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佛学基本知识/ 文章正文

法王如意宝:上师示现纵使千差万别,弟子信心仍应永恒不变!

导读:法王如意宝:上师示现纵使千差万别,弟子信心仍应永恒不变! 大家不要忘记讲《百业经》的三大目的:一是对自己的上师三宝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信心;二是对三界轮回如母的众生,生起一个无伪恒常的大悲心;三是诚...
法王如意宝:上师示现纵使千差万别,弟子信心仍应永恒不变!

大家不要忘记讲《百业经》的三大目的:一是对自己的上师三宝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信心;二是对三界轮回如母的众生,生起一个无伪恒常的大悲心;三是诚信因果不虚,具正知正见。如果在自相续上没有真实的受益,则失去了宣讲《百业经》的意义。因闻法者有不同的根机,上根者闻此法后,将对自己一生中的修证有极大的利益;中根者对因果有进一步的认识,增长信心悲心;下根者只有一个闻法的功德而已。但无论如何,希望以前没有认真闻思《百业经》者,要再三阅读,直至其要义深入自心,身体力行,不要因阅读而阅读。我本人觉得,《百业经》非常的重要,因为佛陀对我们所说的八万四千法门,其修持的基础是具备世间正见。所谓的世间正见,龙猛菩萨说:“凡对因果有坚定不移之信心,乃为世间正见。”没有这个基础,学法就很困难,何况成就?

再者,通过传讲《百业经》,希望对自己的根本上师要具足信心,否则,学任何法都困难。特别是末法时代的众生,对上师三宝的邪见(MicchaDitthi)

很重,觉得上师与凡夫一样,不是成就者,很多人对上师的一些行为,不理解其密义便胡说八道,这些一定要通过闻思的智慧来断除。平时自己多观清净心,这些金刚上师多是普贤如来的化现。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以凡夫之见,以相似的理由摧毁了自己的善根,众生就是这么愚蠢可怜!古今有很多大成就者,应世时因其行为与密意不为一般人所理解,故经常遭到诽谤,也不象圆寂以后那样受人崇拜。

譬如印度的帝洛巴、那诺巴,当时并非那么受人崇拜。那诺巴天天吃活鱼,有时做乞丐;马尔巴诺扎瓦性格不好,总是打人骂人,对米勒日巴也是连打带骂。

阿底峡尊者在世时也是许多人诽谤他,因当他遇到度母授记的弟子中顿巴时,欣喜若狂,把事先与其它寺院约好的讲法一事也舍弃不管了,所以别人说他轻言。又因一个女人把金银财宝供养给他,回家后因受不了丈夫的痛骂跳河而死,故别人说他贪财等;

宗喀巴大师年轻时受过很多诽谤,萨迦派的人以为他着魔了,天天找他辩论,直到晚年时他才得以于藏地广弘佛法;全知无垢光尊者在不丹果茫塘时,很多人以为他破戒就将他开除了,无奈到了藏地,又是许多人对他诽谤,在讲《空行心滴》时只有十个弟子听法。后来智悲光尊者在山洞里苦修了很长时间,才现见法身无垢光。当时,智悲光尊者说:“全知无垢光尊者,我多年祈祷您老人家,为何今日才亲见?”尊者说:“你们这些人,现在叫我全知、全知,可我在世时不要说恭敬,甚至连吃饭都是很困难的……”可见,尊者在这个娑婆世界时是多么的艰难,更不用说对他有无比的信心;

智悲光尊者生前连他的空行母也不喜欢他;

华智仁波且在世时,也是很多人诽谤他贪财贪物;

麦彭仁波切在传法时从不解释句义,弟子们想请教他时,他的侍者很凶,马上赶走还打人骂人,所以别人也有很大意见;

我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他老人家一生中尽量满众生的愿,调伏众生时有多种方便,虽然依止上师仅仅是六年,但一刹那也没有离开过上师。记得一次猎人把枪交到寺院念经忏悔,其中一个喇嘛把枪拿在手中,因上师知枪里有子弹,很害怕打死人,就大吼一声:“嘿”,并用拳头狠打他,又严厉的对僧众训斥一顿。当时,上师的脸色都变黑了,上师好象真的生了大嗔恨心,吓得我一直扶着他老人家的手。过了一会儿,上师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说:“我们回去吧。”后来上师问我:“你看刚才我是不是真的生了嗔恨心,其实这些都是我故意显现的。”我从此知道,上师的一切行为都是度化众生的一种方便法,由此更增上了对上师无比的信心。所以,虽然离开上师已有四十几年,但每月中至少三四次梦见上师。

一方面自己在晚年能摄受这么多弟子,全靠他老人家的加持。另一方面自己很痛心,今生再也见不到我那白发苍苍、牙齿松动的慈祥上师了。他老人家音容笑貌、举手投足的每一个细节都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常使我面对几千僧众禁不住流泪。如此离开上师而独在人间,真是太孤单了!虽然在法界中上师仍然观照着我们,毕竟在显现上已离开了我。在此特别希望上师三宝加持四众弟子,能通过《百业经》对自己的大恩上师生起一个永恒不变的真实信心。

智悲光尊者也说过,印度许多大成就者有些作屠夫,有些作猎人,各自都有不共的、让世人不理解甚至起邪见的行为。当时,受到众多人的诽谤等各种违缘,也没有得到他人的尊崇,只是在圆寂以后,人们才了解了他们的不共成就。所以,现在我们已遇到具有法相的善知识,千万千万不要生邪见,对善知识的一切显现应以清净心观想对待,免得徒增自己的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