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饮酒之害

导读:佛陀在世时,已经立下五戒,其中之一是戒酒。当时文字简单,语焉不详,但是言简意赅,用意至深。显然佛陀早已注意到酒之大害,因此禁止饮酒;饮酒多祸,自古而然。现代饮酒之害,比古代更严重,西方人因酒醉驾车而车祸身亡者,不知凡几,东方社会的酒醉车祸枉死鬼,也不比西方为少。在美加,酒醉驾车,占车祸死亡案件的一大半,每年的酒醉车祸死亡人数,多达万人,重伤者与被害者,更不止此数。尤其是在重要假期节日,例如圣旦节、...

  佛陀在世时,已经立下五戒,其中之一是戒酒。当时文字简单,语焉不详,但是言简意赅,用意至深。显然佛陀早已注意到酒之大害,因此禁止饮酒;饮酒多祸,自古而然。

  现代饮酒之害,比古代更严重,西方人因酒醉驾车而车祸身亡者,不知凡几,东方社会的酒醉车祸枉死鬼,也不比西方为少。在美加,酒醉驾车,占车祸死亡案件的一大半,每年的酒醉车祸死亡人数,多达万人,重伤者与被害者,更不止此数。尤其是在重要假期节日,例如圣旦节、感恩节、复活节,酒醉车祸伤亡更多。

  西方人嗜酒者多,就是一般非嗜酒者,也不免多多少少喝一些威士忌、马丁尼、白兰地、待客以酒,平时上酒吧饮几杯啤酒,宴会务必有香滨酒才显派头,或者饮俄国伏卡,吃鱼子酱,认为是高级享受。

  中国人饮酒风气,也不输于西方人,豪华盛宴,固然也有香槟、白兰地,威士忌、伏卡;普通饮宴,也免不了茅台、花雕、高梁、日本清酒、青岛黑啤。小市民大谈或是花生米小聚,也有低廉的米酒、黄酒,猜枚划拳,兴高采烈,不醉无归。

  法国人喝酒当饮水,俄国人饮伏卡酒是主食,再穷也得喝伏卡,不喝伏卡不是男子汉。这两个民族患肝癌的比例,为全世界之最多。美国人的肝癌患者人数,也很可观,列为世界第三。从电视播映的研究统计,肝癌是饮酒者的头号杀手,在亚洲,患酒精中毒及肝癌,最多的地区是,第一:台湾;第二,中国大陆;第三,日本;第四,香港,比例是与消费能力成 正比。

  台湾人上酒家谈生意,召酒女“当番”(陪酒),酒女不断灌醉顾客,顾客拼酒逞豪。台湾盛行“大拜拜”,什么神诞节日,家家大摆酒席,见者有份,生张熟魏,都可登堂入室,一律欢迎,举杯互祝,宾客川流不息,愈多人来饮酒,东主才愈有面子。满街满城都是过门酒客,人山人海,不少酩酊大醉,倒卧街头,酒醉车祸、酒醉殴打行凶,不可收拾。

  一般华人家庭,虽不饮烈酒,却也有些饮用甜酒、糯米酒、补酒(例如:虎骨木瓜酒、三蛇酒、首乌酒、人参酒、当归酒、加皮酒等等补酒)。认为药酒容易吸收补身,不饮补酒的家庭主妇,至少也使用厨酒炒菜,也有不少医生劝人每天饮些红酒以助血液循环。吃西餐固然必饮红酒,食唐餐也有饮酒,因为肉类很腥,需有美酒的香醇来掩盖它。

  美酒的确很香醇,但是一般人不知 美酒所含的酒精,会使人酒精中毒与形成肝癌、心脏病、中风、高血压。电视上见过的法国酒徒的肝脏癌症,肿大有如篮 球,腹涨如西瓜,死后解剖,全肝硬化紫黑色,十分可怖。该人每天必饮干那酒(COGNAC) 或威士忌。干那酒是最普通的法国名酒之一,价钱不贵,人人可饮;香槟酒 (CHAMPAGNE)则是高级贵酒,年代越久越名贵。

  其实,香槟是译音,原意是“乡间”,原产于法国南方乡间盛产葡萄地区,不知为何身价奇高?酸溜溜,似饮劣醋,还不如饮新鲜苹果汁!伏卡酒辣得像喝火酒精,它的酒精含量是八十度以上(80 PROOF), (即是百份之四十),威士忌、茅台等等名酒,含酒精也与之相近。有些烈酒含酒精在百份之一百六十以上,而一般药用酒精,只是百份之十八,最强的药用酒精,含量是百份之九十六,一杯即可能致命。饮烈酒实在跟饮纯度酒精差不多,无异慢性自酖式的自杀;啤酒也含酒精百分之六至十,长期饮啤也会酒精中毒。

  不幸地,一般人不知酒精中毒之危险,说“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明长”;“一醉解千愁”。有人借酒消愁,有人饮酒逃避现实,有人饮酒忘忧,有人借酒行凶,有人饮酒补身,有人饮酒从欲,......一般人就算不酗酒,也以烟酒为交际应酬的必需品,青年人更以吸烟饮酒为荣。烟抽得凶,一天两包; 酒饮得多,一饮几瓶啤酒,一手持烟,一手举杯或举瓶,才显得男子汉大丈夫气概!

\

  作家很少不沾烟酒,英雄豪侠更少 不了烟酒与女色。大诗人李白酒醉堕水捞月而死,千古美谈。近代一位武侠小说作家以善饮出名,笔下的武侠都是整坛喝酒,他自身也终于因饮酒过量致死,写历史小说出名的一位作家也是酒醉心脏病暴发而身亡。这些是名人,醉死有新闻,那些无名之辈,醉死倒卧街头巷尾,不知凡几,无人理会,只当是死一只狗。在街头踉 踉跄跄,东歪西倒的醉汉醉猫,终难逃此种收场。

  酒精中毒的一般征状,即使未到严重阶段,也有自觉,例如:高血压、心脏扩大、心律失常、心绞痛、神经衰弱、四肢发抖、全身酸痛、肝痛、胃痛、呼吸因难、记忆衰退、糖尿、肾病、脾出血、胃肠出血......种种病痛,都会可能发生,并且饮酒过量才会引起。即使自以为“饮得不多”“一天一杯”而已,“应酬应酬”,也会使酒精累积在血液内,伤害肝脏于无形,终于形成肝癌与各种疾病。法国人死于肝癌的比例,比世界各国为高,俄国人也多死于肝癌,大部份是饮酒所致。肝癌很多由于抽烟及饮 酒引起,又抽烟又饮酒,那就包你“中奖”。肝癌至今仍无药可治,西医的最佳治疗仍是换肝,可是换肝未必被身体接受。凡是移植器官,被抗拒的比例都很高,换心、换肝,比换骨危险得多,生存率很低,死亡率可能高达百分之九十。

  酒精之毒,与香烟之害,已是人所 周知,但是人们仍然吸烟饮酒。有人说,“吸烟饮酒会死,不沾烟酒也会死,也不能活上一千年”,因此,及时享受为上。这种论调,非常可怕,害人不利已!不错,不沾烟酒,也活不到一千年,甚至未必活到一百岁,但是,烟酒带来的疾病身心痛苦,好受吗?

  美加社会,街头到处是醉汉,被称 为“醉猫”,没有钱买好酒,就去买剃须香水,或消毒酒精,甚至买廉价的木厂酒精(工业用),或华人商店的厨酒,藉以满足酒瘾。这些醉猫,醉到天昏地黑,倒卧街头、横尸穷巷,这样的人生又有何意义?

  酒精中毒是无药可救的长期疾病,必须从少年就不饮酒,能拒绝第一杯酒,就能拒绝饮一千杯!不会中毒,若不能拒绝第一杯酒,以后就不容易戒饮酒,越饮越多,越上瘾,像抽烟一样,上了瘾就难戒。

  中国人在酒席敬酒,是很“野蛮” 的、残忍的!敬你一杯,你非饮不可,你若不饮,就是不给面子,往往敬酒为争面子,弄到彼此不欢,甚至大打出手。你若饮了一杯敬酒,他又要再敬一杯,非要你再干杯不可,敬酒变成强迫“灌酒”。在喜宴上,把新郎灌醉,是最赏心的乐事。中国人敬酒方式的“野蛮”、“不讲理”与“残忍”,不知源起何处?相较之下, 西方人敬酒却是很文明的,西方人从不强迫你干杯。西方人敬酒,是他自己干杯,“祝你生辰快乐”;他自己干杯,你饮不饮,他不管,也不强迫你。

  记得多年前在台湾,某次在一处小宴会,两个邻桌的陌生男子,已经有些醉态,突然过来向我们桌上的美国客人敬酒,叫他“干杯”!美国人说有心脏病,医生吩咐不能喝酒,我们把话翻译,那两位男子竟大发脾气,说美国人太不给面子,叫他们下不来台,“非要你干杯不可!”又骂:“你们这些洋奴,帮着洋人看不起我们!”美国朋友只好离座,“我们走 吧”,谁知那两个醉汉拔出手枪指着美国人:“你太不给面子,不干杯,不许走。”美国朋友不得已,举杯沾唇,算是听命,可是对方咆哮:“不行,非干杯不可!”

  佛教是戒喝酒的,可是信佛的人平时戒酒,在喜庆酒席也有人强蛮敬酒,灌醉新郎新娘,真是很无聊!信佛应该无时无地均守戒才对,自己戒酒,亦不应强迫别人喝酒。

  这个真实故事,后来因宪兵警察及时赶到,才把僵局打破,没演变为命案。国人的敬酒,真是可怕,哪像文明古国礼仪之邦的人?强迫别人干杯,就等于强迫他贩毒,是一种刑罚,非常野蛮残忍!

  有些宗派或个人准许饮酒,称为“般若汤”,实在是违反原始佛教的行为,明知故犯。此种犯戒,那是各人因果自负,酒醉麻木,怎来“般若”?自欺欺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