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放下就是快乐/ 文章正文

平常心就是道,平常心就是禅

导读:平常心就是道,平常心就是禅唐代的李翱十分崇尚唯严禅师的德行。他在任朗州刺史时,曾多次邀请唯严禅师下山参禅论道,然而都被唯严禅师婉言谢绝了。没办法,李翱只得亲身去拜见唯严禅师,去的那一天,正好碰上禅师在山边的树下阅读经文。  刺史大人亲自前来拜访,禅师却毫无起迎之意,对李翱表现得不理不睬。  见此情形,侍者便提醒唯严说:“刺史大人已等候您很长时间了。”  唯严禅师只当没听见,...

  平常心就是道,平常心就是禅

  唐代的李翱十分崇尚唯严禅师的德行。他在任朗州刺史时,曾多次邀请唯严禅师下山参禅论道,然而都被唯严禅师婉言谢绝了。没办法,李翱只得亲身去拜见唯严禅师,去的那一天,正好碰上禅师在山边的树下阅读经文。

  刺史大人亲自前来拜访,禅师却毫无起迎之意,对李翱表现得不理不睬。

  见此情形,侍者便提醒唯严说:“刺史大人已等候您很长时间了。”

  唯严禅师只当没听见,只是一个劲儿地闭目养神。

  李翱是一个性子火爆之人,他看禅师这种毫不理睬的态度,就忍不住怒声斥责道:“真是见面不如闻名!”说完,便甩着袖子想离开。

  这时候,唯严禅师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慢条斯理地问:“大人为什么会看中远的耳朵,而轻视近的眼睛呢?”

  这话是针对李翱“眼之所见不如耳之所闻”而说的。李翱听了也很吃惊,忙转身拱手谢罪,并请教什么是“戒定慧”。

  戒定慧是北宗神秀倡导的渐修形式,即先戒而后定,再由定生慧。但唯严禅师是石头希迁禅师的法嗣,属于惠能的南宗,讲究的不是渐修,而是顿悟法门。

  因此,唯严禅师便回答他说:“我这里没有这种闲着无用的家具。”

  李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问:“大师贵姓?”

  唯严禅师答:“正是这个时候。”

  李翱更糊涂了,他只好悄悄地问站在一旁的寺院总管,刚才大师的回答是什么意思。总管说:“禅师姓韩,韩者寒也。时下正是冬天,可不是‘韩’吗?”

  唯严禅师听后,笑着说:“胡说八道!若是他夏天来也如此问答,难道‘热’吗?”

\

  李翱忍俊不禁,笑了几声,气氛顿时轻松多了。他又问禅师什么是道。唯严禅师用手指指天,又指指地,然后问他:“理会了吗?”

  李翱摇摇头,说:“没有理会。”

  禅师又说:“云在青天水在瓶。”李翱还是不解。

  唯严禅师的“云在青天水在瓶”大约有两层意思,一是说,云在天空,水在瓶中,正如眼横鼻竖一样,都是事物的本来面貌,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只要领会事物的本质,悟见自己本来面目,也就明白什么是道了。二是说,瓶中之水,犹如人的心一样,只要保持清净不染,心就像水一样清澈,不论装在什么瓶中,都能随方就圆,有很强的适应能力,能刚能柔,能大能小,就像青天的白云一样,自由自在。

  这时,突然一道阳光射了下来,正巧照见瓶中的净水,李翱顿有所悟,不禁随口念了一偈:“炼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来问道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

  不知他是领会了唯严说的禅机呢,还是在赞美老禅师说得好,或者是说老禅师道行高。这首诗成了千古绝唱的禅偈。

  唯严禅师开始故意不理睬李翱,是想挫挫他的傲气和火气,以便使他投入参禅问道的心境,最后见他气和、心平之后,这才对他说了入道的真谛:云在青天水在瓶。

  “云在青天水在瓶”是禅宗师父们最爱拿来启发学人的一句诗偈,以此告诉人们要保持一颗荣辱不惊、物我两忘的平常心。因为,在禅宗看来,平常心就是道,就是禅。

  平常心不单是一种心胸豁达的表现,更是一种做人的境界。人的一生中,必然伴随着坎坷、困境,因而要学会用一颗平常心去看待。而且,平和的心态能消除褊狭和狂傲之气,舍去浮躁和虚华,以一颗平常心直面人生,人生就会变得更加平静和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