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烧香拜佛这一俗语中,就透露着焚香祭祖的习俗

导读:烧香拜佛这一俗语中,就透露着焚香祭祖的习俗焚香祈祷或者祭祀祖先乃吸取佛教习俗不断演化而来。在宗族祭祀中有焚艾的观念,“古以萧艾达神明而不焚香”,但逐步融合佛教形成焚香习俗。此习俗在宋代也经历了系列...
烧香拜佛这一俗语中,就透露着焚香祭祖的习俗

焚香祈祷或者祭祀祖先乃吸取佛教习俗不断演化而来。在宗族祭祀中有焚艾的观念,“古以萧艾达神明而不焚香”,但逐步融合佛教形成焚香习俗。此习俗在宋代也经历了系列讨论。第一,焚香确实是佛教的习俗。第二,宋代儒者经过考证否认焚香,认为这没有经典依据。第三,焚香在习俗中已经得到广泛认可,形成了尊经与顺俗的矛盾。而宋儒都以儒家经典为根据,批判这一民间习俗,但结合现实,并参考儒家义理,又接纳焚香。至于祭祀焚纸是民间自发的习俗,宋儒的态度是以反对为主。但是在现实中社会对焚香与焚纸都进行了接纳,这客观说明宋代儒学重建需要结合现实生活,调和尊崇经典与顺应时俗的矛盾。

烧香拜佛成为今天的口头习语,这间接说明了焚香习俗的来源问题,也就是说焚香最初是佛教所用。对此,宋代之前已有人对焚香进行考证,“李相之《贤己集》谓焚香之始云:‘本《佛图澄传》。襄国城堑,水源暴竭,石勒问澄,澄曰:“今当勅龙取水。”乃至故泉源上,坐绳牀,烧安息香,咒数百言,水大至。’予按:《江表传》:‘有道士于吉来吴会,立精舍,烧香,读道书,制作符水以疗病。’又按:《汉武帝故事》亦云:‘昆邪王杀休屠王,以其众来降,得其金人之神,置之甘泉宫。金人者,皆长丈余,祭不用牛羊,唯烧香礼拜。’然则焚香自汉已然矣。”

这段文字至少提供了三个方面的信息,第一,焚香是佛教念经之时所用;第二,道教也吸取了这一习俗,焚香读经;第三,烧香拜佛在汉代就已经出现。这则考证没有提及焚香是否出现在儒家祭祀之中,或者民间习俗之中。可见焚香最初就是佛教所用。而这一习俗显然是不断延续,甚至于宋代以政府的行为进行焚香礼拜,比如:“乾德五年正月十六日诏,以朝廷无事,年谷屡丰,上元观灯可更增十七、十八日两夜。……其后每灯夕,皆命中书、枢密分往大寺焚香,就赐御筵,遂为故事,自此始也。”也就是说儒家政权将社会安定五谷丰登归结为佛祖之保佑,特令政府大员前往焚香拜佛,而且成为节日程序,也就是说一种惯例习俗。

道教也吸取焚香的习俗,比如:“陈季若言:平生多梦怖,不能独寝。每寝熟,必惊魇,甚患之。梦有教者曰:‘但持元始天尊灵宝护命天尊号,每日晨兴,焚香诵二号备三十过,久当有益。’如其言;不一岁,怖心不萌。或夜独卧古驿中,亦无苦,至今不少懈。”元始天尊等是道教的神仙,陈某因为恐惧而梦魇,听从了道士的方法,每日念及元始天尊,并焚香祷告,久而久之则痛苦消解。正是对神明的信仰,民间但凡遇到大事都有焚香祷告神明的习俗,比如:“欲唤上容之、咏之,当厅以慧、寄二名焚香拈阄,断之以天,以一人为瑞之嗣,以一人为秀发嗣,庶几人谋自息,天理自明,存亡继绝,安老怀少,生死皆可无憾。”

在选择后嗣的时候就采用了抓阄听从天意安排的方式决定,焚香祷告,祈求神明作证,保证程序的公正合理。

一些士大夫也信奉神明,焚香祷告,比如:“清献公每夜常烧天香,必擎炉默告,若有所袐祝者然。”可见焚香本身就是对佛老等神明的信仰。但是焚香什么时候成为了儒家祭祀中的一部分呢?对此古人也有考证,认为在祭祀君主的时候焚香是起源于唐代,“忌日行香始于唐贞元五年八月,敕天下诸州:并宜国忌日,准式行香。……今世国忌日尚行此意。致人君诞节,遂以拈香为别矣。”这表明虽然焚香很早就已经出现,但是主要是佛道宗教的习俗。而真正被政府认可,用于祭祀祖先的则是在唐代开始。

当然从这案例中可以往前推导,焚香祭祀祖先应该在此之前就出现了,因为政府对某种习俗的认可,往往是以这种习俗获得广泛的民间认可为基础。民间吸取佛老宗教的习俗转变为祭祀祖先的习俗之后,官方才会正式采纳。宋政府也正式接纳这一习俗,“国忌行香,本非旧制,真宗皇帝大中祥符二年九月丁亥,诏曰:‘宣祖昭武皇帝、昭宪皇后,自今忌前一日不坐,群臣进名奉慰,寺观行香。’”“帝后大忌,则宰相率百官行香,后妃继之。……钦先孝思殿亦神御,上每日焚香。”而宋代民间已经广泛的采纳了焚香祭祀祖先的习俗,比如:“赣州光孝首坐僧普瑞说:尝附江州通判船遏池州。泊村岸,闻岸上人相呼参祖烧香者。”也就是说焚香显然成为了祭祀的一项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内容。

不仅是祭祀祖先,在祭祀神灵或者驱赶鬼怪等时,也采用焚香的办法。比如:“钱令望大夫之妻陈氏。天性残忍,婢妾虽微过。必箠之,数有死于杖下者。其后卧疾,有发语于冥暗中。自言为亡妾某人,具道欲杀陈之意。钱君具衣冠,焚香拜之,且许诵佛饭僧,助其超生。”因为焚香是佛老宗教的重要内容,通过焚香达到祈祷佛老神仙保佑自身的目的。该案例就是冤死之人化为厉鬼报仇,而事主通过诵经礼佛和焚香祷告来化解冤仇,帮助死者超脱。这既有祭祀死者之内涵,也是佛教习俗,具有双重色彩。

宋代儒者多认同焚香祭祖。比如二程说:“凡祭,洒扫厅事,……焚香请曰:孝孙某,今以仲春之祭,共请太祖某官、高祖某官、曾祖某官、祖某官、考某官,降赴神位。奠酒焚香,……事毕,焚香曰:祭祀已毕。”在其编写的祭祀仪式中就反复强调在祭祀祖先中焚香祈祷。其实在宋代诸多的儒家仪式中都用到了焚香。比如朱熹论述的祭祀仪式中也采纳焚香,“昔侍先生见早晨入影堂焚香展拜,而昏暮无复再入,未知尊意如何。”也就是进入影堂祭祀先祖的时候是要焚香的。再如:“南北向赞引献官诣,盥洗之南北向立,盥手帨手升,焚香再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