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基础知识/ 文章正文

首愚法师访问录

导读:问:请问法师学佛的因缘?答:在台湾如果你问人家信什么教,几几乎乎都会说佛教,但什么是佛教,一般人都不清楚。我之所以会学佛,说起来非常偶然。在我服兵役之前,家里一直是比较接近神道教的台湾民间信仰。民国五...
问:请问法师学佛的因缘?

答:在台湾如果你问人家信什么教,几几乎乎都会说佛教,但什么是佛教,一般人都不清楚。我之所以会学佛,说起来非常偶然。在我服兵役之前,家里一直是比较接近神道教的台湾民间信仰。民国五十八(1969)年,我当兵的第三年,偶然在中央日报上看见钱穆教授等人辩论有关《六祖坛经》真伪的问题,因为坛经有好几种不同的版本,我一读之下大为惊讶、原来佛法这么好!刚好报上有家出版社的广告,介绍丁福保居士著的《六祖坛经笺注》,当时我在清泉岗服兵役,马上请住在台北的四弟帮我买了一本。书到手之后,迫不及待的一囗气把它看完,心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只觉得六祖的话十分亲切,而且佛法是那么的平常,并非如想像中的高不可攀,不过是要我们把起心动念照顾好,所以我觉得六祖的话真的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服役期闲,没有人教静坐,就自己开始打坐,站卫兵、行军的时候,随时都在参。部队有一位老士官,每天佛珠不离手,于是我请教他:“我想皈依三宝,不知何处可以为我办皈依?退伍后我想读佛学院,不知何处有招生?”那时我有很强烈的欲望,想对佛法作进一步的了解和接触。结果他带我到台中宝觉寺,宝觉寺有一位法师又把我带到台中慈明寺,就在慈明寺我皈依了圣印法师。当时其他的佛教经典我都没看过,只读过《六祖坛经》,而且一再看,一再思惟。这可以说是我入佛门,皈依三宝的一个重要因缘。我学佛不是从理论上,而是直接由佛法的般若方面去体会,自己身心方面的体验,与坛经所讲的非常相应。

问:您为何决定出家?答:我读了《六祖坛经》之后,人生的意义及目标已经很直接的展现出来、我不想再去追求世间的,非常表相的名闻利养。问:一般人出家往往都有亲情的包袱,您是如何得到双亲的谅解,手足的祝褔,而顺利出家?

答:当时我父母并未同意,兄弟也劝我信佛不一定要出家。我告诉大哥、二哥,手足间的情份就如树木一样,树干长大之后总是要分枝,将来各走各的。我是在乡下成长的,亲眼见到很多人为了财产,争得头破血流,这些事看太多了!跟父母亲感悄再深、再好,也不过几十年。因缘好一点的,聚在一起的时间就长一点,有的父母寿命比较短,很早就分开了、现在有许多为人子女的留学之后就留在国外,剩下两老孤零零的在台湾,又怎么样呢?赚钱奉养父母,在世间伦理来说是应该的,但是能真正尽孝的却不常见。我的双亲都是庄稼人,对佛法完全不瞭解,出家这件事要父母点头同意跟本不可能。但是等到我出家之后,一些邻居和亲朋好友反而很感慨的说“唉!还是你出家最好,没有让父母亲伤脑筋。”他们为何这样说呢?因为我的兄弟们,工作、婚姻理想的倒还好,有些还给父母添了很多的烦恼,其中的枝忮节节,真是一言难尽。出家后,等到因缘逐渐成熟,我带父母亲去皈依广钦老和尚,同时每年固定回家探望二老几次,慢慢地,他们也感到老怀堪慰。尤其是我送给家父、家母念珠、玉佛后,母亲很欢喜的告诉我,她经常梦到佛菩萨,想必是我这个出家的儿子许的愿,使她能够夜梦吉祥,后来家父、家母往生,都有种种的祥瑞。从佛法的角度来看,亲情也是非常幻化的,人生最重要的是生死的问题,这得靠个人去面对、去解决,谁也替代不了。

问:在《法灭尽经》里,佛曾预告末法时代最早灭的是楞严经,其次为般舟三昧经。知道楞严经的人大概还不在少数,听过大般舟三昧经的可能就很少了,您曾经闭关修过多次的般舟三昧,请问这是怎样的一段因缘?

答:前面提过我是在乡下长大的孩子,由于生活的磨练,可以说是孔武有力,但一谈到圢坐,那就没辄了,只要坐个五到十分钟,双腿就疼得受不了。但是我告诉自己,既然都已经出家了,腿子的问题一定要降伏。当时与我住同一个兰若,一起亲近恩师仁俊长老的还有日常法师、惟觉法师,每天下午六点到六点半,我们都会在花园里散步,同时聆听师父的随缘开示。有一次听日常法师与惟觉法师提起,修般舟三昧观,很容易消业障,同时修这个法门要不停的经行,不用打坐,当时我心中一动,太好了,这个法门最适合我了。另一原因是家师每天都在大殿经行,举止非常安祥宁静,使我心生向往,不免也就跟著学了起来。每天晚课后,我开始在大殿独自经行,有时候一走就走一、两个钟头,慢慢地觉得精神不一样了,在经行中得到不少的好处。

问:经行时您念佛吗?

答:未出家前,我曾亲近过忏公,在水里莲因寺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期间接触了净土法门,所以经行时,每走一步,就念一句阿弥陀佛,这也可以说是禅净双修,另外我还念“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因为这一句圣号,本身就是一种观想,当专心称念时,药师彿的影像、精神,内涵都与名号融为一体,等于一边念、一边观想,一边经行,感觉非常直接。这样持续修持,身心的转化很快,这也是我日后闭般舟三昧关的一股原动力。

问:请谈谈您修准提法门的缘起。

答:修准提法最主要是南老师的关系。民国六十七年(1978年),我在南老师那里接受了准提法灌顶。基本上南老师不轻易给人灌顶,也不轻易授准提法门。一般显教丛林里,早晚课都诵准提咒,刚开始可能是出于应付的心理,我并没特别去注意,另一个原因是南老师传授的法门太多了,禅、净、密、不净观、安般法……等等,因此也没有想到要专修准提法门。南老师于民国七十四(1985)年七月五日离间台湾,在他离台之前,也就是在民国七十三年的年底开始,总共带领大众连续修了十三个星期的准提法,老古出版的《一个学佛者的基本信念》一书,就是当时南老师的开示。那次密集的专修,同参道友们身心上有极大的变化,我才发现准提法的好处,才真正瞭解准提法的不可思议。这也是南老师慈悲,在他离台前夕,把这个法很慎重的了下来。十三周的专修后,农历三月十日准提菩萨圣诞,南老师举办了两天的方便结缘灌顶,有好几百人参加。南老师离台后,我就正式对外开始带领准提共修会直到现在。慢慢地,由台北道场开始,我们又成立了丰原道场、沙鹿道场。有时也到高雄去传授准提法。真正领众打准提七,是我由厦门南普陀闭关回来,每年春安居、夏安居,秋安居、冬安居,只要我不出国,通常都会举办,中间若有空档,我自己也闭关,前后共闭了十二次的关,不断在法上去体会、去摸索。

问:在这个资讯爆炸,各家学说百花齐放的时代,对于想要追寻灵性成长的人,似乎有点眼花撩乱,难以取舍的困扰,对这些人您有何建议?

答:善根深厚之人,遇到的自然都是正法,都是善知识;反之,过去世未曾在正法中薰陶过的人,所谓“因地不正,果遭纡曲”,此生则前途堪虑。佛教的经典是圣言量,整个三藏十二部是要我们了解三世因果、六道轮回,教我们如何得到解脱。佛法中讲“心外求法,是为外逍”,要深入了解心法,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南老师曾感慨的说过:“邪教易兴,正法难弘”。由现象界来讲,众生都是著相的,搞一些气功、感应……等等,一般人就容易相信,至于说要进入佛法的般若,那谈何容易!当务之急,要好好培养弘法人材,多弘扬正法。初学者接触正法之后,自然就会远离旁门左道。

问:最近法轮功事件,引起各方瞩日,末法时代,众生似乎都在追求能够很快见到效果的一种修行方式,针对此一现象,请问师父的看法?

答:法轮功我很陌生,也从未接触过。法轮这两个字,基本上是引用了佛教的名词,但是否有佛教的内涵则不清楚。佛法注重的是般若智慧,是在心性上、观念上的修持,练功与佛法扯不上关系。想锻练身体如香功等,这些都很简单,但也有其效用,因为任何功法只要能持续下去,身心方面一定会有某种程度的相应,但无法明心见性。现在一窝风地似乎是将运动、气功、练拳合在一起,然后借用佛教的名词,如果是正信的佛教徙,不会这样的。真正谈佛法,一定要有经典的依据,而且要有见地及观念上的导正,千万不可以宗教的名义作为号召。严格说起来,一些有心人很可能以宗教为名义,健身为幌子,达到凝聚群众的目的,然后成一种影响力。宗教最好不要参与政治,而应超越政治,对社会现象关心是好的,但不要产生一种干涉,干涉的结果会对宗教不利。宗救界的人士,不论在家出家,应从修身养姓,导正社会风气为主,若是以群众力量,试图达到某种程度的影响,那就不是正途。

问:走学术路线的佛学专家,往往依据考证来断定佛典的真伪,对于此种现象您又有何看法?

答:学佛应该将自己的身心当作实验室,要考的是考自己,而不是考证历史上的数据与证物,尤其印度是一个不重视历史的国家,考证出来的结果正确与否,实在很难断定。佛法是惟证相应,把佛法拿来即证,拿来感受一番,那不同,一步有一步的消息,修证功夫做到四禅八定,佛法的基础才有,要从见地去开发,从身心的转化“禅定功夫”,从自己的起心动念“离不开人与事”、心量方面的拓展,这是我们的习气所在,自己要不断的去筛选。七佛通偈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我们若能做到“自净其意”,整个佛法统统都在里头了。学佛不但要从“理入”;也要从“行入”,不但道理上要去体会参究,还要从身心转化;心量的开发方面汇拢过来,才能得到究竟解脱。

问:有位法师早年在大陆参学,曾遇到一位老修行专持准提咒,有次在定中到了忉利天善法堂,见释提桓因正给天众们开示十善业道,出定后这位老修行弃准提咒而改持往生咒。您修准提法门多年,可否请您提出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答:“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定中见到的景象不应执著,若对打坐中的境界著相,可见此人对定慧没有正确的理解,依我对佛法的瞭解,一法即代表八万四千法门。持准提咒多年后改持往生咒,此人见地亦有问题。持往生咒的目的何在?往生净土不一定持往生咒,念阿弥陀佛可以往生,念准提咒同样可以往生,问题在相应与否。只要与法相应,门门相通,法法相融;若不相应,不论念任何咒都达不到效果。咒不在长短,也不在念什么咒,重点在一心相应,一心相应的话,佛法全部现前,统统在里头。念咒的目的在慑心,念往生咒可摄心,念准提咒就不能摄心?这是说不通的。不论念佛持咒,重点在“入流”入音声之流。佛号、咒语是我们所念,重要的是要将所念回归到我们能念的心。先从咒语的音声中入音声海,再由音声海入法界之流,果能如此就做到“亡所”,亡所是能所双亡,也是定慧等持,方与法界相应。不论修持任何法门,重点在一心相应,一心相应就是入流亡所,当然是都摄六根,当然是净念相继。

问:目前不论在台湾或美国东西两岸,都有许多人在师父指导下修学准提法,您对他们有何期许?

答:一、在教理方面能够正确的理解。理上要不断地参究、开发,对准提法有正确的理解。二、在身心安顿方面,能够达到专一,所谓诚信专一,老实持咒,对身心的转化自不在话下。三、做人总要如法,要符合菩萨行。做人处事要能够不颠倒,在日常生活中都能与法相应。基本上就是从这三方面,要不断去开发。

问:师父即将接下庄严寺住持的重任,对自己有何期许与鞭策?

答:如果有选择余地的话,我希望能放下一切先好好闭三年关。一般人很难长期闭关、顶多三个月、半年,最长九个月、闭到身心转化的阶段,关期又到了。如果能长期闭关、在身心方面会有更大的突破,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祈求和信心。其次,十方禅堂已经完成,最好那里都不去,三年之内在禅堂内带著大众一起用功。再来就是随缘度化。当我答应庄严寺之后,心灵上觉得更宽广,从今以后可以闭“法界大关”,整个宇宙都是我的关房,以这种心情来面对、接受。我与美国佛教会有很深的因缘,是一份责任感与使命感,当然也是众缘的促成。从家师仁公上人开始,显明老和尚、日常法师、明光法师、沈老(沈家桢居士)、沈乃宣居士……等。此外这几年在美东、美西打准提七,同修们身心转化很快,让我感到非常欢喜,这是近因缘。今后在庄严寺、大觉寺晋山之后,到美国弘法会更方便。同时我觉得准提法不但能度华人,更可以度外国人。因为准提法说广非常广,说深也蛮深,但是也很简单,只要肯老实念咒、有信心、身心方面的转化可说是立竿见影。此外准提法的次第井然,不笼统;很对西方人的胃囗,我相信准提法将是一个全球性的、广为流的法门。美国佛敦会在美已有三十五年的历史,集合了过去高僧大德们的血汗,我相信慢慢的会开花结果,若有可能的话,希望能在庄严寺办一所佛学院,进一步办一个研究所。美佛会本来就是世界宗教研究院,这也是沈老的一个心愿,我希望能按步就班,一步一脚印的慢慢落实。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份责任。

注:般舟三昧:定行之一种。又作常行三昧、股舟定、诸佛现前三昧、佛立三昧。在一特定期间(七日至九十日)内,修行三昧,得见诸佛。据般舟赞载,以九十日为一期,常行无休息,除用食之外,均须经行,不得休息,步步声声,念念唯在阿弥陀佛。般舟赞又谓,行此定法,须正身业,口称佛名,意观佛体,三业相应,故总称为三业无间。在我国,以卢山慧远最早聚众结社行此定法,其后智顗、善导、慧日、承远、法照等诸师相继发扬此一定行,遂普遍盛行于我国与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