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新北京歇后语:雍和宫的腊八粥,过午不候!

导读:新北京歇后语:雍和宫的腊八粥,过午不候!对老北京来说,腊八,也就是农历腊月初八,是个的意义非凡的日子。腊八有“年禧”之称,北京民谣讲,“过了腊八就是年”啊,古时候的春节从其实从这天起就开始算了!今...
新北京歇后语:雍和宫的腊八粥,过午不候!

对老北京来说,腊八,也就是农历腊月初八,是个的意义非凡的日子。腊八有“年禧”之称,北京民谣讲,“过了腊八就是年”啊,古时候的春节从其实从这天起就开始算了!

今天就是腊八了,这要是按照古人的方法,从今天开始过节 ,那不比2262年的两个春节还激动人心?

在北京雍和宫,一年中有两个时间段最是热闹:一个是年三十夜里到正月初一,大家伙赶去雍和宫抢着烧农历新年的第一炷香,为接下来的一 年祈福;另外一个就是腊八这天一大早,雍和宫门前等着领粥的人也如长龙一般,第一碗腊八粥也是个大彩头!

都见过学校中午下课“奔饭”的壮观场面么?雍和宫开门一刹那,“奔粥”的场景丝毫不逊与前者……

温馨提示:雍和宫的领粥时间是早上9点,您要是准备去雍和宫来碗腊八粥可得请早带着25元现金去买门票!以这两年的情形来看,中午不到12点,这粥就没了!这情景,可真是雍和宫的腊八粥,过午不候……

来自大宋的腊八粥

腊八节的历史由来已久,最早腊日祭祀的记载能追溯至上古时期。唐代张守节的《史记正义》就有记载:“十二月腊日也……猎禽兽以岁终祭先祖,因立此日也。” 所谓“腊日”就是我们说的“腊八节”。

那么腊八粥是什么时候成为腊八节的固定节目?《东京梦华录》记录了宋朝东京开封风土民情的杂记,其中有一段记载:“十二月初八日,大寺作浴佛会,并送七宝五味粥与门徒,谓之腊八粥。都人是日各家亦以果子杂料煮粥而食也”。腊八节,从皇家寺庙的敬佛至平民百姓的餐桌,吃腊八粥的习俗由宋代兴起保留至今。

“立地成佛”的传说

无论是《东京梦华录》的记载还是《析津志》中的“禅家煮红槽粥供佛”,腊八粥的渊源似乎与“佛”脱不开关系。

关于腊八粥的由来,坊间众说纷纭。有朱元璋忆苦说、有纪念岳飞说、有祭祀神农说,也有纪念佛祖说。其中流传最广,最为人所接受的就是纪念佛祖一说。

相传,佛祖释迦牟尼成佛前,曾遍游印度名山大川,寻求解脱之法。十二月初八这一天,他又累又饿,昏倒在尼连河畔,被一牧女发现。牧羊女将随身带的杂粮和野果熬成粥,一口一口地喂给释迦牟尼。佛祖悠悠转醒后顿觉精神振奋,河里洗了个澡,然后向东方盘腿静坐苦思解脱之道,终于达成大悟,终于成佛。从此,腊八这天就成了佛的“成道节”。待到佛教传入中国后,每年旧历腊月初八,各佛教寺院都会用香谷和干果做成粥来供佛。

所以 ,在历朝历代的史料记载中,腊八粥总与寺庙紧密联系在一起。

雍和宫200余年的官方熬粥史

到了清代,熬腊八粥更是被皇家盖了章。清《燕京岁时记》载:“雍和宫喇嘛于初八日夜内熬粥供佛,特派大臣监视,以昭诚敬。其粥锅之大,可容数石米。”雍正皇帝继承大统以后,潜龙邸雍王府被辟为藏传佛寺雍和宫。雍和宫完美继承了 佛教寺院熬腊八粥的职能,并在乾隆年间成为官方指定熬粥场所。

雍和宫里还保留着清朝时期熬粥的铜锅

《燕京岁时记》中说的 “初八日夜”指的是腊八的凌晨,而且是要熬制一晚上才行。腊八粥的食材多样,准备工序颇为繁复,所以腊月七日的时候就要把锅碗瓢盆和食材都准备出来 “剥果涤器,终夜经营,至天明时则粥熟亦”。

如果您准备去或者已经去了雍和宫,那么保准您能喝上一碗由30多种原材料精心熬煮的腊八粥,这可是清宫御制级别也比不上的。

据乾隆四十二年关于雍和宫熬粥食材领用的奏折中,我们可以计算出,当年雍和宫腊八粥用的食材一共是13种。

“广储司领用:大手帕十三个;小手帕五百六十四个,共银二百三两四钱六分八厘;官三仓领用:小米二石、黄米二石、粳米二石、绿豆二石、江米二石、红豆二石,共银三十两八钱;营造司领用:木柴一万斤、共银二十七两;办买:红枣一百斤、粟子一百斤、苓米二十斤、杏仁五斤、桃仁五斤、白葡萄二斤、黑糖一百五十斤、控米箩五个、小铁杓一百十把、白布四十尺、雇夫40名、苏拉二十名,共银二十五两八钱九分八厘,此次熬粥共用银二百八十七两一钱六分六厘。”

到了光绪二十年,雍和宫腊八粥的米豆只剩下小米、黄米、粳米、江米、红豆、红枣、白葡萄和黑糖了。

雍和宫既然是为皇家熬粥,自然是有些不一样的。

这主要是取决于粥是熬给谁喝的。清咸丰以前,雍和宫一共要熬煮6锅粥。第一锅自然是要供奉佛前的“神粥”,第二锅进宫奉皇家,第三锅粥赐给王公大臣和本寺的大喇嘛。前三锅粥里面有奶油和所有的干果料,后面的三锅粥越来越简单。第四锅粥是送给文武百官和各省大吏,第五锅给本寺的喇嘛,而这第六锅和其余剩下的就是雍和宫施于平民百姓的。

初八清晨,京城的平民百姓拿着瓷碗赶来,热乎乎地喝上一碗腊八粥,计算着新年的到来。

当然除了去雍和宫图个吉利,寻常人家也自己熬制腊八粥。沈从文的《腊八粥》是1925年在北京写的 ,他笔下的京城老少,一“提到腊八粥,谁不口上就立时生一种甜甜的腻腻的感觉呢”

北京人家里的腊八粥各有各的版本,但总不会忘了红枣、桂圆肉、花生、红豆几样红火喜庆的食材,用甜甜蜜蜜的一碗粥为新年开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