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基础知识/ 文章正文

高碑店弥陀村挂单记

导读:高碑店弥陀村挂单记 因为心里许过愿,希望在春节期间有机缘去高碑店弥陀村(现在叫百国极乐寺)挂单体验一次一心念佛的生活,在大年初四那天机缘到来,我背上包踏上前往高碑店的火车,开始了期盼已久的旅途。 ...
高碑店弥陀村挂单记

因为心里许过愿,希望在春节期间有机缘去高碑店弥陀村(现在叫百国极乐寺)挂单体验一次一心念佛的生活,在大年初四那天机缘到来,我背上包踏上前往高碑店的火车,开始了期盼已久的旅途。

我从家出来直接奔往北京西站,在售票处很容易买到了当天的车票,是10:26分发车的T5611次列车。可能因为是年初四,又是北京往高碑店的短途车,所以这么容易,其他师兄有想去高碑店弥陀村的最好还是提早把票买好。后来的情况证明事前打算好很重要,我其实应该在这个时候把返程的票也买了才更好。车开了50分钟就到了高碑店,我出了车站就开始找2路汽车--我事前在网上查到有不少去过的师兄都提到从火车站坐2路公共汽车可以直接到弥陀村。走了好长一段路,记得是过了一个红绿灯,一路上别说2路汽车,就连一个站牌都没看见。我心里没底儿,就想找个人问问,可看看路上人要么行色匆匆,要么貌似不好讲话的样子,就没开口。终于看到马路边站着一位带小孩子的女菩萨-- 回来的时候想起来,那可真是位菩萨,要不就是菩萨派来帮我的,不是她,我还不定什么时候摸到那儿呢-- 看上去比较和善,赶忙上前打听2路车站在哪里。女菩萨的回答先让我心凉了一半,她说2路车“可能已经没有了,好像是因为乘客少不挣钱”。我接着问那坐哪个车可以到,站牌在哪儿。女菩萨的回答更加让我哭笑不得,她说没有站牌,你就站在路边,看见车来就招手,问到不到弥陀村就行了。大概看见我一脸的惊诧和崩溃,她告诉我说这里就是没站牌的,本地人都这么坐,习惯了(可我是外地的啊,没站牌,没行车线路我还不抓瞎了)。她又说她正好在等一个什么18路车,路过弥陀村,我可以和她一起等,到站的时候她告诉我下车就行了。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于是就站在路边一起等,只见路上车水马龙,可没一个车看着象公共汽车,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公共汽车都类似北京以前的小公共,什么时候发车,怎么收费,停不停车,在哪儿停车,一概没准儿。。。。反正等就是了。

中间女菩萨和我聊天,她问你信这个?我简单回答说对,信。她又问是还愿?我老实说不是,是去挂单,怕她听不懂,补充一句说是体验一下。她再问你是专门信这个吗?我有点没明白什么叫“专门”,她就接着说你还干别的事情不。这下我明白了,她是问我是不是全部生活就是信佛(其实我理解她话里的意思是全部时间都是跑寺院烧香拜佛)。我告诉她说不是,我有工作,目前还处于学佛的阶段,从网上或者自己看经书学习。停了停女菩萨又问你也有孩子吧?我说是,比您的稍微大些;她又问那你家人也信佛?我告诉她只我信,别人不信。

她又问那不打架吗?这下我糊涂了,心想共产党都允许宗教信仰自由,怎么在家里倒会因为这个打?就问她为什么您会觉得会打架?可能我的语气显得不那么淡定,让她觉得刚才的问题有些唐突,她没回答。发觉这点,我赶紧自答所问,您是不是怕我们吃饭上不能统一(他荤我素)闹矛盾啊?这下女菩萨道出了她的想法(可能也是她周围一些人的观点),她说现在大家生活压力大,温饱还成问题,要是家里有个信佛的,不管家里头,孩子老人不照顾,活也不干,能不打架吗?她还说周围有这样的家庭,所以她觉得家里要是有信有不信的,就一定会因此而引发矛盾。原来如此,阿弥陀佛,真是末法时期,不知佛菩萨听了会不会难过。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何况这也不是一两句解释的清楚的,正在语塞,结果来车了,阿弥陀佛,赶紧上车。在车上,女菩萨刚坐下安顿好孩子,就叫卖票的“大爷大爷,一会儿到弥陀村时您停一下,这里有下车的。”我赶忙表示感谢。一路无语,突然女菩萨喊“停车!停车!这儿有人下车”我恍惚间觉得窗外刚刚闪过“百国极乐寺”的一个大牌子,原来已经到站了。大爷跟女菩萨说“也没早点儿提醒我,差点儿忘了”。阿弥陀佛,真是位菩萨!我连忙道谢,匆匆下了车。

沿着一条不太整齐的路往前走了不远就看到了寺庙风格的建筑,就是极乐寺了。到了门口,发现滑动门关着,门口也看不见人,疑惑间看见侧壁有个门铃,按了按,门自动开了,阿弥陀佛。进到院子里,看见一位男护法,我赶紧表明是来挂单的。护法告诉我现在不办理,下午1点再办。我问,那我现在可以呆在哪儿?答曰去斋房。去了斋房看见4,5位女护法正在忙碌,刷碗的,拖地的,看见我进来,很友善,问我刚到?我说是。又问我吃过午饭没有,我说没有。她们马上就叫一位男护法给我去盛菜了,又让我自己从蒸笼里拿刚蒸好的小枣年糕。其实我不饿,不过很想尝尝正宗的寺院三餐是什么味道的,也就毫不谦让,拿着碗坐到斋堂吃了起来。菜是土豆烧豆角,土豆炖的很烂,味道还不错,只是没削皮。我仔细把皮剥下来,尽量不带土豆瓤,小枣也是,在嘴里仔细把枣肉吃干净,把皮和核吐出来。后来才发现,这些都是多余。中间吃到一口土豆味道不对,好像是长了芽,想了想,硬着头皮给吞了,事后想想,明智之举啊。吃过饭后,我拿着自己的碗问一位比丘尼师父在哪里刷碗,比丘尼师父却说,你还没吃完。我看了看碗里,没剩什么啊,就小心地解释说,我都吃完了啊。师父问碗里是什么?我说土豆皮啊,师父说那也能吃,应该吃了。我顿时像中了一枪,张口结舌,师父看见我的窘态,很慈悲地说,记得下次都吃了就行了。可是既然已经被人家指出来,就得自行了断啊,我心一横,拿起筷子把碗里的土豆皮全扒拉到嘴里,嚼吧嚼吧给吞下去了。心里还想,反正是我自己吐的,吃就吃吧。这关总算过去了,我拿着碗去了洗碗池,准备每个碗接点热水刷碗,却听到旁边一个温柔的声音对我说道:“您碗里还有东西没吃完,应该都吃了,再用开水涮过喝了。”我低头一看,原来是另一个碗里吐的枣皮和枣核。再转头一看,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菩萨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又被抓了个现行。霎时我如五雷轰顶,连忙把枣皮放进嘴里,也不管女菩萨说“这次就别吃了,下次不要剩”的话,大义凛然地又吞了。为了保险起见,我问女菩萨,这枣核?她很慈悲地说,枣核不用吃。阿弥陀佛!

一切收拾停当,我按照指点去了念佛堂,准备正式开始朝暮念弥陀的生活了。念佛堂很大,差不多所有有空的地方都挂了阿弥陀佛接引图,尽里头供着西方三圣。门口右侧供着的好像是韦陀护法,阿弥陀佛,但愿我没说错。念佛堂全木地板,一尘不染,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大概六七十个拜佛垫。屋里温度不冷不热,温和舒适,对开的大窗户使屋内非常明亮。窗台上还摆了不少盆花,都是油绿油绿的一片生机盎然。说实话,我家的花从来都没长这么好过,是不是花听佛号自然长得好呢?到了下午1:30分,随着一声清亮的引馨声,下午课开始了。尼师门领头,每人间隔1步,女居士们和尼师队伍间隔1米,男居士又在女居士队伍之后1米,也都间隔1步,大家跟着木鱼的节奏开始绕佛。大概绕了2个小时,绕佛结束后,大家又按顺序走到摆垫前,跟着念佛。大概1个小时后,又开始拜佛。没有晚饭,中间可以出队上厕所或喝水,年老的居士身体原因可以在佛堂外稍事休息,之后再回来接着念佛。就这样一直到晚上9点,一天的功课才结束,居士们回到各自的寮房休息。这段时间里没有听到一句闲聊,真是一句佛号念到底。如果有师兄想找清静念佛的地方,那这里决定是非常如法的道场。到凌晨4:00,外面一打板,我就跟着寮房内的师兄们起床简单洗漱后,直接奔念佛堂,绕佛,念佛,拜佛,7点半去斋堂吃早餐,回来后继续。以前从没有过这么严格紧凑的念佛经历,我直接感到体力不支,好几次绕佛时脚步踉跄,几乎就要睡着。可周围的不管尼师还是居士们,尤其居士们年龄都比我大,念佛拜佛时却始终声音洪亮,精神抖擞,让我又是敬佩又是惭愧,人家这真是精进啊。

我没有等到中午饭的时间,就撤了单,告别极乐寺,返回北京了。值得一提的是,返程也不顺利,因为没买回程车票,就听取了其他居士护法的建议,在极乐寺旁边的107国道拦开往北京的大客车。但客车比公共汽车还少,而且往往已经满员,不停车。焦急之下我心中默念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名号,求菩萨派辆有空的车给我。结果没多久,来了一辆,却不是长途客车,而是拉私活的小汽车,问我去哪儿。本来我不想坐这个车,因为毕竟是陌生地方,安全问题是第一的,就告诉师傅我是要做长途车去北京,不打车。结果师傅说他可以载我到917汽车站,那里有很多车发往北京,十分钟一趟,很方便,而在这里等长途车,没有准点不说,还经常不停。想想我刚刚等车的经历确实如此,那样等下去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的上车。虽然不知道他说的真假,我还是咬牙上了车,万一他说的是实话,回京还是更有谱些。上车后我就一直找话和师傅聊天,一则看看他有没有恶意,二则多了解一些信息,万一要报案也有的说。(呵呵,阿弥陀佛!)聊了聊感觉师傅还真是拉拉私活而已,我就比较放心些,特别是中途他又捎上来一个男的,也去北京,有个伴儿我就更踏实了。大概15到20分钟的样子,车到了地儿,我们付了钱,每人才10元,相当便宜。一看,原来已经进入涿州了,才知道这917其实是不过高碑店的,要不是这位师傅,我还不知道能有这种路线。确实如师傅所说,917发车比较正点,而且路线正规,和北京的公共汽车没什么区别(师傅提到这个车是属于北京公交系统的)。就这样,我顺利回到了北京。

我确信,如同我来时一样,回来也是托了佛菩萨的关照,不然哪有这么多合适的事让我碰上。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至此我此次去高碑店弥陀村的经历基本叙述完整,有北京的师兄没去过也想去的可以和我联系,我可以提供本文没有提到的更多信息,尽量避免师兄们也经历象我这样有些冒失的过程。联系方式,nicerat@163.com,或者直接在这里留言。祝大家新春快乐,六时吉祥!


特别补充:

各位师兄好。末学这篇挂单文章承蒙师兄们关注,不时有一些师兄按上面的邮箱地址发信给我询问挂单事宜。因我近1年多不怎么按时收信,偶然进入邮箱经常发现有师兄们多日前的信件,耽误回复,非常抱歉。故在此特将本人的手机公布于此,13263122978.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打电话。因为上班时间我不能接这个电话,各位师兄如有需要问的也可以给我先发个短信,等下班后我给大家回电话。

祝各位师兄六时吉祥,精进修行,早成佛果!

阿弥陀佛!

201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