我们总是这样子想:「下一个不会轮到我,我没有这么倒楣,我还年轻。」大家要了解,棺木装的是死人,不是老人,明天出去被车子撞死了,谁会知道?能把握的只有当下、现在,如果我们连现在都没有办法把握了,那么计划明天、明年、甚至更久之后的事,就毫无意义。  达摩祖师说:「生下的隔天,就要面对死亡。」但我觉得入胎就要面对死亡,搞不好怀孕三个月就被打掉了,有些生出来马上就死了,所以大家要谨慎啊!我一再劝诫诸位,不要只是为了三餐而浪费了生命,不要把珍贵的生命用于世俗无意义的事业,趁现在还有一口气在,能修,就要把握当下,这是刻不容缓的。  我们就像屠夫的囊中之物一样,随时待宰,没有人可以说谁会先死。密勒日巴说:「五百童男、五百童女聚集在一起,未曾有一人预期他会死。」但是死亡发生了,如闪电一般,瞬间即至,所以没有人确定死亡何时发生。  有菩萨说:「今天因为我不死,所以生起了执着」。人们为了家计,努力工作、结交朋友、制造人际关系,缔造了许多愿景,也创造了许多财富,突然无常来临之时,彼时心生后悔,未曾修习佛法。猝死者心里多后悔啊!如是的现象,必然会发生在你我的身上。如果我们事先做好准备,了解死亡的真相,那么无论何时无常来临,我们一点也不需要惊慌,这不是很好吗?  我们就像风中的蜡烛,何时一阵风会把我们吹灭,没有人可以知道。人寿百岁,却犹如水泡,剎那即灭。龙树菩萨致亲友书中说到:「人的寿命多灾多难,就像风吹水泡一样,瞬间即灭。」能够明天早上起床,是极为稀有的。如果能这样思惟:「我今天晚上睡觉,明天是不是能够起来,没有人知道。但是明天早上一起床,我要很高兴的迎接晨曦、

2007禅修精进营开示 四法印之「死亡与无常」

朝阳,充满着活力喜悦,好好的修持佛法。」这不是很好吗?  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我们生而不死,无论天上人间,无有不死者,但世人却不以死亡为忧。所见到的死亡若与自己有关,就心酸一下下,难过一下下,等会儿肚子饿了,还是照吃照喝。如果死亡是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怕沾到秽气,就合掌念阿弥陀佛,那是害怕带给自己灾厄,所以叫阿弥陀佛帮我挡一下,而不是真的念一句佛号跟他结个善缘。  世人何其聪明,但却很愚笨,也很愚昧。山河大地发生土石流,沧海变为桑田,这么坚固的山、偌大的海,都有可能毁灭,何况羸弱之躯的我们,如何不死?你们想过自己会死吗?我想你们从来不去想,会觉得每天想死亡,那多无意义、多消极,如果我明天会死,就尽情的去享受了。  曾经有人来请教我:「算命的告诉我活不过二十九岁(他现在二十六岁),父母亲留给我这么多的财产,我还有三年可以花,我要三年把它花完,可是我姊姊说不行,她叫我来问你,三年后我是不是真的会死?」我说:「你三年之后会不会死?没有人知道,但假设你三年后不死,现在把钱通通花完了,那时候你要怎么办?变乞丐、流浪汉?」他说:「真的吗?」我说:「不相信,试试看啊!」  总之,有太多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导致我们死亡,即使是医学发达的今天,仍然不可能没有死。所以我们应当从自己的脚底,细细的观察到头顶,到底有哪个地方是坚固不坏的?如果你找不到,那你要确信人是很脆弱的。  大家想想,即使佛已经证得不坏的身语意金刚身,最后还是要入灭。有人问佛:「你不是已经证得不坏的金刚身吗?为何还要入灭?」佛说:「是啊!我是证得不坏的金刚身,但如果我不示现入灭的话,后世的人会认为我所传的法是邪法。你想想啊,我如果活了五百岁,那五百年之后的人会怎么看我呢?其他人都死了,只有我没死,大家会相信我吗?」所以佛即使证得金刚不坏身,还是示现归灭,更何况如我等凡夫之身。所以思及死亡,不会让自己变得怠惰,反而令自己更加积极,因为不知何时会死,所以我们要把握现在,尽量的做、尽量的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