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基本佛法 类品述说·三十七道品 上座部佛教修学入门 您认识佛教吗 说吉话祥
主页/ 佛学基本知识/ 文章正文

香道:将仙气带入生活

导读:香道:将仙气带入生活提起香,除了佛前的三炷香,你可能会想起仕女抚琴时旁边那一缕氤氲缭绕,以及张爱玲笔下的沉香屑第一炉香如今却有一些武汉人把这样的香气与仙气带到了生活中。这些人中有教授专家、文人墨客...
香道:将仙气带入生活 提起香,除了佛前的三炷香,你可能会想起仕女抚琴时旁边那一缕氤氲缭绕,以及张爱玲笔下的沉香屑第一炉香如今却有一些武汉人把这样的香气与仙气带到了生活中。这些人中有教授专家、文人墨客、白领小资,每一次与香有关的约会都是一次雅集,每一次与香有关的约会又不仅仅只是香,还有茶、琴、书、诗甚至旗袍秀,可以是一群人的,也可以是一个人的。香,在闻,在品,在一念的心清净。

就爱焚香静气范儿

密小华,49岁,武汉社科院研究人员

起初,是少女的惊鸿一瞥,挂历上,一个仕女在梅花树下抚琴,旁边的香炉上一缕白色香气袅袅地升起。之后,密小华开始用香。她用的第一支香就是当时市面上的线香。她对那种变幻莫测的烟香的走势着了迷。这是一个在父母熏陶下,读诗词歌赋长大的人。

80年代,父亲出差回来带回两盒敦煌沉香,密小华时不时红袖添香夜读书。至今,她还保留着那两个沉香的盒子。七八十年代,密小华常常一个人沐浴洗手偷偷地对镜梳起古装的小姐头,在月下或者案前焚一支香。有时来了兴趣还会吹箫相伴。

90年代出差上海,密小华在城隍庙买了两百多元的塔香、檀香、香条,在那个年代已算奢侈。

闻香了二十多年,现在的密小华已经可以给大家传授香道仪轨。怎么焚香才是正确的,什么样的香才是好香,如何品香

圈子里的大多数是被密小华带着由茶道趋入香道的。玩茶到一定境界才会玩香,这是玩家的体会。密小华说,音乐、书画、花艺、香艺、茶艺,这些都是通的。爱上其中的任何一种,都有走上香道的可能。

享受收藏沉香的过程

程先生,42岁,公务员

程先生算得上是香道的资深玩家。在他三室一厅的家里,有一间十五平方的房间专门用来放香。屋子里,红木家私因年代久远散发着历史的韵味。

他家里只有两种香,沉香和檀香。朋友说我玩这个是真正的烧钱,我却很享受,在古代,香道是为了享受高雅显示身份。

沉香屑,第一炉香程先生洗手为我焚香。请朋友品香,是香道中人的待客之道,就像普通人请你喝茶喝咖啡。香道圈的大部分初入者都是冲着沉香来的,慕其顶级之名。圈中人多以家中有沉香、沉香木为荣。普通的沉香几克也要成百上千。在香道的顶级玩家中多藏有整块的沉香木,那是必备的镇宅之宝。

程先生建议:初涉香道,并不是越贵越好,若是从贵的高档的入手,很容易鼻子变得挑剔,以后再闻香,都会觉得像烟。香道,更是一种接纳。

亲手制香如同制陶

心诚则灵,33岁,教师

有次去朋友家喝茶,他亲眼看见对方在茶里放了东西,好奇地问:你这放什么呢?对方答:放香。他更好奇了:烧的香吗?那人点点头。他立即联想到看上去不那么干净的香灰。朋友似乎看透他的心思,有的香料本身就可以入药,当然也可以入茶,能祛病健身呢。

放了香末的茶,妙不可言,从此他也想自己做香。入了门才知道,香道玩家中有一些文人墨客,不仅喜欢在喝茶之初焚香,喝茶时把香末放入茶里,还喜欢在读书习文时燃上一支香。还有一些人不仅用香,而且参与香和香具的制作。

心诚则灵自己按制香的方子收集香料,学习制香的过程虽然很麻烦,但是很自在清净。他认为和玩陶艺的性质也差不多。制香的过程也是静心的过程,一味味的香材药材综合在一起,一种香就是一种人生思量。

忙碌白领时尚单品

雪儿,22岁,刚入职的小文员

雪儿因为看过一场隔火熏香而爱上香道,但那个繁琐的过程令她有些生畏。正在犹豫时,她在淘宝上发现了电子香炉。现在已经不需要她寻出绿霉斑斓的沉香炉,也能点一炉沉香屑了。只需要插上电源,把沉香屑或者别的香料放进香炉里。这种电子香炉,专为繁忙的都市人设计,更环保,更方便,乐趣一点也不少。

电子香炉里不仅能放传统香料,还能放果子,放菜蔬,还可以烤茶叶。这个小小的技术创新,让香道成为很多白领小资们的新生活方式。不仅刚接触香道的人几乎人手一个,一些环保型的玩家家里也必备。

刚刚下了冬雨降了温,捧一炉香,一边品香一边暖手、读书或者听歌,是这个冬天最幸福的事了吧。只要你喜欢香,是用现代或者传统的形式来承载表达并不重要。

| 他们这样玩 |

香道圈,并不是孤独清冷,圈内高手策划一场又一场的雅集。

焚香拜月+旗袍秀:农历的七月七日,焚香拜月,入场要求每个与会女性都要穿上旗袍。圈内文青小资纷纷拿出私家珍藏,没有的现去做一件,还有的实在赶不及就去找朋友借来一件。压箱底的旗袍终于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

清香绕指+诗琴书画:若是白天,就拉上窗帘,焚一炉香,抚琴或者吟诗,赏画或者写字;若是夜晚,关掉所有的灯,静听一支曲,或者吹上一曲箫。闲情雅士汇聚一堂,静心,分享。(罗茹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