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中国大陆节育计划的悲剧 抗议ZhongGong屠杀胎儿六千万人

导读:1.这些人数相当于中国的已婚夫妇,及有生育能力的男子女子的三分之一强!除此之外,还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已婚妇女,被ZhongGong强迫使用子宫帽。这些手术就如打胎一样,往往是不征求妇女同意就实施的──很多观察家都这样报导。  举例说,威斯柯普氏报导称,在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末,内蒙古的共干发动搜查档案,以找出所有的四十五岁以下而生育超额的妇女们。共干广播这些妇女的名字,命令她们去向节育站医疗所报到,接受...

  1.这些人数相当于中国的已婚夫妇,及有生育能力的男子女子的三分之一强!

  除此之外,还有百分之五十五的已婚妇女,被ZhongGong强迫使用子宫帽。这些手术就如打胎一样,往往是不征求妇女同意就实施的──很多观察家都这样报导。

  举例说,威斯柯普氏报导称,在一九八三年十一月末,内蒙古的共干发动搜查档案,以找出所有的四十五岁以下而生育超额的妇女们。共干广播这些妇女的名字,命令她们去向节育站医疗所报到,接受绝育手术!

  有些家庭夫妇不肯遵命,共干就“访问”他们,恐吓他们,经济抵制他们,直到他们一个个都屈服接受手术为止。

  流动节育站医务所的医生们,在今年(一九八六)一月才离开该地,但是业已做了一万六千个妇女的绝育手术了,──威氏这样报导。

  威氏又报称:在中国有些大城市的医院里,产妇刚生下婴孩,就被强迫地接受由医生为之装入子宫帽了。在福建,凡是不肯装子宫帽的妇女们,都被共干停发口粮及医药给她们的头胎子女!

  2.ZhongGong官方报纸并无调查及报导任何强制节育事件,但是它们大力抨击反对节育计划的人。举例说:四川成都的共报经常报导及抨击地说:有些地下黑市庸医收取高昂费用,替妇女用竹签子或脚踏车钢条去取出子宫帽。

  这一类的江湖庸医,很受欢迎。虽然有无数的报告指称庸医并非专业者,是使用未经消毒的工具刺伤了妇女的子宫或肠脏,造成细菌感染,以致重伤甚至死亡。还是有很多妇女,找他们帮助除去ZhongGong强迫装置的子宫帽。

  ZhongGong报纸的最严厉抨击目标,是针对那些因为遵奉“一家一孩”政策而杀死女婴的夫妇。一九八三年一月的ZhongGong“人民日报”指称:“当前,杀死女婴、溺死女婴,或任由其饿死,这些情形,十分严重!”

  一年之前,“南方日报”的一位记者,勘察实案报导称,在广东省两县就有两百一十件杀死女婴的实例。“有些夫妇们,放一水桶在产床旁边,”他这样写道:“倘若生下来的是女婴,就把她丢进水桶淹死她!”

  3.其他报纸也报导不少相同的悲剧,有些简直是匪夷所思地残酷——包括:把女婴包在衣袋内,抛到河里去;灌女婴吃杀虫药;或是放在钢轨上让火车碾碎;丢在马桶内淹死……。

  ZhongGong报纸说,在有些地区,男童与女童的比率是五比一。

  美国的人口专家们,使用官方统计资料,计算出来,在一九八二年的ZhongGong人口普查人数内,就有二十三万两千个女婴“失踪”。自此以后,ZhongGong政府已经拒绝发表新生婴儿的性别比率资料。

\

  中国人,尤其是农民,大多数重视子息。认为儿子最重要,儿子可以传宗接代,继承姓氏香烟,儿子可以肩负农耕责任,奉养年老的双亲──“养儿防老”。但是,女儿嫁出去就成了婿家的人,只能侍候翁姑。

  在往昔的时代,夫妇们若生不着儿子,只生女儿,他们可以再接再厉,总有机会生儿子。但是现在,在ZhongGong的高压“一家一孩”政策之下,夫妇们只有一次机会生孩子。生了儿子,当然是幸运,天从人愿;生了女儿,占了这“一家一孩”名额,以后就没有机会生养儿子了。──人类学家莫瑟氏这样说明。

  4.ZhongGong官方当然不能容忍莫瑟氏等人的批评,(包括那些人口专家所做预言:中国将会变成一个老人国家,只可依赖于人数甚少的一群宠坏了的独生儿子。)ZhongGong官方说节育是必须的,没有选择余地。(译者注:美国新闻录影片:“中国一家一孩带来的问题”中介绍大陆的独生儿子被宠坏,难以教育,变成问题儿童──西雅图KIRO电视台一九八五年秋季播映──这些儿童,成为父母的唯一心肝宝贝儿子,唯一的希望,千依百从。他们的脾气很坏,不听话,在学校不合群,独占心很强,娇生惯养、懒惰、不听话,心理学家们均引以为忧,认为将非中国人之福。)

  中国官方的态度,以四川省的“家庭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王藏文为例,他说:“倘若不限制婴儿人数,中国人就将会不够饭吃,不够工作职位,不够衣着,不够住宅,政府的节育计划是绝对正确的,有助于世界和平的。”──原载西雅图时报一九八六年一月十二日

  5.译完这篇美国记者的报导,译者的心中无比难过。在毛泽东统治时代,ZhongGong大力鼓励生育,以增加生产人力和兵源。现在的ZhongGong当局,却反其道而行。听信了某些联合国或什么机构所谓的专家的节育主张,因而大力推行节育,走向强迫绝育的极端。形成屠杀胎儿及婴儿的悲惨风气。中国大陆的人民,真是太悲惨了!不够吃,不够住,不可以大力发展经济而增产吗?为什么要屠杀无辜的胎儿?

  在这儿,我要呼吁国内与全世界的佛教徒,联合起来,抗议ZhongGong这样残忍屠杀数以千万计的胎儿及婴儿的暴行!天主教教宗若望二世不住谴责“堕胎为最严重罪行!”,为什么我们佛教徒反而噤然无声?

  佛教徒啊!我告诉您,我一边译写本文已热泪奔流满面了!我希望国内佛教界为这些大陆胎儿念经超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