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冯培德/ 文章正文

《河上》---纪念永远的冯冯

导读:有一次,半夜裹,我和一个友人泊舟在一片断崖下………。 一望数十里的河面上寂然无声,无舟楫也无人影。只有月光在水面上轻轻地跳跃着,掠着水底岩石上的黑白相间的斑纹。对面河岸如线,薄烟中树影婆娑。嫩绿的阡陌田野一直向前奔,看不见它的尽头。遥远处,重重叠叠的羣峯,高高地争着将皑白的雪奉献给暗紫的天空。 另一个方向的河岸下面,洁白的沙滩静静地躺着,半截身子浸在清澈的...
  有一次,半夜裹,我和一个友人泊舟在一片断崖下………。 一望数十里的河面上寂然无声,无舟楫也无人影。只有月光在水面上轻轻地跳跃着,掠着水底岩石上的黑白相间的斑纹。对面河岸如线,薄烟中树影婆娑。嫩绿的阡陌田野一直向前奔,看不见它的尽头。遥远处,重重叠叠的羣峯,高高地争着将皑白的雪奉献给暗紫的天空。 另一个方向的河岸下面,洁白的沙滩静静地躺着,半截身子浸在清澈的河水中。 这一边,崖上垂下来许多的藤属,叶子在闪着银光。细小的花串暗暗地散发着幽香,不时有些小小的花瓣儿飘坠下来,随着流水悄悄地流去。 斧削般的崖石垂直地伸下来,沉入清澈的河水裏。数十丈上面的崖顶传来一阵阵蟋蟀和纺织娘之类的唧唧虫鸣。一些像怪鸟又像猿的响亮的啼声,划破了沉寂,引起了阵阵的回音。 碧空如洗,只涂着几抹绒毛状的白色流云。一轮将圆的明月,在半天上斜斜地躺着,散射着寒冷的光华。四周的繁星在闪烁着,其中有一些在变换地闪

\

着各种不同色泽的光芒。 我的友人从舱裹弯着身走出来,到我坐着的船头坐下,放下一张七弦琴。 他吁了一口气,轻轻地用手指在琴弦上拂抚了几下,清脆的铮铮琴声只响了几下就停止了。 琴的主人默默地坐着,若有所感。 『为什麼不弹了?』 他摇摇头,指一指四周,说道: 『我忽然地感觉,弹琴似乎太俗气了!会破坏了这一片清幽,与其强作人为风雅,不如静听天籁!你听听!』 水上月影碎动,崖上飘来一片松涛,崖顶一些参天古松,不见其动,只闻其声。有几棵苍劲老树,贴长在半崖上,飞拔而上,桠枝向外张舞,针叶茸茸。 『带这张琴来是多馀的。』友人笑着说:『还有,那些被褥也是多馀的。在这裹根木不应该睡觉,连讲话都是多馀的!』 我也笑了:『那麼就静静地坐到天亮吧!』 『静中之乐,非常难得!』友人说:『今夜对此情景,应该静心欣赏,清谈论玄,太过世俗;举杯祝月,亦属多馀。你说对吧?』 两人相对微微一笑。大家不再说什麼,只是静静地斜躺在洁净平滑的舱板上。 船头挿着竹篙的小洞裹有着轻微的水响。天上的纤云在缓缓地消失。 我心中若有所思,其实却一无所念。偶然地,我伸手挿入水流中,水流在我的指缝中滑流而过,使我觉得无比舒适。 对岸的阡陌间飘来一阵阵白鹭鸟咯咯的呼应,和微弱的禽鸟夜啼。一只夜鹤在我们头上飞过,留下了几声清越的鹤唳。 天上悠忽地掠过一瞬即逝的流星。 崖上有几对绿晶晶的微光向我们闪动,其惊讶的神情跃然可见。不知道是猿猴还是野猫?偶然地又有一些什麼鸟在树上拍翼,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月影又碎了。小舟微微地摇动。轻微的凉意偷偷地侵袭着我的皮肤。对岸的树梢在懒散地摆动着。 几缕太徽弱的流霞,滑进了月亮的光晕当中,染上了一身梦般的朦胧幻变的彩色,不久又悄悄地溶化消逝。 我渐渐地不知道身在何处,也忘了自己是谁,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这些清凉的大气的一份子。 忽然地,我发觉我刚刚从无知觉的境界中醒了过来。我觉得有些凉意。 低矮的小船篷和光滑的舱板上已经是溼蒙蒙的一片了,小水珠亮晶晶地在闪光。 我的同伴在船尾那边睡着了。 月亮的光华已退,变成了淡淡的一片银白,静静地染在远山的上空。星羣已疏落,银汉黯然低沉。河面上是一片乳白色的雾。虫声和松涛不知从什麼时候起就停止了。 我竟不知道我在无知觉的境界上停留了这许久。 过了一会儿,天空的颜色渐渐变淡了。 崖上有些大概是百灵鸟之类的鸟雀开始咿哑地叫。对岸的阡陌间有了起落的鸡啼和嬝嬝的微烟。 我轻轻地站起来,拔起船头的竹篙,点向船边的水底,竹篙末端的铁尖触着了岩石,清脆地响了一下。惊起了一只翡翠鸟,它贴着水面一掠就不见了。 小舟轻轻地揘着,穿过水面的雾气,掠起一片波光,缓缓地向前推进。 崖岸两边现在各种禽鸟的声音都有了。天空泛出了鱼肚白。 我的同伴醒过来。问我:『干什麼?』 『到前面去看日出!这座石崖把东方的天空遮住了。』 撑了一会儿,我们就看见了东边的天空。云团像绵羊般地簇簇团团地在那边排列着,它们的下面是一片淡黄。只过了一阵子,这些白色的绵羊就都变成了镶金边的红霞了。 几道强烈的光芒从羣山後面射出,侵入了浅蓝的天空,忽然地,一点眩目的炽红从山背後钻了出来,渐渐地浮起,浮起,露出了巨大的圆形轮廓。河面上立刻就有了它的影子。雾气渐渐地消散了。 远处河岸的白沙翠树,萋萋芳草,茅舍土垣,和篱竹庭花,都已经历历可辨了。 我将竹篙挿下船头的小洞,停止前进。 友人却说:『继续向前走吧!让我们溯流探源,更穷山川之胜!』 我微微一笑,将竹篙拔起,重新挿入河中。 船身微微地摇动,汤碎了眩目的万丈金影,一直向前。 几只白鹤悠然地在小舟前面轻掠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