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无功不堪受供

导读:诗曰:「痴人诡诈大师称,恶见贪瞋妒谤能;诱惑群迷沉苦趣,形骸进塔罪愆增。」  佛陀灭度后四百年顷,犍驮罗国(月氏国)的国王迦腻色迦王(又译作真檀迦腻吒、栴檀罽昵吒王),亲领大军征讨印度,他向华...

  诗曰:「痴人诡诈大师称,恶见贪瞋妒谤能;

  诱惑群迷沉苦趣,形骸进塔罪愆增。」

  佛陀灭度后四百年顷,犍驮罗国(月氏国)的国王迦腻色迦王(又译作真檀迦腻吒、栴檀罽昵吒王),亲领大军征讨印度,他向华氏城请求赔偿九亿两黄金。华氏国王则以马鸣菩萨、佛钵、慈心鸡,各抵贷三亿做为和解。迦腻色迦王,深受马鸣菩萨感化,遂成为拥护佛法的第二正法王。他曾受胁尊者指示,精选五百位大阿罗汉,以世友菩萨为上首,于迦湿弥罗城,结集第四次三藏经典,并作《大毗婆沙论》九百六十万言,以释经、律、论三藏。迦腻色迦王平定印度之后,其威势赫振,福利具足,凯旋荣归本国。

  此时,国王则以佛法为国内最大的国宝,他在途中休息时,遥见一座塔,以为是佛塔。于是国王和侍从千人前往塔处,快近塔时,即下马步行,头戴天冠,身挂诸宝璎珞做为庄严,来到塔地。国王看见此塔,悬挂众多七宝,很是庄严,心裡大喜,即在塔前以香、花供养,稽首礼拜,并且说偈讚歎说:「离欲诸结障,具足一切智,于诸仙圣中,最上无伦比。能为诸众生,作不请亲友,名称世普闻,三界所尊重。弃捨于三有,如来所说法,诸论中最上,摧灭诸邪论。我今归命礼,真实阿罗汉。」

  国王说此偈之后,思念如来之种种功德,更向该塔至心敬礼。正在礼拜此塔时,该塔忽然轰隆一声全部碎坏,犹如暴风所吹散。国王见了大为惊愕!即对群臣说:「这座宝塔为何在我礼拜时崩碎?莫非本王福将欲尽,而失王位乎?忽然散坏,必有因缘。」

  于是国王即说偈曰:「帝释长寿天,如是尊重者,合掌礼佛塔,都无有异相。十力大威德,尊重高胜人,大梵来敬礼,佛亦无异相。我身轻于彼,不应以我坏;为是咒术力,厌道之所作?」

  国王因为此塔碎坏,心裡非常惊怖,而作是言:「愿此变异莫作灾患,当为吉祥,令诸众生皆得安隐。我从昔来,五体投地礼拜百千宝塔,未曾亏损一尘角各,如今何故此塔碎坏如此?」即说偈言:「为天阿修罗,而共大战斗?为是国欲坏,我命将终尽?将非有怨敌,欲毁于我国?非穀贵刀兵,不有疾疫耶?非一切世间,欲有灾患耶?此极是恶相,将非法欲灭?」

  这时,近塔的村人看见国王如此惊怖,即便禀告国王说:「大王!您所礼拜这座塔,并非佛塔,是外道塔。因为外道邪见无福,不堪受大王此等福德人礼拜!」即说偈言:「尼犍甚愚痴,邪见烧其意,斯即是彼塔,王作佛心礼。此塔德力薄,又复无舍利 ,不堪受王敬,是故今碎坏。」。迦腻色迦王即令人探索塔下,发现外道尸骸,众人均惊讶说:「奇哉!大王福德力量深厚,礼此邪塔,令其毁坏。这样看来,大王之功德能比于梵天!」。国王见此异相,对于佛法倍生敬信之心。然而他的身毛皆竖,悲喜交集,眼泪如雨。而说偈曰:「此事实应尔,我以佛想礼,此塔必散坏,龙象所载重,非驴之所堪。佛说三种人,应为起塔庙,释迦牟尼尊,正应为作塔。尼犍邪道灭,不应受是供,不净尼犍子,不应受我礼。此塔崩坏时,出于大音声,喻如多子塔。佛往迦叶所,迦叶礼佛足,是我婆伽婆,是我佛世尊。佛告迦叶曰:若非阿罗汉,而受汝礼者,头破作七分。我今因此塔,验佛语真实。」

  国王又欢喜踊跃说:「佛语真实,无有错谬;佛于一切众生之中,最尊最胜,举要言之,佛所说者,今日皆现。一切外道,不如草芥,况复尼犍师富兰那迦叶?」即说偈言:「我是人中王,不堪受我礼,况复转轮王、阿修罗王等?此塔于今日,如为大象王,牙足之威力,摧破令碎坏。身具四种结,故名尼犍陀;犹如大热时,能除彼热者,名为尼陀伽。如来佛世尊,能断一切结,真是尼陀伽。以是于今者,尼犍诸弟子,及诸馀天人,皆应供养佛。佛种族智慧,名称甚广大;如此之塔庙,天人阿修罗,若其礼敬时,无有倾动相。

犹如蚊子翅,扇于须弥山。虽尽其势力,不能令动摇。」。如经云:「无实功德,不堪受人信心供养(中略)。」是故,若人欲得福德,宜应礼拜佛之塔庙。【事见《大庄严论经》卷六、《付法藏因缘传》卷五】

  ◎附注说明

  一、许多佛经均说:「供养礼拜佛塔,功德无量。」然而所谓佛塔,是指塔中供奉佛陀真身舍利,或佛像─三藏经典,别无他物(不得兼供僧众骨骸─舍利。更不得在塔中供奉一般俗人灵骨、牌位等,违者获罪无量!)。

  二、目前一般寺庙兴建的所谓「宝塔」,大都不是真正佛塔。其塔中虽供有佛像,但多兼奉一般灵骨、灵位等,虽美其名说是宝塔,其实是灵塔。礼拜这种不如法的灵塔,非但无功德,反招恶果─造罪业,遗害塔中诸神灵的安宁。

  三、佛陀说:「有三种人应当建塔供养。1佛、菩萨。2辟支佛─缘觉。3声闻─阿罗汉(或证初果以上的贤圣)。其外道未证圣果者,骨骸尚不能建塔安奉,何况一 般俗人?凡夫有何福报受诸大众礼拜 供养?」。

  四、人命无常,佛寺何必藉著兴建宝塔、功德堂等名誉,而安奉世俗人的灵骨神位以遗害未来僧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