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佛学基本知识/ 文章正文

打七纪实:打七是我生命的新起点

导读:打七纪实:打七是我生命的新起点 在打七之前,我接触佛法已有多年,之前也经历了许多波折与家庭的压力,在家里也诵过《地藏经》,放过生,但是获得的效果不是很明显,我和许多同修一样,为了参加这次的打七也经...
打七纪实:打七是我生命的新起点

在打七之前,我接触佛法已有多年,之前也经历了许多波折与家庭的压力,在家里也诵过《地藏经》,放过生,但是获得的效果不是很明显,我和许多同修一样,为了参加这次的打七也经历了家庭和工作上的种种考验(一说要来打七破事就接二连三)。
下面谈谈我打七的一些感受(因文笔有限,只能简单叙述)
杀生:我生长在农村,小时候为了好玩,捉鸟、青蛙、泥鳅、黄鳝、鱼等等。有的是看动物挣扎惨死时的样子,以此为乐。还为了经济利益,用铁针钓甲鱼、鳝鱼等,用毒药杀老鼠、鸡,在夏天的夜晚,到田头沟边捉青蛙,早上拿到街上卖钱,有的自己吃时就用刀割破青蛙的头,拔掉皮下油锅-----我一直是这种自私自利的心态用动物的尸体来滋养自己的肉体。从天上飞的、陆上走到、到水里游的,有的是为了口腹之欲,有的是为了钱财,有的是为了看他们的惨痛挣扎和撕心裂肺的痛苦,因为自己贪嗔痴,所杀的真是不计其数-----
偷盗:从小偷别人家的菜、西瓜------长大以后,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有用的物品,在方便时都据为己有,满脑子都是为了自己着想,偷盗不计其数。
邪淫:我的邪淫是天底下最无耻的,从很小时就意淫,自青春期时看了一些黄色图片,书籍后,邪淫就一直陪伴着我,开始是手淫,过度手淫以至于神经衰弱,神态恍惚,记忆力减退,夜不能眠,体虚,然后是长皮肤病(牛皮癣),本来我的学习成绩比较优秀,特别是数学还参加过“华罗庚金杯赛”“小学数学智力竞赛”,都获得过名次,老师语重心长的和我说过多次,只要我走正路将来一定很有出息。即使是在我手淫后的初中,数学老师也是这样跟我说。因为手淫过度我荒废了学业,出入社会,来到花花世界的大都市,邪淫更加厉害,我的思想意念里都是邪淫,看见路边的女孩子总是盯着隐私的部位看,想入非非,找工作与人相处无不是为了邪淫,曾经用很下流的手段伤害了许多善良的女孩。在邪淫上我是到了极点,还在佛前乱发愿诅咒自己,与别人已婚的嫂子私奔,自己还以为很聪明别人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无耻、更下流,简直是披着人皮的野兽。
妄语:吹牛说大话是我的强项,说风凉话、下流话当做乐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骂人,骂父母双亲。太多太多------吸烟,喝酒---我一直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自从打七以后才知道以前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绩来骗自己,做一点鸡毛蒜皮的小善事就求上天降幅,改变命运,真是后悔难当。


再来谈一下我打七期间一些身体上的真实感应,在打七第一天,开完交流会后,我感觉像是感冒了,全身不舒服,发热,无力,晚上十点上厕所拉肚子,第二天诵经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我一时用文笔无法表达)眼泪流个不停,想大哭一场,接下来就是和其他师兄一样想睡觉、昏沉、排气,到了放生那天师兄带着我们真诚的为物命做了三皈依,再念南无阿弥陀佛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肚子胀,就使劲往外吐。在后来几天诚心拜忏时吐得更厉害,还有其他许多微妙的感应,真是不可说不可说------
母亲也来打过七,要我把她老人家的感受也告诉大家。
我母亲60岁,文盲,打七后也深有所感,才明白自己以前所谓的天经地义的杀鸡、杀鸭、鱼、蚂蚁、蛇、蟑螂、蚊子、虾------太多太多了,没有丝毫的慈悲心。小时候家里穷也偷过菜、杂粮等,以至于后来有利便偷,做小生意缺斤短两,和别人吵架,骂人,真是口业无边---十恶业简直堆积如山说也说不尽,没有打七之前总是认为自己是好人一个,打七后才明白原来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
再来谈一下对道场的感受,道场的义工们对我们来打七的同修就像妈妈照顾婴儿一样,无怨无悔,为我们做可口的饭菜,干净的床被,温馨的环境,苦口婆心的劝解,细心周到的服务,真是活菩萨,一心为大众,没有一丝为自己,那种感受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可以说打七是我生命的新起点,从小事做起,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纵然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感恩之情,从内心深处永远大声呼喊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武汉 施江峰(男 33岁)
【注:】此文作者打七地点-武汉道场打七报名电话13545010798.每月1日11日21日三次打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