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因果定律/ 文章正文

高富帅我不爱!

导读:高富帅我不爱! 世间的感情都是业力所牵,无缘不聚,或报恩,或还债,下面讲一下我自己的经历。 (一)有一个男生喜欢了我好多年,对我百般呵护,愿意为我放弃一切的那种,为我付出了很多,就不一一描述了。...
高富帅我不爱!

世间的感情都是业力所牵,无缘不聚,或报恩,或还债,下面讲一下我自己的经历。

(一)有一个男生喜欢了我好多年,对我百般呵护,愿意为我放弃一切的那种,为我付出了很多,就不一一描述了。我相信如果情况需要,要他为我捨命他也做的出来,但我一秒钟都没有喜欢过他。世俗一点讲,他长的蛮帅的,无论是家庭条件和自身条件都特优秀,我认识他的时候有3个女生喜欢他。按道理说,能被他这麽对待我应该觉得烧高香了,可是我打心底不喜欢他,对他特别的不耐烦。

被我拒绝了好几年,现在他结婚了,但他说只要我点头他就会立马离婚,房子、车子、财产他全不要,淨身出户,只要他媳妇同意离婚,孩子他也可以给他媳妇,他说只要可以和我在一起,他什麽都可以放弃。按说我应该很感动对不对?可我觉得很好笑,你没结婚我都不愿意和你在一起,难道你结婚了我就喜欢你了?

其次,我是一个佛弟子,挑唆别人离婚的事我不可以做。他喝多的时候还是会给我打电话,所以为了让他死心能安心家庭,我拉黑(隐蔽)了他所有联繫方式。他对我爱的要死,我却对他烦的要死,因为是恶缘。佛菩萨开示,他前二世因为感情因素将我打成了植物人,所以我的阿赖耶识中肯定是恨他的,今生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如是因,如是果。虽然我今生很感谢他那一世把我打成植物人,因为变成植物人我没有机会造业了。但是今生果已成熟,该他还的债还是要还,所以他才会因为我而痛苦。

(二)我和前男友之间也是纠缠不清,就在我写这文章的前一个星期他还联繫我,说想我之类的话,被我咬牙狠心拒绝了。虽然我一直在拒绝他,但是一直也没什麽用,每次过一段时间后,他就跟什麽都没发生一样,还是照样找我,所以这次说了些特别狠心的话。虽然很喜欢他,但是他现在已经结婚了,和他有牵扯会良心不安,自尊心更不允许。虽然也曾因为他的死缠烂打犯过错。

我也很难过,好几年一直走不出来,最初分开的时候也补过两人在一起的福德资粮,不过后来还是没缘分,师兄姐说:「如果对方是个花心的人,无论你补多少功德都是没有用的,对方变心了,难道你唸唸经他就会喜欢你了吗?」

所以给曾介入过别人家庭又没办法请示经文数的师兄姐们一个建议,诵《地藏经》、《金刚经》,《药师经》各280部消除因感情犯下的公报。邪淫业看过别人的文章也都是经文各720遍,我自身也是经文各720遍。以上数字给大家做参考,想消业的请努力,当然重点是绝不再犯。

最容易让人犯错的因素之一就是感情,「我爱你」这三个字,是因为有「我」才有爱,一切都是为了「我」而不是为了爱,追根究底就是因为我执太重和业力的牵引造成的,所以放下情执,澹化我执很重要。不要为了追求所谓的幸福,不停的造着让自己将来痛苦的因。(分享结束)

业障还了,善缘未补,裂痕还在,善缘若补齐,日后大家关係会较好」比较好就一定是復合吗?其实「有欠就是还,还了就没因果。」或许对彼此的灵性成长而言,下一站,更幸福。

修行最会考的是情与财,切莫永远深陷泥沼中,前面有牡丹在等你,勿执路旁小花。每一段感情最终真正的收穫,是从中学习成长了多少。「学佛,就是从生活的体悟和历鍊中学习圆满。」是否更有耐心、更懂得包容、更理解了人性。阿伯:「人生是一个历鍊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以下分享一则网路转载的禅堂故事:

禅堂中死一般的寂静,寂静得似乎空无一人,只有守关的老禅师心中清楚,参加这次闭关的四十名法师今天已经到了最后一关—破生死关;生死观亦称情慾关,情慾不断,生死难了。但愿这些法师今天能不出意外,顺利过关。

就在守关老禅师担忧默祷中,门外传来了阵阵争吵声,是禅堂外护关的师父与一名女子在争吵,老禅师轻轻打开房门想劝阻争吵,可就在这时,那名女子勐地推开了房门,突然一步闯进了禅堂,守关法师再想拦时已经迟了,随着门响四十位破关的法师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们被眼前的这位女子惊呆了,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丽少女,是那样的秀美、端庄、俏丽、轻盈,她的目光扫遍了每一位端坐的禅师,并报以澹雅温柔的一笑,那摄人神魂的一瞥,那动人心魄的一笑,足以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终生难忘。

守关的老禅师恭敬地合掌相问:「请问女施主进我禅堂,不知有何贵干?」

「阿弥陀佛!得知众位法师在此闭关,我特来供养每位法师僧鞋一双,请老禅师慈悲,满我心愿。」

「既然如此,请施主将僧鞋留下,待出关之后老纳替施主分发便是。」

少女轻轻一摇头,含笑答道:「我发愿将每双僧鞋亲自为法师们穿上,请禅师慈悲,这样既满了我的心愿,也满了诸位法师的难言之愿。」此时禅堂中四十位法师一听少女要亲自为自己穿上僧鞋,无不怦然心动,个个面露欣喜之色。

老禅师无奈地叹息一声,合掌应道:「既是如此,施主请便。」

少女轻移莲步,依次为每一位法师躬身穿鞋,那姣美的笑脸,那柔软的双手,那阿娜的身姿,那沁人的幽香,使每个法师无不暗暗自慨:「能与此女相伴一日,死也足矣!」

当少女为最后一位法师穿好僧鞋,准备离开禅堂时,才发现禅堂的门已经被锁死了,少女来到老禅师面前问道:「师父将小女子锁在禅堂内,不知有何打算?我怎麽出去啊?」

老禅师面沉似水,冷冷说道:「你今天还打算出去吗?」

「是啊,僧鞋已经发完了,我也该回家了。」

「宁搅千江水,莫动道人心!你今天搅扰了我禅堂内四十位法师的道心,你还打算活着走出禅堂吗?

少女惊慌地问道:「我是来佈施僧鞋的,法师们见色动心,难道是我的错吗?快把门打开放我出去。」,禅师:「放你出去很简单,但你得把一样东西留下。」

「请问法师你想要把我的什麽东西留下?」

「你的命!」

老法师斩钉截铁地说,少女泪眼流情楚楚动人地跪倒在老禅师面前委屈地问道: 「为什麽要我的命?」

「因为你今天种了一个恶因,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你将四十世轮迴女身,分别嫁给这四十位因你而动心的法师,他们也将轮迴在六道,不论他们投生在那一道中,你都得随业而嫁。第二,就是你今天死在这裡,断了这四十世轮迴之因。」

少女惊恐地睁大了美丽的双眼,任由委屈的泪水流下面颊,「我再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是的!两条路由你自己选。」老禅师坚决地回答道。

少女缓缓地对老禅师说道:「麻烦您给我找一条丝絛,我宁可把命留下,也不愿再轮迴四十世女身。」

听到少女的话,禅堂裡的四十位法师全部惊呆了,看到刚才还是妩媚动人的少女如今却是神色凝重地手持丝絛,慢慢地走向门前去结束自己美丽而宝贵生命,无不为之惋惜。少女自尽了,就吊死在禅堂门前的横樑上,那曾经是春情勃动的生命,如今已火灭烟飞,那曾经艳如花蕊的脸庞,如今已苍白冷漠,但仍不失她的美丽。

三天以后,少女的尸身开始散发出腐臭,苍白美丽的面颊也变了颜色,可老禅师就像什麽也没发生过一样,每天护守着禅堂内这四十位闭关的师父们。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推移,少女的尸身一天天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本婀娜苗条的身躯,现在已经腐烂的臃肿不堪,那曾经令人心动的面孔如今变成澹绿色,不断渗出的腐液,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闭关的师父们已经无法忍受了,想要请老禅师打开门窗换换空气,并把这具女尸移出去,可老禅师仍然像无事人一样,继续无言地守候在禅堂内。

第七天,四十位闭关的师父们,面对着这具奇臭无比又令人恐怖的女尸再也忍无可忍的时侯,女尸身上的一块腐肉脱落了,裙子和裤子也同时脱落了,这时大家才看清,腐肉脱落的地方露出了骇人的白骨,上面爬满了蠕动的腐蛆。大家再也控制不住了,几乎是同时作呕起来。

老禅师缓缓地从蒲团上起来,面对大家冷冷地说道:「大家想要出禅堂吗?」

「对!」四十个人同声回答。

「那好,谁能回答上我的问题,就可以出去了,想回答的请举手。」

四十个师父同时举手,老禅师回手一指身边的女尸问道: 「她是谁?」四十个闭关的师父全愣住了,哑口无言。

老禅师站在女尸面前大声问道:「告诉我,她是谁?是那个令你们神魂颠倒想入非非的少女吗?」

「不是!」回答整齐!

「现在你还打算和她厮守终生吗?」

「不!」异口同声!

「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你们值得动心的女人吗?」

「没有了!」斩钉截铁!

老禅师大手一挥:「好,出关!」

女尸身上蒙着一块黄布,被四十个出关的师父们抬出来了,师父们没有散去,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一个结:「她是谁?」

老禅师神情庄重地带领着大家向停放在地上的女尸顶礼三拜后,对大家说:「你们不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谁吗?我走以后,你们自己看吧。」说完老禅师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寮房。

当大家紧张地掀起盖在女尸身上的黄布时,全部惊呆了,这哪裡是他们抬出来的腐烂女尸啊?原来是寺院裡的一尊观世音菩萨圣像,大家恭敬地把观音菩萨圣像安顿好后,才想起应该问问老禅师是怎麽知道的?大家去到老禅师的寮房时,才发现老禅师已经圆寂坐化了。(引用结束)

且不论此故事是真是伪,看得懂要表达的涵义吗?

学佛,就是将心放下;将心放下,方能海阔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