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学佛网
大众学佛网
初识佛法须知 佛学的真面目 法苑谈丛 教规礼仪 佛门礼仪常识
主页/ 初识佛法须知/ 文章正文

鄂州全奯禅师,佛法高深,深入经藏,曾预测自己老师的往生日期

导读:鄂州全奯禅师,佛法高深,深入经藏,曾预测自己老师的往生日期本篇文章介绍的是鄂州岩头全奯禅师的故事,顶礼禅师,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鄂州岩头...
鄂州全奯禅师,佛法高深,深入经藏,曾预测自己老师的往生日期

本篇文章介绍的是鄂州岩头全奯禅师的故事,顶礼禅师,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鄂州岩头全奯(同“豁”,音huo)禅师,德山宣鉴禅师之法嗣,俗姓柯,泉州人。少而挺秀,气度宏远,而性情疏略。初礼青原谊公落发,后往长安宝寿寺受戒,并学习经律诸部。学成后,即行脚参学,游历诸方禅苑,与雪峰义存、钦山文邃禅师为友。

行脚期间,全奯禅师曾从杭州大慈山曲曲折折北上,准备参访临济义玄禅师,不凑巧的是,刚一到达河北,临济禅师便归寂了。于是全奯禅师不得不南下江西,礼谒袁州(今江西宜春)仰山慧寂禅师。

初礼仰山和尚,全奯禅师便提起坐具,大声喊道:“和尚!”

仰山和尚取过拂子,刚要举起,全奯禅师却抢先道:“不妨好手。”

于是仰山和尚便休。

全奯禅师随即便离开了仰山。前往湖南朗州参德山宣鉴禅师。

初礼德山,全奯禅师一如参仰山时,手执坐具,进到法堂,左瞻右视。

德山禅师问道:“作么?”

全奯禅师却大喝一声。

德山禅师便问:“老僧过在甚么处?”

全奯禅师道:“两重公案。”

[禅林中,“两重公案”一语,多含揶揄之意,意谓没有创意,仅只模仿他人,非从自性中流出。]

说完便走出参堂。

德山禅师道:“这个阿师稍似个行脚人!”

第二天,全奯禅师前来问讯。

德山禅师问:“阇黎是昨日新到否?

全奯禅师道:“是。”

德山禅师故意试探道:“甚么处学得这虚头(不实在、口头禅)来!”

全奯禅师道:“全奯终不自谩(man,欺骗)。”

德山禅师一听,知道他已经彻悟,遂给予印可,并说道:“他后不得孤负(辜负)老僧。”

全奯禅师悟道后,继续留在德山座下参学。

一天,全奯禅师前往参德山,刚一跨进门便问:“是凡是圣?”

德山禅师一听,便大喝一声。

于是,全奯禅师便伏身礼拜。

后来有人把他们师徒之间的这段公案告诉了洞山良价禅师。洞山禅师赞叹道:“若不是奯公,大难承当。”

全奯禅师听说后,说道:“洞山老人不识好恶,错下名言。我当时一手抬,一手搦(nuo,按、抑)。”

全奯禅师在德山座下的时候,雪峰义存禅师亦在德山当饭头。

有一天,饭迟了,德山禅师便擎着钵,走出法堂。当时雪峰禅师正在晒饭巾,看见德山禅师来了,便问道:“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么处去?”

德山禅师一听,便回方丈去了。

雪峰禅师后来把此事告诉了全奯禅师。全奯禅师说道:“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

德山禅师听说了此事,便令侍者把全奯禅师叫到跟前,问道:“汝不肯老僧那(耶)?”

全奯禅师于是上前,附在德山禅师的耳边,密启其意。德山禅师听了,方肯罢休。

第二天升堂的时候,德山禅师的表现果然与寻常不一样。于是,全奯禅师走到僧堂前,拊掌大笑道:“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虽然,也只得三年活。”

三年后,德山禅师果然入灭。

另有一次,全奯禅师与雪峰禅师同辞德山,德山禅师问:“甚么处去?”

全奯禅师道:“暂辞和尚下山去。”

德山禅师又问:“子他后作么生?”

全奯禅师道:“不忘。”

德山禅师进一步追问:“子凭何有此说?”

全奯禅师道:“岂不闻:智过于师,方堪传受;智与师齐,减师半德。”

德山禅师一听,大喜道:“如是如是,当善护持!”

于是二人便礼拜而退。

全奯禅师后往鄂州岩头住山。不久赶上唐武宗毁法,大量僧尼被沙汰。全奯禅师不得不靠在湖边摆渡过活。他在湖的两岸各挂一木板,有人要过渡,只要将木板敲一下,全奯禅师就会大声地问:“阿谁?”客人答道:“要过那边去!”全奯禅师便划船过去迎送。

有一天,一位老婆婆抱着一个小孩儿过来了。她跟全奯禅师打起机锋来,说道:“呈桡舞棹即不问,且道婆手中儿甚处得来?”

全奯禅师一听,举桡就打。

老婆婆道:“婆生七子,六个不遇知音,只这一个,也不消得。”

婆婆的意思是,我生了七个儿子,其中六个未遇知音,只这一个,虽遇知音,却也用不着。禅门中讲,未悟固然要求悟,悟了之后,连这个悟的念头也不要存才好。

说完便将孩子抛向水中。

毁法风潮过后,全奯禅师来到洞庭卧龙山结庵示众,一时徒侣臻萃。

全奯禅师接众,一般不从教理入手,而多用直接,故其接人语录,往往令人莫测其涯涘。据僧传中记载,晚年,凡有学人来问佛、问法、问道、问禅,全奯禅师皆以“嘘”作答。

全奯禅师曾经告诉大众说:“老汉去时,大吼一声了去!”后果然如此。

唐光启之后,中原盗寇蜂起,众人皆外逃避难,而全奯禅师却端居如常。光启三年(887)四月初八,一大群贼寇蜂拥而至。他们责怪全奯禅师没有给他们供馈,于是用剑相刺。全奯禅师神情自若,大吼一声而终。其吼声传遍数十里地。后门人梵其尸,获舍利四十九粒,并为起塔。谥清严禅师。