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法华经原文 法华经译文 法华经注音 法华经经典 法华经视频
主页/ 法华经经典/ 文章正文

第320部 父子合集经 第二卷

导读:时尊者优陀夷。知净饭王心生感悟。说偈赞已。白言大王。今佛世尊出兴于世为大法王。具足成就诸善功德。于彼沙门大众之中...

父子合集经 第二卷

西天译经三藏朝散大夫试鸿胪卿宣梵大师赐紫沙门臣日称等奉 诏译

净饭王始发信心品第一之余

时尊者优陀夷。知净饭王心生感悟。说偈赞已。白言大王。今佛世尊出兴于世为大法王。具足成就诸善功德。于彼沙门大众之中。犹如满月众星围绕。世尊光明复过于彼。大王。如来出世。如秋空日无云覆蔽其光特盛。佛于沙门大众之中。光明照耀复过于彼。又如海中有光明山。其光赫奕出于众山。佛处沙门大众之中。光明照耀复过于彼。又如帝释处善法堂。天众围绕身光炽盛异诸天子。佛于沙门大众之中。光明照耀复过于彼。又如大梵天王百千俱胝梵众围绕。一切身光无与等者。佛于沙门大众之中。光明照耀复过于彼。时净饭王。闻说世尊如是最胜光明威神。复自忆念。往昔太子初降生时。地六震动。所谓动遍动极遍动。起遍起极遍起。涌遍涌极遍涌。震遍震极遍震。击遍击极遍击。吼遍吼极遍吼。光照天地无与等者。即行七步不假扶掖。是时空中澍二种水。一者温暖。二者清冷。用为灌浴太子之身。地中自然涌出宝座。殊妙伞盖悬处虚空。有诸天子恭敬尊重。手执白拂侍立左右。乃至菩萨长年舍家厌五欲乐。常住正念说诚实语。令诸有情不相损害。所作决定勇猛坚固。愿成无上正等菩提。未得度者皆令得度。渐次至于究竟彼岸。于是净饭王为优陀夷。而说偈言

若人初生时言说唯决定

彼具寂静慧智者何不信

太子初生时世间无与等

为世所尊重智者何不信

乃至于梦中曾无虚妄说

如说而修行智者何不信

于境不生贪不为贪所缚

不顾金宝聚智者何不信

嗔如利刀剑忿怒令他怖

善离彼过失智者何不信

胜慧常相应惊怖不能动

由离痴过失智者何不信

受用五欲乐不为彼缠缚

胜慧善决择智者何不信

百千种幻术无少分真实

善人非所乐智者何不信

\

无数巧妙言毕竟为戏论

于缚不能脱智者何不信

若爱乐法乐相应诸义利

决定能离缚彼言何不信

离垢方便力人孰能防御

逾城出释宫彼言何不信

弃舍五欲乐栖山若麋鹿

志乐求菩提彼言何不信

六年修苦行为度诸众生

求最上菩提彼言何不信

六年食麻麦不思诸美膳

求最上菩提彼言何不信

六年处谷山众魔来伺隙

不能见少过彼言何不信

何人不求利独无少希望

善离贪过患彼言何不信

无上正等觉若他未曾闻

难信复难解彼言何不信

若梵天请转或世尊自说

如是微妙法彼言何不信

怜愍释种故示生于王宫

皆令脱苦缚彼言何不信

未登彼岸者教诏令得度

常发如是愿彼言何不信

世尊于往昔尝如是劝化

当知今亦然彼言何不信

是故我今者求见法中王

如是谛观察得身心清净

时净饭王说是偈已。复更思惟。谓尊者曰。是身何久。乃发道意。时优陀夷为净饭王。而说偈言

大王今作人中主应当修习诸义利

如来称赞发心因常得生于尊胜处

若能发生清净意往诣牟尼大仙所

所获功德难可量增长人天诸善种

如来昔为王太子大悲愍念诸群萌

广行平等无量心犹若莲华不着水

一切有情没瀑流佛能救拔令出离

是名无上两足尊王发净心善调伏

佛智最上最第一善拔众生疑惑箭

永离众苦得安乐王发净心善调伏

太子永断三有缚降伏四种魔军众

得成无上大菩提王发净心善调伏

开示解脱甘露法帝释人王咸劝请

利乐三界诸有情王发净心善调伏

能转最胜妙法轮摄化一切诸外道

其数俱胝那臾多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来慧眼极清净众生无明之所覆

说法能除彼痴暗王发净心善调伏

众生老死所逼迫如来说法除忧怖

方便令登常乐门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来出现于世间如空四澍大云雨

能灭炽然三毒火王发净心善调伏

牟尼十力智光明销灭众生三世罪

毕竟远离诸过咎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来常以大悲心爱念众生如赤子

皆令离苦得解脱王发净心善调伏

难化刚强诸众生如来方便能摄受

令除掉举与憍慢王发净心善调伏

众生没于贪欲海诸天着乐亦复然

佛垂十力能拯接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来大悲无与等无量功德所庄严

能救众生长夜苦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来大悲方便力若摩尼珠能莹水

善除斗诤垢浊因王发净心善调伏

如摩尼宝本性净众生见已咸欢喜

牟尼永离烦恼因王发净心善调伏

人天多受别离苦佛令获得寂静乐

出离轮回生死因王发净心善调伏

牟尼成就功德海我今略说一少分

譬如虚空无有边王发净心善调伏

时净饭王闻偈赞已。即自忆念。向者菩萨未出家时。我曾亲见作胜事业。正念相应发决定愿。我当舍家誓成佛道。度诸众生令至彼岸。乃谓尊者优陀夷曰。汝今即是如来之子。自食讫已别赍供养。然后我当诣世尊所。时优陀夷生大欢喜即持香饭奉上如来。佛受供已。召诸比丘而告之曰。彼优陀夷。我遣往化净饭父王。今已信解。佛即赞彼优陀夷言。善哉善哉。汝今获得无量福蕴。令诸世间诸天及人。闻是事已增长善根。有诸比丘。白言世尊。彼优陀夷得几所福。佛言。假使十方殑伽河中所有沙数无量无边不可称量。是优陀夷所得福报。与彼沙数正等无异。于是世尊食已收钵。安住威仪加趺而坐。入定观察。父王将至。即召北方多闻天王。与其眷属百千俱胝那臾多大药叉将。于自宫出从空而来。屈伸臂顷到于佛所。合掌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住立一面

复次东方持国天王。与其眷属百千俱胝那臾多乾闼婆众。从空而来到于佛所。合掌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住立一面

复次南方增长天王。与其眷属百千俱胝那臾多矩畔拏众。从空而来到于佛所。合掌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住立一面

复次西方广目天王。与其眷属百千俱胝那臾多诸大龙众。从空而来到于佛所。合掌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住立一面

复次帝释天主。与三十三天无数天子。来至佛所作礼供养。如是焰摩天睹史多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大梵王天光音天广果天净居天。此诸天子。各与百千俱胝那臾多天子眷属。来诣佛所头面作礼。供养恭敬及比丘僧。住立一面

复次毗摩质多罗阿修罗王。与六十那臾多眷属。着新净衣次第装束。从空而来到于佛所。头面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在一面住

复次迦娄罗王。与其眷属八万六千眷属俱。从空而来到于佛所。合掌作礼供养世尊及比丘众。住立一面

复有外道大仙婆罗门等八十俱胝。从于诸方来诣佛所。亲近供养。譬若满月丽于空中。威德光明隐蔽宿曜。时彼众中天龙鬼神摩睺罗伽等。一心同声。以偈赞曰

佛具智光明最胜无伦匹

降伏阿修罗灭三毒痴暗

佛面犹满月众相悉庄严

具最上辩才能破诸异论

百福妙严身天人无与等

开导诸声闻如莲出浊水

如帝释天主天子常围绕

威德胜诸天身光亦复尔

如来二足尊法子常围绕

善说诸法要令众生开悟

如焰摩天主眷属常围绕

安坐大众中诸天咸尊重

佛身无边光照险难恶道

堕落诸众生蒙光皆离苦

睹史多天主天众常围绕

由昔福报故身光独为胜

天与阿修罗及余龙神众

释师子光明清净超于彼

乐变化天主皆来至佛所

为佛光所蔽令知先福业

如是佛光明最上无能比

能化未调伏令生净信解

他化自在主天众常围绕

由宿善业故身光独为胜

如来十力尊正行皆圆满

于诸天人中光明极炽盛

色界大梵王身光超梵众

八种妙音声诸天无与等

如来大法王八部常恭敬

演四谛法音光照三千界

诸天龙神等咸来至佛所

希闻梵音声愿佛开未悟

大海深可量虚空可知际

须弥尚可称佛功德无极

父子合集经王诣佛所品第二

时净饭王前已。谓尊者优陀夷言。不久我当躬诣佛所。谅惟世尊。他心先鉴。即召释种择吉祥日。于日天子初出之时。我当严驾决定往矣。时诸释种闻王教敕咸生忻庆。各作是言。善哉大王。愿当侍从。时净梵王敕令排备象马车乘宝饰辇舆。以净黄土遍覆道路。驾青色车青宝装铰。于其车上悬青伞盖。宝网交络宝铃和鸣奏妙音乐作众歌舞。有百勇士擐青甲胄着青革屣。周匝围绕。无数翊从服青色衣。各各执持青色幢幡。及青色拂。复以众宝而饰其柄。种种庄严青色鲜洁。次第行列安徐前进。驾黄色车黄金装铰。于其车上张黄伞盖。宝网交络宝铃和鸣奏妙音乐作众歌舞。有百勇士擐黄甲胄着黄革屣。周匝围绕。无数翊从服黄色衣。各各执持黄色幢幡及黄色拂。复以众宝而饰其柄。种种庄严黄色鲜洁。次第行列安徐前进。驾红色车红宝装铰。于其车上张红伞盖。宝网交络宝铃和鸣奏妙音乐作众歌舞。有百勇士擐红甲胄着红革屣。周匝围绕。无数翊从服红色衣。各各执持红色幢幡及红色拂。复以众宝而饰其柄。种种庄严红色鲜洁。次第行列安徐前进。驾白色车白银装铰。于其车上张白伞盖。宝网交络宝铃和鸣奏妙音乐作众歌舞。有百勇士擐白甲胄着白革屣。周匝围绕。无数翊从服白色衣。各各执持白色幢幡及白色拂。复以众宝而饰其柄。种种庄严白色鲜洁。次第行列安徐前进。驾彩画车众宝装铰。于其车上张彩画盖。宝网交络宝铃和鸣奏妙音乐作众歌舞。有百勇士擐彩画甲着彩画履周匝围绕。无数翊从服彩画衣。各各执持彩画幢幡及杂色拂。复以众宝而饰其柄。种种庄严杂色鲜洁。次第行列安徐前进。于众车后有八万象。一一象上皆有七宝所成楼阁。金幢间列甚可爱乐。复于象后有八万马。亦以金宝而铰饰之。时净饭王乘最胜象。从自宫中出迦毗罗城。诣尼拘律陀林。诸释种等肃恭随从。是时世尊。遥见父王将诸臣佐释种眷属城中人民渐次来至。召诸比丘出林观瞩。比丘见已深生随喜。叹未曾有。初睹咸谓三十三天帝释天主而来至此。王所行路净治平坦。散五色华烧众名香。于虚空中悬众缯鬘。种种伎艺诸妙音乐行列道侧。一时俱作。王意熙怡前诣佛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