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佛寺尊严

导读:「天华」惠转来佛教朋友来信指教,其中多有对我谬许过当,使我十分愧惶!我只不过是一个在家自修的学佛俗人,对于佛理,还未入门。我对于新科学亦是仅仅半「知」半「解」,我妄自以浅薄的科学智识来求证佛法深奥的道理,自然是力不从心,也难免错谬百出,贻笑大方。不过,我的动机是抛砖引玉,希望获得学佛的朋友们,尤其是青年朋友们,多多用新科学来证释佛学,所以我也就不惮被外界讥评肤浅了。为了贡献一分诚心支持弘扬佛法,我...

  「天华」惠转来佛教朋友来信指教,其中多有对我谬许过当,使我十分愧惶!我只不过是一个在家自修的学佛俗人,对于佛理,还未入门。我对于新科学亦是仅仅半「知」半「解」,我妄自以浅薄的科学智识来求证佛法深奥的道理,自然是力不从心,也难免错谬百出,贻笑大方。不过,我的动机是抛砖引玉,希望获得学佛的朋友们,尤其是青年朋友们,多多用新科学来证释佛学,所以我也就不惮被外界讥评肤浅了。为了贡献一分诚心支持弘扬佛法,我个人就是被讥笑也是不要紧的。

  我和洋人朋友们进入佛寺及庙宇参观时,我常会请他们脱帽表示对佛像尊敬,某些道场是必须脱鞋时,我就请他们循例脱鞋。我对他们说:「当我进入基督教教堂之时,我都脱帽表示尊敬。佛教与基督教是友教,我们应该彼此尊敬!」

  我的庄重严肃坚持,往往使洋人们对佛像产生更多的尊敬,他们无不遵从我的要求,有些还感动得主动向佛像鞠躬,就是最不礼貌的人也改变了态度,我自己就请他们在一旁静候我参拜佛像。他们看到我的庄重虔敬跪拜,没有一个会讥笑我的,相反的,他们会更加尊敬佛教,也会因此发问许多问题,我就趁此机会为他们解释初步的佛教智识,中间插入我的科学见解,希望种下一点点佛法种子。

  我说这些话干嘛呢?这些话是有感而发的。我常见国内有些人引导外国人参观佛寺及庙宇之时,指手昼脚,笑谑诙谐,一些也不尊敬佛像或神像。这种人自己不尊重自己的文化宗教,怎能叫外人尊重?有些人甚至于带着外人乱闯寺院,穿堂入室,人家有僧人在唸经拜佛,他也不尊重,只顾乱指乱点,嘻哈笑语,有时还满自高自傲地藐视佛像与僧宝。另一种人却又好像很自卑的样子,我见过一位小姐带观光洋人参观龙山寺,洋人一些也不尊重佛地,小姐比手昼脚,高声大讲英文,周身的洋动作,耸耸肩啦什么的,指着观音菩萨圣像旁边披挂的「信女敬奉」綵带,对洋人回答说:「这是迷信的人送的礼物,以为送了才获得保祐!」

  洋人乱拍照片当作看希奇,有些还去摸摸佛座佛像!

  龙山寺是名胜,游人众多,本来就难管理,自然也没有办法维持庄严。

  我倒是想起日本的一些大寺院的严肃规矩来,像京都东大寺(本愿寺)与西大寺,游人成千成万,可没见过有那一个导游敢放肆的。游人也以西洋人为多,都没有敢表示不尊重的,进了山门就都肃然无譁了。

  中国寺院比较大众化,中国的僧人比较尊重香客及游客,可是中国出家人的谦逊宽宏却被游客误解了,外人常常以病态的「优越感」态度去参观我们的寺庙,不幸地,我们有些嚮导人士自己就不尊重自己的文化宗教!说得过分一点,有些简直是「媚外」的一副谄媚嘴脸!

  我在海外住了二十年,跑了多少国家,我能讲几种外语,但我至今亦毫无「洋气」,依然是道地的中国文人态度,我或许比在国内时更加中国化,也更加以中国文化和佛教为荣。我说这些,无意自吹自擂,只想奉劝国内社会人士,别以为学到美国电影上的神情就是时髦洋派,电影上都是不真实的人生,真正的西洋社会并非那样,洋人并非那样子!大多数的西洋人,跟我们一样,都是老实朴素的,神态自然谦和的。

  台北有位影视女明星,和香港某位影后,和我不期而遇于三藩市一个鸡尾酒会,会中都是知名之士,这两位首先就大作「洋状」,比洋人还「洋」,令人作呕!摄影记者拍了她们不少镜头,她们也各自以为是场中最出风头的人物了,被介绍时,用不屑的神态来斜视我,那位香港影后说没有听过我的名字,也没有看过我的文章,问我写些什么?

  我说我是无名小卒,怎能跟您大明星比呢?我写的是佛教随笔,是给读书人看的。

\

  她说:「你怎么写那些迷信东西?谁看?」

  我说:「有觉悟的人看!」

  那位台北某女明星说:「我倒知道你是谁,你早年写的小说我看过一点,不过没有什么印象,怎么你这懂外文的也迷信佛教起来了?」

  「语文只是寻求知识的工具,」我答:「也只是沟通意见的工具。佛理才是真正的学问,不过,我也还不能窥其门径呢!」

  一谈起佛教,酒会上的洋人(大半是文化界名人),他们都很诚恳地想瞭解一点佛教的观念,于是我变成了酒会的中心,大家听我讲基本佛理,例如「因果律」「轮迴」「报应」「戒定」等等,我又大略讲些宇宙本体论,也略谈到唯识论。结果,酒会变成「站谈佛理会」,反而把那两位大明星冷落了,她们终于悄悄熘走。

  这段真事,反映出西洋人现在普徧渴望知道佛教道理。尤其是知识分子更加渴望学习佛理,只可惜机会太少,而在我们国内竟还有些人以佛教为「迷信」,有人以佛寺佛像而自卑!

  我当晚极其谦逊诚恳,用英文作一次非正式弘法,洋人们似乎都很感动,都说从今起要找些佛理书籍来研究。他们没有一个说佛教是迷信,相反地,都说佛教哲学很理智。

  一般来说,洋人多半懂得尊重别人,我盼望国内的嚮导别自卑地率先不尊敬佛像,或辱佛媚外,这都是有失自尊、有失民族尊严的事!再说那样不一定就会引起洋人欣赏的!导游佛寺庙者,首先要自我庄重!佛教的尊严、民族的自尊,都是很重要的!

  会讲洋文,也不必「洋里洋气」叫人肉麻!徒然叫有识之士心中耻笑!我们学西洋的科学与文字,是无须把自己变成好莱坞电影上的变态怪物!

  我们应该以信佛教为荣,应该以中国的禅学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