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爸爸生病了

导读:爸爸生病了月色朦胧,桂花飘香,出租屋内亮着微弱的灯光。看着身旁熟睡的两个儿子,忍不住轻轻抚摸他们稚嫩的脸,能拥有一对双胞胎,秀珍感到无比幸福。 "铃、铃,铃&...

爸爸生病了

月色朦胧,桂花飘香,出租屋内亮着微弱的灯光。看着身旁熟睡的两个儿子,忍不住轻轻抚摸他们稚嫩的脸,能拥有一对双胞胎,秀珍感到无比幸福。 "铃、铃,铃……。"秀珍随手拿起床头凳子上的手机,一看是老公思华打来的。"喂,思华,爸的身体咋样啦?" "身子很虚弱,每天粥倒是能喝一丁点儿,我心里也没底,在家先陪着吧,你在那边注意点"思华在电话那头说。   "嗯,不行了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秀珍挂了电话,自言自语道,"这次是今年第三次回家,也已经十多天了。"眼睛瞄了下墙上的挂钟,时针已指向十了,赶紧躺下睡觉。   天蒙蒙亮,秀珍就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急匆匆地赶去菜场买菜,做早餐,接着洗衣服。两个儿子非常懂事,自己起床洗刷,整理书包,吃早餐。七点,娘仨准时出发,先送儿子去学校,然后去单位。   秀珍和老公思华同在一家服装厂上班,秀珍做的是检验活,老公思华做的是烫工活,两人每月工资和近七千,扣掉社保自费部分和房租水电费等杂七杂八费用,省吃俭用倒是能剩四千左右,都存进了银行。双胞胎儿子从小在老家跟着父母生活,直到两年前要上小学了,考虑到老家的教育水平没这边好,才接过来一起生活。本来打算叫父母一起过来带孩子,可两老一来抛不下家里那几亩薄田,二来怕到这边生活不习惯,所以不愿一起出来,想想他们身体一直不错,秀珍两口子也不再坚持。   世事无常,人生无常。二月的一个晚上,母亲一个电话打乱了平静的生活。 "思华,你爸晚饭后呕吐不已,而且还吐出好多血。"电话那头母亲抽噎着说。

 "妈,您先别急,明天您先陪爸去县医院去看一下,我这两天就买票回家。"思华安慰着母亲说。"秀珍,我估计着爸的情况不是很好,明天你去厂里时向老板请一下假,我得回去一趟。"   千里之外,只恨自己身无玲珑翅啊!思华担心着,不知父亲到底是啥情况,身边又只有母亲一人。村子离县城有三四十里,大半路程是石子盘山公路,路上颠簸,父亲他吃得消么?当年父母响应国家计生政策,没能给自己带来一个弟弟妹妹,如今……   到医院已经是父亲住院的第三天下午,看着父亲躺在病床上,挂着盐水,脸色苍白,思华的泪水夺眶而出。接下几天检查下来,是胃癌晚期,扩散全身。医生说动手术也没多大实际意义,对病人也是一种折磨,而且费用也不小,要不就配些药回家去吧;不过病情可千万别告诉病人,心情很重要。出院后,思华把病情瞒着父亲,也没敢告诉母亲,只说是有点严重的胃病,对父亲说按时吃医生开的药就会没事,不用太担心的;同时叮嘱母亲尽量做父亲喜欢吃的。半个月下来,看着父亲能吃能睡,心里想着秀珍和儿子,厂里也催几次了,思华又踏上他乡之路。   为了生活,几多辛酸。五月的下半个月,厂里赶着出货。秀珍两口子日夜忙碌在车间里,两个儿子的晚餐和作业也都是在车间里完成的,有几晚通宵,儿子就睡在纸箱铺成的床上。   出货那天,思华正扛着打包好的、装着成品衣的纸箱上车,母亲来电话了。"思华,你爸吃药咋没用呢?这几天胃口不好,人也很瘦,不会是恶病吧?要不你回来一趟吧。"   思华心里一惊,不会这么快吧,但嘴上还是安慰着母亲,"妈,别多想,会没事的,我尽快赶回来。"出好货的思华顾不上劳累,再次踏上了回家之路。 这趟回家,陪着父亲又去了县城医院,医生依旧开了不少药。思华就偷偷告诉了母亲实情,母亲哭哭啼啼的,嘴里嘟哝着这可咋办呀,以后我的日子咋过呀。思华无奈的安慰着母亲,自己也无声的哭泣着。一晃十多天过去了,父亲每餐能喝一碗粥,晚上也能睡五六小时。看思华在家有十多天了,父亲心急地说,"思华啊,你回家也有十多天了,秀珍一人带两孩子还要上班,太辛苦了,你还是回单位去吧。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嘛,能吃能睡的,你就放心吧。" "爸……我……"思华担心父亲,又放心不下秀珍娘仨。   鬼月最后一天的中午,秀珍两口子正在食堂吃饭,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思华,你爸好像熬不了多久了,这两天只能喝几口粥了,也下不了床了。"母亲在电话那头哽噎着说。   "那我明天回来……"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其实,真的是这样吗?孩子做错了事情,做父母的会担忧的,会失望,是惋惜,当父母做错事,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时,别人又怎么知道做孩子的没有担心呢?或许我们又一万种理由不回家看看,但这诸多理由中,绝不存在一种是因为我们和父母之间没有那种细腻的感情牵绊。但是,我们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迟回家的时间,但是不能有一种理由让我们永远在推脱,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是永远朝着你所期望的方向发展的,生活充满着太多不可预知的突然,可能有一天,这个突然就会是你永远的遗憾。现实就是这么的不可捉摸,未来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