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基础知识/ 文章正文

高月明居士:生命宇宙的真相(实相)-4

导读:高月明居士:生命宇宙的真相(实相)-4 第五节、本心在哪里? 1、代理机器人寻找自己的觉性 对于那个一出生就生活在“代理机器人”所感知世界中的人,在他寻找自己觉性(本心)时候,会...
高月明居士:生命宇宙的真相(实相)-4

第五节、本心在哪里?
1、代理机器人寻找自己的觉性
对于那个一出生就生活在“代理机器人”所感知世界中的人,在他寻找自己觉性(本心)时候,会做如下两点分析:
第一层幻:无论他多么不愿意相信,他所发现的真实情况是:在他认为存在的世界(宇宙)之中,因为有“中间换能器(眼耳鼻舌身)的存在”,所以他永远不可能、也永远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去真实的看到、听到、闻到、嗅到、品尝到、触摸到任何东西。他所能接触到的只能是在他的大脑皮层代表区中以震荡波形式穿行在神经细胞之间的神经电流(电磁场的移动)。因为从来到世间一直到死亡,他根本、也没有任何办法接触到任何东西,所以就算是多么的不愿意相信,外在世界的存在都只能是“幻”。
第二层幻:即便是他认存在着的脑皮层代表区、神经细胞、神经电流等一切的存在,也必须通过他的“眼耳鼻舌身”去感知到它们的存在,由此他也是永远不可能感知到任何所谓的“皮层代表区、神经细胞、神经电流”的存在,所以他认为存在着一个承载这“幻”的实在物质本身也是幻。就是说,即便他认为外在世界是“幻”的这种想法本身也是幻。无论他怎么去思考他都是在“幻”中。思考到这个时候如同是思考到了蛇吞到了自己的尾巴,而且吞到不能再吞下去的程度。
进一步清楚地说,如果说地球上的大脑是这个代理机器人的“本心”,那么这个代理机器人无论怎么思考都永远不可能摸到地球上的大脑,所以他是无法通过思考找到自己本心的,由此他也就永远不可能找到对于他来说的生命宇宙的终极答案。
同样道理,“代理机器人的感觉机制”与“人体生理的感觉机制”是一模一样的,那么我们的本心又在哪里呢?
2、本心(觉性)的位置在哪里?
第一层幻:我们也是永远无法感知到外界物质的存在,我们能够感知的也只能是自己脑中的神经电流,所以外在世界的一切都是“幻”。
第二层幻:我们认为存在着的眼睛、脑皮层、神经电流因为也是依靠我们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才能感知到它们存在的,所以“所觉与能觉”都是“幻”。实际上,无论如何我们都在幻中说“幻”,这当然也包括此刻写这段文字的我及看这段文字的你!
第三、如果代理机器人的本心可以有一个位置——在地球上,我们感知世界的心理神经机制与代理机器人的情况一模一样,那么我们的本心也应当有一个空间位置,而这个位置在哪里?
答案是:对于本心发出的幻我们可以明确感知到其存在着空间与时间,但是人们试图通过空间与时间概念去度量、寻找“本心”的位置是非常愚蠢的,原因却是非常简单:因为时间与空间是本心创造出的“幻”。进一步说,问本心位置的问法类似于“一个电视剧中的人物在电视中问播放自己的电视在空间中的那个位置”一样的愚蠢。
更清楚地说,时间与空间的感知本身也是幻,所以所以问“本心在哪里”的问题如同问快乐有几斤重一样,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所以答案也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我们的本心是没有空间位置的,
那么我们不问觉性(本心)的时间空间位置,我们问觉性长什么样?

3、觉性的样子是波粒二相性的
如果一个代理机器人通过实验发现他看到的石头、树、燕子、花朵、山川、河流的存在都是实际存在的,而且他也检验了制造自己所用的“钢铁、木材、塑料、电路板、晶体”也都是实际存在的,那么虽然他通过两层幻的逻辑推断“判断”一切都是幻,但是他会重新理智的去思考,进而会“强制性地”否定自己以前自己认为外在世界是“幻”的“判断”。
但是,如果这个代理机器人通过实验检验他看到的石头、钢铁、树、花朵、以及自己看着这一切的眼睛、感知这一切的脑皮层等等一切物质时,发现一切物质的存在都处于“非有非无”的状态,那么情况正好相反,他就会十分确定一切的所谓“实在”都是“觉中之幻”——即一切都是虚幻不实的。
反观我们自己,当我们用实验去检验我们认为存在着的物质时,突然震惊发现,眼前的猫、树、花朵、燕子、对面爱人的眼睛、蹦来跳去的孩子、太阳、月亮、星系,以及你用来观察这一切的眼睛,用来触摸这一切的手、用来传导这一切信息的神经细胞、神经电流、都是由原子组成的,原子又是由质子、电子、光子组成的,而质子、电子和光子是波粒二相性的,所以检验的结果是这个世界是波粒二象性的。波粒二象性说明了什么呢?
波的属性是无处不在:无处不在=哪里都不存在=虚无=因为对时间的计量是对物质在空间中位置变化的测量,所以没有相对运动,也就不存在时间与空间。
粒子的属性是有固定的位置:固定的位置=存在于一个点上=存在=因为有位置就有了物质的相对运动,也就等于创造出了时间与空间。
如果问电子(光子、质子)在那里就等于问“快乐”有多重一样,所以电子在哪里的问题,回答只能是:电子即是波也是粒子。这等同是说,电子即在这里又不在这里;也即是说物质即存在又不存在——处于“即有即无,非有非无”的状态。
那么是什么导致物质出现这种非逻辑性的非有非无状态的呢?也就说,是什么让物质成为这个样子的?
波粒二相性之所以会成为“波粒二相性”,完全是因为你的存在而让物质呈现出“波粒二相性”的,所以答案非常简单:是你,是你的观察,是你的心。就是说你的本心创造出的“幻”具有“波粒二象性”的特性。
所以终极的答案是:如同镜子中反映出的不是镜子本身而是我们的影像一样,当我们去检验外在存在的物质时,实际上检验结果反映出的不是物质性质是波粒二相性的,而是本心是波粒二相性的(现在你即可以看一下眼前的桌子、手机、手、脸皮、眼毛、眼睛,都是波粒二相性的,都是觉中之幻)。

对于本心这种波粒二相性、或者说对于本心的特性在佛经中是如何描述的?
本心在佛经中又被表达为自性、如来、佛性、觉性、空性、本空、本觉等。佛祖用了六百卷大般若经来讲“空”,最终将六百卷的内容浓缩为260字的《心经》。《心经》之所成叫做心经,就是因为是说明“心”为何物的经(在心经中将本心表达为空)。
心经首先说“五蕴皆空”,即人们认为真实存在的外在世界的五蕴(五蕴:色受想行识。色指物质方面,受想行识指精神上的思念活动方面)都是“空”的。这种空的特性不指的没有,而指的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里的意思是说,本心与它创造出的“物质与精神”是一体的。
为什么是一体的?
因为人们永远不可能触摸到外在世界中物质的存在,由此生命宇宙中所有的“存在”都只是存在于一个人的“觉”中——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体性,所以才会是“幻不异觉,觉不异幻;幻即是觉,觉即是幻”,也即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其次,无论觉中生出什么“幻”,觉本身是“不生不灭”的。这种不生不灭的情况比喻来说就像是“无论油墨在纸上画出什么景色,景色可以千变万化,但是油墨本身是不生不灭”的一样(如同诗人把爱情比喻成玫瑰花后,有人拿着一只玫瑰当作“爱情”一样,注意这里的油墨与画只是逻辑上的一个比喻),所以心经接着说这个空是“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同时,如同对油墨来说任何的景色都是无的一样,心经进一步说:“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如同无论对电子从波或粒子那一个方面去认识都会被“卡住”一样,在逻辑上对本心的认识也不能从单一的有、无,实、幻,方面去认识,因为空,即“本心”是超越逻辑的。

4、如何去体证到觉性的存在?
假设那个代理机器人也修禅定,当他“断绝”所有感觉(眼耳鼻舌身意),回归到那个能觉之性中时,他就体证到了觉性的存在。由此就等于证悟到了“性空缘起”。
进一步说,修禅定修的就是让自己处于清净境界之中。这种清净就是空境,也就是没有任何妄念的心灵状态——没有任何妄念的“觉”的状态;觉者佛也,所以是佛的状态。
由此反观到我们自己。实际上自古以来的圣人只有佛祖找到了最终的答案。这个答案是在深入禅定之中证悟到那个本觉的。那么佛祖告诉我们应当如何离幻显觉呢?
佛祖在《圆觉经》中说:“心如幻者,亦复远离;远离为幻,亦复远离;离远离幻,亦复远离。得无所离,即除诸幻。” 这句话即是修禅定的指南针,也是指向“觉性”的手指。而具体到离幻的操作方法非常简单:“知幻即离”。
如同代理机器人通过实验和思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到“地球上觉性”的存在一样,对于我们自己的觉性只有修定才能最终证悟到它。当然这个觉性不会是处在另一个时间空间中,那么“它”在那里?
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进一步说“不识觉性真面目,只缘身在觉性中”。因为幻即是觉,觉即是幻,所以也是“不识幻性真面目,只缘身在幻性中”。如果问本心在那里就像是正在呼吸着空气的你却在问“空气在那里”一样。此心即是佛,此心即是道!觉性,当下即是!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附录:
《法华经》中记载,佛祖应舍利弗之请为大众说甚深难解不可思议妙法时,与会中有五千多人退席而去,佛祖默然而没有去制止他们。当时佛祖对舍利弗说:“我今此会,无复枝叶,纯有真实。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
这句话的意思是,出于对甚深法义的无法理解,同时也认为自己都领悟了佛法,所以就让大部分人离席而去了。他们的退席,就如同是淘汰了无用的枝叶,只留下有用的果实一样,是去粗存精的好事情。正所谓“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门虽广,难渡不受之人。”
祝愿各位居士对佛法信心不逆,直取菩提!

南无本尊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尊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尊释迦牟尼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