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因果定律/ 文章正文

高僧梦中忽然听到有人喊文殊菩萨驾到

导读:高僧梦中忽然听到有人喊文殊菩萨驾到 悟明长老,是民国前一年转世人间,今年都九十岁高龄了,在台湾佛教界的辈份可算是第一的啦! 悟老十五岁时,有一次在寺里晒经。烈日之下,在一箱箱堆积如山的经书之中,...
高僧梦中忽然听到有人喊文殊菩萨驾到

悟明长老,是民国前一年转世人间,今年都九十岁高龄了,在台湾佛教界的辈份可算是第一的啦!

悟老十五岁时,有一次在寺里晒经。烈日之下,在一箱箱堆积如山的经书之中,很无心的悟老东翻西找的,小孩子嘛,好玩!看看经书中有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这一翻就翻到了一本“大悲忏”,而大悲忏的忏文一开始便印著观世音菩萨的十大愿文。也不知为什么,这观音菩萨的十大愿力,莫名的吸引著年少时的悟老。

于是悟老心血来潮,便拿著大悲忏向能静师父请益。经过师父的讲解,从此以后,在悟老年幼的心灵深处,便对观世音菩萨生起清净的信心,并于佛前发下大愿:“世尊啊!若诸众生,诵持大悲咒,而堕恶道者,我誓不成正觉;诵持大悲咒,若不生诸佛国者,我誓不成正觉;诵大悲神咒,若不得无量三昧辩才者,我誓不成正觉……。”

从那时候起,虽然还是混合著迷信与哲理的十五岁稚龄沙弥生活,悟老朝夕都不停的诵念著大悲咒,从二十一遍至四十九遍,逐一的增加。

民国二十二年春,悟老升任留云寺外副寺职务。民国二十三年,悟老又被选为上海市佛教会监事。就在这一年夏天,大悲老法师在寺中讲金刚经,冬天时寺中也办了禅七与佛七之共修。就在这隆冬的某一天傍晚,可能是悟老长年密持内修大悲咒及观音圣号之故,心诚而感动天地以及佛菩萨的化现。

忽然之间,悟老听到在寺中的观音殿,有人高声喊著:“文殊菩萨驾到!”这时悟老赶紧从库房门内往外探个究竟,结果看见了白色彩衣的文殊菩萨来到了观音殿。而后又有“普贤菩萨驾到!弥勒菩萨驾到!”还有虚空藏、大势至、常不轻、善财,以及地藏王菩萨、韦陀菩萨……等兜率天及西方极乐世界的诸大菩萨都来到寺中的观音殿。

从门往内看,整个观音殿坐得满满的,都是佛经中的许多大菩萨。且这些大菩萨身高与我们差不多,但每位菩萨都是金身光芒,相好庄严。大约一个钟头后,观音大士一一在门口送别许多来此聚会的大菩萨,等观音大士送走最后一位菩萨后,悟老飞箭似的奔到观音大士面前,并很虔诚的向观音大士顶礼,悟老向菩萨说道:“请菩萨度我。”

观音大士很慈悲的向悟老开示道:“您从今以后,好好的诵念大悲咒就好了!”话说至此,悟老豁然醒来。从那时起,我们的师公悟老更加的勇猛精进,一门深入,专修大悲咒及观音圣号。在台湾,悟老是最早推广大悲忏法的教内长者,而我们的导师 圣佶师父,亦深感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闻声救苦之伟大精神,传承了其恩师悟老的那份专一精进与深入,所以禅门东区道场在圣佶法师引领下,亦以大悲忏来广利末法时代的佛弟子及有缘人。

徐老师与我们这些菩萨事业的工作人员,实在很佩服悟老他这一生奉持观世音菩萨的嘱咐而老实修行,一门深入,毫不投机取巧。相对于现代末法的众生,贪快,贪功德,贪著殊胜,心外求法,这边灌顶花万把元,那边又灌顶等,我们若能放下,老实修佛,才是无上的福份及功德。

不可思议的大悲神咒之加持

悟老在“金刚经”上面的功夫下得很深,虽然悟公是一门深入大悲观-音-法-门的,但因受到禅宗临济传承的熏习,在修行方法及佛教思想上,还是以金刚般若智慧为主体。经云:“般若为诸佛之母”,般若宗门也算是禅宗的主体。大约是民国四十七年(一九五八年)农历年初七,因悟老自小就有过敏性鼻炎,尤其是冬年湿冷的天气,哇!那更是鼻塞头昏眼花。可能是宿世业障现前,悟明长老这样自述道:“为了我鼻子的病,一直折磨我八个多月,抽浓、挖血、照X光,使我整日如坐铅球之中,读书不成,看经烦恼,每逢剧痛时,便忍住一切,猛力念大悲咒。”

“这种病,在中国北方称之为‘脑漏’,得了它是无法医治的,为了这病,看遍了所有台北的耳鼻喉科医师,依然治不好。后来陈居士介绍了留学德国的博士医师,也是一样医不好。后又找了北市临沂街的许医师,为我开了两次刀,事实上还是无效。而另一位熟识的林老医师(博士)也说,因为我有过敏性鼻炎,开刀会引起大出血,所以不能开刀。”

这时悟老自思惟之:“自出家来,广大灵感的大悲咒都能为别人治好这么多疾病,而我自己若把全部精神放在大悲咒的诵持上,难道不能治好自己的病吗?

于是悟明(仁恩)长老便从该年的五月份起,勇猛精进闭关修持大悲咒。刚开始,悟老每天诵念大悲咒一百遍,而且逐日增加。到了五月八日,当天诵持了三百七十遍大悲咒,晚上临睡前,如道仁者的枕边,忽然出现了一条三尺长的黑色毒蛇。当时佛寺内,大家便轰动起来,而悟老闻讯后亦赶来如道仁者的房内。

这时悟老双手合掌向蛇说:“自今日始,望你放弃嗔性,苦海觉迷,皈依佛陀,不堕地狱;皈依佛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伽,不堕畜牲。去吧!”

此时悟老用蛇钩将蛇送出寺外,回寺后,看到大家惊慌得不敢睡,于是悟老向大众说:“各位安心睡吧!蛇不会回来了。”果然,那条蛇就不再出现了。

在悟老持诵大悲咒疗养期间,鼻子还是经常流血流脓,但当时悟老始终抱著一条信念,除了大悲咒之外,不再存唯物论式的幻想。在这次精进修持的日子中,悟老便专心的诵大悲咒,念观音圣号以及拜大悲忏等,就这样老老实实的如法修持。

到了七月份的某一天,悟老清晨四点就已起身,念大杯咒持净水一杯,洗疗鼻腔,下午又念大悲咒一百二十遍。到了深夜,悟老为表明依靠佛力治疗自己宿疾鼻病的决心,乃于佛前发愿道:“菩萨!弟子仁恩平生持大悲神咒三十余年,为别人治病,均蒙佛力加被。因此弟子誓发大愿,自农历七月一日起,四十九天内起七念咒,不愈不下山,请诸菩萨慈悲哀悯。”(这是悟老接连之再次闭关精进。)

接下来在这精进佛七的四十九天中,悟老是更加用功的密行持咒、执持圣号、静坐、正思惟、祈祷、发愿等等。

到了三七的第五天,这时悟老已经是每日持大悲咒六百遍,圣号三千。师公于这二十多天静坐、持咒,已感觉如生在佛的光辉中,身心均获安泰。

到了四七时,中午坐香持咒,静极,豁然身心俱泯,于禅定中见一小孩,白胖可爱,留“螺旋发”,笑容可掬。但悟老还是视若无睹,佛来斩佛,魔来斩魔,不为境界所迷,仍持咒不断,不知不觉已达每日持咒九百遍了。

于这佛七中,有一天清早,悟老把大悲咒持完,绕念观音菩萨圣号,心中默想:“鼻腔中不知还有没有‘宿业’尚未清除?如果我的病报已满,诸业障快出来吧!”

思惟片刻后,鼻腔里果然有一种东西塞著要挤出来似的感觉,接著便连打了两个喷嚏,咳出了两块秽物。此时,身心顿感愉快,几年来的头痛宿疾也刹那消失了。师公并在第二支香的静坐时,物我顿然两空,只听见圣号如玉盘走珠,密密绵绵,心里清凉安乐。悟老自述道:“这真是佛力加被的功德。世间有不医而愈的病吗?真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议!”

到了五七时,悟老已是日诵大悲咒八、九百遍。而于夜晚入眠之前的跑香时,总是满室异香奇妙的充满,且长达二分钟之久。奇哉!奇哉!

到了五七圆满时,已是每日持大悲咒一千遍了,而各种因诚心的如法修持,所产生的圣境或殊胜之现象极多,但身为临济宗的弟子,平常心看待之,不取不舍。

后来悟明长老自述道:“我所说的‘亲验’的几个境界,无心炫耀自己的成就,一个行者任何境界现前都不能说以此为满足,并以此煽惑他人。但作一个佛弟子,对自己的境界,记下来,去表达佛陀的真理,只要你认为正合其时,不妄不夸,透露点消息,于这娑婆世界,多少也有些清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